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爽到疯狂潮喷小说 好紧 小坏蛋 粗大 征服

孔鑫本以为扈广才约他见面,是为了商谈如何应对眼前的局势,现在看来,他想多了。

  在这之前,双方同乘一条船,合作非常愉快,现在眼看出事了,扈广才想下船了,门都没有。

  “扈局,你这是什么意思?”

  孔鑫非但没有接扈广才手中的书,反倒一脸阴沉的问。

  “没什么意思!”

  扈广才将书轻放在茶几,随意说道,“我这人没什么大志向,只想在现有的职位上混下去,请孔总见谅!”

  孔鑫可不是那么好忽悠的,冷声道:

  “扈局,这可不是见不见谅的问题。”

  “我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现在出了事,你想解套,这可说不过去!”

  “孔总,你误会了。”

  扈广才沉声道,“我和你绝不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限来时各自飞。

  夫妻之间尚且如此,更别说其他人了。

  禹和光作为龙翔建设副总,现已被县纪委拿下,孔翔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进去了。

  扈广才这么做就是为了与之撇清关系,因此果断否决了对方“两人一条绳上蚂蚱”的说法。

  孔鑫不是傻子,一眼看穿了扈广才的用意。

  过河拆桥、上墙抽梯,孔总绝不会允许这样的事发生。

  “扈局,你要是这么说的话,我明天一早就去纪委,找梁书记将事情的经过彻底说清楚。”

  孔鑫一脸阴沉的说。

  这事非同小可,如果闹出来,孔鑫作为企业老板,必定会受到法律的制裁。

  扈广才作为政府官员,若是被查实的话,问题更大,刑期更长。

  孔鑫以此来威胁扈广才,逼他就范。

  “孔总,你这么做是想把我往死里坑?”

  扈广才冷声喝问。

  孔鑫听到这话,淡定作答:

  “扈局,这事可怪不得我,是你先想坑我的!”

  禹和光被拿下后,孔鑫作为龙翔建设的老总,更易出事,这是显而易见的。

  尽管如此,孔鑫也丝毫不怵扈广才。

  相对于扈局长来说,孔鑫就算出事,并无多大的问题,最多判了一、两年而已。

  孙金荣是孔鑫的姑父,如果真到那一步,他绝不会坐视不理。

  这事一旦爆出,扈广才可就麻烦了,没有三、五年,别想出来。

  在此前提下,孔鑫底气十足,与扈广才硬钢。

  扈局长心中郁闷不已,抬眼向孔总狠瞪过去。

  孔鑫丝毫不怵,抬眼与扈广才对视。

  片刻之后,扈广才无奈认怂,出声道:

  “行,这书我收回来,孔总,我们继续同舟共济,你看怎么样?”

  “我听扈局的!”

  孔鑫一脸淡定的作答。

  一脸憋屈的扈广才只得收起那本特殊的书,将它放进随身携带的包里。

  孔鑫见状,嘴角露出几分若有似无的笑意,出声道:

  “扈局,这才对嘛!”

  “就算有天大的事,咱们兄弟一起扛。”

  扈广才虽有几分不以为然,但事已至此,只得被对方牵着鼻子走。

  “孔总,这事必须请县长出面,否则,你我都极有可能玩完。”

  扈广才一脸阴沉的说。

  此刻,扈局长心里很有几分后悔,早知如此,他当初绝不和柳书记对着干。

  扈广才是孙金荣的铁杆,自持有孙县长撑腰,并不把柳书记放在眼里。

  在大江路桥总经理曲大江一事上,将柳云杰得罪狠了,引发了后面一系列的事情。

  公安局长的职位非常关键,若非扈广才做的太过分,柳云杰初来乍到,绝不会拿他开刀。

  柳书记如果不来公安局调研,就不会有后续事件,扈广才亦可高枕无忧。

  孔鑫抬头看过去,出声道:

  “我今天刚去找过姑父,他对这事很上心,但纪委姓索的是那边的人,没法直接发力,只能通过市里施加压力。”

  事情到如此地步,孔鑫没没法再藏着掖着,只能实话实说。

  “县长如果也没办法,那可就真的麻烦了!”

  孔鑫一脸郁闷的说。

  孙金荣不但是一县之长,而且在云都经营多年。

  如果连他都搞不定,其他人更是白搭。

  扈广才眉头紧锁,急声问:

  “你和县长说没说,你我之间的事?”

  扈广才问这话时,心情很复杂。

  既怕孔鑫说了,引起县长对他的不满;又怕不说,出事后被抛弃。

  孙金荣事先交代过孔鑫,不得告诉扈广才他知道这事。

  相对于扈广才而言,孔鑫对孙金荣的话更为重视。

  “扈局,你不会以为我傻吧,这事怎么可能说呢?”

  孔鑫脸上露出几分惊讶之色。

  扈广才一脸尴尬的说:

  “我也就是随口一问而已,孔总别在意。”

  孔鑫轻点一下头,笑着说:

  “扈局,这事只有你我两人知道,除此以外,谁也不知情。”

  “我就算真出点什么事,也绝不可能将你说出来,你只管放心!”

  扈广才用眼睛的余光偷偷瞄向孔鑫,心中暗道:

  “你说的比唱的好听,你如果真进去了,不把我卖了才怪!”

  “孔总够意思,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扈广才面带微笑道,“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权当做赔礼道歉了。”

  孔鑫伸手端起茶盅和扈广才轻碰一下,出声道:

  “扈局,你这话可就见外了,请!”

  扈广才脸上的尴尬之色更甚了,喝了一大口茶,以示赔罪。

  孔鑫也不含糊,放下茶盅后,与之相视一笑。

  两人又仔细商讨了一番,将每个细节都考虑到了,以免出错。

  半个多小时后,两人觉得没有任何纰漏了,孔鑫站起身来告辞。

  扈广才起身相送,出声道:

  “孔总,等这事过去后,我们好好聚一聚,去外地好好玩一圈,你看怎么样?”

  “行,没问题,我听孔总的安排。”

  扈广才爽快的答应后,出声道,“不管怎么说,先得将眼前的这一关过掉,才能想其他的。”

  孔鑫用力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文学

时间如流水,不知不觉间转瞬即逝。

  一连数日,县纪委组织人手对禹和光进行审讯,但却毫无进展。

  禹和光虽承认齐玉山和姜标说的没错,但却一口咬定,这事和其他人无关,是他的个人行为。

  钱虽从龙翔建设账目上支取的,但孔总毫不知情。

  一直以来,孔总都对他非常信任,二十万元以下的资金,作为副总的他可以自由支取。

  这话说的天衣无缝,谁也没办法。

  至于齐玉山和姜标,他们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但由于他们知道的非常有限,说不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来。

  纪委副书记兼任监察局长梁元凯亲自向索书记汇报案件进展情况,心中很是憋屈。

  索俊明指示,一定要想方设法尽快撬开禹和光的嘴。

  齐玉山和姜标审讯完毕后,纪委副书记洪家政领着纪检二室的人回到云都。

  为了尽快拿下禹和光的,索俊明、梁元凯、洪家政县纪委的三驾马车商谈了一个多小时。

  当天下午,洪书记和纪检二室主任陈方华领着禹和光消失不见了,至于去了哪儿,无人知晓。

  扈广才得知禹和光被转移出云都的消息后,便和孔鑫取得了联系。

  两人利用手中的人脉费尽心机,但却依然没打听到禹和光的去处,很沮丧。

  尽管如此,孔鑫仍安慰禹和光道:

  “没事,扈局,我对禹副总非常关照,他绝不会出卖我的。”

  “但愿吧!”扈广才忧心忡忡。

  ……

  生态特色旅游项目是云都重点的吸引外资的工程,县里对此非常重视。

  在长宁和双茗集团生态特色旅游项目考察组过来前,县委书记柳云杰亲自组织招考领导小组召开会议。

  在会上,柳书记提出明确要求,为了拿下生态特色旅游项目,县里必须全力以赴,不能出任何纰漏。

  副县长龚如海在会上做了表态发言,明确表示一定配合考察组做好工作,务必使这个项目留在云都。

  常务副县长孟德奎作为县委常委,参加会议,始终面色阴沉,一言不发。

  当天下午四点,考察组一行六人乘坐一辆丰田考斯特来到云都。

  为表示对考察组成员的尊重,副县长龚如海亲自在云都大酒店门口迎接。

  考察组由长宁集团董事长助理白若兮和双茗集团副总曹文平领衔,四名成员也分别来自两家公司。

  “白助理、曹副总,欢迎莅临云都考察、指导。”

  龚如海面带微笑道。

  白若兮伸手与龚如海相握,面带微笑道:

  “龚县长客气了,给你们添麻烦了!”

  “白部长,您这话可就见外,我们是翘首以盼,巴不得你们早点过来呢!”

  龚如海笑脸如花。

  曹文平边和龚如海握手,边出声说:

  “给龚县长添麻烦了!”

  龚如海连连摆手,急声说不敢。

  招商局长蔡学斌刚想上前打招呼,白若兮主动冲宋青云伸出手:

  “宋秘书,您好,请多关照!”

  宋青云连忙伸手与之相握,笑着道:

  “白助理客气了,理应你和曹副总关照我们才对!”

  蔡学斌只得将伸出半截的手臂缩回来,脸上露出几分尴尬之色。

  长宁集团的董事长冯宁安和双茗集团的总经理梁茗雪都和宋青云很熟悉,对他非常看重。

  在白若兮和曹文平眼中,别说招商局长蔡学斌,就是副县长龚如海的分量,也不如宋青云。

  “宋秘书,你这话,我可不敢当!”

  曹文平伸手和宋青云相握,一脸正色道。

  招商局长蔡学斌看到这一幕,傻眼了,不知出了什么幺蛾子。

  白助理和曹副总怎么会对宋青云如此重视,这不合常理。

  宋青云虽是县委一秘,但和白、曹两人并无关系,他们没必要如此给面子。

  龚如海见白若兮、曹文平与宋青云寒暄完,将招商局长曹学斌以及县府办副主任鞠明亮介绍给两位组长。

  鞠明亮是县长孙金荣的代表,自持甚高,一副眼高于顶的做派。

  谁知白若兮和曹文平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只是与之轻握一下手。

  鞠明亮心中很是不满,抬眼狠瞪过去,但却不敢有丝毫异动。

  生态特色旅游项目是云都县今年吸引外资的重点工程,一把手对其非常重视。

  鞠明亮就算心生不满,也不敢表露出来。

  如果因此出什么岔子,他可承担不起这责任。

  一番寒暄后,龚如海请考察组众人走进云都大酒店。

  县里事先就知道考察组人数了,因此,提前为他们办好了入住。

  白若欣、曹文平等人拿到房卡后,便上楼去了。

  龚如海自持身份,不便亲自作陪,于是冲宋青云使了个眼色。

  金陵之行,宋青云和龚如海之间的关系拉近了许多,一个眼神便能明白对方的用意。

  考察组一行六人,除白若欣以外,都是男士。

  宋青云作为陪同人员,关注重点自然放在美女身上。

  上楼后,宋青云主动帮白若欣拉着拖箱,向她的房间走去。

  用房卡打开门后,宋青云面带微笑道:

  “白助理,云都是小地方,条件有限,和金陵没法比,请你多担待!”

  龚如海对考察组一行非常重视,给他们安排了商务套房,条件很不错。

  “宋秘书,房间的条件很好,就算在金陵,这房间档次也可排在中等以上。”

  白若欣柔声说。

  宋青云轻点一下头,微笑道:

  “你觉得可以,那我就安心,否则,没法向冯少交代。”

  白若欣是冯宁安的助理,后者将这么大的事交给她来办,说明对其非常信任。

  “宋秘书,冯少对你青眼有加。”

  白若欣柔声道,“他让我对你说,长宁集团的大门随时向你敞开。”

  宋青云没想到白若欣会这么说,脸上露出几分尴尬之色:

  “白助理,请您回金陵后,转达我对冯少的感谢。”

  “等我哪天在云都混不下去了,就去投奔他!”

  白若欣听到这话,俏脸上露出几分失望之色,郁闷的说:

  “这么说的话,冯少只怕没机会了。”

  “我也失去了和宋秘书共事的机会,真是遗憾!”

  宋青云连连摆手,急声说不敢。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2995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