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潮到极点爽死的小说 宝宝我们在厨房来一次

“晓夷城的妳,雨田城的妳,织云岛的妳,哪个妳可以外传?如若外传东越可还有妳安身之所?”男人深沈严肃的眸光,压抑着郁滞在心间的怒意。

  盈盈秋波带着几缕歉意,死死咬着唇瓣不发一语,半点也没想在男人心有不快之时,再添上一把柴火。

  只身入越是她过分了,后悔倒是谈不上,毕竟某些东西也不是口传能够意会,没有实际接触如何应变?

  不说龙窑之事,光是兽军安置便是让人头疼之事。

  “唯有人死灯灭才能不叫人怀疑。”男人又在耳畔郑重提醒。

  不得不说面前男人考虑的全是重中之重,多方监视下想演场假死有没有这么容易?

  “相家能让不远千里迎来的贵客死于船难,日后还有什么信誉可言?”颜娧听得真不知该不该笑。

  “相家信誉能比妳的安全重要?”如恶狼般的低吼在颜娧耳畔嘶吼着,被差点耐不住怒气的男人,将肺内空气几乎给挤压一空。

  从没见过他脾气这般无法掌控,她艰难的吐出一口气,不管不顾如烈火般猛力的怒意,藕臂执意攀上坚毅颈项,在他耳畔柔声细语试图缓和焦躁。

  “我的安全重要。”

  僵直的身躯的没有因为她的示弱与求和而和缓,终叫她察觉这突发不稳的情绪似乎有些不对。

  他的出发点与考虑全都正确无误,那没来由的脾气又是怎么回事?

  相识迄今何曾见过他无法控制情绪?

  向来冷静自持如他,怎可能出现难以控制的盛怒?

  何况还是对她……

  凝起柳眉,迅即提气将他反压在身下,前臂抵着颈项,偏头追缉企图逃避她掌握的大掌,一个抓一个逃,几乎在船舱里打了起来。

  此时,舱外棹郎在门外拘谨提醒着。

  “启禀姑娘,舱门要关了。”

  “知道了。”

  颜娧不情愿地剜了面前男人一眼,耐着性子停下动作,不再急着要在今日扒出情绪失控的缘由。

  承昀趁其不备又咬上小巧耳珠,以气音细声说道:“容家主说了,今日天挂白虹,海上浮灯点点,必有强风雨来袭。”

  颜娧微微一愣,原来面前男人早与容静商讨退路了。

  “出海定是九死一生,相汯对自家海船再有信心,也不愿拿妳的性命做赌,若非相芙出事,他会想尽办法跟上船,已确保妳的安危。”

  虽被醋海呛得无法喘息,承昀也无法不将她的安危放在第一位,如若返回北雍不在她的考虑之内,定得趁着此次海难掩埋踪迹。

  相汯也是个聪明人,必然理解定要在今日离岛之因,否则怎会早早来等在码头?

  前路难行怎么走都是九死一生,而接触过相泽主仆后,唯一离岛的船只正在俩人脚下,不论传递消息者为何人,定会想尽办法在第一时间将消息传出岛。

  他怎可能给予这个机会?

  船该沉,人也该死。

  “这几日太漫长,我累。”她放软了身段偎入温暖胸膛感受熟悉气息,沉着稳健的心跳声安抚着疲累。

  “妳选的路。”承昀除了无奈叹息还有什么能说?

  选择所爱,爱所选择。

  不正是她时常念叨给黎祈那群熊孩子听的一句话?

  在她身上更是如此。

  这还是她入越地以来第一次喊上一句累啊!

  “平日一言九顶的妳,难得没再反驳啊!”承昀眸光蕴着浅淡笑意。

  颜娧又是一愣,这男人竟也会挖苦她!

  说一句顶几句怎么了?有需要算得真真的?

  不发一语的唇际微勾,没给她闹脾气的机会,径自解下腰际衿带,俩人同心协力牢牢绑在腕上,几番确认牢不可分才稍稍安心。

  “真想好了?”承昀再次确认。

  依容静所言,真要贸然离船,仅有船只急速下沉,坠落感袭来的顷刻间,必须破坏船体迅速浮出水面,否则一旦被海潮重力與船隻下沈速度给曳引入深海,终将因无法分辨天地何在而溺毙于茫茫大海。

  剪水般盈盈眼眸尽是信任,掬起俩人系得严丝合缝的双腕,颜娧晶透粉嫩的唇瓣勾勒了抹甜腻可人的笑容,细声说道:

  “我任性选择在前,你为我拣则在后,能让你挑定必然是最好的。”

  原先不懂这男人为何今夜全程保持那低沉浑厚的嗓音勾引她,竟是不愿被舱外棹郎听去他的策划啊!

  “妳还懂得任性二字?”承昀揽上纤细腰肢,几近责问的口吻。

  “懂!”她脸上温雅笑花不减,近似撒娇地软语道,“我还知道你的包容二字写得特别好。”

  佯装无奈摇头,承昀百般苦恼地叹息道:“罢了!宠上天了,能怪谁?”

  “那也是我有本事上天。”

  颜娧说得那叫一个天经地义,正经得令人发笑。

  再宠也不一定能上天呢!

  谁叫这能上天的本领也是他慢慢养出来的?

  机关哒哒声四起,花窗被沉重实木全然遮掩后,船身猛地倾斜直坠入海。

  承昀敛起气息,运气掌间,风刃无声息的迸出指尖,花窗碎散之余,实木撕裂三分,海水已缓缓渗入船舱,破碎声响隐藏在海潮与哒哒声中。

  啧啧有声地看着未完全撕裂的实木墙,颜娧风凉说道:“这是王爷当太久,退步了?”

  百般无奈睇着怀中人,心里再不平也没同她在此时闹上脾气,星灿眼眸因催动异能而绽着迷离浅紫光芒。

  待他看清容静所言千盏浮光随着海潮飘荡,旋即再次提气碎去沉重实木,大量海潮顿时涌入船舱,差点将俩人冲进船舱后半。

  在海水灭顶前,俩人眸光胶着片刻,终于迟疑地逼迫彼此,深吸船舱内最后一口气息,毫不犹豫地潜入海水,共同借力将所在船舱彻底击碎,使得整艘船体更像遭受海难般破碎四散。

  俩人提气抵御船只深潜的拉力,借着海潮波光为号,紧握同捆双手,竭力游向海平面,终在船只完全沉入海底后浮出水面。

 文学

果然此时已如同容静所言,月晖不再,风势呼啸渐长,波光粼粼底下黑潮暗涌,若非靠着方才击落的船板漂浮海面,似乎随时随地会将俩人吞噬入腹般的猛烈攻势。

  “海岛结界在风雨中?”颜娧抹去影响视线的咸涩海潮,凝望逐渐西移的猛烈风雨,眉际没来由地抽了抽。

  承昀没有正面回答,笑着问道:“当初掉下初心湖都没见妳动动眉,在海里知道怕了?”

  他可没忘记当初毅然决然倾身落水的笑倩嫣然,以性命大胆挑衅孙公公换得一剑削骨剑时,又以弱小身板挡下范雪兰致命攻击时,还曾一度怀疑她是不是不懂得什么叫害怕?

  “湖里跟海里怎么比?茫茫大海可是能要命的!

  眼见迎面而来的波涛又一波猛烈来袭,颜娧偏头抬手想躲,全被身旁男人一挥袖扫去,将她牢牢偎近宽阔怀抱里,使海浪波及程度降到最少。

  虽正值盛夏,溺在海水里也能失温没命的!

  “看不出来妳竟然懂得惜命了?”

  汹涌海潮也没能淹没他眼底的嘲讽,俩人近得没能忽略他胸臆间的轻浅颤动。

  都这时候了,还能嘲笑她?

  当一面前次次袭来都能将两人灭顶的浪潮是装饰?

  若不是能说自小在苍蓝江里长大,指不定身上护甲都能像幼时落水那般拖沉她了,能不能先想办法躲过风灾上了岸再说?

  说好的她的安全重要呢?

  虽说载浮载沉都没叫她有灭顶之虞,心里还是担心得紧啊!

  “不是怕死不怕死的问题,爹娘不都还等着我们回去?”

  有他在心也慌不了,就不懂他在暗潮汹涌的海潮里还能耍什么小心机?

  他没有立即回答问题,而是紧紧凝视着愈来愈靠近的风暴圈。

  “葫芦里卖的什么——”没来得及说完话,颜娧被一个急速翻身的动作带入海潮里,似乎被海面上的狂浪追赶般,提气深潜入海穿透浮光。

  待风暴缓慢移动至俩人所在竟无法继续前行,寻不到尽头般的万盏浮光随着海潮载沉,也如同撞上一堵无形铁壁般滞留原处。

  风暴、浮光、暗潮,似乎受到阻隔层层分布而下,承昀探手穿透那道无形铁壁,与风暴圈里全然不同的温暖海流,从骨节分明的指缝中缓缓流淌。

  就是这里!

  承昀带着她穿过结界,在肺部空气耗竭前迅速浮上海面,差点在水里没了气的颜娧正趴在男人肩上,大口大口汲取着新鲜空气。

  “沉水都不通知一声的?”好不容易缓过气的颜娧,粉拳重重落在男人宽阔肩背,差点没将面前男人给扒一层皮。

  “别生气,方才来不及。”怀抱软玉温香承受抱怨,承昀可见一墙之隔的风雨,抬手触及的竟是一堵冰冷墙面。

  思忖着织云岛这秘术有几人能破?

  通往外界的道路藏在风雨间,浮光下。

  如若没有容静点破,又有谁能勘破期间奥秘?

  倘若不是深知颜娧凫水功夫了得,他也不敢贸然带着她深潜。

  缓过气的颜娧见男人深幽眸光,游移在似乎一墙之隔的狂潮里,也忍不住好奇地触摸正在咫尺的风浪。

  回首眺望遥不可及的海岸,再看看面前的风暴。

  全是利用人性懦弱造就的陷阱,雨田城还是幻术,到了海上竟是真实可见狂风巨浪,有多少人能够破浪而疾行?

  这是用来震摄岛上之人抑是吓唬入侵之人?

  ……

  五日后该到珠海城靠岸未抵达,附近沿岸城镇拾获诸多相家残破船体,沈船消息飞快传回岛上。

  正在船厂与容静商讨冶铁造船的相汯一时无法置信,惊愕得颓然顿坐在船厂议事厅里。

  他专用的船只怎可能会沈船?

  不光是最好的木料与锻造技术全用在那艘船上,船上棹郎个个都是千里挑一的铁汉子。

  他竭尽所能的给了小妹儿最好的一切,怎可能会耐不住出岛的风雨?

  “船上其他人呢?”相汯血红了双眼愤恨瞪视衣衫褴褛的来讯之人,犹如深幽鬼魊的咆啸之声响彻船厂。

  “只剩小的一人……”为首棹郎跪伏在地颤颤涕零。

  当他发现岛主船室破损,船只失速沉入海底,早已回天乏术,他能活下来已是奇迹,其余棹郎不是溺毙船舱,即便是平安上岸后,也多数因快速浮升上岸,造成四肢麻痹呼吸困难而亡。

  “出发前不是说一切正常?”相汯撑着扶额掩面,长臂撑在太师椅扶手,分不清是头疼还是心疼,话语里颤抖着。

  “正常,真的再正常不过……”

  “再正常不过船怎么沉了?”

  相汯拦下棹郎接下来的话语,而且损坏的还是他专用的船舱!

  这不正说明,小妹儿又为他挡了一回灾?

  不是小妹儿也会是他…..

  与大海搏斗而生的海上男儿,难道真能不惧怕白浪滔滔?

  岛上更不乏年纪轻轻的孤儿寡母,谁不是为了生活取舍忍耐?

  难道他有资格为此事伤心难过?

  不!面对在海上失去的,定要在海上讨回来!

  织云岛的处境不正是如此?没有新海船的日子都撑过来了,现下他就在失踪多年的船厂里,怎可以为此颓然不振?

  容家几个小辈的目光不停瞟着看似不够难伤心难过的家主,相汯的震怒使得一室无人敢再吐露半个字,谁也不敢开口问些什么?

  清清嗓子,容静心里清楚着,不该对于此事表现过多情绪,外人眼里的颜娧不过是陪着主子偶然来到此处的小丫环,素不相识的前提下,怎可能为她伤心?

  况且,相汯身为织云岛主,既然取得了多数人高不可攀的位置,注定就得失去某些东西,比如他的心,不能是荏弱可欺的,不能是胆怯畏缩的,更得牺牲掉某一部份的柔软……

  于是他迤迤然来到面前,细声提问道:“岛主?我们接着谈?”

  看清也明白了容静眼里冷漠的意义,身为岛主,没有办法因本就不曾拥有的失去而痛苦,甚至没有停下脚步为小妹儿伤心难过的资格。

  相汯长臂颓然落下,深深吸了口气,找回该有的姿态,干涸难忍的喉际哽塞喑哑地说道:“继续。”

  埋葬一份不曾得到的情感需要多久?

  原来这就是心痛?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00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