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妇肉蚌含龙头 胖熊被榨精漫画

苏云溪见状,连忙上前将宇文卿拉在旁边坐下。

  月影也站起身来,恭恭敬敬的站在了一旁。

  苏云溪看宇文卿面色轻松,想来叶长青此次过来应该没出什么大事儿,但还是问道,“王爷,叶元帅此次过来……”

  说到此处,苏云溪并没有继续问下去,夏来宇文卿也应该明白自己的意思。

  宇文卿一边拿起旁边的火夹子挑动着面前的火堆,一边轻声说道,“没什么事情,不用担心!”

  苏云溪将宇文卿的一举一动看在眼里,知道宇文卿并未说谎,便也不再放在心上。

  叶长青的事情倒还是小事,但是……宇文钰那边的情况只怕很棘手!

  苏云溪想了想,眉头还是紧紧的蹙在了一起,问道,“王爷,如今二皇子来了北疆,此事恐怕非同小可,王爷如何看待此事?”

  宇文卿手中动作一停,他不是不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

  可是,人气人已经来了,要想把他弄走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更重要的是,谁都能够看得出来,宇文钰此次前来只怕是蓄谋已久。

  宇文卿也极其罕见地皱起了眉头,眉目之间也闪现了一丝忧愁。

  苏云溪见状,心中甚是担忧,笑了笑,宽慰着说道,“王爷,虽然说宇文钰此次前来必定有所目的,不过……宇文钰是温室里长出来的花朵,对于这北疆苦寒只怕不能适应,过不了多久就会知难而退!”

  宇文卿闻言,久久没有说话,好半天之后总算是摇了摇头,“这一次恐怕没有这么简单!”

  说着宇文卿抬起头来,看向苏云溪,“宇文钰虽然娇生惯养,但是身在皇室,能够活到现在并且为人记得一定有些本事,更重要的是……”

  说到此处,宇文卿拖长了语调,眉头也皱得更深。

  苏云溪见状,立马便明白了宇文卿的意思,“王爷的意思是说……吴娘?”

  宇文卿点头,“没错,你也知道吴娘的身份特殊,这一次他一定是根宇文钰一同过来,也就是说宇文钰不仅得了中原华朝的支持,就连北疆黎国都站在宇文钰这边,如此一来,我们算是腹背受敌,进退维谷!”

  苏云溪也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这种情况的确很棘手。

  不过即便如此,她也不打算认命。

  苏云溪眼神微微一眯,目光之中透露出来了,一丝坚强与倔强,他站起身来,随后双手托着宇文卿的胳膊说道,“王爷,不管怎么样,这一次我们绝对不能让他们得逞!”

  宇文卿原来一直在为此事忧心,虽然未在苏云溪面前提及,但是此时一直盘旋在他的心中。

  可此时,当他看见苏云溪目光之中闪烁着你的希望的时候,自己的心中仿佛也被点燃了,一团烈火一般。

  他久久地看着苏云溪,最终咬着牙,重重一点头,“你说的对!”

  另一边,宇文钰在和黎国主君见过面了之后,却并没有直接打道回府,而是拐了个弯来,到了叶长青的军营。

  叶长青,听说宇文钰要来,不自觉的眉头一皱,心中顿时身上了一股不好的感觉。

  不过人际人已经来了,若是不见,只怕会有许多麻烦,便让人在大厅里等着。

  宇文钰稍等片刻,叶长青一身便服前来。

  叶长青这一次并不打算给宇文钰耗费时间,一坐下便开门见山,直截了当的说道,“二殿下此色前来有何贵干!”

  叶长青的面色阴。囊没有一丝客套,宇文玥见状,也不再啰嗦,笑了笑说道,“叶元帅,今日前来的确有点事情,那我就不拐弯抹角了!”

  说着,宇文钰站起身来,走到对方面前一字一句的开口,“叶元帅曾经风光一时,是人人闻风丧胆的存在,这北疆之地也正是因为有了你这样的人,所以才能够一直稳定,如今宇文卿一来北疆就变得一片混乱,甚至……甚至你的好兄弟张思成都死在了宇文卿的手上,这口气你真的咽得下去吗?”

  叶长青一听到此处,便明白了宇文钰的打算,他端起手边的茶杯送进嘴边,轻轻的抿了一口,但是目光却透过杯盏不着痕迹的瞥了一眼宇文钰。

  好半晌,他将茶盏放下语气平淡不露痕迹的问道,“二殿下,这是什么意思?”

  宇文钰似乎早料到对方会是这样的反应也不着急,淡淡一笑坐下说道,“叶元帅若是想为兄弟报仇,我有一个主意!”

  说着,宇文钰凑上前去。

  叶长青却是冷笑了一声,眉宇之间满是不屑和轻蔑。

  “二殿下,你心里应该清楚我们立场不同,我虽然不知道你和翊王之间有什么恩怨,但是……你觉得我凭什么相信你的话!”

  说着,叶长青一抬头,目光如刀,冷冷地盯在宇文钰的身上。

  宇文钰不甚在乎的笑了笑,然后从手中拿出来了一个包裹,扔在了桌子上,朝夜长青示意了一眼说道,“叶渊说,先看看这是什么东西,再说话吧!”

  叶长青满心疑惑,不知道宇文月在搞什么鬼。

  不过,好奇心到底也是战胜了怀疑,他是一手底下的人打开包裹。

  包裹一打开,叶长青顿时瞪大了双眼,双手紧握成拳,身旁的人都感受到了一股杀气正在蔓延。

  而宇文钰对于对方的表现却是相当满意,嘴角轻轻向上一勾一双狐狸眼更是立马弥漫一股无法忽视的笑意。

  宇文钰淡淡地瞥了对方一眼,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说道,“叶元帅,怎么样?现在你总不会再怀疑我的诚意了吧?”

  “你既然是有备而来,显然是为了达到目的,告诉我,你究竟想要得到什么?”

  叶长青缓缓抬头,眼神坚毅而不安。

  宇文钰不甚在乎,坐在了椅子上,端企业手边茶杯晃了晃,极其慵懒闲适,“我呢,没什么目的,不过就是因为有些人挡住了我的路,所以我想要将其铲除,毕竟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

  “这个东西你究竟是从什么地方得来的?”叶长青并没有怀疑宇文钰的话,毕竟谁都能够看得出来宇文钰分分钟想要弄死宇文卿。

  可是,那个包裹里面的东西怎么会落在他的手上!

 文学

宇文钰却并不打算回答对方,嘴角一扯下一秒笑容顿时消失。

  看向叶长青的目光透露出来的满是狰狞与杀气。

  他凑上前去咬牙切齿一般地说道,“你只需要知道这个人必须得死,他若是不死,那么死的人就会是你,究竟该做什么?选择权在你的一念之间!”

  说完宇文钰长身而起,长门外走去,走到门口又不禁侧过头来,瞥了一眼身后的叶长青,提醒道,“我的时间并不多,三天之内你必须得给我一个答案,不然的话……”

  宇文钰说着,转身大笑着离开此处。

  等到人一走,叶长青扑腾一声,爹爹坐在了椅子上。

  他眼神呆滞的看向不知名的前方,瞳孔之中满是彷徨和不安。

  他撇过头去又看了一眼案桌上的包裹,颓然的双手撑着脑袋,眉头紧促。

  这边厢宇文钰刚走,宇文卿这里就得到了消息。

  看着手上的立信宇文卿不禁皱起了眉头。

  苏云溪担心着宇文卿的伤势,虽然军医已经替宇文卿包扎过,但仍然不放心,所以就自己捯饬是了一套房方子,给宇文卿熬了一幅药。

  刚端着药一进来,便看见宇文卿眉头紧蹙的模样。

  她走上前去,将药丸放在了一旁,不由地问道,“王爷,怎么了?”

  宇文卿一听见声音才察觉到苏云溪来了,连忙将手中的信纸收到了一旁。

  苏云溪见状笑了笑,“王爷这是何必,刚才我都已经看见了!”

  宇文卿尴尬一笑到底还是将东西拿了出来,虽然他并不想让苏云溪担心,不过既然苏云溪已经看见了,只怕想瞒也瞒不住。

  苏云溪将药递到了宇文卿的手上说道,“王爷先不要担心了,喝点药吧!不管怎么样,自己的身体才最重要!”

  宇文卿朝着苏云溪看了一眼,随后将药碗接了过去。

  趁着宇文卿喝药的时候,苏云溪播将那信纸拿起来看了看,“这是……”

  “其实本王早在之前便知道宇文钰一定会有所动作,因此便留了个心眼对他多加防范,半个月之前便知道他很有可能已经开始行动了,所以就一直派人暗中盯着他!”

  苏云溪点了点头,心中了然。

  虽然说宇文卿有所警觉,不过现在的情况依然相当棘手。

  “王爷,这消息说,宇文钰前脚找了黎国主军阿史那达慕,之后又去找了叶元帅,他这么做……只怕没安好心!”

  宇文卿一口便将苦的令人作呕的药一饮而尽。

  听见苏云溪所说,也不由得点头,“没错,阿史那乌苏死于非命,宇文钰在这个时候去找黎国主,君无非就是想让我们为阿史那乌苏的死承担责任,想来阿什那达慕必然会趁着这个机会为难于我!”

  苏云溪明白这一茬子,可是却并不知道宇文钰去找叶长青做什么。

  叶长青刚刚才从宇文卿这边离开,宇文钰就找上了门,苏云溪实在是想象不出来,宇文钰这种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人会跟叶长青说些什么。

  苏云溪用探究的目光看向宇文卿,宇文卿一抬头便与苏云溪的目光对视,四目交织男足瞬间便明白了苏云溪心中的疑惑。

  他笑了笑,并未对苏云溪刻意隐瞒说道,“我与叶长青早些年便相识,虽说两军对垒立场不同,不过我敬佩他是条汉子,所以除了战场上的利益相争,私底下却有不少来往,相比于文月,早已调查清楚此事,便以此为要挟,想要让叶长青顺从吧!”

  苏云溪一听到这话脸都白了,真是没有想到宇文钰竟然如此腹黑,竟然能使出这样的手段。

  “那……王爷以为叶长青会怎么做?”

  宇文卿摇了摇头,“不论叶长青怎么做,宇文钰都绝对不会就此罢手,就算没有了叶长青,也会有张长青,李长青,所以他怎么做对我们来说一点都不重要!”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眼下黎国主君已经站在了宇文卿的队伍里面,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对他们造成不利,如果这个时候叶长青也插一脚的话,那么他们的情况只会更加的危险。

  而宇文钰之所以两边说服,也不过就是为了给宇文卿树敌,以便借他人之手,一举将宇文卿剿灭。

  现在他们虽然有了几万大军在手,但是要对抗叶长青和黎国主君手上的精装铁骑,恐怕……

  苏云溪知道宇文卿正在为此事发愁,便也不在对方面前提及这些。

  她故作轻松的笑了笑,随后从厨房里端来了一盆糕点放在宇文卿面前,说道,“王爷不要忧心了,这些事情迟早都能解决,还是吃点东西饱饱肚子吧!”

  宇文卿笑笑点了点头,拿起一块糕点送进嘴边,尝了一口。

  不过到底是没有什么心情,吃了一口便又重新放了回去。

  苏云溪见状,也不打算在这里继续打扰宇文卿,叮嘱了几句之后便退了出去。

  苏云溪离开了之后并没有回到自己的房间,想了想,便趁着人不注意骑上一匹快马来到了城外。

  此处荒凉偏僻,再加上夜晚降临,苏云溪娇小的身影在此处显得格外的瘦小。

  苏云溪来到了一片空地,四处张望,确定周围没有人,这才将一枚竹梢放进了嘴里,吸足了气力,猛的吹响。

  口哨的声音在长空之中回荡着尖锐凄厉,却又格外的有力。

  没过一会儿,便有一众人马朝着苏云溪这边奔袭而来。

  那些黑衣几乎与夜色融为一体,此时正停留在距离苏云溪只剩下了几步之遥的地方。

  苏云溪将这几个人全部都打量了一番,随后郑重其事的说道,“轩辕狐应该早就已经跟你们说过了,在这段日子里我就是你们的主人,你们的一切行动都应该听我的!”

  黑衣人攻手,屈膝行礼,“是!”

  苏云溪见状,嘴角扯出了一抹笑,在夜色之中显得格外的诡异。

  “很好,现在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交给你们去做,你们可不要让我失望!”

  黑衣人依旧保持安静,并没有多说一句话,苏云溪在继续说道,“兵分两路,盯着宇文钰和吴娘,一旦他们有任何举动立马前来汇报!”

  众人点头答应随后转瞬之间便消失不见了。

  苏云溪看着那群人离开的背影,凝视许久,才转身离开。

  马蹄哒哒的踩在地面上,安静的夜色显得格外的静谧。

  苏云溪正在脑海之中琢磨着近些日子以来发生的事情。

  却没有察觉到身后正有几双眼睛,正在紧紧的盯着她。

  突然之间,一把大刀朝着她的背后刺来,苏云溪感觉自己背后一凉,猛的一拍,马肚子迅速向前。

  躲过危险,回头一看只见一群人正朝着她追过来。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2996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