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我就进去一点不疼的:被黑人玩到失控的番号

舒望晴回他两声冷笑,“既然早知道你还敢和我谈条件,不怕我端了你的老巢吗?”

  “你要是能找到大可以端,钱商洛你不在乎,赛克斯你总不可能不在乎吧。”

  王一鸣提到舒望晴最在意的点,赛克斯果真是被王一鸣抓走了。

  “舒望晴,其实我挺佩服你,我找钱商洛的时候,他还抵死不从,不愿意帮我做事,你是有多大的魅力啊。”

  “你现在说这话有意思吗?老实说,我非常怀疑现在在电话里和我说话的人就是钱商洛。”

  舒望晴话一出,电话里明显有一秒钟的沉默。

  “怎么突然沉默,难道是我猜对了?”舒望晴故意问。

  “你为什么会这么觉得,难道你不喜欢钱商洛?”

  “不是不喜欢,是他本来就值得人怀疑。”

  “那如果他是被人逼的呢?”

  舒望晴突兀地笑了一声,仿佛觉得对方是在讲笑话。

  “他到底是不是被人逼的你清楚,我不是傻子,钱商洛从什么时候开始有问题不用我说,他的一套话骗别人可以,但瞒不过我。”

  “舒小姐真是冷血,好歹钱商洛也是杨若盈的未婚夫,你这么对钱商洛,没考虑过杨若盈吗?”

  “你应该问问钱商洛这么做想过若盈吗?王一鸣,你今天联系我应该也是想和我谈条件,我也不想和你拐弯抹角,索性把你想提的条件直接说了,钱商洛是死是活我不会管,你们两个勾结在一起做了什么我也不想知道,你若是想借此威胁我大可以打消这个念头,至于赛克斯,你要是觉得你有能力和闻氏抗衡,尽可以对赛克斯下手,但我警告你,赛克斯受了什么伤,你也会是什么下场,你要是有胆子以一人之力对抗整个闻氏,那我也不介意给你收尸。”

  舒望晴声音夹杂着一丝阴冷,让人听了不寒而栗。

  王一鸣沉默了良久,又道,“舒小姐如此心狠手辣,有考虑过别人的感受吗?我听说闻氏现在的情况不容乐观,虽然闻霆北没有表现出来,但这么多投资方的讨伐和民众的叫嚣,顶着也不好受吧?”

  “所以啊,你就得把自己藏的好一点,不然找到你,今天的一切你就要加倍奉还!”

  明明是王一鸣威胁舒望晴,可一番对话下来,倒像是舒望晴在“恐吓”王一鸣。

  舒望晴能明显感觉到王一鸣有好几次沉默,可能他是在想接下来怎么计划,又可能是在想怎么才能威胁到她。

  但不管怎么威胁,舒望晴都不能让他把钱商洛拿来作为筹码,钱商洛不仅是钱家的少爷,也是杨若盈的未婚夫,他代表很多意义,王一鸣和钱商洛到底什么关系舒望晴也在怀疑,说这些只是做做幌子。

  “既然舒小姐不在乎,那我就只能把目标放在杨若盈身上,至少他们两个的关系应该比舒小姐还要好吧?”

  舒望晴听罢不屑一笑,“好啊,你去找她啊,只要你威胁她,我就把钱商洛最大的秘密公之于众,到时候你一定会后悔你的选择。”

  舒望晴也不会说不救钱商洛,她只是不想让王一鸣用这种变相的方式威胁她,王一鸣会不会对钱商洛动手还不确定,所以舒望晴只能先占得先机,让王一鸣无从下手。

  王一鸣那边又陷入好长的沉默,也不知道是在想办法应对,还是在想怎么才能威胁舒望晴。

  “舒小姐说要把钱商洛最大的秘密公之于众?我倒想知道这是什么秘密。”王一鸣道。

  钱商洛的身世舒望晴不打算告诉别人,但如果想让王一鸣放走钱商洛,不把主意打在他和杨若盈的身上,那把钱商洛的身世告诉他没有坏处,而且舒望晴也考虑了多方多面,如果钱商洛真的和王一鸣有勾结,他知道她的打算一定会出来阻止。

  “你若是知道了,你的计划全都会泡汤。”舒望晴道。

  “泡汤又如何,我不怕失败,钱家对我有恩,钱商洛抢走了钱木森的一切,他过得不好我高兴还来不及。”

  “哦?”舒望晴语气变了调,“你若是知道了绝对高兴不起来,因为钱商洛并不是钱家的孩子,他和钱木森没有半点血缘关系,所以你拿钱商洛威胁钱家,威胁杨若盈也没用,可能杨家知道钱商洛的身世,更不会让他们在一起,你的如意算盘怕是要打空了。”

  钱商洛的身世是个秘密,除了她和闻霆北没有人知道,王一鸣得知钱商洛的身世,恐怕也不知道怎么处理,只能放了钱商洛。

  “如何?”舒望晴道,“你现在还觉得钱商洛是个好买卖吗?”

  电话一阵沉默,舒望晴突然发现对方沉默了好几次,王一鸣要是真想和她谈条件,不会有这么多次举动。

  “舒望晴,”王一鸣开口,“你还真是让人意外,闻霆北有你,不,不管谁碰上你这样的人,应该都会一帆风顺吧?顺利到我想不惜一切代价毁了你。”

  舒望晴不屑一笑,“你想毁我也得拿出点手段,钱商洛是生是死和我没关系,你要是不想损失太大,就把赛克斯放了,不然我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对方哈哈一笑,机械般的声音并没有让舒望晴感受到对方的笑意,反而是一种破釜沉舟的决然。

  “好啊,那我们看看谁才是死无葬身之地,舒望晴,我等着你。”

  说完,对方就挂了电话,虽然舒望晴觉得这王一鸣有很多奇怪的举动,但细细想来也都在情理之中,毕竟钱商洛的身世没几个人知道。

  但,真的要把钱商洛的身世公之于众吗?

  公之于众的后果恐怕会比想象中复杂严重,她不想用这种手段来对付钱商洛,王一鸣也是个聪明人,如果他说出来,他得到的利益也会骤然减少,孰轻孰重他应该清楚。

  可舒望晴不知道的事,对方挂完电话,立马愤愤地咒骂了一声“卑鄙”,那声音纯然是一个女声。

  “如何?我说的对吧?舒望晴什么都知道,她就是想借此机会除掉钱商洛,之所以除掉,看这场工程的失败还有舒望晴的野心,应该就知道原因吧?”身旁的男人道。

  没有人回答他,估计是还没缓过来。

  “杨小姐,我已经让你亲耳听到舒望晴说的一切,你还不相信吗?钱商洛的身世除了他和我没人知晓,舒望晴怎么会知道,她一直觉得是我和钱商洛勾结,但现在看来,她才是那个想看我们鹬蚌相争的渔翁吧?”

  杨若盈面如死灰,刚才听到的真相已经说明了一切,真是舒望晴利用了她和钱商洛,甚至还想把一切嫁祸给王一鸣和钱商洛。

  如果真的坐实了他们两个串通,如果舒望晴真的把钱商洛的身世公布出去,那钱家不就是舒望晴的吗?

  杨若盈只觉得舒望晴心思深沉,她那么信任舒望晴,即使王一鸣威胁她,她也不想害舒望晴,想着过去这段时间就为她澄清。

  可王一鸣让她看到了真相,看到了舒望晴的真面目,舒望晴竟然是这副嘴脸,她早就知道钱商洛的身世,如今为了自己的利益,竟然还把这件事告诉王一鸣。

  “你叫我来看出好戏,就是想让我看清舒望晴的真面目,对吗?”杨若盈机械问道。

  “没错,而且刚才都是你自己想问的问题,我没有逼你。”

  “你想让我帮你对付舒望晴,是吗?”杨若盈直接把他的目的说出来。

  “没错,舒望晴不好对付,而且钱商洛身世的秘密,我以为只有我知道,没想到她也知道,如果她一早就知道,那这项工程为什么发生意外,也有的解释了,试想钱商洛在这场意外中离开,钱家不就是她的吗?”

  王一鸣的话让杨若盈如坠冰窟,王一鸣看在眼里,继续道,“舒望晴一开始非常同意你们在一起,是什么时候不想让你们在一起,杨小姐应该心里有数吧?”

  杨若盈细细回想,好像就是钱木森离开之后,舒望晴对钱商洛的态度慢慢开始改变,甚至还劝她离开钱商洛,不让他们在一起。

  “如果杨小姐和钱商洛结婚了,那钱家就会落在杨小姐手里,舒望晴不会让这种事发生,所以才怀疑我和钱商洛有勾结,”王一鸣嘲讽一笑,“舒望晴还真是有手段,竟然说我和钱商洛勾结,我巴不得钱商洛能离开钱家,怎么可能帮他做事。”

  杨若盈很多想不通的地方都随着王一鸣的话慢慢想通了,舒望晴可不就是王一鸣所说的这样,而且,她刚才也听到了事实。

 文学

王一鸣让杨若盈过来,就是为了让杨若盈亲耳听到舒望晴说的一切,她既然这么相信舒望晴,那就让她看清楚舒望晴的真面目。

  杨若盈此时也接受不过来,表面温和善解人意的舒望晴,背地里竟然是这个样子,那她之前维护舒望晴算什么。

  “杨小姐,如果你想救钱商洛,就乖乖听我的话,不然……”

  王一鸣让人把钱商洛带上来,钱商洛似乎被王一鸣暴打了一顿,整个人都伤痕累累,他的一条腿似乎也无法走路,只能被人拖着。

  杨若盈看他这样眼泪喷薄而出,忙要去扶住他。

  王一鸣拦住她,“杨小姐,本来我觉得钱商洛还有点用,可刚才的通话里,舒望晴也知道了钱商洛的身世,那他对我来说用途不大,我怎么处置他对我都毫无关系。”

  王一鸣什么意思杨若盈清楚,为了让王一鸣明白钱商洛有利用价值,杨若盈忙道,“不管他是不是钱家的孩子,我都会和钱商洛在一起,你想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

  “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杨小姐,本来我以为控制住钱商洛就能帮钱大少爷夺回一切,但现在舒望晴这态度,让我很难夺回钱家,恐怕钱家的一切已经落在舒望晴手里了吧。”

  “那你想怎么样?”

  “我要你把舒望晴的罪行全部说出来,她对商洛见死不救,还让你们分开,你难道不恨她吗?”

  “我已经说了!”杨若盈道,“你让我指证舒望晴的一切,我都指证了。”

  “还不够。”

  王一鸣看着钱商洛的一条腿,“我听说钱商洛为了救杨小姐你,这条腿受伤了,其实伤的也不严重,但若是断了一条腿,那就成了一个废人了。”

  “不许你伤害商洛!”

  “那你就去和舒望晴谈条件,这是录音笔,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王一鸣想让杨若盈将这个责任家伙给舒望晴,她的确恨舒望晴,也对舒望晴的行为感到不齿,况且现在钱商洛的生死都在她身上。

  “我可以按照你说的去做,你让我和商洛说几句话。”

  王一鸣挑眉让到一边,钱商洛已经奄奄一息,估计是被王一鸣狠狠折磨过。

  “商洛,你怎么样?”杨若盈满眼心疼道。

  钱商洛搞半天才找回自己的神志,看到杨若盈,忙紧张问她怎么在这里。

  “我没事,你放心,就是你……”

  杨若盈不自觉掉下泪来,钱商洛扯出一个笑,“我没事,你不要担心……王一鸣叫你来,是不是威胁你去帮他做事?”

  杨若盈看钱商洛这样,心疼的说不出一句话,舒望晴一直怀疑钱商洛和王一鸣有勾结,可看他的样子,像是和王一鸣有勾结吗?分明是被王一鸣威胁了。

  “没有,只是一些简单的事,商洛,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

  “你别……”钱商洛慌道,“王一鸣就是想利用我们对付嫂嫂,你别答应他……”

  事到如今钱商洛还在为舒望晴考虑,可舒望晴呢?

  杨若盈越来越失望,她决定了,她要去问问舒望晴,如果她不愿意救商洛,那她就按王一鸣所说,她不仁,也别怪她不义。

  舒望晴对王一鸣主动联系她感到奇怪,按理说王一鸣应该不会暴露自己,就算是等不及想行动,也不会把目的暴露的这么明显吧?闻氏还没倒下呢?王一鸣是个聪明人,他真想动手直接可以和那些开发商谈条件,难道不是更好?

  而且他的一通电话不像是要威胁她,反倒是想看看她的目的,他到底想做什么?

  舒望晴不免沉思,王一鸣有些话也说对了,现在各方压力都逼向闻氏,尤其是赛克斯和钱商洛的失踪,再加上杨若盈的“指认”,几乎所有人都觉得是舒望晴太过自私,所以才搞到众叛亲离的地步。

  众叛亲离吗?舒望晴闭上眼睛,觉得有些头疼,面上的哀伤也藏不住。

  闻霆北没说,但舒望晴能明显感觉到他手上的工作突然变多,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投资项目,闻氏就算是巨鳄,但所有大鱼小虾凝聚起来,也是个不容小觑的力量。

  更别说有些“事实”是最亲近的人带给你的伤害。

  舒望晴想过联系杨若盈,可杨若盈根本不接她的电话,像是故意躲着她似的。

  闻霆北那边,也有严峻的问题,舒望晴只能想办法让王一鸣暂时无法行动,这场大的困难,他们会一起渡过去。

  “夫人,杨小姐来了,您要不要见见。”阿域进来通报。

  当然要见,她正好有事要问杨若盈。

  杨若盈板着脸进来,舒望晴不知道这丫头在想什么,便问,“你来找我是为什么事?”

  “嫂嫂怎么不先追究我的责任。”

  杨若盈指的是她指控舒望晴一事。

  “你想说自然会说。”

  “嫂嫂真是很让我佩服,不管发生什么,都出奇的淡定。”

  杨若盈嘴上一个“嫂嫂”,语气却是怨恨和疏离,舒望晴皱眉,“你到底出什么事了?如果是因为商洛,不必这样,我可以向你保证,商洛不会有事。”

  “嫂嫂怎么保证商洛没事,难道嫂嫂有王一鸣什么把柄?”杨若盈试探。

  “没有。”舒望晴道。

  杨若盈整颗心都落了下来,但面上还是不动声色,“嫂嫂知不知道商洛现在怎么样了?”

  舒望晴觉得杨若盈有些不对劲,但哪里不对劲也说不上来,她是真心爱护若盈这个妹妹,也不想让她参与任何事。

  “商洛的事我有分寸,我知道你担心他,但我可以保证,他……”

  “你怎么保证,”杨若盈语气里尽是不相信,“嫂嫂,你对表哥是什么感情,我对商洛就是什么感情。”

  杨若盈把照片拿给她看,“这是王一鸣交给我的,商洛已经被王一鸣折磨的不成样子了,如果嫂嫂还觉得商洛和王一鸣勾结在一起,那我实在不想听嫂嫂说任何话。”

  照片上的钱商洛伤痕累累,看起来被折磨了很久,舒望晴有些错愕,问,“王一鸣什么时候寄给你的?”

  “你不用管什么时候寄给我,商洛现在有危险,嫂嫂如果不救,就只能看着他死去。”

  杨若盈话说的决然,似乎钱商洛的生死就由舒望晴决定。

  舒望晴皱眉,“你是在逼我?”

  “我没有逼你,嫂嫂你一直怀疑商洛和王一鸣勾结,现在他被王一鸣折磨成这样,嫂嫂还坚持自己的想法吗?”

  “万一这是他的苦肉计呢?”

  舒望晴这话让杨若盈心态彻底崩了,事实摆在眼前,舒望晴为什么就是不救商洛,她对商洛意见这么大吗?难不成真如王一鸣所说,舒望晴就是想夺走钱家的一切。

  舒望晴看杨若盈面色有些崩溃,便解释道,“若盈,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你之所以对媒体说那样的话,应该也是被王一鸣威胁了,但你有没有想过,王一鸣为什么要找你,他就是为了利用我身边的人陷害我。”

  “当然,”杨若盈语气里带着嘲弄,“如果嫂嫂不做伤害钱商洛的事,王一鸣也不会把主意打在你身上,如果不是你一开始图谋不轨,他会对商洛下狠手吗?这一切都是你的错。”

  舒望晴不懂她说的意思,她也没发现杨若盈偷偷打开了录音笔。

  “你冷静点,”舒望晴不想让杨若盈以后为自己的冲动买单,便尽可能给她讲道理,“王一鸣若是故意这么对商洛,引诱你上当,你怎么办?万事都要考虑到后果,人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单纯。”

  “对,这点我同意,”杨若盈冷笑,“我就是太相信你了,所以才觉得你会救商洛,嫂嫂,你是不是觉得只要除掉商洛,一切都在你的掌握中。”

  “你这么想我?”

  “一开始我也不想这么想,可你的举动告诉让我不得不怀疑,商洛都这样了你为什么不救,难道所有的利益不如一条人命重要吗?”

  “救不救不是看我,你要是真喜欢商洛,自己为什么不救。”

  舒望晴觉得杨若盈有些道德绑架,她不是一个能任人拿捏的人。

  “救不救不都在嫂嫂吗?”

  杨若盈只觉得一切都是因为舒望晴,只有舒望晴知道钱商洛的身世,如果舒望晴没有威胁王一鸣,如果她能打消对钱商洛的怀疑,不会发生这么多事。

  舒望晴也知道杨若盈的心思,王一鸣想用杨若盈来威胁舒望晴,她不会任人拿捏,她会让王一鸣知道,这是他做的最错误的决定。

  “我不会救钱商洛。”舒望晴挑明了一切道。

  杨若盈表情登时变得狠厉,像是在怨恨舒望晴这么冷血无情。

  “钱商洛是你的未婚夫,要救你去救,你不是很厉害吗?既然王一鸣把照片发给你,那就是你的事。”

  杨若盈因为过于气愤浑身颤抖,“你果然如我想的那般,你怎么能这么对商洛,这可是一条人命,难道在你眼里,利益大于一切吗?还是说,你想要钱家。”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2998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