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几天没C你了 醒来发现大的东西还在身体里

“那我就只能白白被绑被打了?”王德全淡淡道。“难道连这一点知情权都没有了吗?”

  “知情权哪有命重要?”秦玉山叹了口气,示意王德权全意坐在沙发上。

  见王德全坐定,他接着道:“况且你还这么年轻,没有必要将所有的时间浪费在这乱七八糟的事上。”

  王德全没有回话,只是默默的看着他。

  秦玉山被王德全盯的有些头疼,纠结了半天,终于无奈道:“说吧,你竟想知道些什么?能说的我尽量告诉你。”

  见秦玉山松口,王德全心里也是轻松了一些,他想了想,道:

  “在我被绑在我被绑的第2天上午。我听说那老爷子敲碎了自己的石膏,我想知道为什么?”

  “你想问他的是这件事?”秦玉山皱了皱眉。

  “是的,”王德全回答道:“不知秦院长是否知道原因?”

  “知道。”秦玉山叹了口气,缓缓道:“那石膏是老爷子自己砸碎的。”

  说着他顿了顿,“那天早上我来的早,本打算去楼上看看,碰巧见到了那一幕。”

  “其实也不是见的,”秦玉山回想着那天的情景。“准确的说是听,我没有进门,只是在外面听了听。”

  “你听到了什么?”王德权追问道。

  “老爷子在病房里和人吵了起来。”秦玉山道。

  “吵了起来。”王德权皱了皱眉,“他们都吵了些什么?”

  话音未落,就见秦玉山看自己的眼神有些诡异。

  还没来得及问,就听秦玉山张口道。

  “他们在吵和你被绑架相关的事。”

  “和我相关。”王德全下意识重复了一句,接着问道:“和老爷子吵架的那个人是谁?你认识吗?”

  秦玉山轻轻点了点头,接着压低声音:“这个人你也认识。”

  他说着停顿了一下,接着轻声吐出两个字:“姓许”

  这声音很轻,轻得王德全以为他只是在吐气。

  尽管如此,这两个字他还是听清了。

  自己认识的姓许的也只有那么几位。

  许青岩现在在病房里躺着,许青鱼更不可能会和老爷子吵架。

  那么答案只剩下了一个。

  这个答案让王德全着实觉得有些意外。

  “他们都吵了什么?”王德权问道。

  “我听到的也不是很多。”秦玉山顿了顿。“我到时,就听见了那位在说你的名字。”

  “他们两个对你们被绑架这件事,态度上似乎有些不一样。”

  “那位似乎对你被绑这件事情很不满,而老爷子恰恰相反。”

  秦玉山说着叹了口气:“两人就因为这件事吵了起来,然后老爷子就敲碎了自己的石膏。”

  “我听到声音吓了一跳,急忙就离开了,但还是被那位知道了。”

  “前几天他来找我,你也知道,就是因为那件事。”

  王德全听着有些沉默,半晌,忽然问道:“许和文……他们两个关系怎么样?”

  “表面上和和气气。”秦玉山耸了耸肩,没有继续说下去。

  王德全明白他话中的含义,想了想又问道:“那老爷子做的这件事,他儿子知道吗?”

  秦玉山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见他不愿意多说,王德权也不再多问。

  摇头只有两个意思,一是秦玉山不知道这件事。二则是闻远道不知道这件事。

  说实话,王德全觉得文远道不知道这件事的可能性极小。

  不过暗中关注自己的人那么多,也不差文远道一个。

  想到这里,他轻轻叹了口气,自己似乎成为某些人之间博弈的棋子了。

  这种感觉确实很不好受。

  既然自己能想到这一点,那秦玉山也能想得到。

  所以他让自己离开……会不会也是为了保护自己?

  这一刻他的思维有些跳跃,他忽然想到在山上帮着自己的许青岩。

  许青岩和许书记的关系不用说。

  这位父子两人,一个因为自己被绑而不满,另一个则是在山上处处相帮。

  要说这里面没有什么蹊跷,怕是自己脚后跟都能笑出花来。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许青岩被绑上山这件事,会不会也是他故意的呢?

  是不是故意王德全不清楚。但他可以肯定,许家兄妹被绑上山这件事,许书记是一定知情的。

  如果没有许书记的掩护。许家的人早就要找翻天了。

  只是王德全有些不明白,如果单纯的只是想保护自己或者救下自己,随便派一个人去就可以了。

  为什么会让许青岩去冒险?许书记就那么放心,让自己的孩子去做这么危险的事?

  所以这件事一定另有隐情,许青岩身上一定还有比救自己更重要的、不为人知的目的。

  这个目的很有可能是许书记交代的,要是这样,没有许书记的点头去青岩一定不会将真实目的告诉自己。

  想到这里,王德权有些泄气。

  离开秦玉山的办公室,他去药房门口看了一眼。

  “王大夫,你是来找陈正林的吧。”药房的医生见到王德权像是在找人,上前道:“他付完钱就拿药走了。”

  “多谢了”。王德全向医生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医院。

  看着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他忽然有些迷茫。

  他不知道己接下来的路该往哪里走?

  就在他脑子放空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了一个惊讶的声音。

  “王德全?你怎么在这?”

  王德全猛然回身,寻声望去,就像一个人在,路边看着他。

  竟是许久未见的班主任赵海清。

  “我来医院办些事。”王德全笑着应了一声,接着问他:“赵老师,是要来医院看病吗?

  “我给家里人拿点药。”赵海清答道,接着走向前拍了拍王德权的肩膀。

  “对了,高考完之后太匆忙一直没来得及问你,考的怎么样?”

  “我觉得挺好的。”王德权毫不谦虚的笑着答道:“考一个大学肯定是有希望的。”

  “有这个信心就好。”赵海清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前些天开会的时候,胡老师还说起过你。”

  “胡老师。”王德权的脸上有些疑惑。“他提起我做什么?”

  赵海清摇了摇头:“你可能还不知道,你英语考满分的那次,胡老师一直觉得是你抄的。”

  “前几天我们开会说到高考,胡老师还在计较那时的事,还说你肯定考不上。”

  说着,赵海青的脸上带上几分好笑:“看来她这次是要打脸了。”

  “胡老师这个人记性这么好吗?”王德全笑了笑道。“之前倒是一直没听说。”

  “李洁老师向来看不看不惯他,他们两个经常骂起来。”赵海清笑着摇了摇头。“不说这个了,你中午有时间吗?老师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有时间的。”王德全笑着点了点头。“有什么事老师你尽管说。”

  “我听李洁他们说你看病看的很好。”赵海清说着顿了顿,“不知道能否……”

  “你哪里不舒服?”王德全问道。

  “不是我”赵海清摆了摆手,“是我女儿。”

 文学

赵海清的女儿实际上并没有什么严重的病,仅仅是普通的感冒。

  小姑娘大概五六岁的样子,整个人因为感冒,显得有些蔫蔫的。

  王德全简单看过后便对赵海清道:“不用担心,感冒不是很严重,你刚刚买的那些药照常吃就好了。”

  赵海清道谢,本想留王德全在家吃饭,但王德全拒绝了。

  “家里中午饭已经安排好了,就不麻烦赵老师了。”

  这理由当然是瞎编的。

  “孩子如果还有什么问题的话,尽管来找我。”王德全笑着道。

  离开了赵海清家,他打算先回黄家看看。

  只是没想到,才走到一半就被人截住了。

  “弟弟?好巧呀。”

  截住他的人正是叶红梅。

  “姐。”王德全回应了一声:“你这是要去哪里?”

  “刚刚去买了点东西,”叶红梅提着手中的袋子,在王德权面前晃了晃,接着说道:“弟弟中午饭有安排了吗?没有安排的话,来姐姐这吃吧。”

  王德全本想拒绝,奈何在拗不过叶红梅的热烈邀请,只好答应了下来。

  跟着叶红梅一路来到了舞厅,顺着楼梯直上了4楼。

  叶红梅将手中的袋子放在一边的桌子上,洗了洗手,对着王道全道:

  “宋老昨天离开的事情你知道了吗?”

  “知道。”王德全点头。“薛长河的人已经跟我说了。”

  “宋老这次走得实在太过匆忙。”叶红梅将手上的水擦干,从冰箱里拿出一盘水果,递给王德全,道:

  “婴婴本想着在走之前再见你一面,只可惜没这个机会了。”

  王德全沉默地笑了笑。

  叶红梅对王德全的反应丝毫没有意外,接着道:“宋老那边的事情你不用担心,小东山上的人和宋老离开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关系。”

  王德全听着挑了挑眉,问道:“小东山上究竟是什么人?”

  “我觉得你应该猜到了。”叶红梅笑了笑,“听宋高辉他们说,小东山上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东西,那些人应该是奔着这件东西去的。”

  说着她顿了顿,又道:“宋老离开前特意嘱咐我告诉你,让你去小东山上看一看,说不定能有什么收获。”

  “我去过那边了。”王德全叹了口气,“但是还没到山脚下就被人拦了回来。”

  听到这句话,叶红梅的眉头也微微皱了皱:“这就有些麻烦了。”

  “对了姐。”王德全忽然道。“山上的东西究竟是什么?你知道吗?”

  “我也不是很清楚。”叶红梅摇了摇头。“不过山上那些人在上面找了那么多天也没有找到,估计要找的东西并不是很大。”

  “我觉得也是这样。”王德全点了点头,道:“只是这么多人都没找到,我又能找到什么呢?”

  “碰运气嘛。”叶红梅摊了摊手手:“说实话,我觉得你的运气确实还挺好的,被人绑了那么多次,还能活蹦乱跳的活到现在。”

  听到叶红梅举的例子,王德全有些哭笑不得。

  按照这个说法,自己的运气好像确实还不错。

  中午的饭很简单,叶红梅下厨做了三菜一汤。

  “高辉他们说我的手艺还可以。”叶红梅将盛好饭的碗递给王德全:“你快尝一尝合不合胃口?”。

  王德全接过,尝了一口桌上的菜,神色微微一怔。

  说实话,这菜的味道让他有些意外。虽说味道依旧比不上大厨,但跟大部分大部分人相比已经足够好了。

  “怎么了?味道怎么样?”叶红梅见王德权脸色有些变化,急忙问道:“是不是盐放的太多了?”

  “没有。”王德权向叶红梅露出了一个笑容。“很好吃,姐的手艺确实很好。”

  叶红梅还是有些怀疑,亲自尝了一口之后,这才放心下来。

  一顿饭的时间很快就过去,吃过饭后王德全泡了壶茶。

  两人坐在窗边,一边喝着茶,一边聊着天。

  “姐,有件事情我想拜托你。”王德全忽然道。

  “什么事?”叶红梅问道:“你尽管说。”

  “有一个小姑娘,我想麻烦你帮我照顾一下。”王德全道:“她叫杨安安,这两天就要出院了。”

  “可以。”叶红梅点了点头,“我什么时候去接她?还是你把他送过来。”

  王德全考虑了一下,道:“可能明后天吧……到时候我把她送到你这里来。”

  “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吗?”叶红梅问道。

  “这个孩子之前得了自闭症,症状这段时间减轻了不少。”王德全道。

  “她父亲叫杨易,之前是山上的人。他最近可能遇到了些麻烦,这个孩子现在由我看照管。”

  听着王德全的话,叶红梅想了想,道:“孩子在我这里你就放心吧,我这里很安全。”

  两人将接孩子的事情商量好,又聊了些别的,过了一会儿,叶红梅才问道:

  “对了,你今天上午去做什么了?”

  “遇到你之前,我去给我的高中班主任家的孩子看了看病。”王德全答道:“在之前我去了医院。”

  “去了医院?”叶红梅微微皱眉,“没遇到什么事情吧?”

  说起在医院遇到的事情,王德全忽然想起来,自己在那个小护士身上拿到的造型奇怪的笔。

  他将压在口袋最下面的笔拿出来,递给一旁的叶红梅。

  “姐,这个东西你见到过吗?”

  叶红梅拿着笔身仔细看了几遍,片刻后,眉头微微皱起。

  “这上面的图案我似乎在哪里见到过。”

  王德全一听,急忙追问道:“在哪里见到过?”

  “让我想想。”叶红梅盯着手中的笔,皱着眉,陷入了沉思。

  王德全只好在一旁等着,喝了半杯茶之后,终于见到叶红梅有了动静。

  “我想起来了。”叶红梅出声道:“之前有个客人将东西拉在了包房里,一直没来取,我就收起来了。”

  说着,她起身走到墙边的柜子旁,从中拿出一个盒子,递给了王道全。

  “就是这个。”

  王德全将盒子打开,只见里面躺着一个长链怀表。

  怀表盖子上刻着的图案,和那只笔上的图案几乎一模一样

  仔细翻看了半天,出了图案,没有发现什么其他特殊的地方。

  王德全只好作罢,抬起头,看向叶红梅道:“姐,你还记不记得这个怀表的主人……”

  “不记得了。”叶红梅摇了摇头。“包房里的人太多,很难知道这是哪个人掉的。”

  “好吧。”王德全手指摩挲着怀表,半晌,叹了口气道。

  “姐,这怀表就先放在我这里吧,如果有人来找的话,我再送回来。”

  “估计是没人找了。”叶红梅将手里的笔也还给了王德全。“这个东西就放在你那里了。”

  说到这里,叶红梅忽然想起一件事,道:“你那凳子还在这里,上次忘了拿走。”

  “多谢姐帮我保管了。”王德权笑道。“今天一定不会忘的。”

  说着,他问道:“那个凳子现在在哪里?”

  “在楼下。”叶红梅答道,“那凳子拿到4楼确实有些沉,我就把它放在楼下了。”

  “这几天有不少客人问我那个凳子是做什么的?天天有人建议我把那个凳子拿出去扔掉。”

  喝完了茶,王德全起身告辞,跟着叶红梅到楼下。

  到了放凳子的地方,叶红梅怔住了。

  原本放着凳子的角落,现在空无一物。

  “放在这里的东西呢?”叶红梅拉过门口的保安问道。

  “这个……”保安脸上露出几分难色。“昨天晚上有两个客人喝醉了酒,拿着凳子打了起来。凳子被打碎了,我就把它收起来放在保安室里了。”

  说着,他带着两人走进了保安室,将装的东西的袋子打开,里面都是些木头碎块。

  “说来也奇怪,这凳子怎么能碎成这样?”保安脸上有些疑惑,“碎片都在这里了。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2994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