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精还堵着H 洞里的珠子一颗一颗被扯出

进屋之后,最显眼的便是桌前那个祖牌,上面就刻着一个“杜”字,在祖牌两侧,还有未燃尽的香灰。
  显然,这里之前不就有人来过。
  “陈瞎子跟杜家有关系?”
  他们不明白,为何祖牌上面会刻着“杜”字,显然这是祭拜。
  这祭牌,因谁而祭?
  “不知,但肯定有关,不然杜家的祖牌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有人眉头紧皱,暗暗分析起来,这个杜家,能认识陈瞎子,只怕也不简单。
  “南戎之行,看来我们也得亲自走一趟,只不过这一次凭我们无月村的实力还不够,李长老,你能否亲自跑一趟,前往叶家请叶家老祖宗?”
  血霸天转过身去,朝着一名老者说道。
  老者闻言,眉头微微一皱,叶家?燕国姓叶的只有那么一家,难道要请他们出山?
  传闻叶家乃是世修,与世隔绝,更何况叶家之内有一位祖宗级别人物,受燕国尊重,老祖宗的身份一直以来饱受争议,因为从未有人见过他。
  有人说他的武道达到那一境,也有人说叶家老祖宗早就身亡,但一直以来无人敢上叶家闹事,而燕国也不与外人来往。
  “血宗主为何会让老朽去?而不是找一个亲信?”
  老者目光透着几分深沉,对着血霸天询问道。
  “别人或许不知李长老与叶家的关系,但我血霸天可是一清二楚,叶家与你们李家暗地做着生意来往,不是吗?”
  说完,血霸天回过头来,意味深长的看向老者。
  听到血霸天的话,老者神情骤变,他与叶家的确有生意来往,而且整个燕国,也只有叶家跟他们李家做生意,但这件事他们做的极为隐秘,乃至李家很多高层都不知道。
  他不知道血霸天是如何知道的。
  “既然血宗主挑明,那老朽也不再否认,不错,李家的确跟叶家有生意来往,不过仅仅只是生意,没有其他关系,要说让我去请叶家老祖宗,那根本不可能。”
  李长老微微叹息,他自出生到现在,几十年过去,都未曾见过那叶家老祖宗,现在贸然让他前去请叶家老祖宗,他心里也没底。
  “你将这个祖牌带去,叶家老祖宗肯定会给你面子。”
  血霸天胸有成竹,之前九州之乱,叶家不问世事,那是因为他们有绝对实力,外人根本打扰不到他们,如今南戎行逆天之术,扰乱天道。
  要说叶家老祖宗不动心,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李长老略有深意的看向血霸天,将信将疑的拿起那祖牌,随后迈步朝着茅屋外走去。
  待到李长老走后,血霸天转身朝着无月村中心走去,身后那几名各家长老以及宗主皆都跟在他身后。
  这一夜,半空中的月下起了寒霜,冰凉刺骨。
  整个无月村的百姓无法入眠,因为这寒霜太过阴冷,侵蚀着他们肌肤,使得他们根本无法入眠。

 文学

“血一?”
  一道浑身上下泛着猩红色的男子出现在那道绿芒之下,血霸天一眼便认出这道人影是被凶兽吞噬神魂的血一!
  血一缓缓转身,露出那双幽绿色的双眸,阴森冷漠,直勾勾的盯着血霸天等人。
  嘶?
  血霸天的心脏骤然一缩,眼唇泛着哆嗦。
  只因,这血一给他的压力太大了。
  “血家弟子?这里现在是你说了算吗?”
  沙哑的声音从血一喉咙发出,十分难听,可血霸天几人却如临大敌,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是……”
  血霸天吞了口唾沫,语气中透着畏惧。
  强如宗师巅峰的他此刻就像一个乖顺的小猫,连大声说话都不敢。
  “也好,明日启程随我去南戎。”
  血一那阴沉的声音再次响起,带着不容置疑,令血霸天几人心头大震,不敢生出抗拒的念头。
  说完,血一身上传来咔嚓的声音,只听他舒了口气:
  “舒服多了。”
  几人看着血一的背影,大气都不敢喘。
  至于血一并没有理会几人,而是坐在那破碎的绿芒上,盘腿而坐,血霸天几人哪敢打扰,立在原地为他护法。
  也不知过了多久。
  刹那间,冷风扬起,空气中再次传来一道寒意,但听从空中传到一道怒喝声:
  “血霸天何在?”
  血霸天闻言,心里咯噔一下,这是什么情况?又有大佬来了?
  转身望去,但见空中立着数道黑影,为首的黑影浑身带着怒意,凶神恶煞的盯着血霸天,在他身旁,则是跟着浑身瑟瑟发抖的李老。
  犹豫了片刻,血霸天顿时明白来者是何人。
  “前辈。”
  来人必然是叶家老祖宗,本以为他要明日才能赶到,却不想现在就来到无月村。
  砰!
  叶家老祖宗直接将那“杜”字灵牌扔到血霸天面前,怒吼道:
  “你让李家给老夫送这是何意?取笑老夫?”
  “晚辈不敢,晚辈年轻时听说过叶家与杜家恩怨,而杜家好巧不巧与陈瞎子有关,这才将这个灵牌找人交给前辈。”
  血霸天话说一半,并未说透,但他心里清楚,面前这个老怪物肯定能听得懂。
  闻言,叶家老祖宗犹豫了片刻,随即冷漠道:
  “若老夫不来呢?”
  “那就当与前辈结个善缘。”血霸天脸上强行挤出一丝笑意。
  “哼!”
  叶家老祖宗从黑暗走出,露出那张老态龙钟的脸庞,几人顺眼看去,只见叶老祖宗满头白发,双目囧囧,佝偻着身躯显得极为低矮。
  在叶老祖宗身旁,跟随着一男一女两道身影,那女倩影极为高挑,面带薄纱透着股仙气,极为美丽。
  另一个男子冷酷英俊,自始至终立在叶老祖宗身旁,满脸高傲。
  “既然我来了,就出发吧。”
  叶老祖宗缓步走到血霸天面前,对着他吩咐道,只不过他这一说,倒是让血霸天露出为难之色。
  “这……”
  刚才血一可是亲口说明早出发,而现在叶老祖宗说现在出发,两头都是大人物,他都得罪不起,一时间他不知道该如何。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04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