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女多夫同时上H共妻:吞下他的大东西

这米酒还是他前几天找杜诗语硬要的,因为放不了几天,所以得赶紧喝了。

  “这是什么?你就真的敷衍我们,把菜全部扔一起炖了吃?”

  虽然闻着味道香辣刺鼻,但是看着实在不算太好看,这个女人做菜怎么这么不精致,为了图省事把什么东西都丢进去一起煮了。

  白清河直接表达了自己的不满,杜诗语正在切香肠,懒得理他,其他人自觉的坐好不说话,陆夜枫也是第一次吃火锅。

  不知道为何,他就是觉得以后他会深深的爱上这种吃法,傍晚的天气有些凉,杜诗语吩咐了下人给宋依依的车窗全部都遮好。

  马车原本是车门帘,杜诗语害怕刮风漏风,特意让下人砍了竹子一起帮忙给她做了一个简单的门,这样风流刮不进去了,好让她可以安心坐月子。

  至于她们这些人,围成一圈正在对着火锅大快朵颐,浑身都热乎乎的,甚至鼻头都出了汗,根本感觉不到凉意。

  “为什么把这些菜给它扔一起竟然会这么好吃?这个鱼肉怎么做的?为什么这么嫩这么滑,太好吃了,还有这个跟肠子一样的东西,看着好恶心,但是真香!!”

  白清河虽然已经很努力的在维持形象了,但是一开口说话还是暴露出了他的本性,化身为十万个为什么。

  “吃都堵不上你嘴巴!”

  陆夜枫不满的嘟噜两句,真是的,多了一个这么能吃的人,他就要少吃很多了好不好。

  杜诗语埋头干饭不想理会这几个人,她怕她会忍不住燥火,是不是大姨妈要来了?她怎么脾气这么暴躁?

  大姨妈?这都快推迟一个月吧,联想到她好像没有避孕,杜诗语瞬间觉得自己好想哭,心里暗暗祈祷千万别是她想的那样。

  “姓杜的,我跟你说话你怎么不理我?”

  白清河不满的用筷子的另一头敲了一下杜诗语,敲完以后,他就后悔了,下午的时候他还啥都没做呢,就把剑架在了她脖子上想要威胁威胁她。

  结果她竟然因为一个小伤口哭的惊天地泣鬼神的,这筷子不会把她给敲晕过去吧。

  杜诗语当然没有晕,不过因为在想事情,所以没有听见。

  “你说什么?”

  杜诗语不满的问道,夹了一块肉狠狠的咬了一口,仿佛那肉是萧易轩身上的肉。

  “我说你有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不过你要帮我酿酒,还有做饭给我吃。”

  白清河率先提出了他自己的条件,然后等着杜诗语回应。

  “没有什么大事,就是想让你帮忙保护依依三年,以后她三年的安全就交给你了。

  酿酒没问题,不过做饭菜看我心情,反正我做了肯定就有你一口吃的,我不做饭的时候你也不能强迫我做饭。”

  白清河不满意的想要反驳,但是想到美酒和美食,他妥协了,于是点头表示应下。

  不过杜诗语想到他这个人竟然会为了美酒而背叛欧阳琴,因此让他写下契约约束他,并让他对天发誓,如果不遵守诺言,就让他一辈子没有酒喝。

  白清河想着不过是三年,就咬牙应下了,然后提笔签下了大名。

  “我很好奇,如果欧阳琴说你背信弃义,没有完成任务怎么办?还有人情也没有还掉,她若是再让你杀我怎么办?”

  杜诗语说完还不忘记把契约给收起来,明着是装进袖子里面,实则是塞进了空间。

  “那小爷我就把葡萄美酒还给她,所以你赶紧给我酿啊,到时候还给她的时候还能告诉她,这才是真正的葡萄酒,她那是假的。”

  一点都不心虚的白清河一脸傲娇的说完,杜诗语开始为自己的选择担忧,这货真的能照顾好依依吗?

  “你以前这样干过吗!有没有被打过?”

  杜诗语甚至有点怀疑这货,是不是脑子不好了,就算不好了也不能坑她不是。

  “他们打不过我!”

  言下之意就是经常这么干了,但是别人都打不过他。

  “以前你哪些乱七八糟的我不管,但是依依你必须要保护好了,再说了,酿酒也不是一天两天能成的,酒的时候越长,味道就越浓厚。

  你要保护的那个姑娘,她会竹叶青,等做完月子安定下来以后,就让她给你整点尝尝。”

  白清河一听,哪里还有不应下的道理,忙不跌的点头,低头的瞬间看到菜竟然都快没有了,忙伸出筷子去抢。

  杜诗语都快无语死了,现在肚子里面什么个情况还不清楚,这会酒是肯定不能碰了。

  火锅虽然不能经常吃,但是偶尔吃吃还是可以吃的,想到依依今天生孩子的样子,杜诗语心里直打鼓。

  都怪那个贱男人,连个安全措施都不做,现在好了,搞出人命了吧。

  “行了,别抢了,菜还有!!管够,能不能不要这样抢着吃,太影响形象了。”

  杜诗语看着为了一块肉片打起来的两人,无语的去重新拿来了下人洗好的蔬菜和肉食。

  几人就见杜诗语直接往锅里倒了一部分自己喜欢吃的,然后示意他们可以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

  这种体验感是几人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杜诗语作为其中的唯一女性,并没有很体贴的帮忙下火锅。

  爱吃吃,不吃不拉倒,锅下的火并不算旺,但是肉片都是片好的,下去以后很快就熟了,杜诗语捡自己喜欢吃的开始吃了起来。

  涮火锅的东西还是太少了,等去了海边,她要吃海鲜火锅,海鲜换着花样吃,螃蟹是吃不了了,听说怀孕不能吃螃蟹和糖葫芦的。

 文学

见杜诗语吃的开心,几人终于按耐不住,把盘子里面的菜一咕噜全部倒了进去。

  “不是,你什么意思啊?干嘛倒那么多青菜。”

  白清河喜欢吃肉,所以肉都被他倒了进去,但是梁睿杰更觉得青菜好吃一点,便唰唰的都倒进去了。

  看着堆积如山的锅,杜诗语想要发火,这还叫吃火锅吗?干脆大乱炖算了。

  于是杜诗语赶紧给自己多夹点喜欢吃的,吃饱以后就撤了。

  好不容易结束这顿鸡飞狗跳的晚餐,送依依的小宝宝也特别的乖,几乎都没有听到哭闹的声音,饿了就吃,吃了就睡,让杜诗语有种宝宝真好带的错觉。

  “你给依依把过脉没?检查过身体没?她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杜诗语把梁睿杰单独叫了过去,想要知道一下依依的最近情况如何。

  “我检查过了,脉搏没有,心跳加快了许多,但是身体依旧没有任何异样,看样子只有找到上官雄老人家才能解开答案谜底了。”

  杜诗语闻言点点头,只要依依没事就行,等找到了上官雄,一定要求他帮帮依依。

  “依依现在的情况适合继续前进吗?”

  “可以的,只不过要慢一些了,若是比较颠簸的路段,就需要抱着孩子前进,孩子的脑袋还没有发育好,太过颠簸对他有伤害。”

  梁睿杰其实并不建议继续走,但是轩王爷的交代还历历在目,他们必须快到到达海边,然后想办法出海才行。

  “那就麻烦梁神医了,若是神医有什么需要的,诗语自当义不容辞。”

  梁睿杰想了想,觉得今天吃的火锅还有肠都挺好吃的。

  “不如杜姑娘教我做今日的火锅,和香肠吧?味道真不错,越了以后吃起来也方便不是?”

  杜诗语一听,当然表示没问题了,打算等安顿下来就教他如何熬制火锅底料和灌香肠。

  “杜姑娘为何感觉都不怎么难过啊?莫不是对轩王爷一点都不在意?”

  想到那些暗卫们的嘱咐,梁睿杰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帮他们问道。

  “你也知道了?”

  杜诗语觉得自己一直都隐藏的挺好的,原来各个都消息灵通,全部知道了啊,不会就她一个人小心翼翼的以为全世界都不知道吧。

  “陆兄说的。”

  “我就知道是那个大嘴巴说的,不是不难过,被人背叛伤害了,怎么可能会不难过呢?可是再难过,日子不还是得过,饭菜还是得吃吗?”

  “说的也对,杜姑娘看开些才好。”

  “早就看开了,不合适的鞋子还是早点扔掉的好,不然脚迟早会被磨的鲜血淋漓。

  萧易轩不适合我,走到这一步也很正常。”

  杜诗语觉得她甚至都没有特别的意外,第一次萧易轩背叛她,是因为要救皇帝,所以舍弃了她。

  现在为了国家娶别国公主,她根本不意外好吗?总觉得好像这才是他。

  书里写的那个痴情种,可能只会对别人痴情吧,对她这种不哭不闹不上吊的女孩子也太不友好了吧?

  一想到书里写的萧易轩明明为了姜小曼,一辈子就娶了一个,现在到她,就是和公主两个人了?

  想到这里,她只恨时间太匆忙,没有时间再多埋几个炸弹。。。

  杜诗语自认睡觉比较拉跨,所以不愿意跟宋依依一起睡,怕压着孩子,搭帐篷会让她想起不好的回忆。

  于是大方的把帐篷送给了梁睿杰他们用,梁睿杰以为这是王爷准备好的东西,所以没有开口问来历。

  让杜诗语准备了一肚子的谎话和说辞都没法说出口。

  第二天起来杜诗语只单独给宋依依准备了吃的,在经历了一上午的舟车劳顿以后,她们终于到了一个小镇上,想着才生产不久的宋依依。

  杜诗语提议今天就在镇上休息一下,明天继续走,其他人都没有异议,于是找了一家旅馆住了下来。

  小镇上行人不多,所以像她们这样的大顾客,自然受到了客栈老板最热情的欢迎,杜诗语感觉老板的嘴都快裂开了花。

  “姑娘是有什么事吗?”

  见杜诗语扶着栏杆下来,老板娘赶紧迎了上来,杜诗语觉得不知道是不是昨天的火锅吃的有点辣了,她胃里都火辣辣的,有点想吐的感觉。

  “没事,你忙你的,我有事出去一下。”

  见状老板娘只好收回了手,继续勤劳的把大厅里面的桌椅和板凳都擦干净摆好,可见平日里也是个勤劳的人。

  杜诗语有一件事想要去证实一下,她不敢找梁睿杰,害怕别人异样的眼光,更怕被人知道劝说她。

  “未来王妃这是怎么了?”

  暗二见杜诗语有些不舒服的样子往外面去,忙询问暗一。

  暗一摇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他现在只想知道那个坐月子的女人还活着没?如果还活着他想掐死她,竟然因为客栈老板家的儿子好看就看花了眼。

  两人没有多想就跟了上去,宋依依这边有人保护,他们不用操心太多,他们见杜诗语进了一家医馆里面。

  两人不敢靠的太近,只能远远的看着医馆里面的大夫给杜诗语把脉,然后两人在讨论一些什么。

  而医馆里面的杜诗语则有些慌乱,她竟然真的怀孕了,虽然大夫说了时日尚浅,但是也确诊出来了。

  杜诗语有些懊恼,这段时间没来大姨妈,她竟然都没想过,想到那天那个白清河绑架她竟然直接扛着她的样子,杜诗语就来气。

  还有昨天她突然想起来了没喝酒,不然伤害宝宝了可怎么办?

  杜诗语摸了摸肚子,有些无奈的看着小肚子。里面竟然有个小生命,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她竟然怀了一个人在肚子里面,至于要不要生下来这种问题,杜诗语从来没有考虑过,孩子她足够能力抚养。

  为什么不生下来,萧易轩犯错了,但是孩子没有,孩子是无辜的,她被通知怀孕的一瞬间以后,就决定好要当一个妈妈了。

  虽然会很苦很累,但是她想要有个血肉相连的血脉至亲,让她知道自己的存在是很重要的。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15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