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喘贯穿顶弄学长H 留守妇女献身村长开门

这是陈诺非常关心的一个点,如果这个事情是成立的话,那么陈诺可以想象,千百年历史的诺亚方舟,直接就要崩溃了。

  千百年来多少诺亚方舟的能力者付出的牺牲,都等于白白浪费掉,这种事情,严重点说,是能直接冲垮信仰的那种程度。

  西德沉默了会儿,但是终于,他用慢吞吞的语气道:“对于这一点,我其实并不知道。”

  得到了这么一个答案,陈诺却反而松了一口气。

  如果西德说出的答案是“是的,没错,就是这样”的话,那才是一场灾难!

  那就等于直接宣告陈诺这些人:放弃了吧,别玩儿了。

  “母体到底存在于什么地方,到底以何种方式存在,其实包括你们,也包括我,我们一直都没弄清楚。

  母体降临来了地球,同时制造出了像我这样的种子,给与我们最初的一种行为的方向是:寻找。

  每个出生后觉醒的种子,都是意念之中被种植下了这样的使命:找到母体。

  但母体在哪里,如何找到,所有的这一切都没有明示。

  我们当然会认为,找到母体是为了唤醒它。

  但……”

  西德说到这里的时候,却停了下来。

  “但是什么?”

  “但是,如果这一切正是母体希望的呢?我是说,让种子寻找母体的过程,也许是一种培育过程,一种孵化过程。”西德慢吞吞的说道:“甚至于不止是我们。

  还有你们。”

  陈诺仔细思考了一下:“你的意思是?”

  “嗯,我就是这个意思。”

  ·

  陈诺明白西德的暗示。

  只是这暗示,深思起来就有点可怕的味道了。

  西德的意思其实是:种子被赋予寻找母体的使命。

  那么,像陈诺这样的选中者,甚至是诺亚方舟这样的以消灭种子为己任的信仰者——如果这些人的所作所为,也正是母体所希望的呢?

  母体似乎是在甄选着什么,甄选出类似陈诺这种“选中者”。

  既然是选人,总要先面试吧?

  没准引导一些人类来寻找自己,接触自己,也是母体故意为之的呢?

  其实陈诺停愿意这么和西德好好的聊聊的。

  西德知道的显然比自己要多的多,和这个家伙的聊天,总能让陈诺知道一些新的讯息,然后又得出一些猜测,慢慢的把这个事情的拼图一点一点的完善。

  可是,这样的谈话机会却又是非常珍贵。

  毕竟,这个西德和自己,本质上是处于敌对状态的。

  而且,他还想吃掉自己这颗番茄。

  陈诺感觉到,西德在用某种方式一点点的引导自己,但是又不敢引导的太多。

  这样陈诺有种很难受的感觉:他其实很想让西德痛痛快快的把所有能告诉自己的事情都告诉自己,告诉自己该怎么做。

  但是,另外一方面,没准那样就中了西德的引导,乖乖的走上了“番茄自然成熟”的道路,最后当自己弄清楚一切的时候,道路的尽头,就是西德的血盆大口!

  一个人与狼共舞,需要的是勇气。

  一个人伴虎而行,需要的是勇气以及本事和头脑。

  但一个蚂蚁和霸王龙打交道的话……那就不是什么打交道了,而是完全处于随时被对方碾死的状态。

  ·

  冰原的地缝之上,天色昏暗。

  地缝口已经被冰雪重新掩盖了起来,一层冰雪遮挡住了地缝,使得地面上看不出任何痕迹。

  一只手从冰雪之下狠狠的插了上来后,然后是另外一只手,再然后是脑袋,和努力往上钻出来的上半身躯干。

  当陈诺终于挣扎着爬出来后,一个翻身躺在了冰原上开始呼呼喘气。

  “你明明有空间能力,就不能直接把我弄出去么?”

  “你们人类的孩子,在看蚂蚁搬运食物的时候,明明可以伸手帮助蚂蚁把东西直接弄到蚂蚁窝门口,可是你们为什么不做?

  而是也会在一边,看得兴高采烈?”

  西德的回答让陈诺闭上了嘴巴。

  嘴巴是闭上了,但是眼睛却是睁开的。

  然后,陈诺就看见了西德本人。

  这个家伙就坐在冰原的地缝旁。

  不是跪坐也不是盘腿,就是毫无规则的,懒洋洋的歪在那儿。

  这个动作陈诺很熟悉:他自己在家犯懒的时候,也都是这么窝在沙发上看电视的。

  “你其实应该感谢我,我已经算是很帮忙了。至少我帮助你护住了你的躯壳。

  虽然那个骗你的家伙也动用了一些力量封住了你的躯壳,但是他做的并不很好。

  如果我不出手的话,你的身体在这个地方可能已经冻坏了。

  而且,我用的是最纯净的生命能量浸泡着你的身体,你的身体也会得到很多好处的。”

  陈诺有点听不下去了。

  他感觉到西德在说这些话的时候,那种语气仿佛就像是自己小时侯听家里的老人说用白酒泡药材的那种语气。

  陈诺没开说说话的原因是,他居然在西德的身边,还看到的另外一个人!

  一个小女孩!

  陈诺只看了一眼,就立刻仿佛若无其事的挪开了目光。

  过了会儿,他才酝酿好了该表达出来的情绪的样子,再次把目光落在了那个小女孩的身上。

  “这是谁?你的同类么?另外一个种子?”

  看着上辈子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同伴“狐狸”,陈诺的目光却仿佛是第一次见到她一样。

  “一个朋友。”西德用很认真的语气回答。

  陈诺不说话了。

  福克斯也在好奇的看着陈诺。

  这个看起来白白净净的黄种人年轻人,看起来模样还挺讨喜的,但就是那个看人的目光眼神,总让福克斯觉得贼兮兮的很怪异。

  西德身边坐着福克斯,而福克斯的怀里,则抱着一只小猪。

  雪白粉嫩的那种宠物猪。

  这是可怜的小东西,正用惊恐的目光看着周围这个陌生的世界。

  本能上,它大概觉得这个地方这个环境,绝对是自己一辈子都不应该能接触到的地方。

  两人一猪在那儿,仿佛感觉到不任何寒冷,大概是西德用了某种能量屏障,挡去了这里的极寒。

  福克斯甚至就穿着一件宽大的旧格子衬衫——那衬衫一看就是大人的。

  “陈诺,我送你一件礼物吧。”

  陈诺心中一动。

  咋滴?这是到了俗套的得到馈赠的环节了么?

  陈小狗立刻打起精神来,但更多的还是警惕。这个母种的馈赠,很可能是指引自己走向被他吃掉之路的毒药啊。

  “……你要送我什么?”

  “送你一句话。”

  “……”陈诺没觉得有问题,而是更加全神贯注的打起精神来准备倾听,他认为西德肯定是要告诉自己某个惊天的秘密了,于是陈诺深吸了口气:“你说吧,我准备好听了。”

  西德站了起来,盯着陈诺,用很严肃的语气道:“别自杀!”

  “……什么意思?”

  “如果你自杀的话,我没准也能把你复活。如果我做不到的话,哪怕你死掉了,我也会弄死你的家人,和所有跟你有关系的人。

  你就把这当成是一个威胁吧。”

  陈诺皱眉看着西德:“我相信你有能力做到这些——但用这个威胁我,只是让我不许自杀?”

  “对啊,那个骗子不是让你自杀么?用你们人类的话怎么说来着……

  哦对了,道德绑架。

  所以,他绑架你,我也绑架你一次。

  这样的话,你就不用因为不自杀,而陷入自我惭愧的心境了。

  你说,这个礼物是不是很棒?”

  陈诺觉得,眼前这个母种,比自己之前几次见他,有很大不同了。

  这个逼好像变得更坏了。

  ·

  科洛被西德带走了。

  他很粗暴的进入了陈诺的意识空间之中,然后卷走了属于科洛的每一丝意念,然后把科洛的意念注入到了那只可怜的小猪身体里。

  这只小猪果然是西德特意为此带过来的。

  “这个家伙对我还有一点用处。而且,反正你也反对不了,我其实没必要对你解释太多,对吧?”

  “你说的很有道理。”陈诺立刻点头认同。

  如果他的实力在西德之上,他肯定会把西德的脑袋扎进冰层里去——同时也不必对他解释。

  不过西德还是讲道理的,他带走了科洛,作为回报,他用空间能力,直接带着陈诺离开了南极大陆。

  当陈诺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已经置身在了一个热闹的充满了人烟的地方。

  尖叫,欢笑,还有肆无忌惮奔跑的童真……

  陈诺坐在一个摩天轮的缆车里,脸色复杂的看着这一切。

  不过陈诺还是满意的,因为在摩天轮转到最高点的时候,他可以看见远处的一些建筑,其中还有一些熟悉的建筑。

  显然,这里已经是金陵城。

  然后,他耐心的等着摩天轮缓缓的转动着,自己的缆车车厢到了地面。

  走出来的时候,周围的人,包括工作人员都投来了异样的目光。

  因为这个家伙穿着厚厚的防寒服,身上还脏兮兮的。

  更让工作人员纳闷的是:这个家伙什么时候上去的?

  ·

  不管西德带走科洛,到底是出与什么目的和什么考虑——或许有很多。

  但很快,陈诺就知道了其中的一种了。

  如果科洛不是被西德带走的话,陈诺觉得自己肯定会在疯狂的愤怒之中把这个老头子的灵魂蹂躏千百遍,虐杀千百回!!

  “什么?!

  已经过去了十一个月了?!

  已经是2002年九月份了?!!

  卧槽啊!!!!”

  站在游乐场的一个零食贩卖亭门口,看着餐桌上不知道是哪个客人扔掉的报纸上的日子,陈诺表情扭曲了。

  ·

  “你对这只猪做了什么?”

  坐在自家房子前的台阶上,福克斯不满的看着面前地上的这只小猪。

  很显然,这只猪的反应不太对头,仿佛焦躁的趴在那儿,四个蹄子拼命乱蹬,但是却被一只脚踩住了身子动弹不得。

  这只脚是属于西德的。

  “前会儿它明明很乖的。”福克斯不满的看向西德:“你肯定是对它做了什么。”

  西德不回答。

  “其实我真正想问的是,我们为什么要养一只猪?我并不喜欢这种宠物猪,只有那种娇滴滴的扮可爱的小女孩才会养这种宠物。

  我们为什么要养一只猪?”

  西德翻了翻眼皮:“那个家伙能养一只猫,我为什么不能养一只猪?”

  福克斯眨巴着漂亮的大眼睛看着西德。

  过了会儿,小女孩才皱眉道:“可是,我们该喂它吃什么?”

  “超市里肯定有宠粮饲料的。不过……”西德想了想,低头看着这只猪:“如果它听话的话,就喂它吃那些宠粮。

  如果不听话的话,就喂它吃辣椒油,你觉得怎么样?”

  福克斯想了想,小女孩缓缓的摇了摇头,很认真的回答:“不听话的话,难道不该是杀了吃肉么?”

  不知不觉,地上的猪忽然停止了挣扎。

  西德笑着收回了踩着它的脚,对福克斯挤了一下眼睛:“看,养宠物其实也不难的对吧。”

  小叶子其实就不喜欢吃猪肉。

  对她来说,猪肉这种东西,肥的太腻,瘦的又容易塞牙。

  她甚至觉得,如果这个世界上的食物都变成棒棒糖,那就是再好不过的了。

  好吧,炸薯条可以留下。

  Emmmmm……冰激淋也可以留下的。

  因为不喜欢吃猪肉,所以小叶子其实此时此刻心中是有点忐忑的。

  今天是九月十二日,也是小叶子同学成为一名光荣的小学一年纪学生的第十二天。

  很不幸的是,今天她带去学校的午餐,就是有好几块猪肉。

  粉色的塑料饭盒里,一层米饭上,铺了几根青菜,还有几块手指宽的红烧猪肉。

  虽然欧秀华总对小叶子说,说小叶子小时候最喜欢吃肥肉了。

  但是小叶子都不肯相信。

  而且,每次欧秀华逼小叶子吃肉的时候,小叶子心中就无限怀念自己的哥哥。

  哥哥就从来不会逼自己吃不想吃的东西——事实上,哥哥给自己吃的东西,全部都是很好吃很好吃的。

  尤其是棒棒糖,还有圣代,还有奶昔,还有……

  ·

  欧秀华白天要上班,幸好小叶子上的这所小学,是全区的公立示范学校,学校里弄了一个午间小饭桌的服务,专门为一些因为工作繁忙,家里又没有老人在身边照顾,以至于无法中午接孩子回家吃饭的家长,排忧解难。

  由学校出面雇了几个校工,还有两个生活老师,中午组织一些不方便回家吃饭的孩子,在学校解决午餐。

  其实午餐都是家里自己带来的,校工和老师,只负责帮忙把孩子带来放在学校食堂冰箱里的饭菜拿出来热一下,同时盯着孩子们好好吃饭,以及午餐后的午休。

  陈小叶磨磨蹭蹭的吃完了自己的午饭,磨磨蹭蹭的去自己洗自己的饭盒。

  然后,看着饭盒里剩下的三块肉,小姑娘的脸上纠结了很久。

  垃圾桶就在旁边。

  不想吃。

  但是,又更不想倒掉。

  哥哥和母亲都教过自己,浪费粮食是不好的。

  而且,更早之前的记忆还没有忘记,在顾家的时候,没得吃的可怜记忆,还残留着一些碎片。

  终于,纠结了一分钟后,小姑娘皱着眉头,一张小脸鼓成了包子一样,伸两根手指,飞快的捻起一块块肉,快速送到嘴巴里,用力闭着眼睛,奋力咀嚼了七八下后,咕嘟一下吞下去。

  就像吃药一样。

  做完了这些,小孩子仿佛得到了某种心理上的救赎,长长的松了口气,眉宇间也轻松了很多,不再纠结了。

  今天下午只有两节课。

  放学的时候,学校的门口已经站满了等着接孩子放学的家长了——其实倒是老人居多。

  欧秀华其实也已经在这里等了十分钟了,只是此刻的欧秀华,脸上紧紧绷着,双手不自觉的藏在自己的工作服口袋里,手指用力的撵着口袋里的线头来回的搓着。

  每次心情紧张的时候,这是欧秀华的习惯动作。

  她此刻没有像别的家长那样站在学校门口,而是坐在车里。

  车也不是什么好车。

  一辆破旧的面包车,看得出来有年头的,挡风玻璃上还贴了好多张不同年份的年检标签。车身上倒数喷刷了几个醒目的大字:XX物业。

  这个XX物业,正是欧秀华如今上班的单位。

 文学

这种车自然不可能有空调的,但是却在副驾驶座位前,架设了一个小小的电风扇。

  九月的天气还是有点热的,此刻风扇吹出来的风却是对着欧秀华的。只是这个风,却让欧秀华越发的焦躁。

  “一会儿,接了孩子,我自己带孩子会去就好了,真的不用麻烦你了……”

  欧秀华说着,扭头瞟了一眼车厢里……

  面包车里的座位都拆掉了,空出来的车厢用来拉货的。此刻,欧秀华的自行车也被放在了车厢里。

  “不麻烦的,小欧。”司机摆手笑着。

  “不行。”欧秀华摇头:“你还是赶紧回去吧,万一让经理发现你用单位的车开出来帮我接孩子,你肯定会被扣工资的。”

  “没事的,经理今天不在。而且……平时他对这种事情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眼的。

  上次经理的妹妹搬家,都是我开着车过去帮忙拉东西的。

  经理人很好的,只要不耽误公司里拉货的工作,平时我们用车做点自己的事儿,经理都是不问的。”

  欧秀华用力抿了抿嘴,思索了一下,又道:“这样真的不好,我心中不踏实的……”

  “真的没事的。”司机努力的笑着,然后摆摆手:“对了,还有一会儿才放学对吧?你坐一下,我去对面小店里买包烟。”

  说着,司机开门飞快的走开了。

  ·

  侯长伟今年四十四岁。

  相貌普普通通,本事普普通通,能力普普通通,头脑也普普通通。

  是那种扔进大街上人堆里,就再也找不出来的那种,最最平凡的人。

  这辈子没做出过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情,也压根没打算过做出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情。

  侯长伟没念过多少书,他这个年纪的一代人,年轻的时候都被那个特殊的十年耽误了。

  小学毕业后就没念书了,如今的文化程度,自己看看报纸看看书是没问题的,但再多的墨水就没有了。就这,偶尔一些时候,看书看报的时候,遇到一些生僻字还是靠猜的。

  不过不要紧,看得懂就成。

  父亲过世的早,母亲倒是还在世。

  他自己,无儿无女。

  准确的说,侯长伟是一个中年鳏夫。

  七年前老婆去世了,白血病。

  去世之前,两口子的日子还算恩爱,偶尔也吵架,但总体还成。

  只是一直没孩子。

  去医院查过,说是问题出在了侯长伟身上。

  他一开始很纳闷的。

  自己之前和老婆在一起从结婚之后,两人的那方面的事儿,一直都还挺正常的也挺和谐的。

  自己从没觉得自己不中用啊。

  不过医生解释了,说这个问题和男人的那个能力不是一码事。

  后来医生用了一个形象的比喻:空包弹。

  侯长伟才听明白了。

  听明白了后,两口子也没办法,这个病不好治。

  侯长伟后来倒是对老婆很好,心中怀了一分愧疚。

  自己有这个问题,这辈子怕是没孩子了,而老婆跟了自己,也要落得一个一辈子无儿无女的结果,就挺倒霉的。

  然后,又过了些年,老婆生病了。

  侯长伟无怨无悔鞍前马后的伺候着,一家家大医院跑着。

  拖了一年半,到底还是没能把老婆留住。

  人走了,最后就剩下个骨灰盒,埋在了郊区的一个公墓里。

  老婆走的时候,侯长伟也就三十多岁。还算是年富力强的年纪,又不缺胳膊少腿儿的,人么,普通是普通了点儿,但身边也总有人说着要给他张罗再介绍一个。

  侯长伟统统都拒了。

  一来呢,头几年的时候,老婆刚离世,侯长伟心里的那股难受的劲儿还没泄掉,不想找。

  后几年,悲伤是平息了,但家里亲戚长辈什么想介绍,侯长伟也都一一拒绝。

  原因也简单:不想拖累了人家。

  自己不能生育的毛病只有自家知道,这辈子活该无儿无女了。何必再娶一个女人回来,夺了人家的儿孙满堂的幸福?

  就别害人了。

  就这么一个人过着,不知不觉就四十多了。四十多岁后,给他张罗的人也见减少了。

  侯长伟这个年纪的老男人,不吃香了——因为他只有年纪,却没钱没才,相貌又普通。

  也行吧。

  日子么,怎么过不是个过呢。

  侯长伟原本也以为自己这辈子就这么着了。

  直到在单位见到了欧秀华。

  ·

  从陈诺和陈小叶的颜值可以看出,欧秀华长的是很好看的。

  虽然前半生坎坷,遇人不淑,还坐过牢。容颜憔悴了许多,四十岁出头,就有了白头发,但出狱后生活稳定后,人的气色也就渐渐好了一些。

  侯长伟对欧秀华是真的看到眼睛珠子里去了。

  谈不上高尚,也绝不算是下流。

  就是那天在单位,看见这个女人休息的时候,穿着工作服,但衣服却洗的干干净净,护袖戴的整整齐齐,还用了头绳把头发扎了起来。

  那天下午,那张鹅蛋脸的侧影,直接就把侯长伟的心,一箭射穿。

  后来就留了心了,也偷偷打听了欧秀华的情况。

  一个女人,前半生遇人不淑,结过两次婚,两个婚姻嫁的男人都是人渣。

  最后还被害的坐了牢。

  如今一个人带着和两个前夫分别生的俩孩子,过生活。

  想来应该是很艰辛吧。

  侯长伟年轻时候听说书,都说自古红颜如祸水。

  他就想啊,按欧秀华的这个模样,现在都这么好看的,年轻时候一定更好看,绝对可以算是“祸水”级的了啊。

  可这个祸水,却怎么让自己却活成了苦水呢?

  平时也留心欧秀华的情况。

  这个女人的人品不错的。做工作仔细认真,从来不偷懒儿,每次划分工作,不挑不拣,让做什么都兢兢业业的做。每次她划分包干的区域都是考评最干净的,投诉也是最少的。

  在单位不争不抢的——唯一的一点特殊性就是家里有两个孩子需要照顾,平时调班的时候,总要找同事去求人换更方便的时间。

  但她也从来不白换,答应和她换班的同事,平时工作里,她都会帮忙做一些。

  吃穿都很简朴,每天就骑个自行车来回,寒暑天都一样。

  从没见她穿戴过什么首饰装饰。

  跟同事关系处的也不错。

  不错是那种,处的不好不坏,大家都她人不错。但是她却从来不会往人堆里凑,也从来不跟人私下里八卦什么张家长李家短的事儿。

  看得出,是一个本分的女人,而且是个过日子的。

  侯长伟的心,热了,烫了。

  最重要的一条……

  欧秀华有俩孩子了。

  侯长伟忽然觉得,这直接就把自己心里最大的心结给去掉了。

  自己不能给女人孩子,所以不想害人家。到了欧秀华这儿,却似乎就不是问题了。

  侯长伟对欧秀华的感官就很简单,俩字:喜欢。

  不是那种居高临下带着施舍的心态:你坐过牢,你结过两次婚,你带着俩拖油瓶。

  不是这种。

  就是喜欢。

  就是那种,上班的时候,偶尔能看到她几眼,莫名的心里就开心一些。

  偶尔遇到了,点头打个招呼,听见欧秀华客客气气的喊自己一声“侯师傅”

  ——这听着怎么就这么顺耳呢?

  再然后,侯长伟开始行动了。

  老侯不会追女人,但至少也年轻过。别的不会,就会两条:

  手脚勤快,嘴巴勤快。

  平日里,每天都会找机会和欧秀华在单位多打几个照面,熟悉后,也偶尔能客客气气的说两句攀谈的闲话了。

  嘴巴上,也可以客气的多讲几句关心同事的话,过问一些不太敏感的对方的家庭生活上的闲事儿。

  行动上么,也就是遇到了,帮忙提个东西,拿个重物。

  再然后,就是下班的时候故意遇到了,就“顺路”开车捎上对方一段儿。

  再后来,就听说,欧秀华家里出事儿了。

  据说,是她的大儿子出事儿了。

  具体什么事儿,不清楚。单位里也没人清楚,就是听说。

  欧秀华那段时间状态非常不好,请假过好多次。后来来上班的时候,也憔悴了很多,每天都红着眼睛,话也少了,就是闷头干活儿。

  老侯遇到了,有时候就会帮忙搭把手什么的,帮忙跑个腿什么的。

  冬天的时候,自己运劳保物品的时候,给她私下多塞两副手套。

  夏天的时候,看见她工作的时候,过去丢下一瓶水就走。

  休息吃饭的时候,也捧个饭盒凑过去,假装闲聊的坐在一起吃着,然后说自己胃疼,把从家里特意带来的一碗酱牛肉拨出去一小半到欧秀华的饭盒里。

  诸如此类。

  侯长伟觉得自己做的小心翼翼。

  但欧秀华不傻。

  她年轻时候貌美如花,真的是远近一枝花。

  多少男人追过,示好过。

  后来陈诺的爹跑掉后,家里一个女人带着个小孩子生活,也不是没有男人打过歪主意。

  欧秀华抵挡过无数的苍蝇。

  也见过无数的明里暗里的示好。

  侯长伟自己以为的小心翼翼和掩饰的很好,在欧秀华的眼里,其实是一种老实人的质朴的笨拙。

  一直以来都是装傻和故意推脱。

  但直到有一天晚上,上晚班下班后,居然还能在单位门口“偶遇”侯长伟,并且侯长伟提出“顺路”送她搭车回家……

  欧秀华觉得自己装傻都装不下去了。

  自己那天上的是晚班,侯长伟一个单位的拉货的司机,上哪门子晚班哟?

  其实是很感激的。

  侯长伟是个好人,老实人,也是真真诚诚的接近自己,满怀真心的帮助自己,那种小心,忐忑,质朴,和真挚……

  很难得。

  但欧秀华不想。

  不是看不上侯长伟,而是,自己没那份心思。

  只想着,儿子出事儿了,自己余生,就把剩下的女儿拉扯大了,就是这辈子最大的心愿的。

  别的事儿,不想了。

  也不敢了。

  ·

  侯长伟在小店里买了包红塔山,扭头出来之前,看见货架上的果粒橙,就拿了一瓶一起付了钱。

  走回来拉车门上来,直接就把果粒橙塞到了欧秀华的手里。

  “给,你们女人都喜欢喝这些甜的。”

  欧秀华愣了一下,慌忙往外推:“不用不用……”

  “买都买了,你不喜欢喝,一会儿给你家小叶子喝。”

  说着,侯长伟顺手就把瓶盖给拧开了:“开瓶了,退不掉的。”

  欧秀华抿了抿嘴,心中却打定主意,今天接完了孩子,到家后,要把侯长伟叫住,跟他好好谈谈。

  ·

  一年级的小学生放学,排着队到校门口的。

  然后孩子们一哄而散,奔向校门外。

  陈小叶没跑,背着个书包晃晃悠悠的慢慢走着——这走路的姿势,一看就知道是跟谁学出来的。

  今天放学有车坐,不用坐母亲的自行车后座。

  然后居然还有一瓶果粒橙喝。

  陈小叶有点开心的看着侯长伟。

  “谢谢侯叔叔。”

  因为不是第一次见,所以小叶子很热情,没认生。

  一路上,侯长伟把车开的特别稳当,比上班拉货的时候都用心。

  就听见车里,小叶子一路叽叽喳喳说笑着,表功一样的等不及的翻出自己的饭盒,像欧秀华展示自己今天把肉吃光了的功绩,还有把饭盒洗刷的很干净的伟业。

  又说起同学里的趣事儿。

  小孩子说的这些事情,其实在成年人看来都是很无聊很无趣的。

  但侯长伟就听的津津有味。

  就乐意听!特别乐意。

  车里的女人认真的问着孩子学校里的事,孩子表功炫耀一般的说笑着。

  汽车开过一个个路口……

  侯长伟忽然心里就生出一个念头:

  这往后啊,要天天都是这种日子,就很好了。

  忽然听陈小叶说到什么同学去动物园的事儿,侯长伟双手握着方向盘,就立刻笑道:“小叶子啊,回头侯叔叔也带你去动物园看长颈鹿,好不好?”

  小孩子没什么心思的,当下就雀跃道:“好啊!!”

  欧秀华立刻拉下脸:“别胡说小叶子,侯叔叔要上班的,哪有时间……”

  “没事,小叶子,咱们啊,礼拜天去,礼拜天叔叔不上班的。”侯长伟笑着截断了欧秀华的话。

  就这么一路开到了陈家所在的小区门口。

  让侯长伟惊喜的是,这次自己依照以往的惯例,就到了小区门口,等着娘儿俩下车就准备开车离开的时候,欧秀华却叫住了自己。

  “侯师傅,没急事的话,上楼喝杯水吧。”

  “啊?”侯长伟心中一颤,顿时被一股惊喜冲昏了头了:“喝,喝水?”

  “其实想留你吃顿饭的,你开车送我接孩子都三次了,我请你吃顿饭感谢一下。还有平时在单位,你也很照顾……”

  欧秀华说到这里,深吸了口气:“不知道你方便不方便,如果你今晚回家去还有事儿的话,改天也……”

  “方便!”老侯顿时就直接把车熄火了!

  那能不方便么?

  那能有什么不方便的?

  回家?回家能有什么事儿?

  啊对了,老何他们晚上约自己打牌来着,都说好了……

  不去了!

  牌有什么好打的!

  大概是反应太过兴奋,倒是把欧秀华闹的有点脸色泛红,老侯赶紧一拍脑袋:“你等一下,我找个地方把车停好了,等下,很快,很快啊!”

  停好了车,三人往小区里走,一路上楼的时候,欧秀华和老侯两人都还各怀心思。

  老侯同志心里都快开了花了。

  可走到五楼的时候,欧秀华忽然愣住了。

  家里的房门,开着。

  眼看欧秀华站住了,侯长伟这才反应过来,看着大开的房门:“你家里……有人在家?”

  “没人在家的啊……”欧秀华忽然有点语无伦次。

  侯长伟却立刻做出了反应,一把就把欧秀华拉扯到了自己的身后,用自己不伟岸的身板拦在了前面,顺手就把放在家门口的簸箕的木头把子给抽了出来,捏在手里。

  “你们别进去!先等等,别是进贼了……小欧,你带着叶子先往后楼下退退,不行就叫人!”

  说着,侯长伟提着棍子就往屋门口探脑袋。

  欧秀华却这个时候终于做出了反应了。

  她低呼了一声,忽然神色就变得无比激动起来,兹溜一下,就从侯长伟身边窜了进去。

  ·

  陈家屋子里,厨房门口的餐桌旁,陈诺坐在那儿。

  厚厚的防寒服已经被他脱掉了直接扔在了地上,头发乱糟糟的,脸上也是有点脏。

  鞋子也没脱,大大的雪地靴,在地面上留下了好几个脚印子。

  此刻的陈小狗,正抱着一包撕开的方便面,用力啃着!

  而且,看着旁边地上的垃圾袋,这已经不是他啃的第一包了。

  欧秀华冲进哎看见这个场面,忽然身子就仿佛中了定身法一样僵住了。

  反应过来的老侯已经举着棍子冲到了欧秀华的身边,瞪眼看着饭桌旁正在啃着方便面干嚼的年轻人,也愣住了。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一声尖叫。

  “哥!!!”

  小叶子已经一阵风的冲了上去,一头就扎进了陈诺的怀里去了。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2994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