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精捣泬NP白浊纵欲骋情:两人开始律动

这些潘霁跟金家都不清楚,只记在了心里,潘霁朝程管家颔首:“可以的,谢谢您。”
  “用不着谢,有什么事随时找我,”程管家给潘霁留了电话,“我就在隔壁的那条街上。”
  同潘霁、金家人说完之后,程管家又匆匆去查看婚礼现场有没有什么疏漏。
  经历过秦苒,再到何晨,程家、秦家这行人几乎已经轻车熟路了。
  所以才接手了陆家举办婚礼的事儿。
  主要是程隽那个大四合院买了也没怎么用,已经是这些人眼中公认的举办婚礼现场的地方。
  他走后,金父看向潘霁:“他说的那个宋博士是……”
  他记得潘明月好像是个孤儿。
  潘霁也还没见到潘明月,就跟他爸妈通过一次电话,不过也大概了解了潘明月这边的情况,“应该算是她哥哥吧。”
  “哦。”金父点点头,没再多问。
  **
  翌日,早上五点,潘霁跟潘湘湘还有金家一行人都起来了。
  八点,门准时被敲响,依旧是昨天的那位程管家,“车已经安排好了,五位请移步。”
  这是一辆加长车,车牌号也有些特殊,金父看了一眼,就立马转开了目光。
  同潘霁一行人上了车。
  不到半个小时,就来到了宋律庭他们所在的小区。
  “这条路怎么感觉没什么人?”潘湘湘坐在窗边,接近小区的时候,就感觉到路上一辆车没有。
  不过她没时间多想,车很快停在了潘明月的楼底下。
  楼底下还停着另外两辆车,不过他们没注意了,直接上了楼,找到了楼牌号,敲门进去。
  潘霁刚抬起手,门就被人从里面开了。
  开门的人一张硬汉脸,似乎知道外面有人似的,侧了侧身,“明月小姐的家人吧,进来。”
  潘湘湘一行人进去之后,才发现大厅里还有其他人,大部分人他们都不认识,潘父潘母坐在沙发上,正在同一个老年人聊天。
  看起来气氛很松。
  “来了就好,湘湘,你上楼去看看,你表姐正在化妆。”舅舅让潘霁跟潘湘湘上楼,并让金家人过来坐。
  “老秦,这是我儿子的老丈人,这是我儿子。”金父坐过来之后,舅舅就给秦汉秋介绍金父跟潘霁。
  楼上。
  潘湘湘已经敲开了门。
  门内潘明月还在化妆,因为还是再四合院内举办,这次依旧是中式婚礼,潘明月已经换上了凤冠霞帔。
  房间内人不多,化妆师摄影师,还有几个穿着小礼服的女生。
  “你是明月的妹妹湘湘吧,”那女生长得很可爱,看到人进来,她从床上坐起,“我是明月的朋友,林思然。”
  “林姐姐好。”潘湘湘连忙道。
  “坐,用不着客气,想吃啥拿啥,”林思然挥手让潘湘湘坐下坐,继续对潘明月道:“你怎么不让你妹妹一起来当伴娘团?就我跟江忆凡她们四个,头疼,我听江大哥说,陆哥他们的伴郎团有10个人,分分钟秒杀。”
  别的不说,陆照影的狐朋狗友不少。
  一个个都还是富二代。
  “我怕她走不动路。”潘明月无奈的摇头。
  也就林思然不怕他们,江忆凡这几个人上次看到秦苒她们就差点儿走不动路了,别说潘湘湘,要是知道陆照影的伴郎团还有言昔,潘明月觉得,她到时候还要安抚伴娘的心。
  “也对,”林思然深以为然,“我看苒苒来没。”
  她拿出手机给秦苒打电话,她跟江忆凡几个人也玩不过十个人的伴郎团,只能找帮手。
  秦苒昨天晚上就来了,陪了潘明月一夜,今天早上六点才走,去接待几个客人去了。
  看看时间,她也该回来了。
  当然,秦苒不是伴娘团,但她是来坐镇的。
  潘湘湘还在好奇这个“苒苒”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潘明月在她家住的那段日子,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苒苒”这个名字了。
  九点。
  林思然手机震了一下,她看了眼,眼前一亮:“苒苒回来了,行了行了都不用担心!”

 文学

外面两家人还琢磨着宾客的事儿。
  里面的婚宴,已经正式开始。
  整个场地都是中式风格,雕梁画壁,地下铺着红毯,周围悬着灯笼……
  婚礼主持站在中间的高台上。
  “别紧张,”不远处的屏风后,林思然扶着潘明月的胳膊,带她慢慢走上台阶:“你舅舅已经到前面了。”
  “嗯。”潘明月眨了眨眼。
  两边屏风缓缓移开,林思然在她上台阶之后就松开了手。
  潘明月身后两米长的拖摆也被江忆凡那几个人放开。
  “明月,来。”舅舅早就站在入口处等她了,看到她,他勉强笑了笑,但又很难笑得出来。
  潘明月点头,视线有点模糊:“舅舅。”
  “哎,”舅舅应了一声,然后一言不发的牵着潘明月,“走吧。”
  八米远处,陆照影正在等着。
  舅舅一向都挺开朗的,还有点自恋,此时带着潘明月走,却是一言不发。
  两人最后停在了陆照影面前。
  “小陆,”舅舅看向陆照影,“我们家明月就交给你了。”
  “舅舅,您放心。”陆照影从舅舅手里接过潘明月的手,在军营里呆的时间长了,他的指腹有一层茧。
  舅舅颔首,“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明月她性格以后可能不太好,希望你以后多包容包容她。她性格犟,小时候我偷偷去看她,她因为叫了声‘爸’被她妈妈罚了,跪在地上一夜都不肯认错。一开始我担心你的职业,现在想想,其实也没什么,只有一点,小陆,希望你无论何时,无论执行什么任务,都要记得,家里还有人在等你。我妹妹她……她就这么一个女儿了。”
  舅舅眼睛红了,他妹妹结婚,没婚礼,没宾客,他甚至都没能亲自背她出去。
  到最后,她死了很久,他才知道这个消息。
  昨天陆照影带他去看了他那个宿未逢面的妹夫的雕塑,他能明白他妹妹当初的一味固执。
  虽明白,但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当年依旧会拒绝。
  陆照影低头看了潘明月一眼,郑重的朝舅舅道:“您放心。”
  舅舅点头,又看向明月,努力的笑了下,“明月,舅舅很愧疚,当初不该不原谅你妈妈,苦了你这么多年。”
  他只能从旁人的只言片语中知道,潘明月当初度过了一段怎样的日子。
  潘明月实际上很少哭,总觉得她的眼泪在她16岁的时候就彻底消失了。
  后来秦苒离开,她寄人篱下,别说哭,一举一动都小心翼翼。
  封辞说她没有心,潘明月想想,其实他说的也有一点道理。
  她抬头看着舅舅,眼睛红了起来。
  “哎,你今天大喜的日子,应该高兴的,可别哭。”舅舅连忙开口,有些慌乱的安慰她。
  陆照影也低头,他右手还牵着潘明月,左手指腹轻轻帮她擦掉眼角的泪,“别哭,来。”
  他带着潘明月,朝一个方向跪了下去。
  那里,是云城的方向。
  潘明月看懂了,她跟在陆照影后面,看着他的背影,一步一步跟了上去。
  **
  礼成后。
  常宁这一桌,依旧是在主坐席下的特殊桌,潘明月陆照影带着陆夫人跟陆父还有舅舅舅妈一桌一桌的敬酒。
  直到这一桌,常宁抬起酒杯,淡淡看向两人:“虽然结婚了,但婚假也就两天。”
  封楼城坐在另一边,看了常宁一眼,张了张嘴,但还是没说话。
  就是郁闷。
  他怎么也想不通,好好的潘明月,怎么就又跟他们这些人纠缠在一起了。
  好在潘明月也没想过辞职,忍就忍着吧。
  封楼城也不敢要求太多。
  陆夫人跟陆父倒没见过常宁,更别说舅舅舅妈。
  敬完这桌之后,舅舅、舅妈离开的时候,不小心看到了肯尼斯兜里露出来一般的雾气,深冷吓人。
  这两人:“……”
  “明月舅舅,舅妈,”下一桌,陆夫人同这两人介绍这一桌的重点人物,“这位是陈将军,这是……”
  这一桌算是第三席了。
  然而其中好几个,是电视新闻上常见的脸。
  舅舅手上的杯子差点儿没翻掉。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06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