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里掀起岳的裙子 老师教跳d放在里面上课作文

“兮兮……”

  墨锦城低低的叫了一声她的名字,想要轻拍她的肩膀安抚她。

  可是顾兮兮却连忙避开他的表情,声音无助到了极点:

  “你别看我,我好脏。”

  “兮兮,你听我说。”

  “你别看我,我去洗澡,我会洗干净的。”

  顾兮兮像是受到了刺激,她挣扎着就要站起来,有些绝望的朝着洗手间那边爬了过去。

  “兮兮,你冷静点,兮兮!”

  顾兮兮挣扎着来到了浴室,她飞快的打开了水龙头,冰冷的水砸在了她的身上。

  她不要命的开始搓着自己的皮肤,一下一下,恨不得想要将身上这一身皮褪去。

  墨锦城拥抱着她,却不敢用太大的力气。

  看着她那么脆弱的模样,将她紧紧的拢进自己的怀里,低头朝着她的脸颊上吻了一下:

  “兮兮,别害怕,我来了!”

  顾兮兮目光空洞的看着他。

  “兮兮,对不起,是我来晚了害你受苦了。”

  男人浑厚的声音在耳畔响起,顾兮兮的呼吸停顿了好几秒,最终扑进了他的怀里呜呜地哭了起来。

  她的声音并不大,可是这个时候却破碎的拼都拼不起来。

  她死死的攥住他胸前的衣襟。

  墨锦城的心都仿佛被她揪了起来。

  他轻轻的柔柔的安抚着她的背脊:

  “我知道,什么都没发生,你不许嫌弃自己,明白吗?”

  顾兮兮死死的咬住自己的唇,每一个字都说的那样的痛苦: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墨锦城无声的叹息。

  他想告诉她,她什么都没有做错,唯一的错就是爱上了自己。

  和自己在一起,所以今天才会受到这样的牵连。

  不和自己在一起,兴许她就能够少受那么多灾殃。

  可是他太爱她了,根本就不愿意放她离开。

  所以顾兮兮没有错,错的是他。

  墨锦城小心翼翼的将浴巾裹住了她打湿的身体,双手将她抱了起来:

  “不是你的错,是那群人渣的错。”

  “我讨厌他们,我恨顾斯年,我恨那个恶心的男人,我受不了他们的手,我很难受,他碰过我的身体!”

  顾兮兮此刻的内心充满了绝望。

  当初她记忆恢复时,想起了墨锦城那样对待她,除了害怕和惊恐,她都没有过如此绝望恶心的感觉。

  一想到自己被那个男人拍下了那种照片,一想到那些照片和视频将会成为一枚定时炸弹,她就恨不得自己晕死过去。

  墨锦城一把抱住了她:

  “你觉得脏我就帮你洗干净,好不好?”

  说着他也没有在等顾兮兮的回应,便打开了热水,轻轻的擦拭着她的皮肤。

  “我不在意,你在我心里永远都是最干净的,最纯洁的。”

  他一边低低呢喃着,一边抱起她,吻住了她微微颤抖的唇瓣。

  顾兮兮被他诱哄着,脑袋里面一片空白。

  两个人就这样纠缠到了一起,他带来了漫而强势的风浪。

  顾兮兮咬唇封住了声音,墨锦城又来吻她,空气里安静的只剩下压抑的呼吸声。

  顾兮兮脑袋里面一片空白,仿佛只有这样,她才能够暂时抛开一切。

  出了这一次意外之后,墨锦城几乎是放下了手里所有的工作,全心全意的留在家里,陪在顾兮兮的身边。

  因为这个事情,他甚至将墨氏集团重组的事情都抛在了一边。

  这天,天刚蒙蒙亮,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就缓缓的驶进了墨家的别墅。

  车门一开,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从车上走了下来。

  不是墨锦安又是谁呢?

  他在国外接到了墨锦城通知他回国的消息,所以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

  虽然现在墨氏集团已经有五成的产业被他们攥在手中,但是剩下的五成还需要一个非常繁琐的官司才能定论。

  所以墨锦安就连在飞机上的时间都没有浪费,一直在整理着有关顾氏集团和墨氏集团这场官司的资料和证据。

  今天早上,他刚下飞机就听说了顾斯年逃跑并且绑架了顾兮兮。

  甚至还极有可能拍下了不雅照的消息。

  于是他衣服都没换,就直接匆匆忙忙的从机场赶到了这里。

  墨锦城那边似乎提前得到了消息,所以墨锦安前脚才刚刚落,别墅的大门就被一把推开。

  两兄弟久别重逢,原本应该是其乐融融的一幕。

  可是墨锦安面色铁青,二话不说冲上前去,一拳砸在了墨锦城的嘴角。

  “三少!”

  一旁的陆行看到了这一幕,骤然变色,立刻冲上前去想要姜墨锦安拦下来。

  岂料他才刚刚靠近,就看到墨锦城手臂一抬,似乎是在阻止他。

  陆行迫不得已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只是他的眼神依旧防备,似乎随时都有准备出击。

  墨锦安此刻面色铁青,见墨锦城没有还手,他反手又是一拳:

  “墨锦城,你就是这样保护顾兮兮的吗?我告诉你,如果你没有这个本事护他的周全,那就让我来。”

  “你找打!”

  墨镜锦城之所以没有还手,的确是因为他内心对顾兮兮的愧疚所致。

  毕竟如果不是他粗心大意,中了顾斯年的招数,就不会将顾兮兮一个人留在别墅里。

  更不会让顾斯年的人有可乘之机,将顾兮兮掳走,并且拍下那样的照片。

  这几天的时间,陆行和汪正他们虽然掘地三尺,可是顾斯年那个家伙实在是藏得太过于隐秘了。

  他就好像是突然之间人间蒸发了似的,根本就找不到任何一点的线索。

  找不到顾斯年,顾兮兮的那些照片就没有办法销毁。

  那些照片将会成为一枚定时炸弹,时时刻刻威胁着他们。

  这一切墨锦城心里都很清楚,所以他才会老老实实站在那儿受了墨锦安两拳。

  可当他听到墨锦安说要把顾兮兮从自己的身边抢走的时候,他隐忍不住了。

  他反手一把攥住了墨锦安的拳头,语气阴森到了极点:

  “墨锦安,你再说一遍!”

 文学

“别说是一遍了,就算是一百遍我也照说不误!墨锦城,我当初是因为相信你会奋不顾身,甚至用生命去保护顾兮兮,才会将她拱手相让。谁知道你竟然如此没用,四年前让她受到那样的伤害,四年后又让她重蹈覆辙,你还算个男人吗!”

  “你找打!”

  眼看着两个人又要打作一团,突然门口传来了一道清丽的声线:

  “你们两个人给我住手!”

  这个声音……

  墨锦城率先反应了过来。

  他循着声音扭头看了过去,就发现顾兮兮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已经清醒了过来。

  这会儿正用无比清冷的目光看着他们兄弟两个。

  “兮兮!”

  墨镜锦城和墨锦安他们两个人异口同声地叫了她的名字,然后飞快的转身冲到了她的面前。

  墨锦安看着她似乎比以前明显要瘦了一圈,额头上还留着一道不深不浅的伤痕。

  虽然她尽量让自己的仪容看上去端庄,但整个人的脸上依旧憔悴了不少。

  “兮兮,你没事吧?”

  面对墨锦安的关切询问,顾兮兮嘴角勉强扯出了一抹笑容:

  “我没事。”

  看到她明明在经历了那么大的变故之后,还依旧能够如此的从容淡定,墨锦安忍不住一阵心疼。

  他目光凌厉的看向了墨锦城,拳头不由自主的攥紧了。

  眼看着两兄弟之间火药味越来越浓重,顾兮兮抿了抿唇:

  “先进来再说吧,坐了这么长时间的飞机,匆匆赶过来,你一定累了吧?”

  说着这话,她又看向了墨锦城:

  “先进来吧。”

  如果没有顾兮兮的这句话,墨锦城未必会让他进屋。

  可现在他不想惹得顾兮兮不高兴,于是便先一步转身进了房间。

  顾兮兮和墨锦安两个人并肩走在后面,顾兮兮淡淡的说道:

  “你们两个人吵起来是不是因为前几天我被绑架的那个事情?”

  见顾兮兮主动提起了这件事,墨锦安的眼神里透露着一丝担忧。

  不过他却没有说什么,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该说什么才比较妥当,才能够安抚她的心情。

  顾兮兮淡淡一笑:

  “锦安,你别太担心了,我身正不怕影子斜,我没有做过丢人的事情。我是受害者,我不觉得我应该活在阴影中抬不起头来,那些真正做了坏事的人,他们才应该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墨锦安听到这番话之后,脸上露出了一丝意外:

  “你当真这么想?”

  顾兮兮点点头:

  “锦城他什么性子,你是他的哥哥最清楚不过了,每次一遇到我和孩子们的事情,他就很容易方寸大乱。所以关于这件事情,可能还需要你多多担待。如今只有你们兄弟两个人联起手来才能够找到顾斯年,对抗秦仲驰。千万不能因为我让你们兄弟两个反目,这样就会中了顾斯年的圈套了。”

  顾兮兮的这番话说得在情在理,十分的中肯,也让墨锦城感到无比的惊讶。

  他一直就知道顾兮兮非常的通情达理,冷静睿智。

  但是在面临这么大的变故的时候,她依旧能够保持一颗平常心,甚至还在担心他和墨锦城的关系,这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你放心,刚刚我是一时情急之下才跟他动了手,我向你保证,以后再也不会有这种情况了。”

  墨锦安抿了抿唇,为了安抚顾兮兮,他松了口。

  顾兮兮这才点头,转身领着他回到了大厅。

  墨锦城这会儿正坐在沙发上,面色冷沉,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冷漠。

  顾兮兮知道他在生气,在内疚为什么没有保护好自己。

  她转身给他们兄弟两个人一人倒了一杯茶:

  “这会儿估计小十一应该已经醒过来了,我得上去看看,你们两兄弟好好聊,别吵架。”

  说完这话之后,顾兮兮便转身往楼上去了。

  剩下墨锦城和墨锦安他们两兄弟相顾无言。

  最终还是墨锦安率先一步打破了僵局:

  “之前你寄给我的那些资料,我已经全部都查了一遍,表面上看这场官司和顾氏集团在打,其实是和秦仲驰在打。秦仲驰是我的师傅,也是世界顶尖的催眠大师,想要从他的手里赢得一场官司并不容易,不过我会尽力而为。”

  墨锦城声音沉沉的:

  “仅仅是近尽力而为又怎么能够,这场官司只许赢不能输?”

  墨锦安脸色明显变了变。

  如果对手是别人,或许他也会如此笃定的说出这番话。

  可是他现在要面临的对手是他的师父。

  当初如果没有秦仲驰的提点,他也未必能够走到今时今日。

  他担忧的并不是官司会输,因为秦仲驰用了非法的手段,软禁了墨家的四大长老。

  只要他们能够找到足够的证据,想要打赢这场官司也并非难事。

  可最大的问题是,若是在庭审的现场,秦仲驰动用了催眠手段,墨锦安并没有百分百的把握能够抵抗。

  到时候万一出了意外,那便是一败涂地。

  墨锦城看到墨锦安脸色凝重,似乎也猜到了什么。

  他放下了刚才两人之间的嫌隙,站了起来:

  “这段时间我手下的人明面上是在四处搜寻顾斯年的下落,但是我另外还派了一批人马在暗地里查找有关母亲的下落。半个月以后法院便会开庭,在这半个月的时间里面,其他的事情不需要你操心,你只需要好好调整自己的状态,保证在庭审现场不会被秦仲驰以任何手段干扰就足够了。”

  墨锦安目光沉沉:

  “我知道了。”

  两兄弟之间的气氛还需要时间来慢慢地的缓解,所以这一次他们两个人并没有聊太多的事情。

  就在墨锦安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墨锦城口袋里面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叮铃铃,叮铃铃!

  墨锦安并没有要听他打电话的意思,所以起身没有任何停留的朝着门口那边走了过去。

  只不过他的手才刚刚碰到门把手,冷不丁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动静。

  紧接着墨锦城冰冷至极的声音响了起来:

  “顾斯年!”

  一听到顾斯年的名字,墨锦安立刻转过身去。

  就看到前一秒还坐着的墨锦城“噌”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14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