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了游戏把下面给对方玩 一个硬硬的东西顶着我的腰

毕竟大部分时间都是她在做饭,没了铁锅可不行。

  老太太见没砸着,一下窜到了锅台前,直接用身子挡在了前面,大有和铁锅同生死的意思。

  “你个败家娘们,铁锅也敢砸,真是造孽哦!”

  老太太捶胸顿足的喊道,像是要了她命一样。

  “大儿媳妇,你闹够了没有?”

  宁铁根气的胸口剧烈起伏,心脏病都要出来的。

  “我闹,到底谁在闹,我可是苦主,爹你可不能这么明目张胆的偏心,什么都怪到我头上,就算我男人不在家,我们大房也不是能随便被欺负的!”

  孙芝大声的嚷嚷着,恨不得全大队都听见。

  “娘,怎么了?你没事吧!”

  宁红星带着弟弟一进院子,就见他娘被二婶三婶架在厨房门口,他爷爷还一副要吃人的模样。

  “儿啊,你可回来了,你再不回来,娘和你弟弟妹妹就要被这一家人给害了啊!”孙芝甩开两妯娌,趴到大儿子身上,夸张的哭诉道。

  “大嫂你这么厉害,谁动得了你,你装的这小媳妇样,可比三弟妹差多了!”宁丽芳开口怼道。

  “二嫂,你说什么呢?我什么时候装了!”贾春芬一脸受伤的为自己辩护。

  可惜宁丽芳压根眼神都不给她一个,这种天天想从自己身上占便宜的人,就算得罪了,下回照样往自己身边凑。

  “大儿媳妇,闹了这么久,你到底想怎么样吧!”宁铁根怕孙芝更加闹腾,头疼的说道。

  “怎么样?当然是处罚犯错的,还我清白,给我们大房补偿了!”孙芝等的就是现在,立马把有些吓着的小儿子抱到怀里,提要求道。

  “这事是红梅惹出来的,我让她给你道歉,罚她今天不准吃饭,行了吧!”宁铁根瞪了二房一眼,一锤定音道。

  “那补偿呢?我和我闺女、儿子可是挨了好多打,这些难道就这么算了?”

  孙芝见公公想轻轻揭过,立马不同意了。

  谁不知道宁红梅在二房受宠,就算是罚她不吃饭,她也不可能饿着,这处罚有啥用。

  “我做主,让你娘给你拿两个鸡蛋,这事以后就不要提了!”

  “不行,家里总共可就四个鸡蛋!”

  老太太见自己要损失鸡蛋,也不护着锅了,立马跳了出来。

  “这事我做主了,你等会儿就给大儿媳妇拿鸡蛋。红瑶捡鸡蛋的事,谁都不准说出去,要是人家找来了,把家里的鸡蛋赔了出去,你们一个都别想吃到鸡蛋。”

  宁铁根是一家之主,他决定的事情,就算老太太再怎么不满,也改变不了什么。

  “家里的碗都是用钱买的,大儿媳妇你不管不顾的打碎家里的碗,我又不能让你赔钱,今天就和红梅一样,别吃饭了,好好反省反省,这是我最大的让步,要是还不服,你尽管闹,看我会不会妥协。”宁铁根板着脸说道。

  “不吃就不吃!不让我吃饭,也别指望着我去做饭。对了,娘,你别忘了给我送鸡蛋啊,要是让我自己去拿,少了什么东西可别怪我!”

  威胁完,孙芝也不看被气的脸都绿了的老太太,带着几个孩子就回了屋。

  刚才她分不开身,两个孩子被他们奶奶打了好几下,她要回屋好好给他们检查一下。

  “老头子,不能这么轻饶了她!”见就只罚孙芝一天不吃饭,老太太立马不依不饶的说道。

  “行了,就这么办了!老大那牛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真惹恼了大房,以后你就别想把老大的工资全部抓到手里。而且今天也是你不对,不弄清楚就打人,说出去你也不好看。”

  宁铁根一锤定音,把这事定了下来。

  他虽然也很生气,但两个鸡蛋和他的面子,以及那每月二十块钱相比,他还是分的清轻重的。

  老太太不好不给自己丈夫面子,继续再闹腾,只能恨恨的盯着大房的方向,想着以后再想方法磋磨他们。

  “都怪红梅这死丫头,要不是她,我哪会白白损失两个鸡蛋!”老太太瞪着宁红梅,恨不得吃了她。

  “娘,对不起,红梅也是操心家里的东西,怕被大房糟蹋了,才没弄清楚,就去报信的。红梅,快给你奶道歉,保证以后会好好孝顺你奶,给她买很多很多鸡蛋,让你奶吃都吃不完!”

  宁丽芳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赶紧上前哄老太太。

  宁红梅也不是个傻的,见她娘这样,连忙上前去哄老太太,说尽了好话,看着比对自己亲娘还孝顺。

  再加上老太太最喜欢的孙子,宁红武的说情,脸色才好了些。

  等事情结束,不好掺和进来,一直等在门外的宁振江和宁振明两兄弟才推着粮食进来。

  “二儿媳妇,三儿媳妇,你们两个赶紧去做饭,男人们该饿了!天天被大房这么闹腾,早晚我这把老骨头要被折腾死!。”

  老太太锤着胸口,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又是换回了二房众人的心疼和甜言蜜语。

  就连贾春芬两口子也跟着哄了几句,说了不少的好听的,以此来衬托大房的不孝。

  这边,孙芝带着孩子们回屋后,就立马抓着宁红瑶,要给她脱衣服检查伤口。

  “娘,我真没事,你看我哪有一点受伤的样子!”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宁红瑶要是被她娘扒了衣服,那就丢死人了。

 文学

“受没受伤,娘还不能看看啊,你一个小孩子害羞什么?”宁红瑶挣扎的厉害,孙芝都有些按不住了。

  “你妹妹不好意思,你们几个出去,等会叫你们,你们再进来!”

  孙芝没办法,只能把几个儿子赶了出去。

  等把宁红瑶身上都检查了一遍,见就只有些淤青,没有伤到骨头,又把二儿子检查一番,孙芝才放下心来。

  “娘,二弟和小妹没事吧?”宁红星连忙关心道。

  “没啥大事,就是挨了你奶奶几拳头,几扫把,有些起梗子,可能要疼几天,不影响啥。”

  “那就好,娘,你的脸看着好严重,去看看大夫吧,别发(发炎)了。”

  孙芝脸和脖子上深浅不一的抓痕,正发红发紫,还隐隐渗着血丝。

  “没事,这两天不碰着水,过几天就结痂了,现在天冷,不容易发。”孙芝脸上脖子上火辣辣的疼,怕孩子担心,就装作无事的笑着安慰道。

  不过因为笑时不小心扯到了伤口,嘴角忍不住的抽了几下。

  宁红星现在也大致知道了发生的事,知道他奶奶现在恨不得吃了他们,肯定不会出钱,给他娘看伤的,也就只能暂时不再说这件事。

  “娘,你以后有啥事赶紧说清楚,为了个鸡蛋挨这么多打,太不值得了,我现在长大了,会努力挣工分,争取多分粮食的。”怕以后再发生这样的事,宁红星出声嘱咐道。

  “我会经常去林子里打鸟、摸鸟蛋,去河里摸鱼给大家补身子的!”宁红兵也拍着小胸脯保证道。

  至于林子里野鸡野兔之类的,他是不敢想的,毕竟整个大队也没几人抓住过。

  “红星你才15,还没长成呢,可不能下大力气干活,不然身体会亏的。红兵你以后也不准往河边跑,你妹妹掉河里的事,你不长记性啊!娘以后会更稳妥些的,你们就放心吧!”

  虽感动两个孩子的孝顺,但该嘱咐的,孙芝还是要说。

  不过拿老太太藏起来的好东西这种事,她依然会继续,不然那些东西都要进了二房的肚子。

  她之前也拿过老太太藏的东西,但有二房那对成天偷吃的兄妹在,她大部分时间都没被发现,就算被发现,也会在她的闹腾下不了了之。

  但这么数目清晰,且老太太这么宝贝的,她还是第一次拿,也是第一次闹这么大,还好补了上去,不然还不知道老太太要怎么闹腾呢,她可不像自己这么好打发。

  下次办事要谨慎些,不能把孩子们牵涉进来。

  “我要是能早点回来,你们就不用挨打了!”宁红星锤着自己的腿,生气的说道。

  此时他非常恼恨自己的腿拖了后腿,不然他就能早点回来,不让娘和弟弟妹妹受伤了。

  “你自责啥,这不关你的事,就算你早回来,娘也不能让你上手帮忙,你过两年就要定亲了,要是让别人看到了,还怎么说媳妇。”

  孙芝看红星这样,赶紧抓住他的手,不让他伤害自己。

  大儿子因着这条腿已经够自卑的了,不能再背负这样的心理压力。

  “你放心,你娘厉害着呢,别看我脸上有伤,细算起来,我也算没吃亏,你没看见你二婶三婶她们,头发都快被我给揪秃了,身上也被我踹了好多下,有她们受的。就你二婶心忒黑,专门往我脸上抓,我看她就是嫉妒我比她长的漂亮,能嫁给你爹。”孙芝得意的说道。

  这么一得意,孙芝嘴一秃噜,就把陈年旧事给说了出来。

  “娘,二婶为啥嫉妒你嫁给我爹啊?她也喜欢我爹?”宁红瑶像是嗅到了八卦的味道,连忙询问。

  “没啥,娘是想说她嫉妒我找了个工人,你小孩子家家的,别瞎联想。”看除了不懂事的小儿子毛蛋,其他几个孩子都睁大眼睛看着自己,孙芝连忙掩饰道。

  “我都十岁了,早不是小孩子了,娘,你就告诉我吗,二婶老针对我们家,你把她的把柄告诉我,我以后就不用吃亏了!”

  宁红瑶早就觉得这个二婶奇怪了,经常针对她娘不说,每次爷爷把爹寄回来的钱取回来时,二婶就会想法子挑拨老太太,找他们大房的茬。

  就算是因为嫉妒大房有个工人,也不应该和钱过不去,去得罪财神爷啊!

  毕竟老太太觉得大儿子不在家,小儿子不靠谱,就指望着这个嘴甜的二房一家养老,钱也大部分都会花到他们二房身上,不应该怨气这么重才对。

  “我也想知道!”宁红兵也眼睛亮晶晶的追问。

  宁红星虽没说话,但眼睛盯着他娘,也是想知道的,说不定知道了陈年旧事,二婶很多矛盾又奇怪的举动,就能解释清楚了。

  “行,你们这么想知道,娘晚上告诉你们!”孙芝无奈的说。

  “娘,现在就说吗!”

  宁红兵脾气急,好奇心也最重,让他等到晚上,那他一下午都别想踏实了。

  “现在家里人都在家呢,隔墙有耳,万一谁趴咱窗户底下听见了,你二婶又要和娘打架了!”

  “不过娘可不是打不过她,只是怕吵着瑶瑶,她病刚好,要多休息。”

  怕有损自己在孩子们心中的形象,孙芝忙补充道。

  “那好吧!”

  宁红兵耷拉着脑袋,只能等晚上了。

  此时他们还不知道,不用到晚上,他们就能知道二婶当年的事了。

  “对了,小妹怎么样了,感觉好些了没?”想到妹妹的病情,宁红星赶紧问道。

  “就是,小妹你没事了吧,要不是咱爷让大哥和我在那边看粮食,装粮食,我们肯定一听说你醒了,就立马回来看你了。”宁红兵也关心着。

  “放心吧,我全好了,没看我刚才还帮忙打架了吗,我还偷偷掐了奶奶好几下,帮娘报仇了呢!”

  宁红瑶装作小孩子的语气,得意的回答。

  “我家瑶瑶真机灵,像我!”

  孙芝一把揽过宁红瑶,十分欣慰。

  “今天的鸡蛋羹我吃了独食,没有给你们留,以后我肯定会给你们留的。”

  想起三婶舔碗的场景,宁红瑶就知道鸡蛋是多珍贵的东西了,对于自己吃独食很是不好意思,特别是对五岁的毛蛋。

  “没事,小妹,你生病了,该补补的!”

  “就是,就算你留了,二哥也不会吃的,不过还好你没留,不然就便宜了三婶!”

  “我也不吃!”毛蛋坚定地拒绝完,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好奇的问:“姐姐,蛋羹是什么味道,有过年吃的饺子好吃吗?”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01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