被领导添下面好爽|异种灌大肚产卵play

撒老师点点头,伸手示意叶未央先请。

  “那我就选青花瓷了,我个人很喜欢这种瓷器。”在确定可以先选后,叶未央毫不犹豫的就指向了青花瓷。

  能不选这个吗?

  见他这么果断,伯谦脸上刚有的几分笑意,立马就僵了。

  不是吧?

  不会吧?

  不可能吧?

  伯谦抽了抽嘴角,认命的叹了口气,强打起精神说道:“那….那我选五彩瓷吧,彩色的好看一些…”

  这六种瓷器他根本都不认识,只能随便选了…

  剩下几位嘉宾,也几乎是在一片茫然的情况下,轮流选择了一个瓷器种类。

  现代年轻人,能够对瓷器有所了解的,真的不多…

  没有多少犹豫,六人很快就分好了各自的瓷器种类,从撒老师那接过了一封任务卡。

  是的,他们还得亲自前往几大窑的所在地,实地探访这几种瓷器的发展,深入了解一下中华古典瓷器的魅力。

  而叶未央的目的地,则是华夏瓷器之都:景德镇。

  最早原始青花瓷于唐宋已见端倪,成熟的青花瓷则出现在元代景德镇的湖田窑。

  后明清时代,是青花瓷发展的巅峰时期,盛产青花瓷的景德镇也成为了瓷器之都。

  当然,作为瓷器之都,自然不只有青花瓷这一种名产。

  选择了名字很好听的“玲珑瓷”的宫琼仙,也将与叶未央一起前往景德镇,玲珑瓷也是景德镇的一大名瓷。

  告别了其他嘉宾,带着自己的跟拍摄制组后,叶未央与宫琼仙就坐上了节目组安排的车辆,直接前往首都国际机场,准备飞往赣州。

  说起来,景德镇虽然名字叫景德镇,但是这并不是一个镇,而是一个正儿八经下辖2个市辖区、1个县级市、1个县的地级市。

  只是“景德镇”这个名字太出名了,导致大部分人都不知道,景德镇已经建市快一百年了,其实现在全名叫景德镇市!

  而且人家景德镇是有机场的!

  从燕京机场可以直接坐飞机抵达景德镇罗家机场,中途不需要转机。

  录制节目的当天下午两点多,叶未央与宫琼仙就带着团队和节目组的跟拍,抵达了景德镇。

  下了飞机取了行李,叶未央就礼貌的向宫琼仙问道:“宫老师,你要拜访的老窑师傅在哪?”

  不得不说,宫琼仙是真的漂亮,哪怕现在没有做古装扮相,换上了一身普通的t恤牛仔裤,丽色也依旧难掩。

  与她同行一路,叶未央无论身心,都还是感觉挺愉悦的,现在眼瞅着到景德镇了,两人就要分离了,他还有些不舍得呢。

  “我看看哈。”宫琼仙左手挎着包,右手拉着行李箱,有些手忙脚乱的在身上摸着找那张任务卡,叶未央见状连忙帮她分担了一些手上的行李。

  宫琼仙找了一会,才从内衬口袋里翻出了那张写着地址的任务卡。

  “奥,地方好像还挺偏的,景德镇市珠山区竟成镇,三宝陶艺村。”

  听到一半,叶未央就笑了起来。

  “巧了,我要拜访的青花瓷老师傅是在竟成镇的湖田村,我们的目的地离的很近,一起去吧。”

  “行啊。”

  宫琼仙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跟在叶未央身后一起往机场外走去,一边还在试探:“叶老师,这次的主题好难啊,你有什么想法吗?”

  “给瓷器写歌,要怎么写啊,我在飞机上想了半天,都没什么眉目。”

  有些苦恼的挠了挠头,宫琼仙苦着一张苦瓜脸,可怜兮兮的说道:“我感觉这次第二场公演,我要垫底了。”

  “没事。”叶未央摆摆手,毫无压力的说道:“大家估计现在都一筹莫展呢,这次节目组给的主题确实很刁钻,哪怕是两周的创作时间,感觉也不一定够用的。”

  叶未央看了眼跟拍的摄影机,似笑非笑的说道:“到时候要是大家全员搞砸,那第二场公演可就乐子大了。”

  “我觉得吧,这次公演,应该不会像上一场那样优中择优了,只能从矮个子里拔将军了。”

  宫琼仙似有所悟的点点头。

  是啊,这么偏门的主体,大家不可能还像上场那么猛了吧?

  上场虽然也难,但是戏曲本身和中国风就很搭边,属于是对于一般的创作人很难,但是对优秀的创作人来说却可以玩的很出彩的题目。

  但是这次的“瓷器”,纵观华语乐坛,就没有什么优秀的先河啊!

  宫琼仙原本忐忑不安的一颗心,瞬间就平静了不少。

  看来这次第二轮公演是一次比烂的舞台了,只要能创作一首不跑题,不出格,达到及格分的中国风歌曲,应该名次都会不错了。

  “那我就放心了。”拍了拍胸口,宫琼仙有些埋怨的说道:“节目组真的太会刁难人了。”

  “给瓷器写歌,我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写。”

  叶未央瞟了一眼宫琼仙,实在不忍这位大美女一直闷闷不乐,便好意的提醒道:“可以运用借物喻人的手法,将瓷器比作心爱的姑娘,这样题材的格局就能打开一些了。”

  “是一个选择方向,但是我总觉得这样做太俗了,瓷器的魅力,不是简单的拟人就可以表现出来的。”宫琼仙眉头紧锁,却是不太满意叶未央的意见。

  那是你没见过优秀的借物抒情和借物拟人的作品。

  叶未央摇了摇头,有些无话可说了。

  “我们先去拜访一下做瓷器的老师傅,也许和他们聊过之后,就会有灵感和创意也说不定呢。”

  两人讨论了一番,也没得出个什么结果,最终还是乖乖包了辆车,赶往了竟成镇

 文学

竟成镇湖田村。

  这里是华夏古代制瓷规模最大,延续烧造时间最长的陶瓷生产基地,遗址保存的遗物非常丰富,并建有湖田古窑址陈列馆,展示这里出土的各种窑具和瓷器。

  虽然现在全面进入工业化之后,手工制作瓷器已经比不上工业化批量制作的效率了。

  但是真正的精品瓷器,还是得靠手上功夫非常出色的工匠,才能制作的出来。

  叶未央按照节目组提供的地址,在不大的湖田村里,很容易就找到了一家叫做【青花】的瓷艺工作室。

  工作室的大门并没有关上,而是敞开着。

  叶未央在门檐上轻敲了几下,见没人回应,便直接走了进去。

  “有人在吗,管煊老师在吗?”

  一边走,叶未央还一边喊着节目组提供的,青花瓷大师的名讳。

  好在,没走几步路,他就听到了工作室里屋的回应。

  加快脚步,进入里屋,一个很精致的瓷器工作室,就印入了叶未央眼帘。

  一位中年匠师,正在给一个灰白色的器胚上用青花料绘制图案,神情非常的专注,哪怕叶未央走进来了,也看都不看他一眼。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这位匠师正在进行关键的瓷器制作工作,叶未央自然是不敢多打扰的,自己随便就在工作室里找个了凳子做下,乖巧的等着管煊老师画完。

  这点耐心,他还是有的。

  大概等了十分钟后,管煊老师在器胚上画出了一个栩栩如生的梅花图案后,才搁下了手中的青花画笔,起身在旁边的水池洗了下手,迎向了叶未央。

  “叶老师对吧,不好意思,刚才正画到关键的地方,不好停笔,多有担待。”管煊十分郑重的和叶未央握了握手,嘴里还在不停表示歉意。

  他不是故意要冷落叶未央的,他也没那个冷落叶未央的必要,就是单纯刚好赶上了正在工作而已。

  “管煊老师,初次见面,您好。”

  叶未央自然不会有什么芥蒂,笑眯眯的回握了一下这位青花瓷大匠,有些好奇的问道:“管煊老师,您刚才是在用毛笔给胚子作画吗?您的画工非常了得,那朵梅花画的超级好看。”

  管煊点点头,将他放回到工作台上的画笔重新拿起来递给了叶未央,示意他细看。

  叶未央拿起这根画笔,这才发现,这根笔和他见过的毛笔都不太一样。

  “青花画笔制笔工艺很特殊的,需要先用线将精选的羊毛一簇簇捆扎,然后吊在棚架上,取竹子在水中浸泡两天后,在棚架下点燃,用暗火燻毛15天,然后才能上笔杆。”

  “经过暗火燻毛工艺后,笔尖的羊毛成麻黄色,不了解的人还误以为是兔毛或鸡狼毛。”

  “这种毛笔吸水性很强,有良好的弹性,作国画用的衣纹笔、叶筋笔可以用来绘青花,但使用效果不如青花画笔好。”

  叶未央细看笔头,确实看到了根部未染上颜料的笔毛是黄色的,看起来像是鸡毛或者黄鼠狼毛的颜色。

  “厉害,只不过是制作青花瓷其中一道工序的工具,都这么麻烦,很难想象整套工艺会有多复杂。”

  “做青花瓷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也很考验耐心与毅力,有的时候还需要一些运气。”管煊笑着点点头。

  青花瓷的制作工艺确实很复杂。

  从第一步的淘炼胎土,到制胚、绘画、混水、罩釉、烧窑、开窑,全套工序非常复杂,且对工匠的手艺要求非常的高,稍有差池,一窑的瓷器就有可能全毁掉。

  “这个茶杯已经绘好图案了,下一步就是最重要的混水了。”

  管煊指了指自己刚才画好的那个器胚,有些自豪的说道:“青花瓷的魅力,就好比写意水墨山水在中国国画中的地位,而青花之美,不仅仅在精细的画工。”

  “青花的山水具有华夏传统水墨山水的皴法和染法所具有的优美细腻的层次,而这一切都来自于混水这一道工艺。”

  “混水做的好不好,直接决定了最终开窑出来的成品好不好看。”

  “比起其他瓷器更注重烧窑,青花瓷最关键的还是混水这一步。”

  啊?

  叶未央有些疑惑,他前世看过《青花瓷》这首歌的一些释义,里头说的和管煊说的不一样啊。

  “那个,管煊老师,冒昧询问一下,我以前听说过一个说法,说“天青过雨”是青花瓷上品中的上品,存世极少,也是最美丽的颜色,而且这种釉色必须在烟雨天才能烧出来。”

  “古人无法预测和掌控天气,所以这种颜色是可遇不可求的,是青花瓷中的绝品,很难见到一次。”

  “这个说法对吗?”

  前世,《青花瓷》那句“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是整首歌最为经典,也是最出名的两句词,下到十多岁的小孩,上到五六十岁的老人,都知道这句歌词。

  而这句歌词在网络上也有过很多解读,最出名的解读就是叶未央提出的这个,说是青花瓷中最上等的天青色只有恰好在烟雨天才能烧制成。

  歌词中想表达的意思,大概就是想遇见自己喜欢的人,是可遇不可求的。

  这句歌词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被当成是最浪漫的一句词,被无数歌迷传唱呢!

  叶未央也一直以为这个故事是真的啊。

  谁曾想到,迎着叶未央那充满求知欲的眼神,管煊却摇了摇头。

  “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听来的这个说法,不过这是个谣言,而且编的太拙劣了。”

  “青花瓷的釉色不是天青色,而且,如果想要烧出釉色很好的瓷器,天气就不能太潮湿,烟雨天绝对是不适合烧窑的。”

  “至于你说的天青过雨,我印象中,应该是出自后周柴窑时期的一句话,据传当时工匠向世宗请瓷器式,世宗批其状曰:雨过天青云**,这般颜色作将来。”

  “不过现在柴窑早就已经消失了,成为传说,我们后人根本不清楚传说中绝美的柴窑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而天青色的釉色,则是宋代五大名窑之一汝窑的经典釉色。”

  “曾为北宋宫廷烧造御用青瓷,汝窑青瓷胎体轻薄,釉色素洁高雅,青中闪蓝,倒是也有“雨过天青”之美誉。”

  “但是这个雨过天青形容的是雨过天晴后天空的颜色,是一种介乎于蓝和绿之间的颜色,而不是要在雨过后烧制。”

  叶未央愣愣的看着管煊,彻底懵逼了。

  原来《青花瓷》最著名的那句“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反而和青花瓷没有一点关系啊?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2993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