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肉辣文放荡高H随时随地(校花在ktv被灌满精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直到咳嗽稍微平息,林昔才孱弱地从床上撑起身来,颤抖着手伸向旁边的柜子里去取药。
  
  这个药不能救命,但是却能让她不那么难受。
  
  最近这些药的作用越来越小了……
  
  即使吃下了药,胸口的绞痛,难以呼吸的感觉依旧没有消退太多。
  
  林昔捂住胸口,摸到了胸口上那道骇人的伤疤。
  
  这道伤疤是大半年前出现的。
  
  ——
  
  林昔高中只念了一年便没有再去了,因为他们说她有精神问题,后来她被带去医院做了精神鉴定,正式被学校退学。
  
  退学后不久,林昔便被姥姥还有妈妈送去了精神病院接受治疗。
  
  林昔曾经无数次地试图逃跑,可惜她根本逃不掉:她被关在四下封闭的房间里,每天都会有人来给她注射肌肉松弛的药剂,另外还有一些营养剂。
  
  直到大半年前的一天,她终于被接了出去,回到了林家。
  
  那一天,林家的人都在,他们为她准备了一大桌接风的饭菜。
  
  那是林昔记忆当中第一次被家人嘘寒问暖。
  
  吃过饭后,林昔便开始感觉到困倦,那时她还需要坐轮椅,结果,还不等有人将她送回房间,她便已经失去了意识。
  
  林昔再一次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冰冷的床上,四周都是大白墙,头顶的白炽灯刺地她眼睛生疼。
  
  林昔想起来,却发现四肢仿佛还被麻醉一般,不受控制。
  
  等到她的感知一点点恢复,随之而来的却是强烈的窒息感、胸口难忍的刺痛感,以及遍布全身的虚弱无力感。
  
  那一刻,林昔虽然不知道自己的状态,但是她知道,在自己的身上发生了很不好的事情。
  
  林昔张开嘴,只能发出琐碎的哼唧声,根本无人回应。
  
  过了很久才有护士模样的人进来,她们给她换了点滴的药便再次离开了。
  
  林昔就这样在床上躺了几天。
  
  ——
  
  大约过了10天,她终于看到了其他人。
  
  宋可欣在林家一家人的簇拥下走进了林昔的病房。
  
  此时的宋可欣相比起之前林昔在林家见到时候的状态,似乎好了许多。
  
  宋可欣朝着林昔温柔地笑了笑,坐到了她的旁边,宋可欣告诉林昔:他们将她送来这里是给她治病的,她只是做了一个小小的手术,很快就会好了。
  
  林昔虽然不知道自己昏迷之后发生了什么,但是她已经隐约猜到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以及发生在宋可欣身上的。
  
  因为她看到了宋可欣身上同样的伤疤。
  
  只是,在术后,宋可欣恢复的很好,加上用了很多祛疤的药,如今宋可欣身上的伤疤已经几乎看不到了,而林昔的,依旧清晰。
  
  ——
  
  出院之后,林昔被接回了林家,他们将她送到了她自己的房间,并且以她身体不好需要休养,禁止了她的外出。
  
  窗户被封死,门也被锁了起来,时间开始变得漫长而模糊,昼夜也开始变得不那么分明。
  
  只是,林昔感觉到最近自己睡着的时间好像越来越长了。
  
  胸口的疼痛稍微缓和了一些,林昔这才艰难地下了床,朝着门口的方向走去。
  
  仅仅两三米的距离,对于她来说也异常艰难。
  
  林昔来到门边,无力地敲了敲门。
  
  敲门很久,门才终于被打开。
  
  “水……”
  
  听到林昔的要求,保姆皱了皱眉,显然不愿意下楼去给林昔倒水。
  
  “一会儿就要出去了,你稍微等一下,等下去再喝吧。”
  
  保姆重新锁上了门。
  
  又过了一会儿,似乎接到了雇主的消息,保姆再次进来,替林昔换了一身干净整洁的衣服,也不管是不是扯着疼地快速地替林昔梳了下头,然后拿来绷带将林昔的手脚绑上。
  
  弄完这些,保姆才叫来了司机,同她一道将林昔抬下了楼。
  
  这是林昔外出去医院治疗的日子。
  
  每个月也只有这一天,林昔可以有机会从自己的房间里出去。
  
  林昔被两人合力抬上了车,久违的阳光和微风,终于让林昔感觉到了一丝生机。
  
  只是,很快,车窗就被保姆紧张地关了起来,并且拉过绑带一头,将林昔绑在车座椅上。
  
  “给你绑上,免得一会儿路上颠簸,你坐不稳,磕到碰到啊。”保姆一边绑着,一边心虚地解释了一句。
  
  林昔眼里闪过讽刺。
  
  只是,下一秒,林昔的眼前便被遮上了眼罩。
  
  “你好好睡一觉吧。”
  
  车子开了很久,才到了一家就医的人很少的私立医院。
  
  保姆用同样的方法将林昔绑到轮椅上,推进了医院。
  
  诊疗室里,医生并未给林昔做任何的检查,只是拿出了很多药让她吃,并且给林昔注|射了很多药剂。
  
  “感觉她的身体好像产生了一点抗药性了,效果没有之前好了。”给林昔打针的医生说道。
  
  “那这一次就再多打半支的剂量吧。”旁边另一个医生想了想,说道。
  
  这时,保姆想到雇主的交代,便开口对医生说:“我们先生的意思是,这一次让她能多走了一会儿。”
  
  站着的医生闻言,犹豫了两秒,点点头,对另一个医生说:“那就直接多打一支吧,其他药量也增加一倍。”
  
  ——
  
  药剂进入身体,很快就起效了。
  
  林昔在短暂的困倦之后,原本无力的身体开始渐渐恢复了一些体力,精神也好多了,面上也有了些血色,就连腿上也有了能够支撑她站起来走动的力气。
  
  每一次吃完这些药,林昔都会这样。
  
  看似是药物起了疗效,但林昔心里清楚,这些药根本不是什么好药。
  
  她此刻的身体恢复,也只是短暂的。
  
  ——
  
  林昔被保姆扶起来走了几步,等到她的脚步平稳了,保姆才将她带到了医院后面的花园里去走动。
  
  此时的林昔看上去就同其他正在公园里散步、进行康复训练的病人别无二致。
  
  ——
  
  此时,林奕泽正站在医院的楼上,藏身在暗处,将这一切尽收眼底。
  
  林奕泽拨通了手里的电话。
  
  “你们看到了吧?人好好的,我并没有骗你们。”顿了顿,林奕泽又道:“林昔的病最近专家们已经找到了更好的治疗方法,这段时间都在接受治疗,目前已经有所起效了。”
  
  电话那头的人没有说话,却似乎松了一口气。
  
  话锋一转,林奕泽又道:“只不过,按照医生的说法,想要彻底治好她的病,还是需要有血亲的骨髓移植,不然还是无法痊愈。”
  
  “你把她送来顾家,我们可以为她提供骨髓。”电话那头的人说道。
  
  闻言,林奕泽眼底闪过一抹冷笑,又道:“当然没问题,我可以把她送给你们顾家,但是,条件我也说了,那个项目顾家主动退出,另外最近在进出关被查的那批货物,顾家想办法认下。”
  
  “顾家家大业大,而且你顾老爷子在上头的面子也不小,这点小小的麻烦对于你们来说应该不是麻烦吧。”
  
  “让那孩子同我们说说话。”
  
  “当然没问题,等她到了你们顾家以后,你们想怎么说就怎么说,”说着,林奕泽装样叹了口气,又道:“毕竟我妻子还是很爱林昔的,让给你们家,也是无奈之举。”
  
  “给你们一天的时间考虑,考虑好了再联系我。”说罢,不给对方再开口的机会,林奕泽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
  
  另一边,顾家。
  
  随着通话被挂断,顾家几人面前的视频也被一同切断了。
  
  放下手机,看着面前已经漆黑一片的视频,顾老爷子满脸的担忧。
  
  “那孩子……”
  
  ——四年前,一封匿名邮件被送到了顾家,那里面是林昔的照片,以及一份证明林昔是顾邵亲生女儿的材料,另外还有一份血液样本。
  
  起初顾家人并不相信,直到他们拿着血液样本去做了亲子鉴定,又调查了当年的事,这才确定了那孩子确实是顾邵的孩子无疑。
  
  当对方再一次联系上顾家时,顾家表示愿意认回那个孩子,结果却被拒绝了。
  
  孩子母亲方不愿意将孩子让出,顾家自然也不会强迫对方。
  
  原本,这件事就这么不了了之了,结果,在此之后,对方却开始不断地给顾家寄有关林昔的资料。
  
  林昔的生活照片、成长点滴,林昔在学校的情况,每一次考试的成绩单,每一次的作文题目……
  
  原本,林昔对于顾家而言只是一个不曾见过的孩子,即使有血缘关系也没有感情基础,可是,渐渐的,看林昔的资料和近况成了顾家人的一种习惯。
  
  即使还不曾见过那个孩子,顾家上下却已经在潜意识中将她当做了顾家的孩子。
  
  ——
  
  顾家无数次与对方交涉,想要接回那孩子,即使不能接回,也希望能够见见那孩子,共同抚养,可惜,都遭到了拒绝。
  
  顾家也动用了不小的人力想要找到那个孩子,可惜就像是有个势力在从中阻挠一般,几经周折,终究无果。
  
  一年前,那孩子的消息突然断了,这让顾家上下,尤其是顾老爷子着急不已。
  
  直到大半年前,他们才终于又收到了关于那孩子的消息,但也不像之前那么多了。
  
  对方给的解释是那个孩子生了病,因为身体不好,所以需要休学在家休养。
  
  关于那个孩子的消息越来越少,从开始的半个月一次,到后来每个月他们只能通过视频远远地看那孩子一眼,确定她无恙。
  
  视频中,林昔在医院的公园里走动、晒太阳,虚弱的模样让顾老爷子看了心里揪着疼。

 文学

顾邵从梦境中惊醒,眼里还带着瘆人的怒火以及悲痛。
  
  梦里,顾惜被林家人囚|禁以此要挟顾家。梦里,在一个雨夜,顾惜毫无生气地倒在自己面前,最终落气。
  
  即使知道这一切从未发生,但过于真实的梦境经历依旧让顾邵难以平复。
  
  顾邵想起之前顾惜曾经跟他说的那个梦。
  
  或许,这就是曾经令顾惜无比恐惧的梦。
  
  顾邵不确定当初顾惜是否也经历了这段梦境,因此逃离了林家,找到了自己。
  
  但此刻,顾邵却庆幸那个丫头找到了自己。
  
  过了很久,顾邵才渐渐平复了自己的情绪,从梦境的影响中回过神来,但是回忆起梦里的那些画面,顾邵依旧心痛。
  
  这时,有人敲门。
  
  “进。”顾邵开口道,声音带着几分低沉。
  
  门外的徐飞愣了愣,才小心翼翼地推门进了办公室,却见他们总裁躺在沙发上,上身坐起,低头揉着眉心,不知道是身体不适还是什么,总之气场冷得吓人。
  
  徐飞小心挪过去。
  
  顾邵依旧垂着头,没看来人。
  
  听到脚步声靠近,顾邵才开口问了一句:“惜惜和那个臭小子回来了吗?”
  
  顾邵的声音中带着几分不满。
  
  ——当初发现顾惜和盛修言那个狗崽子交往,顾家众人虽然没有直接上手段强迫两人分手,但是不满的态度,以及对盛修言的嫌弃也是毫不掩饰。
  
  原本,就连他都以为碰了几次壁、吃了几次闭门羹之后,两人的冲动也就淡了,谁曾想,在顾家的‘高压’之下,那小子竟然坚持了下来。
  
  这三年里,对于顾惜和盛修言两人的交往,顾家一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
  
  好在两人还算规矩,并没有做出什么越矩的事情。
  
  结果那小子胆肥了,昨天居然敢带着顾惜彻夜未归!
  
  即使是学校的参观学习也绝对不能忍!
  
  听到顾邵的话,一旁的徐飞一脸懵逼。
  
  “惜惜?”惜惜是谁?他从来不知道总裁身边有一个名字带‘惜’的啊。
  
  还有,‘那个臭小子’指的又是谁,怎么感觉总裁提到这几个字的时候,语气中充满的嫌弃与不爽?
  
  听到徐飞的声音,顾邵这才意识到不对劲。半年前,徐飞被他派去了s市负责那边的分公司,现在不该在这儿。
  
  “你怎么在这儿?”
  
  “哈?”徐飞一愣,暗道总裁是不是睡蒙了。
  
  徐飞想了想,提醒道:“昨天scnn-1那个项目最后的测试,总裁您和项目组的人一道加班到了快一点才完成最后的测试,因为太晚了,您就直接在办公室休息了。”
  
  “办公室?”
  
  听到徐飞的话,顾邵抬头环视了周围一圈,这才发现,自己所在的地方并不是自己的房间,而是ntn的办公室。
  
  办公室的格调和布局,却让顾邵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去年为了给顾惜腾出一间办公室来,隔壁的小会议室和他这间办公室的格局都做了一些调整,而且办公室的整体格调更加明亮一些。现在这样,倒更像是很久之前的样子。
  
  而且scnn-1这个项目不是在几年前就已经上市了吗?他没记错的话,scnn系列上个月已经发布了第13代的芯片。
  
  顾邵意识到了不对劲,看向了一旁的徐飞,对方的模样看上去同样比印象中的年轻几分。
  
  顾邵深深皱起眉,不动声色地找到了手边的手机查看了日期,上面显示的时间竟然是八年前!
  
  “总、总裁?”
  
  “最近几天的文件有吗?”
  
  “有,这里就有几个要您签字的。”徐飞感到古怪,却还是将手里的几份文件递给了顾邵。
  
  顾邵翻开文件,落款的日期果然也是八年前。
  
  ——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的意识回到了八年前?亦或是进入了另外某个平行时空?
  
  这样匪夷所思难以用科学解释的事情,顾邵并不相信,但是不代表就不会发生。
  
  顾邵开始在脑子里快速整理起现在的情况。
  
  一旁的徐飞不知道顾邵在想什么,见自家老板拿着文件眉头紧锁,还以为是文件哪里出错了,心里一阵紧张,大气都不敢出。
  
  突然,顾邵想到什么,抬头看向了徐飞。
  
  “有没有一个十四岁的女孩来找过我吗?”顾邵询问,语气中透着难以忽视的急切。
  
  “女孩?找您?”徐飞更加懵逼,不假思索地摇了摇头:“没有。”
  
  来找他们总裁谈项目的人不少,但是绝对没有什么十四岁的女孩。
  
  顾邵眉头皱得更深——在之前,顾惜就是在这个时间来到这里的,就在几天前,顾惜应该已经找到这里了,当时他临时有事,就将人暂时交给了徐飞看着。可是徐飞竟然说没有。
  
  难道在这个世界,惜惜没有来找他?
  
  想到那个梦境,顾邵突然心里一阵绞痛。
  
  ——
  
  看到顾邵猛地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徐飞吓了一跳。
  
  还不等徐飞开口,就见顾邵已经拿上了手机,快步朝外头走去,甚至连外套都没来得及穿。
  
  徐飞快步追了上去:“总裁,您是要出去?”
  
  “我去处理些事情,不用跟着,”顿了顿,顾邵又道:“让司机在楼下等我。”
  
  “好、好的,那您是要去哪儿?”
  
  “林家。”
  
  顾邵冷厉地扔下两个字进了电梯,留下徐飞一脸懵圈。
  
  林家?又是哪个林家。
  
  ——
  
  离开ntn的顾邵并未直接去林家,而是先叫来了王伍、王陆几人。
  
  顾邵将要几人查的事情全部说了一遍——这些都是在之前的世界,他曾经让王伍几人查到关于林家、还有林家苛待‘林昔’的事情,现在,他要他们查出证据。
  
  “确认林昔在林家的情况,另外,以上那些,在最快时间给我证据。”顾邵吩咐道。
  
  “是。”王陆几人齐声应下,眼里却难掩古怪:先生把要他们查的问题,统统说得这么明白,指向如此明确地带着答案查问题,这还是头一回。
  
  王陆隐约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忍不住问:“先生,那个女孩是……?”
  
  先生让他们查的所有问题,几乎都是围绕林家,还有那个叫‘林昔’的女孩的。
  
  顾邵没有废话,直接说了一句:“我女儿。”
  
  王陆几人大惊。
  
  ——
  
  因为已经有了明确的结果导向,因此,‘这一次’手下的人查证起来非常的快。
  
  不过小半天的时间,一叠厚厚的资料便递到了顾邵的面前。
  
  拿上资料,顾邵没有半点犹豫地去了林家。
  
  这是两个世界加起来,顾邵第二次踏进林家。
  
  只是与上一次的‘拜访’不同,这一次,随着被请进林家,看着从楼上下来的林奕泽,顾邵上前便是一拳。
  
  ‘嘭——’的一声,林奕泽后仰摔倒在身后的茶几上,旁边还伴随着宋可欣和徐娇凤的惊呼。
  
  林奕泽明显被顾邵这一下给揍蒙了,虚伪的笑容僵在脸上。
  
  不等他开口,顾邵又仿佛不解气一般地狠踹了他几脚。
  
  直到林家的佣人反应过来,上前阻止,顾邵才作罢。
  
  林奕泽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不可思议地朝着顾邵大吼:“该死的,你这是做什么?”
  
  “发泄一个父亲的愤怒。”顾邵冷声道。
  
  林奕泽还想大骂,却在听到‘父亲’两个字时,一愣。
  
  “你这是什么意思?”林奕泽脸上的表情微僵,皱眉看向顾邵问道。
  
  顾邵没跟对方浪费时间,直截了当地开口道:“林昔,是我的女儿。”
  
  这句话,完全就是陈述的口吻。
  
  林奕泽傻眼了。
  
  ——他当然知道林昔是自己的妻子当初意外和顾邵发生关系生下的女儿,甚至,他还在算计着要在适当的时候利用林昔威胁顾家帮他做事。
  
  只是,顾邵怎么会知道?
  
  林奕泽内心惊恐不已,却装出一副惊奇的模样,反驳道:“顾总是不是弄错了,林昔是我们家的孩子,是我守着我妻子生下来的孩子,当时也没有出现抱错的情况,怎么可能会是你的女儿?”
  
  说罢,林奕泽又冷哼一声:“没听说过顾总有孩子,就算真的有,你也应该去警察局找,而不是我家。”
  
  这话似乎有理有据,顾邵却没有同对方废话,直接将一叠资料扔在了林奕泽、宋可欣几人面前。
  
  “这些是什么,我想不需要我解释了。”
  
  这些都是林家这些年几次想丢弃林昔、置林昔于危险,甚至伪造了林昔的器官捐献志愿书,险些让林昔和宋可欣换肺的证据。就同现世时候,顾邵曾经甩在林家人面前的一模一样。不同的是,这里面还多了一条:林昔被送去乡下张强家里,险些被张强强迫,最后为求自保不小心烧了张强房子的事情。
  
  林家人看到这些时的表情也如同当初一模一样。
  
  王陆几人站在顾邵身后,眼中也带着疑惑:之前先生让他们去查这些的时候,他们就觉得奇怪了,先生是怎么知道这些的,而现在看林家人的表情,显然,这些事情一桩桩一件件都是真的。
  
  宋可欣和徐娇凤两人已经满脸惊恐,林奕泽依旧在坚持。
  
  “我实在不明白顾总拿出这些是何用意,就算我们对那个孩子关怀照顾得不够,那也是我们林家的事情,似乎与顾总无关。”
  
  顾邵冷眼:“需不需要我再带着林昔去做一份亲子鉴定?”
  
  即使走到法律的一步,有他和惜惜的亲子鉴定,再加上林家对林昔这些年的所作所为,胜诉的也只会是顾邵。
  
  林奕泽一时无言以对,沉默了片刻之后,突然冷笑了起来:“就算这样又如何?那孩子只是你们的意外产物,再则,林昔和你有血缘关系,但也是我妻子生下来的,我们不同意你突然出现想抢走孩子。”
  
  林奕泽的态度强硬,顾邵的态度更加强硬。
  
  “我今天会接走她,你们最好配合,否则……”
  
  “否则你想怎么样?”
  
  顾邵眯了眯眼,缓缓道出了林奕泽当初在斗殴事件当中亲手杀人,还试图让宋石山背锅的事情。
  
  听罢,林奕泽面色大变:“你、你血口喷人!”
  
  “你以为我是怎么知道的?”
  
  顾邵一句反问,成功让林奕泽闭上了嘴——当初那件事顾邵并不是参与人,顾邵能知道,就证明他一定得知了什么证据。
  
  顿时,林奕泽遍体生寒:那件事,是他最隐秘的秘密,一旦被查出来,他就完了!
  
  知道一些真相的宋可欣此时也面色尽失。
  
  气氛,一度僵持。

  就在这时,门突然被推开。
  
  来人是放学回到家里的林昔:今天是学校的几种小组学习日,大家本来都会晚一些放学,不过因为那些传闻,没有人愿意和她一组,索性她就提前离开了。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03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