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水管开水放B里是什么感觉:一前一后玩起了三明治

“小姐,茶具拿来了。”

  周玉雪皱眉道:“把它们都拿出来。”

  丫鬟小心翼翼地把茶具拿了出来,一个个摆放在了桌子上面。

  这一套茶具出自名家之手,是周浦方送给周玉雪十四岁的生辰礼物,大师用上品白泥做的镂空错花款精品,全天下就这么独一无二的一套。

  当时周浦方花了千两白银才订做了这么一套,自周玉雪得到之后一直作为招待重要客人的宝贝。

  丫鬟摆放了东西之后退到了一边。

  周玉雪看着这个心头好的宝贝,想起了今日是如何用它款待了崔玉莲,心里就觉得脏。

  伸手拿起一个茶杯,看了几眼,咬着嘴唇狠狠砸到了地上!

  这一砸吓得丫鬟几乎魂飞魄散!

  这套茶具是自家小姐的心头好,就这么砸了?!

  “小姐,使不得,使不得啊!”丫鬟赶紧去拦周玉雪,却被周玉雪一个眼神就钉在了原地。

  “那个人用过的东西,我怎么能再用?!”

  周玉雪一下一下,把整整一套茶具都摔了个粉碎。

  雪白的茶具碎在了地板上,就像是一地碎雪,而这时,堵在周玉雪心头的那口气终于下去了一些。

  这时,她长长吐出一口气,平了平情绪对丫鬟吩咐道:“去让人进来收拾一下地上的东西,就说我不小心把茶具给摔了。”

  丫鬟立刻转身出去,叫来了收拾东西的仆役。

  这时,周玉雪转过头冲着身旁的丫鬟笑了笑道:“走,陪我去瞧瞧崔玉莲,她瞧不上我的安排,怎么也得把她请回去才行。”

  “是,小姐……”

  丫鬟瞧着发过脾气的周玉雪恢复了冷静,赶忙应了一声,跟着周玉雪朝外面走了去。

  而此时,崔玉莲那里也热闹极了。

  崔玉莲散步扭伤了脚踝的事情很快就传了出去,一干小姐们听到这情况,都纷纷过来探病。

  可是崔玉莲别说见客了,就连关系亲密一些的石悦棠都没见,说是自己头疼不舒服,不想被打扰。

  众人也识趣,没来打扰受伤的崔玉莲。

  可真正让崔玉莲婉绝见客的原因……

  “唉……这指痕怎么这么明显……”

  崔玉莲长叹一口气,皱起了眉头,视线落在了自己的脚踝上,心里发起了愁。

  她的脚踝因为严重扭伤肿得跟个发面馒头似得,一看就伤得厉害。

  可偏偏脚踝上还有颜色更深重的几道指痕。

  只要不是傻子,看上一眼就能猜得出来,这扭伤是人用大力所为。

  试问这种情况下,崔玉莲又如何敢让其他人来探病?

  此时此刻,崔玉莲待在这里,浑身上下都跟长了针似得,恨不得周玉雪遇到了什么事情,直接取消了这场宴会,她好回家养伤,免得在别人面前露相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房门偏偏又被敲响了。

  崔玉莲眉头紧皱,对翠儿道:“翠儿,你去把人打发了。”

  “是。”

  翠儿得了令,吸了一口气调整好自己的神情,快步走去开门。

  “我家小姐头疼的利害,不见客了……”

  翠儿说了一半的话,在看到门外的人收了回去。

  眼前笑语晏晏的周玉雪,她可不敢得罪。

  “周大小姐……”

  翠儿盈盈福了一礼,周玉雪却是一脸担心道:“怎么?崔姐姐头疼的厉害么?这可如何是好。”

  说着,周玉雪朝门内走去,翠儿不敢拦她,神情窘迫地闪到了一边,担心地冲里面喊:“小姐,周家大小姐来看你了。”

  崔玉莲听见了两人对话后,就已经把裙子赶忙放了下来遮住脚踝。

  瞧见周玉雪一脸担心地走进来,崔玉莲脸上挤出了一抹浅笑道:“玉雪妹妹,我这不争气的,让你担心了。”

  周玉雪对崔玉莲这话心里犯堵,可面上还是不动声色,急切道:“姐姐怎么说这话?今日都是我没照顾好你,才让你在那种地方伤到了脚。”

  “这怎么能怪到你头上?都是我自己不小心罢了。”

  崔玉莲可不敢顺杆爬,赶忙把错处都揽到自己头上,心里在想怎么样下逐客令,免得周玉雪的注意到自己的脚伤。

  “咱们可都别再相互认错了。”周玉雪垂眸叹了一口气,“崔姐姐,你头疼可是受了风寒?要不然我再叫大夫过来瞧瞧,只是我怕大夫那儿药材不齐全。”

  崔玉莲听到这话,心里头咯噔一下。

  周玉雪能把这么一个庄园布置得周全,又怎么可能连普通伤寒的草药都没备齐全?

  难道,周玉雪她发现了什么?

  崔玉莲心中生出了疑问,生怕自己见不得人的丑事被发现,脸色也变得难看了许多,看向周玉雪的眼神里也多了一抹探索。

  周玉雪却全当没觉察到她的视线一般,愁眉苦脸道:“唉,这两日庄园里收拾东西的仆役病倒了好几个,大夫把药材用了不少。崔姐姐,如果你真是头疼的厉害,我让仆役连夜把你送到山下村庄治疗,又或者用马车把你送回崔府都行。”

  “我只求崔姐姐别出大事情,不然我怎么给崔总长交代啊……”

  听了周玉雪这话,崔玉莲生出的警惕心终于下去了。

  正好周玉雪说可以送她回去,崔玉莲立刻把话接了过来道:“我确实头疼的很,再加上脚踝受伤了也不能跟你们一同好好玩儿,就麻烦妹妹安排一下,让人把我送回崔府吧。”

  周玉雪点点头,跟崔玉莲又寒暄了两句,转身出去安排了仆役,用软轿将崔玉莲抬下了山,用周家的马车把她连夜送回了崔府。

  这边崔玉莲一走,周玉雪立刻让人把这房间里的东西都收了拿到灶房给烧掉了。

 文学

没了崔玉莲这个碍眼的人,周玉雪心情都好了很多,立刻让人去张罗起了晚上的事情。

  天色擦黑后,庄园的篝火燃烧了起来,周玉雪也派了丫鬟去请来了众位久等的小姐。

  庄园的空地上燃起了篝火,提前腌制好的烤肉被架在了铁架上,火舌舔舐着涂满调料的肉块,发出了滋滋的声音。

  一阵风吹过,偌大的庄园里弥漫起好闻的烤肉香味,只喝了甜汤吃了糕点果腹的众人顿时被这香味勾出了馋虫,一个个饥肠辘辘。

  烤肉的厨子不多,可吃东西的人不少,烧烤又不像炒菜这些,猛火快炒就能很快把菜弄出来。

  烧烤须得慢慢烤,火势若是猛了就得立刻进行调整,否则这一块上好的肉从恰到好处的熟到焦糊只能弃食,时机转瞬即逝。

  出菜出得慢,众人被这要命的香味吊着,哪怕注重着自家仪态的小姐们也有些端不住了,一个个视线都被大师傅手里的烤肉抢了过去。

  柳翩翩和柳飘飘虽然也饿得眼睛都绿了,可是柳翩翩岁数大一点,能稳住。但柳飘飘就不一样了,她性子天真直爽,肚子一饿脑子就转了起来。

  看着还有没开始烤制的肉,她站了起来,想周玉雪问道:“周姐姐,咱们这么坐着也冷,要不然大家伙儿也烤着玩儿吧?”

  周玉雪宴请的都是大家闺秀,生来就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娇娇小姐,谁做过这种粗活儿?

  再说了,要是过去烤肉,那烟熏火燎的味儿可不就是直往人身上扑么?那可怎么行?

  可偏偏在这种氛围下,柳飘飘的提议反而让一个个大小姐都蠢蠢欲动了起来。

  确实在场的都是养在闺中的娇贵女儿,但有人开了口,其他人也跟着附和起来。

  “是呀,咱们都在这儿了,不动手玩玩可不值当呢。”

  “我也想试试,看厨子做烤肉并不是很难,应该也难不倒我。”

  周玉雪看众人的跃跃欲试,笑道:“行吧,那我安排人给大家伙儿准备一下,姐妹们可记得把头发和衣服都给收拾一下,不然给火燎了,我可管不了啊。”

  有了周玉雪的提醒,想要去烤肉的众人都把头发给束了起来,也换上了更紧身没有繁琐吊饰的衣服。

  谢云和柳飘飘同样换了衣裳,从仆役手里接过了削成小块穿在竹条上的肉串。

  厨房的人考虑到这些大小姐是随便弄着玩儿的,一人给了两串意思一下,怕多了应付不来,反而把衣裳给弄脏了。

  谢云掂着手里跟没有似得肉串儿,笑着走到了放食物的桌子前。

  “大师傅,我自己弄点串儿烤着玩儿啊。”

  请到庄园的都是周大小姐的贵客,谁敢说句不行?倒是周玉雪朝谢云走了过去,悄声道:“谢姐姐,你随便玩儿会儿就好,烤肉的事情交给厨子们就是。”

  “没事儿,这事情我熟着呢。”

  谢云抓起一把竹签,把厨子切成正常大小的肉块全都穿了上去,然后手里拿着这一把肉串走到了篝火旁。

  这一把竹签烤肉的分量足足有两三斤,在谢云手里就是一座小小的肉山,看得旁边的众女都咋舌不已。

  “谢姑娘,你手里那么多肉串怕是不好烤吧?不若分些出来,大家伙儿帮你一起吧。”

  请来的人里面有瞧不过去的,出声想要帮谢云分担点儿,可谢云笑着婉绝道:“不用大家帮忙了,这点子事情,我自己能忙活过来了。”

  谢云的婉绝让一旁瞧着的杨茹有些不高兴了,上来帮腔道:“曹姐姐就别耽误谢姑娘发挥本事了,指不定人家准备给咱们露一手呢。”

  这话说得有些算言酸语的,可面上杨茹还是没敢真说话得罪谢云。

  毕竟谢云在周玉雪那儿是能排的上号的。

  曹菱蕊却是没接杨茹的话,笑笑退到了一旁去,跟其他人一起烤手里的那两小串儿来。

  她出声示好已经做足了应有的礼仪,若是谢云真的丢丑,跟她也没啥关系了。

  谢云没管其他人的,站在篝火旁把手里的烤串儿铺开成了扇形,随后换着方向在火堆旁烤串儿。

  其他人没有烧烤经验,那串儿要不然距离火太近,没多会儿就烤成焦炭,要不然就是距离火太远,肉汁都被烘干了,可里面还是生的。

  两个厨子手里烤的肉串很快出了货,众人分着吃,也算有了趣味。

  柳飘飘向着谢云,给她送了两串过来。

  谢云摆摆手拒绝了:“你饿了,你多吃点吧,我这边也快好了。”

  谢云手里的串儿不断被翻动,外面的烤串儿被挪到了里面,里面的又翻出来,这手上动作连贯熟练,看得柳飘飘眼睛都直了。

  她掌控着火候,肉串很快被烤出了香味,看着就令人垂涎三尺。

  等到谢云把调料往上面一撒,那味道引得柳飘飘都尖叫了起来。

  “谢姐姐,快给我尝尝!”

  谢云把烤串儿分了两串给柳飘飘、柳翩翩,两人一口咬下去顿时肉汁四溢,油润醇香。

  “好吃!这味道一点也不比大师傅的手艺差。”

  有了柳飘飘的这一咋呼,周玉雪也凑了过来,“谢姐姐,给我也尝尝。”

  一品尝之下,周玉雪也连连称赞,引得其他人也起了好奇心,纷纷上来要了一串儿品尝味道。

  烤串儿吃个火候,吃个新鲜,再加上东西又是出自客人手里面,这种种加成再加上谢云的手艺,硬是让诸如杨茹这种嘴硬派也不得不点头称赞。

  这时,石悦棠状似无意地问道:“谢姑娘,你这手艺真不错,是怎么练出来的?”

  众人只知道谢云是柳家座上客,被周玉雪另眼相看,却不知道是如何得了这两家青睐的。

  从上午到了之后,众人私下都在猜测谢云的来历,可不管是岭南岭北还是关外,能让周家青眼相加的谢家就那么点,硬是从谢云的口音上听不出来有什么联系。

  这不,石悦棠一问,众人都支起了耳朵。

  柳翩翩直觉石悦棠这话有些失礼,本想发作,却看谢云对她眨巴了一下眼睛。

  抿了下嘴角,柳翩翩压下了心中怒意。

  这时谢云冲众人笑笑道:“我这手艺是在石阳城跟人合开店铺练出来的。若是大家伙儿有机会去石阳玩儿,不妨跟老板报上我的名号,肯定能打折。”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15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