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流水BY八千桂酒 两男一女前后夹击人肉三明治

话音落下,这辆车的司机也重重踩下油门,两辆车快速地在道路上穿梭。

  沈氏集团,明曦将沈庭律的消息告诉了宁邪。

  宁邪一愣,也完全没有预想到这种情况,接连给沈庭律和谢南栀打了电话,他们的号码仍然是关机状态。

  “到底怎么回事?难道他们遇到危险了?”明曦看着他凝重的表情,心里那股不安的感觉像是一座大山,压得她十分难受。

  “你也别太紧张,我现在就让人去查查到底怎么回事。”宁邪努力让自己震惊下来,朝她安慰道。

  看着他走出办公室,明曦捏了捏眉心。

  想到卢烁菲刚才做的事情,她这能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也不知道卢烁菲接下来还要做什么,虽然现在沈庭律他们生死未卜,但既然他委托她帮忙看好这边的情况,她就一定不能让他失望!

  明曦看向资料柜上的东西,脸上神色逐渐复杂。

  他们既然知道卢烁菲在盘算着其他事情,当然也不可能任由卢烁菲将沈氏的真正机密资料给带走。

  可是……让卢烁菲拿这些资料的人,又到底是谁?

  两辆出租车行驶的速度越来越快,江朦月被晃得有些头疼。

  可想到卢烁菲刚才的行为,她仍然不想放弃。

  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要是没办法找到背后真相,她做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江朦月正想到这里,就见前面那辆出租车拐了个弯。

  她连忙朝司机说道:“师傅,别跟丢了!”

  司机连忙调转车头,想要跟上前面那辆车。

  然后就在这时候,横道上一辆货车突然朝他们的方向冲了过来。

  江朦月见状,脸色惨白,“快!快停下!”

  然而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出租车司机根本就没能反应过来。

  砰!

  货车和他们的车子剧烈撞击在一起,江朦月感觉自己的身体在半空中转了几圈,最后重重地摔倒在地,大脑的意识也迅速被掏空。

  卢烁菲注意到了后面的异样,回头就见后面一片喧闹。

  “出车祸了?”她困惑地皱起眉。

  出租车司机有些迟疑的放慢了车速,“小姐,你要下车看看吗?”

  卢烁菲朝那方向看去,然而车祸的地点被很多人围满,根本就没办法看清楚车祸那边到底是什么状况。

  她心里却萌生出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手不禁放在了车门把手上。

  可就在她准备让司机停下时,手机铃声在这时响了起来,是那个人打来的电话。

  卢烁菲连忙接听,对方传来的依旧是冰冷的机械声,“你要到了吗?”

  想到了正事,她立刻将车祸的事情抛到脑后,坐直身体看向前方,“还有二十几分钟就到了。”

  “很好,将东西放在我指定的地点,不要出什么差错,要不然我们的计划可就落空了。”

  “我知道了。”想到了自己要保护的人,卢烁菲神色变得坚定。

  事已至此,她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为了明曦,为了宁邪,她一定要将这件事情办成。

  至于沈庭律——

  那个男人连明曦怀上的两个孩子都没能保护好,她又怎么可能相信沈庭律真的会对明曦好?

  沈氏集团,明曦和宁邪还在筹备着接下来的计划,突然接到了医院打来的电话。

  听完对方带来的消息,明曦双腿一软,脸色变得苍白。

  站在她身边的宁邪看到她不对劲的反应,连忙搀扶住她,“怎么了?”

  明曦颤抖着手将手机放在桌面上,唇色一片惨白,“朦……朦月出事了!”

  两人匆匆赶到医院时,江朦月还在急救室里被医生抢救着。

  一名护士朝她走过来,“你就是病人的家属?”

  “我是。”明曦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但声音仍然在颤抖,“请问我妹妹的情况怎么样了?”

  “她伤得很严重。左手和左腿都骨折了,大脑也受到了剧烈的创伤,目前还在抢救中,至于结果……我也还不清楚。”护士是将一份资料递给她,“医生接下来会给她进行一场很重要的手术,你先把这些免责声明看清楚,然后在下面签字。”

  明曦接过那份免责声明,连呼吸都变得沉重。

  宁邪眉心紧拧,”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发生车祸了?”

  他深叹了口气,将明曦拉到长椅上坐下,试图安慰道:“但现在事情已经变成这样子,也没有挽回的余地,我们要往好的方面想,只要她还在抢救中,就一定会有存活过来的机会。”

  说完这话,他心里也沉甸甸的,从来没有想到江朦月一个活生生的人,竟然有一天会发生这么重大的事故。

  明曦也不知道有没有将他说的话都听进去,神色木讷地点了点头,随即在那份免责声明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将那份资料递还给护士。

  她和宁邪一起坐在长椅上等待着,每一分每一秒对于她而言都变得十分煎熬。

  二十几分钟后,宁邪焦急地站起身,在急救室门口来回踱步。

  像是想到了些什么,他又连忙拿出手机,翻找出卢烁菲的号码,深色纠结地喃喃道:“菲菲已经离开这么久了,现在江小姐又出了这种事,我是不是要将菲菲先叫回来?”

  一提到卢烁菲,明曦用指甲掐了一下自己的掌心,让自己努力镇定下来。

  她也跟着站起身,神色凝重,“现在我们还不知道朦月的这场车祸到底是意外还是人为,沈庭律和谢南栀也了无音讯,我们必须将菲菲叫回来,免得她遭遇了其他危险。”

  听她这么一说,宁邪也觉得这场车祸可能有其他蹊跷。

  他不敢再细想下去,连忙拨打卢烁菲的手号码,可对方却迟迟没有接听。

  “怎么回事?难道她在忙?”宁邪握紧拳,脸上写满担忧。

  明曦也连忙用自己的手机拨打过去,对方久久没有接听。

  她心里一个疙瘩,“菲菲该不会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吧?”

  宁邪脸色惨白,“我立刻让人去查一查。”

  “嗯。”明曦颔首,又忍不住嘱咐,“也不知道她这一次到底受到了谁的指使,你行动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一点,不要落入了他们的圈套。”

  “我知道了。”宁邪着急处理卢烁菲的事情,匆匆离开了。

  明曦盯着紧闭的急救室门,陷入沉思。

  沈庭律和谢南栀失联,也就代表他们肯定遇到了很棘手的事情。

  而江朦月……

  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些猜测,明曦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要是江朦月的这场车祸跟卢烁菲有关的话——

  她摇了摇头,不敢让自己继续想下去。

  急救室的门在这时被打开,主治医生走了出来。

  明曦连忙走过去,着急的询问:“医生,请问我妹妹情况怎么样了?”

  “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清醒过来的时间我们还不确定目前。接下来也要展示相当安置在ICU病房,时刻紧盯她的状况。只有等她彻底清醒过来了,我们才可以对她进行下一步的安排。”

  医生说完,护士们就将躺在移动病床上的江朦月推了出来。

  她脸上还残留着一些血渍,曾经神采奕奕的脸此时没有了丝毫血色。

  明曦紧紧握住她的手,发现她的手也是冰凉的。

  她的心脏像是被人左右拉扯着,十分难受,痛苦的情绪蔓延她全身。

  明曦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跟着护士们来到ICU病房的,她只在里面呆了一会,就被护士催促着赶了出来,“小姐,这是重症病房,病人需要好好休息,请您在外面等候吧。”

  她点头,配合着守候在了外面。

  此时,卢烁菲已经抵达了那个人指定的地点。

  她将资料放在了对方所要求的位置上,正准备离开,突然有好几辆车停在了她面前。

  这里是一片郊区,附近人烟稀少,对于这些突然出现的车辆,卢烁菲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

  “你们是谁?”看着车里走下来几个身穿统一制服的男人,卢烁菲往后退了几步。

  为首的是一个带着墨镜的光头男人,唇线紧绷,看起来就很不好惹,“你确定已经拿到了老大想要的东西?”

  听到这话,卢烁菲猜测到这些是那个人的下属,脸色才缓和了一些。

  她指了指自己放在一旁的资料,“都在这儿了。”

  墨镜男颔首,走过去将那些资料拿起来翻开看了看,脸色变得更加冷凝。

  “怎么了?”卢烁菲疑惑的问,“难道这些资料有问题?”

  墨镜男回头,冷笑了声,“这些资料看起来像是真的,但我们实在没法相信你这么快就将老大要的东西拿到手了。”

  卢烁菲语气有些不耐烦,“我已经按照他说的去做了,如果他还有什么需要我协助,可以亲自来联系我。”

 文学

卢烁菲说这句话,摆明了没心思应付这些人。

  毕竟如果不是为了保护明曦和宁邪的话,她不可能跟一个根本没有见过面的人牵扯不清。

  她说完,就绕过他们准备离开。

  然而墨镜男一个眼神,他的同伴们又团团将她围住。

  卢烁菲察觉到了不对劲,脸色冷了下来,看向墨镜男,“你们现在这是什么意思?不想让我走了?”

  她双眸微眯,眼神冷冽,“我跟你们老大明明只是合作关系,不要以为他可以随意使唤我。”

  墨镜男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讽刺的笑了起来,“既然你入了这个坑,就没有回头的道理。”

  看着他们这副态度,卢烁菲心里那股不安的感觉越来越浓重,她隐隐觉得自己已经掉入到一个万劫不复的深渊里。

  卢烁菲往另一个方向退了退,试图和他们保持了些许距离,“所以你们接下来还想让我干什么?”

  “我们想让你帮忙处理一件大事。”墨镜男说完,朝一个同伴使了眼色。

  那个同伴挥起手里的木棍,朝卢烁菲的头部重重敲了下去。

  卢烁菲两眼一翻,很快陷入昏迷。

  失去意识前的那一秒,心中涌起悔恨的情绪,可她也知道现在后悔都已经晚了……

  明曦在医院等待了好一会,仍然没有等来卢烁菲的消息。

  她期间给宁邪打了好几个电话,宁邪表示已经让人去查卢烁菲的踪迹了,但到现在还是没有查到一点线索。

  起初听到这消息,明曦还深以为然。

  可过了两个小时,宁邪带来的仍然是这个结果,她心内不禁萌生出了一些奇怪的想法。

  依照宁邪现在的实力,想要在帝都找一个人很容易,更何况他这么牵挂着卢烁菲的情况,不可能到了现在还没有查明白卢烁菲的去向。

  所以宁邪也有一些事情在瞒着她?

  想到这里,明曦大脑嗡嗡作响,无数个想法在脑海里盘旋着,她的大脑仿佛随时会炸开。

  先是沈庭律和谢南栀,紧接着又是江朦月,而现在卢烁菲也不见踪迹,难道真的有谁在背后操控了这一切?

  她正思绪纷乱时,身后传来一阵高跟鞋哒哒哒的声音,紧接着传来一个熟悉的嗓音,“明曦,你现在一定很难受吧?”

  认出了这声音的主人,明曦不悦的皱起眉。

  她转过身,就见到这时朝她走来的人,果然是顾雪儿!

  顾雪儿今天也穿的光鲜亮丽,微卷的长发散落在肩头,耳垂上还戴着一对名贵的耳环。

  她像是一只高傲的花孔雀,抬着下巴一步步朝明曦逼近。

  明曦今天穿了朴素,脸上未施粉黛,因为这两天发生了太多事情眉宇间也夹杂着淡淡的忧愁。

  外人乍一看就见她气势比顾雪儿弱了很多,可只要一靠近就能感受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强烈气场。

  顾雪儿唇角原本勾着一抹得意的笑容,可当走到距离明曦三步远的地方时,被她冷冽锐利的眼神盯着,浑身不自在了起来,不禁停下脚步。

  明曦眉心紧拧,“你是特地来找我的?”

  顾雪儿回过神来,挑眉,“要不然我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她目光越过明曦,朝ICU病房看去,透过玻璃窗见到了躺在病床上脸色虚弱的江朦月。

  顾雪儿脸色更加得意,“我之前就说过,你一定不会有好日子过的,现在终于肯相信我的话了吧……啊!你想干什么?”

  她的话还没说完,明曦突然朝她冲了过来,揪住她的衣领将她往上扯。

  明曦双眼半射出锐利的寒芒,“说!这件事情是不是你做的?”

  “你这是什么话?”顾雪儿愤懑的想要将她揪着自己衣领的手给扯开,可是明曦模样看起来柔弱,力道却不小,她试了好几次都没办法将明曦从他面前推开。

  衣领被不断的往上提,顾雪儿呼吸都变得难受。

  她疯狂拍打明曦的手,“你先放开我!这件事情本来就不是我做的,你可不要怪罪到我身上来!”

  明曦仍然没有将她放开,紧盯着她,“要是让我查到这件事情和你有关系,我一定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她狠狠地将顾雪儿甩开,顾雪儿因为她的力道双脚踉跄了几下,险些摔倒在地。

  她后背靠在了墙上,勉强平稳住呼吸,看向明曦的眼神多了几分讽刺,“你现在连到底是谁对你妹妹动手的都不清楚,又何必来对我发脾气?”

  “明曦,如果你真的走同路了。可以去找我母亲。但机会只有一次,要是让、她等得不耐烦了,那么以后不管你怎么求她,我相信她肯定不会再帮你!”

  顾雪儿说完这话,得意扬扬的转身离开。

  明曦回味着她这话的意思,唇角勾起嘲弄的笑容。

  虽然她现在还没有办法确定这件事情到底和霍雅晴有没有关系,但霍雅晴既然让顾雪儿来跟她说这些话,就摆明了霍雅晴想要坐收渔翁之利。

  明曦垂下眼眸,神色有些纠结。

  等待了好一会,宁邪终于主动给她来了电话,“我找到菲菲了。”

  明曦听到他的语气不太对劲,连忙问:“她现在情况怎么样?”

  “她在警局里。”宁邪声音凝重,“听说江小姐的那场车祸跟她有关。”

  轰隆——

  听到他带来的消息,明曦大脑一片空白,突然间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江朦月的车祸跟卢烁菲有关?这怎么可能!

  宁邪苦笑道:“你肯定也不会相信这个说法对吗?可是警方说他已经得到了一些知情人爆料的证据。但现在事情还在核实中,稍后如果有进展,我会立刻通知你一些。”

  他那边的声音有些嘈杂,像是有谁在跟他对话。

  明曦还没来得及问,宁邪就将电话挂断了。

  她想要再拨打过去,但想到了宁邪刚才的语气,终究还是没有急着回播。

  明曦走到长椅上坐下,捏了捏眉心,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可是大脑仍然嗡嗡作响。

  卢烁菲肯定不会心思歹毒的做出这种伤害江朦月的事情来,所以这其中肯定是有什么误会,也肯定是有人要借此来挑拨他们的关系。

  她当然不会轻易受到挑拨,可是卢烁菲的罪名该怎么办?

  想到这里,她放在膝盖上的双手紧拢成拳。

  现在事情已经越来越麻烦了,看来现在必须找一个突破口,揪出藏在背后那些人的身份了!

  她想了想,最终还是站起身离开了医院。

  顾雪儿回到家里,仍然扯高气昂的,“妈,我刚才已经按照你的吩咐把那些话都跟她说了。”

  霍雅晴站在落地窗前,手里端着杯咖啡,模样看起来漫不经心的。

  她红唇勾起一抹得逞的笑容,“没想到沈氏集团今天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故,还真是天助我也!”

  顾雪儿快步走到她面前,神神秘秘的问道:“你说沈庭律和谢南栀都出事了,这是真的吗?”

  霍雅晴不紧不慢地喝了口咖啡,才看向她回答道:“这是国外那些人给我传来的消息,我相信不会有假。但不管沈庭律他们最后能不能平安归来,我一定要赶在他们回来之前将计划顺利完成!”

  “要是我们真能拿下沈氏集团的话……”顾雪儿眼中充满了憧憬。

  霍雅晴将咖啡杯放在一旁,手指敲了敲她的脑袋,“你呀,也别太天真,这件事情可没有那么容易处理。毕竟明曦也不是一个蠢笨的人,想要让她中我们的圈套可没那么容易。”

  一提到明曦,顾雪儿忍不住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脖梗,刚才被明曦拎起来的那股不适感仿佛还没消失。

  她恨恨的说道:“明曦简直是不知好歹,我们这次绝对不能让她再翻身!”

  “这些我当然清楚。”霍雅晴双臂环胸看向窗外,神色冷然,“她留在这个世界上,对我们而言简直是个祸害。要是一天不将她彻底铲除,我心里也很不安。”

  她闭上眼,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些陈年往事,表情更加坚定,“这一次,我一定要让她退无可退!”

  顾雪儿拍掌叫好,“一旦她落网,我一定要让她跪在我面前向我求饶!”

  话音落下,管家匆匆赶来,“夫人,明小姐来了。”

  霍雅晴收敛思绪,看向顾雪儿,“你先回房间。”

  顾雪儿性格急躁,她不想让顾雪儿破坏了自己的计划。

  顾雪儿也看出了她对自己的嫌弃,但一想到自己母亲的能力,他也没再多说什么,配合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明曦被管家带进屋里时,霍雅晴正坐在客厅沙发上慢条斯理翻看时尚杂志。

  “你还真是好兴致。”明曦唇角勾着似有若无的笑容。缓缓朝她走了过去。

  霍雅晴闻声抬头,脸上的笑容也富有深意,“毕竟生活过得好不好,都是对比出来的。一想到你现在的情况——”

  她顿了顿,改口道:“你别误会,我也不是故意拿你当笑话,只不过这次沈氏集团……”

  “我们没必要说这些弯弯绕绕的话。”明曦面无表情地打断。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2997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