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头强奷很舒服好爽好爽 老公让我体验多人运动

赵萦道:“夫人哪里话?我们对夫人和二姑娘的心情感同身受。”
  
  程夫人缓着气息:“如二位所见,这些日子我们在外面强颜欢笑,在内却是这副景象。方才一幕,还请二位替我程家遮掩一二,我程家上下将感激不尽。”
  
  赵素看了眼赵素萦,回话道:“夫人放心,此事我们绝不会对外吐露半句。只不过……二姑娘如此内疚消沉也不是长久之计,也不知夫人与程大人可有了什么打算?她韶华正当时,应该重新觅个靠谱男子共度余生才是。”
  
  赵素不是婚姻的绝对拥护者,但是在这年头,这处境,程竺云这样的闺阁女子,只要不是心如死灰,那么嫁人生子,把生活掰回正轨,才是对她最有利的吧?”
  
  程夫人听到这儿,声音愈发低沉起来:“我们何尝不为此烦恼?”说着她示意身边嬷嬷和丫鬟留下来,然后引着赵素她们往隔壁的抱厦走去。
  
  进了门她坐下来:“如今我们除了想找到那行事的祸首,将之碎尸万段外,便是想着替她再物色一门婚事。但是到底找什么样的人,此事却成了问题。京城门当户对的人家,我们是不敢想的,哪怕是庶出的,我们也不去讨这个没趣。
  
  “他父亲提议找个寒门士子——想着家世低些的,为了前途,或许在这些事上会做些让步,但真低嫁给寒门去吃苦,我又不忍心。
  
  “倒不是看不起人家,只是我姑娘并没有错处,她本来可以当衣食无忧的少奶奶的,为何要因他人的过错而落得这样的下场?实话说,我这当娘的心里就是不服。”
  
  说完她又歉意地道:“咱们两家都是一派的,我也就没把二位姑娘当外人了,我这胡言乱语的,还请不要见怪。”
  
  姐妹俩对视一眼,赵素说道:“夫人这番话,足见是心里话了。”
  
  “谁让我们是当爹娘的呢?”程夫人越发感慨,“虽则如此,我自然还是盼着她好的,也因此迟迟举棋不定。”
  
  赵素想了想,就问她:“倘若肇事的凶手是无心之过,或者也是被算计了,家世这方面还可的话,夫人会考虑让竺姑娘嫁给他么?”
  
  程夫人眼里呈现出些许的迷茫,片刻道:“有这个必要吗?”
  
  有这个必要吗?赵素也这么觉得。但是程夫人的反问,却也不那么坚决。
  
  赵素怕说漏嘴,不再问下去,端茶喝起来。
  
  ……
  
  处理完积压了好几日的政务,已经是日落时分。

 文学

皇帝轮番对战了五六个侍卫,两个,三个,四个,分批这么上,打得酣畅淋漓,直到最后一抹太阳光都匿去了身影,这刀剑声才停止下来。最后收招时连韩骏都笑着过来抱拳:“皇上英姿无敌,让人钦佩。”
  
  皇帝将剑抛给侍卫,擦手笑道:“好几日没练,生疏了。以后要每日都抽点时间出来活动活动才是。”
  
  “臣等也要勤加练********在椅子上坐下,沉着气看向天边:“十年前朕要有这身手就好了。”
  
  韩骏微默:“皇上指的可是围场那次?”
  
  皇帝未答应,但是他搭上扶手的手肘,以及神游般望着远处的迷离的目光,却像是默认。
  
  韩骏敛目:“臣回头再遣人去寻访寻访。”
  
  “开饭啦!”
  
  韩骏话刚落下,皇帝未及答言,门外正好传来赵素清脆的嗓音。
  
  两人同往门口看去,只见她悠然自得地迈步进来,脸上浮现着轻快的微笑,身后几名太监正抬着两个大食篮。
  
  “这么快?”皇帝站起来,起身的当口给了韩骏个眼色,韩骏便自旁侧默声退下。
  
  “平时都是这么长时间,是你打的太入神,忘了时间罢了。”赵素边说也边看了眼离去的韩骏。
  
  皇帝示意太监打开食盒:“做了什么好吃的?”
  
  “白玉豆腐,土豆炖牛腩,麻油鸡,手抓小羊排,还烫了盘青菜,一份桃羹。刚刚我看到有一笼子肥壮的湖鸭,让他们收拾了几只,挂在火窑里,过几日就能吃了。对了,前阵子我做好放在乾清宫的梅子酱可还有?”
  
  “早就没了。就那么两小罐,早上沾馒头吃了。”皇帝边说边拿了一块小羊排吃起来,一面点头,“本来不怎么饿,闻到这香味馋虫就来了。——抬到乾清宫去,朕得洗洗再吃。”
  
  他走过来牵住赵素的手,甚自如地踏上长廊,往乾清宫走去。
  
  慈宁宫这边正好有女客走出来,隔着宽阔甬道远远地看见这一幕,脚步都定了下来。
  
  送客的罗允微微扬唇看着面前的罗夫人:“夫人在看什么?”
  
  罗夫人收回目光:“想不到皇上还有如此温柔可亲的一面。”
  
  “那是自然。”罗允颌首,“我们的皇上温厚和善,爱民如子,本就是位仁君。宠爱自己的妻子,也是自先帝那时流传下来的传统。”
  
  要不怎么说是太后身边的女官呢?光这句话出来,就足够把人的话头给堵住了。罗夫人没糊涂到去跟宫里女官说些有的没的,便点点头继续抬步。
  
  路过的两个太监看到她走远,嘀咕起来:“皇上都已经立下皇后了,罗夫人还是雷打不动地每旬进宫来觐见太后,到底是图什么呢?”
  
  “嗐,八成是指望皇上纳妃呗。”
  
  “你可小声点,这可是老太师府上的太太,要传到罗家耳里,可有你好受的。”
  
  “怕啥,这话又不是我一个人说……”
  
  不管怎样,这声音到底越来越低,最后逐渐隐匿在了暮色里。
  
  赵素与皇帝到了乾清宫,皇帝去里间更衣沐浴,赵素则在殿外头遛达等待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04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