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饥渴偷公乱第400章|皇上哀家是你母后不可以

众目睽睽之下,谢强没发火,拆了消毒碗筷的包装,却只给了李慧好和谢承翰,没给林琳。林琳让服务员倒了茶水,用茶水再次清洁碗筷,只给李慧好和谢承翰洗过,也没给谢强弄。
    上菜以后,谢强给谢承翰夹一次菜,林琳必然也会夹上一筷子,不论谢承翰爱不爱吃,甚至明说了自己不吃,夫妻俩还在继续。
    谢承翰端着碗往椅背上靠,离桌子远远的,夫妻俩便“联手进攻”还在慢条斯理吃饭的李慧好,给李慧好夹菜。
    李慧好看出夫妻俩在斗气,见小心思竟使到自己头上来,忍无可忍:“我自己不会吃吗?各吃各的,烦不烦!”
    谢强说:“那我吃我点的。”
    林琳说:“妈,我给你点的翠玉丸子,还行吧。”
    谢强点的,是给他自己吃的。林琳点的,是清淡软乎适合老年人吃的。
    一句话,高下立判。
    谢强不服,见林琳来夹他点的菜,便说:“有本事你吃你那份啊。”
    林琳翻了个白眼,招手让服务员又点了两个菜,推到李慧好面前来。眼看谢强也准备效仿,李慧好把碗重重搁在桌面上,拍了筷子。
    “有完没完!”李慧好说罢,给谢强和林琳一人夹了一大筷子,“吃,粒粒皆辛苦,吃不完你俩都不准走!”
    夫妻俩同时一顿,然后斜向对方一眼,说不出… …

 文学

的默契和雷同。
    谢承翰乐了,挤眉弄眼幸灾乐祸的说:“爸,妈,我以你们为榜样,加油哦,棒棒哒!”
    夫妻俩顿时同仇敌忾。一个说回去检查谢承翰的作业,一个让谢承翰交代为什么要作弊。
    林琳到现在才知道,谢承翰居然犯了这么严重的错误,立即认识到自己的失职,主动给谢强舀了一碗猪肺汤,只道清火。谢强便夹起腰片送到林琳碗里,说快吃。气氛一下子缓和不少。
    林琳开始给谢承翰科普考试作弊的严重后果。谢承翰缩了头,乖乖听训。最终,夫妻俩以带谢承翰回家做作业为由,为今天的文斗画上了圆满的句号,又把手言欢了。
    毕竟,一切皆因谢承翰作弊而起,揪出谢承翰这根引线,夫妻俩要兼顾工作和家庭,对彼此并没多少明显的怨言。
    饭后,李慧好不回家,要去散步。
    谢强嘱咐:“早点回来,别在外面晃。”转过身,却对林琳说,“多大年纪的人了,还不晓得轻重。”其实,是故意说给李慧好听的。
    李慧好目送一家三口进了小区门,先给胡老太打电话报了平安,又往花园广场去找王西凤。
    她心累。
    谢强嫌弃她老了,她在家里得不到尊重,下意识的在外寻找热闹,让那种充满活力的氛围充斥在身边,以便忘记她已有七十岁高龄。
    除了领社保这件大事,其余时候,她都不承认自己老了。
    她一年到头不生病,爬坡上坎蹦蹦跳跳都没问题,哪里像个垂垂老矣等死的人。所以她对谢强频繁提及“老”字耿耿于怀,一心想证明点什么。
    花园广场,身穿荧光绿舞蹈衣的王西凤站在广场舞的第一排,在一群跳大爷大妈中十分显眼。她跟… …

着节拍舒展身姿,动作有力而欢快,见着李慧好走过来,一边跳一边挥手招呼。
    “来啊,一起啊。”
    李慧好从没跳过舞,她觉得那甩手的样子,还不如颠勺来的潇洒和有力,一点美感也无。可碍于王西凤的热烈邀请,她也悄悄跟着领舞的挪了两步,脚对上了,手又不知该往哪里摆了,再一想到身后有无数双眼睛盯着她丢人,硬是急出一身毛毛汗。
    王西凤说:“要是不好意思,就永远也跳不起来。”
    傍晚来广场上散步的人很多,有年轻人觉得好玩儿,来凑热闹跟着跳,跳着跳着从后排跑到前排来,一边领舞一边拍视频,在原地一动不动的李慧好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老奶奶,你经常来跳吗,是跳累了在休息吗?
    你为什么来这里跳,是因为有朋友吗?
    老奶奶,你身材保养的这么好,是因为经常跳舞吗?
    ……
    李慧好不想回答,想逃。
    没料到这些年轻人热情的过分,要和她合影。在手机屏幕上,她看到了自己的脸,没有皱纹,眼睛大大,煞是好看,一时呆在原地。
    听身旁的人舌灿莲花的话说她年轻,说她要是染个头发,走出去能和她称姐妹,她脸更红了。
    李慧好不是第一次听人说她年轻,不仅谢承翰说过,小区里很多人都说过。
    霎时,夸她年轻的话和谢强说她老的话撞击在一起,让她不由自主有了一个新的想法。
    要是她把头发染成黑色,是不是就不会再有人把她的年纪挂在嘴边了?
    至少她看起来像个年轻人,是不是就有参与年轻人话题的权利了?
    广场旁边正好有一家理发店

李慧好摸摸内兜,去胡老太家时带上的现金还在。
    一曲终罢,王西凤歇下来,喘着粗气,笑要是有李慧好这身材,自己就不用跳的这么卖力了。李慧好正好告辞去理发,王西凤还鼓励李慧好把花白头发染黑,绝对年轻十岁。
    别说年轻十岁,就是年轻一岁,李慧好也会毫不犹豫去做。
    理发店生意很好,明亮的射灯将最暗的角落也照的雪亮。镜子折射出无数的空间,让李慧好能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看到自己身上的优劣点。
    这还是李慧好第一次这么仔细的观察自己。她看到自己曾经飞扬的眉毛淡了垮了,光洁的脸上有了皱纹,如果她没有笑容,看起来就有些凶。如果她弓腰驼背,便好似病入膏肓。
    她终于知道了自己以往每次遇到蔡怡琴,回到家是什么模样,心道难怪会被儿孙们嫌弃,顺带又在心里嫌弃了蔡怡琴一回。
    李慧好开始脑补自己头发变黑的模样,失了神,直到有人来问才回过神来,毫不犹豫的说要染头发。
    有一个大眼睛的小姑娘也准备染头发,男朋友在一旁作陪,发型师在征求意见。
    小姑娘说:“给头发补个颜色,再烫烫,大宝贝儿那种大卷,看起头发多,又温柔。”
    发型师拨了拨她的头发,告诉她,头发又烫又染做过太多次,已经连做发膜都没办法补救了。可她头发太长又不愿意剪,还在纠结。等李慧好洗头出来,这小姑娘已经剪了蘑菇头,却还坚持要染颜色。发型师刚拿出色板,小姑娘一眼选中了酒红,说这颜色显白。
    李慧好腹诽,只有红毛怪物才是红毛呢,正常人谁这么干。
    今天的李慧好,已经破例为自己花了一百块洗头,有了第一次破例,第二次和第三… …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12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