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不是没被C够 小坏蛋求你轻点太深了

“哦,对了,陆景林算得上是你名义上的大哥了,不过他这个人看起来怎么阴侧侧的,让人一点都不舒服。”

  洛青葵吃饭的时候看到他瞥了一眼自己的那个眼神,着实让人不大自在。

  “傅紫玉的那两个孩子,我从未承认过他们和我有什么关系。”

  陆景淮的语气瞬间冷下来。

  洛青葵自然也察觉到了他语气里的低气压,便不敢再多说什么。

  她诺诺的噤了声,轻轻的抿了抿嘴,不敢再继续说什么。

  躺在床上之后,她满脑子都在想着洛家的事情,总觉得自己该做点什么。

  “我下午想出去一趟,想去见几个人处理一下事情。”

  “好,我让人跟着你去吧,这样一来也稳妥些。”

  陆景淮不放心让她一个人出去,知道肯定有很多人盯着她,尤其是洛家的人,说不定一找到机会就会对她下手。

  洛青葵侧着小脑袋,长长的睫毛眨了几下,随即说道。

  “好,那就麻烦陆总啦。”她笑起来,眉眼成一个弯弯的好看的形状。

  洛青葵午觉都没有睡,起来随意的收拾了一下,就准备出门。

  陆景淮没办法亲自送她,因为他下午还有一个会,只能让司机把她送到目的地。

  “有事情的话就给我打电话。”

  陆景淮贴心的为她戴上帽子,系上围巾。

  现在的天已经越来越冷了,黎城似乎是没有秋季的,夏天刚刚过完,忽而天气就变冷了,每个人都不得不穿上厚厚的风衣。

  “好嘞,你放心吧,我不会让自己出事的,只不过是去谈一些事情而已。”

  她浅浅的笑起来,随后走了出去。

  洛青葵来到一家公司,走进去之后被前台拦住。

  “姐姐,麻烦帮我通传一下,我想找李会记。”

  洛青葵的语气还是像是孩童一样,不过看起来却微微正常一些。

  虽然在外边,可是做戏也还是要做全套,她当然得继续表演,不过表演的痕迹不需要那么重。

  前台有些狐疑的看了她一眼,只觉得这个小姑娘似乎有些不太聪明,可是怪在哪里又说不上来。

  “好,我替你预约一下,对了,你是他什么人?”

  前台问了一句。

  “他是我叔叔,你就和他说是青葵来了。”

  洛青葵说完之后就找了个地方乖巧的坐下来等着。

  前台小姑娘忍不住偷偷的看着她,这张脸长得真是太精致了,每天到公司来的女孩子数不胜数,可是像她长得这么漂亮的还真的不多。

  她身后还跟着两个保安,还有一个穿的很精致的男人,足以见得这个女孩子的身份不简单。

  过了一会儿之后,前台小姐便让她进去。

  洛青葵甜甜的向她道了谢之后,迈着小碎步进去了。

  “你觉不觉得这个女孩子好像脑子有些问题,她走路的姿势还有说话的语气,总让人觉得不是那么聪明。”

  “我没注意啊,我只觉得她那张脸长得真是好看,这简直就是老天追着赏饭吃啊。”

  洛青葵直接上了十楼,走到门口的时候轻轻的敲了敲门。

  里边的人听到前台打电话来说是洛青葵的时候,整个人的情绪都绷紧了。

  “进!”

  听到让她进去之后洛青葵便走了进去。

  “李叔叔……”

 文学

  洛青葵甜甜的喊了一声,可是这个被她称为李叔叔的人,看到她的时候神色却有些难看,看起来五味杂陈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意味。

  “青葵啊,你怎么来了,都已经这么多年没见了,真没想到都已经长得这么大了。”

  他开始扯着往事。

  洛青葵乖巧的坐下来。

  “李叔叔,青葵可以坐下来吗?站着好累呀。”

  “当然可以了。”

  李会计和她说话的时候,洛青葵就已经捧起放在桌上的一个茶杯,大口大口的喝掉了里面的茶。

  李会计微微的伸了伸手想要阻拦,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她都已经喝完了。

  看来都已经这么多年了,她还傻着呢,这么看来是已经没救了。

  这么想着,他不由得同情起了眼前的这个女孩。

  “怎么想起来来找叔叔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是不是你爸爸对你不好?”

  洛青葵摇摇头,“李叔叔,有人说爸爸的公司快倒闭了是吗?”

  这个男人是洛青葵的母亲先前的朋友,是先认识的祁晚庭,才认识了洛镇远,最后在洛镇远的公司里当了好多年的财务总监。

  可是这两年却突然跳槽来到了这个公司,做起了一个籍籍无名的小会计。

  这不由得让洛青葵有些疑惑。

  而且,据她所知,在洛青葵母亲离世之前,曾经给了他一份秘密遗嘱,上边有些遗产,要他在洛青葵年满十八岁之后再公开,而且这份遗嘱已经公证过了。

  可是为什么这么多年来,从未听过任何人提起。

  这件事情还是洛青葵从陆景淮调查的报告中得知的。

  然而这件事情无论是从李秘书嘴里亦或是洛镇远嘴里,她都从未听说过。

  李会记隐隐约约能够感觉得到,她是要来自和自己翻旧账的了。

  于是他心里边有些隐隐的不安。

  他没有说话,继续拿了一个新杯子给洛青葵倒了一杯茶。

  “青葵,是不是渴了?渴了的话就先喝水吧。”

  他避重就轻,不回答洛青葵的话,反正她一个傻子,自己只要坚持不回答,她也拿自己没办法,待会儿待的烦了,就会自己离开的。

  洛青葵重重地摇了摇头,好看的眉眼轻轻的皱起来。

  “李叔叔,有人告诉青葵,妈妈给青葵留了一笔遗产,这件事情妈妈交代给叔叔了,可是……可是为什么青葵不知道呢。”

  洛青葵语气听起来有些委屈,一动不动的盯着李会计,想要他给自己一个交代。

李会记听到这话之后,手心里都冒着汗。

  他不知道这话洛青葵是从哪里听来的,也不知道她是真傻还是假傻,怎么会找到自己兴师问罪来。

  不过多留一个心眼自然是好的。

  “青葵,你这话是从哪里听来的?叔叔可不知道这件事情,你一定是被别人忽悠了吧。”

  李会记不肯承认。

  然而事实就是,当初确实有这么一笔钱,原本出于他和祁晚庭的交情,他决定好好的保管着这笔遗产,等到洛青葵十八岁的时候再给她。

  可是到了十八岁的时候,钱是取出来了,不过并没有交到洛青葵受伤,而是交到了洛镇远手上。

  早在很多年前这件事情就被洛镇远知道了,于是他买通了李会计,两个人私吞了这笔钱。

  这笔钱是洛青葵的外公,也就是祁晚庭的父亲给她的。

  其实当初她不顾父亲的阻拦,非要嫁给洛镇远这个一清二白的穷小子,祁父和她说了断绝父女关系的话,可是又哪能真的做得到。

  最后还是给了祁晚庭一笔不菲的钱,祁晚庭把这笔钱留给了洛青葵。

  即使已经给她留了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可是她不知道洛青葵一个女孩子长大之后,是否有能力保住这百分之四十的股份。

  也不知道洛镇远会不会在后边动手脚,把这些股份全部拿走。

  所以她只能委托她当时信得过的好友让她代为管理,这笔钱也已经公证过,等到十八岁才可以将这笔钱取出来,交到洛青葵手上。

  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李会计居然很早就被洛镇远买通了,两个人私吞了这笔钱。

  洛青葵来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了,他是断然不会承认的。

  “叔叔,可是这件事情已经有很多人知道了,青葵也好迷茫啊,到底该相信谁的?”

  洛青葵装作懵懵懂懂的,不想引起他的怀疑。

  “青葵,你也知道的,我和你妈妈是好朋友对不对?那我怎么可能会瞒着你不把这笔钱交到你手上。”

  李会记一脸认真的说到。

  洛青葵听着他这些话只觉得胃里翻江倒海的作呕,果然是在洛镇远身边待的久了的人,谎话也是张口就来。

  “可是……可是他们告诉青葵这是有证据的……叔叔这到底是不是真的啊……青葵都不知道该相信谁的了。”

  洛青葵痛苦的抓着脑袋,一脸想不通的模样。

  “这当然是真的,难不成叔叔还会骗青葵吗?”

  李会记嘴上说的挺溜,虽然心里有些受受的愧疚。

  可是素来就这句古话,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他做这一切,只不过是为了更好的生活下去而已,很快,他内心里的负罪感便消失了。

  洛青葵没想到自己都已经问得这么紧了,可是他依旧不肯说实话。

  “那叔叔对着我妈妈的在天之灵发誓……否则的话就……就……”

  洛青葵想不到该说什么恶毒的词汇了。

  可是李会记不敢,他眼神有些闪躲。

  “好了,青葵别闹了,你一个小孩子怎么可能知道这么多呢,也别去听人家忽悠你。”

  李会记给洛青葵洗脑。

  洛青葵不依不饶。

  “叔叔,你发誓……不然青葵就不走了……”

  洛青葵开始耍无赖,说什么都不行。

  “青葵,你不要再闹了,再闹下去的话叔叔就要生气了。”

  李会记厉声呵斥了一句。

  洛青葵先是一愣,随即开始憋着嘴,一双大眼泪眼朦胧的。

  洛青葵原本是想给他一个机会的,现在看起来是他自己不要了。

  “那青葵就先走了……叔叔再见。”

  洛青葵走出来,眼里划过一抹危险的光。

  待洛青葵走了之后李会记额头上都是细细密密的汗珠。

  他一直以为这件事情瞒得很好,绝对没有第三个人知道,反正当事人都已经去世了,可是他不明白洛青葵到底是如何得知的。

  而且她一个傻子若是没有人在背后教唆的话,这件事情她就算是一辈子都不可能会知道。

  李会记连忙拨通了洛镇远的电话。

  洛镇远看到他的电话时眉头紧皱,不是说好了走了就不要再联系了吗,为什么突然之间又给他打电话。

  “喂……说!”

  洛镇远走了出去把声音压的低低的,对着电话说道。

  “洛总,今天洛青葵来找我了。”

  李会记有些慌乱,那笔钱可是一笔不菲的数目啊,否则怎么可能会让他和洛镇远这么惦记,不惜冒着这么大的风险都要搞到手。

  那笔钱几乎是当初祁家的全部家产。

  祁家只有一女就是祁晚庭,祁老爷子弥留之际变卖了所以家产,把钱全部留给了女儿。

  “她去找你的话不是很正常吗?何必这么大惊小怪的。”

  洛镇远对于他的态度有些不满,在电话那头说话的声音已经带着隐隐的怒火了。

  “她来质问我那笔遗产的事情。”

  李会记把手插在腰间,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十分不安。

  洛镇远眉头一皱,她是怎么知道的。

  “你告诉她了?你是不是不要命了!你知不知道这是犯法的!”洛镇远急了,语气更加暴躁起来。

  助理进来给他拿文件,他大手一挥示意他出去,说话的声音压得很低。

  “洛总,你这话可是冤枉我了,我怎么可能告诉她呢,难道我不要命了吗?我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的,今天突然就来我公司找我来了。”

  “该不会是洛总那边暴露了什么马脚吧?”

  李会计也怀疑洛镇远,毕竟现在洛青葵可是在洛氏集团上班。

  如果真的发现些什么,那也很正常。

  当初这笔资金转进来的时候,数额实在是太大了,这笔痕迹根本就没办法隐藏。

  她只要稍加一调查就会发现这笔巨款很可疑。

  可是按照洛青葵的脑子,连电脑都玩不利索,根本就不可能会查到这件事情。

  “可是她是怎么查得到的?”

  李会计不由得好奇。

  洛镇远的脸色瞬间黑下去,怎么查的,她身后可是还有一个陆景淮。

  如果这件事情真的和陆景淮有关系的话,那想必就不好解决了。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2994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