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流的可真多:征服 岳 不要 美妇 深 轻点

姜渺心里“咦”了一声,这男人什么都好,就是长了一张嘴。

  姜渺:“好啊,让我看看景哥哥怎么给我找灵感。”

  景湛挑了一家附近的咖啡厅,晚上的人很少,他们找了个角落的圆形沙发坐下。

  男人方才像是喝了红酒,西服搭在臂弯,衬衣卷起,领口捻开两颗扣子,露出凹凸漂亮的锁骨,人散漫下去,身上那股冷淡又风流的气质就愈发浮于表面了。

  姜渺忍不住盯着他看,越看就越觉得男人怎么能长的这样好看。

  她看的发愣,结果男人就侧头扫过来,直直的与她四目相对。

  姜渺慌忙挪开视线,还欲盖弥彰的咳嗽一声,就听到男人低笑,悠悠问:“现在有灵感了吗?”

  “啊?”姜渺疑惑的问。

  景湛把剧本递到她手上,没有回答姜渺的疑惑。

  他们要拍的这段戏,就在这家咖啡厅外面的街上。

  景湛指着窗外说:“那,白天你们从这儿走过,头上有阳光,周围有花香,眼前就是喜欢的人,你这时心情是怎么样的?”

  “当然是开心的,但是我觉得我的眼里没有面对喜欢的人的爱意。”

  景湛轻佻抬眉,故意逗她:“爱意,你看看我看你的眼神,这种就是爱意吧。”

  姜渺喝了一口水,差点喷到景湛身上,硬生生的给咽了回去。

  她嘴角勾起一个弧度:“那我还真得谢谢你了。”

  景湛笑了声,结束这个话题,倾身从前座的果盒拿了个手剥橙子,垂眸酸酸的问:“那现在说说,林承衍不是你的前男友吗,怎么会不知道该如何表达?”

  姜渺一顿,拖着声音说:“那都多少年前的事儿了。”

  “多少年前的事儿,你还怀念?”

  “我什么时候怀念了。”

  姜渺挺怕景湛继续问下去的,因为再往下说就是那些她难以启齿的东西,关于她那段荒唐的岁月,关于她和林承衍那不能言说的关系。

  可景湛没再问。

  他点到即止,点了点头,将剥好的橙子瓣放到人嘴边。

  姜渺愣了愣,就着他的手咬了一口,抱满的果汁溢出来,濡湿了男人的指尖。

  景湛收手,自然的扯了纸擦掉指尖的汁水:“现在没有爱意,以后我会让你有的。”

  姜渺被他方才一系列的动作弄的心脏突突剧烈跳动了两下。

  她咬着一瓣橙子,腮帮子鼓鼓的,像只小仓鼠,模样有点儿呆。

  景湛抬手在她眼前打了个响指:“做梦呢,阿渺。”

  姜渺这才飞快的嚼了两下,咽下橙子,小声的说:“可别了,景先生,您还是别撩我了。”

  景湛轻嗤一声,下巴扬起一个优越的弧度:“怎么办呢,一见到你,我就想要这样做呢。”

  姜渺莫名从他话里听出另外一层意思,于是眨眨眼,认真道:“好啊,也不是不行,咱也不是白被撩的,不给我点报酬吗?”

  “啊…”景湛拖着长音,点头:“报酬啊,说来听听,看我能不能付的起。”

  姜渺装模作业地伸着玉似的手指,掌心白花花一片,掌纹清晰,仔细跟他掰数:“要多给我点剧本,还有吃的喝的,买包买衣服什么的,哦对了,还有《STATUE》的慈善夜。”

  “这么贵啊。”景湛说,“那我可就养不起。”

  姜渺没憋住,噗嗤一声笑了。

  景湛一双桃花眼里噙着笑意,声音也同样轻描淡写,有些坏又有些痞,像漫不经心的逗弄小宠物。

  就像如今小宠物经常能逗的他开心,于是也颇为乐意花点钱。

  景湛看着她眼神中的晃动,那种不安又渴望,想逃又想得到更多的矛盾。

  他的眼神突然像个魔王,多了一分不择手段也要得到她的狠绝。

  看到她唇都在轻轻的颤抖,他嘴角轻勾,低头在她额头上赞许地亲了一口。

  “记住现在的感觉。”

  这句话像是在她耳边打了个响指一样,突然把她唤醒。

  “你这是在引导我找感觉?”

  景湛看着她不敢置信的眼神,突然很温柔地揉了揉她的头发,“你觉得呢?”

  他不告诉她答案,他要她猜。

  景湛看了看手表,也不早了,于是叫服务员来买单。

  这次过来的服务员是个年轻的小姑娘,她看着素颜的姜渺盯了好一会儿,接着捂着嘴倒吸一口气,指着姜渺说:“姜姜姜姜……!”

  姜渺拨了拨头发,笑着说:“你好,我是姜渺。”

  小姑娘红着脸,激动的说:“渺渺,我是你的粉丝,我超喜欢你的那个《我们在一起》的综艺。”

  景湛站在一边,心想:我都还没能叫渺渺呢,你倒是自来熟。

  小姑娘再一转头,看到景湛,继续激动,“你是景湛!我也超喜欢你的。”但又立马疑狐起来。

  “这么晚了,你们…你们两是在……”

  姜渺看了景湛一眼。

  景湛谈定的掏出剧本,说:“讨论剧本。”

  小姑娘恍然大悟般的“哦”了一声,却又像想到什么,又问:“那景湛哥你也会写剧本吗,你不是…”

  姜渺回答道:“只是有一个地方,讨论讨论。”

  小姑娘心想:他们都是公众人物,要是真有什么,肯定会避开公众场合,偷偷地单独相处的。

  姜渺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虽然被粉丝认出来,却没感觉到有多开心。

  小姑娘兴奋地掏出手机,想要合影。

  于是她站在两人中间,高举手机,咔嚓一张。

  等把景湛和姜渺送出咖啡店之后,马上发微博:

  【太幸运了!居然在上班时遇到姜渺和景湛在谈剧本!渺渺素颜好美呀!真的美!景湛哥哥也好帅!】

  配图就是她刚才咔嚓地那一张,照片里的景湛手里还拿着剧本,剧本露出来的部分刚好有《月光之东》四个字。

  这条微博很快就上了热搜尾巴,还在山河加班的苏悦收到消息后,马上就联系某博,把这条微博拉到热搜前十。

  ————————————————————————

  晚上回去景湛就去查了查那个在帝都举办的《STATUE》慈善夜。

  《STATUE》杂志作为时尚圈的主流媒体,影响力可是遍布全球的,每月的《STATUE》杂志拥有全球千万最具影响力的忠实读者。

  由美国康奈出版公司发行的流行时尚杂志,收录时尚、生活与设计之相关内容。

  创办于1892年,现发行于二十一个国家和地区,每月一刊。

  在全球各地,《STATUE》杂志被设计师、作家和艺术家推崇为风格与时尚的权威。

  在各个国家和地区,《STATUE》杂志都凸显它独树一帜的定位,从独特视角力求反映所在地的文化。

  被誉为世上顶尖的时尚杂志。

  特别是在金九银十的关键时期,能登上国内一线杂志封面的明星,都是有着傲人的成绩和顶级的时尚资源,要么红,要么特别红。

  金九封面大战不仅仅是各大杂志社的你争我斗,也是各路艺人和超模让自己更上一层楼的台阶。

  一旦登上金九封面的人选,必定是在行业当中有所成就或具有一定影响力的人物,所以导致人人都想上金九封面。

  从近几年金九封面的赢家也客观的展示了时尚圈最火的人选,成为金九女王就意味着不论是模特还是演员的时尚生涯走到了巅峰,在接下来的广告季度,代言费也是翻倍翻倍再翻倍。

  而这个《STATUE》杂志的慈善夜一般都是承办方发送邀请函邀请艺人参加,大部分的艺人都会去。

  而姜渺现阶段的咖位确实不足以让承办方邀请。

  景湛查了查后,就开始给助理阿江打电话。

  手机铃声响了几秒就接通了。

  阿江:“景先生,有什么事情吗?”

  景湛:“你去帮我要个邀请函,《STATUE》杂志的慈善夜,一张就行,到时候直接发给姜渺。”

  阿江没有丝毫感情的说:“好的,景先生。”

  姜渺刚刚洗完澡,肩上披着一条软绵绵的浴巾,湿发披散下来,坐在书桌前,电脑屏幕光映照在她挺翘的鼻尖上。

  看到有条邮箱信息。

  她点开那封邮件,仔细读下来。

  是《STATUE》杂志慈善夜的邀请函,今天是回复邀请的最后截止日期,姜渺一看就知道是景湛给的,不过他还真是速度,才说过可就发了过来。

  原本还有些犹豫的,一看到这截止日期立马就回复了自己会去参加。

  第二天拍摄时,她和刘导还有笑笑说了这事。

  笑笑正在吃饭,咬着豆奶:“慈善夜还有多久啊?”

  “五天,正好国庆那段时间。”

  “听说收到邀请函可都是一线明星啊。”笑笑说,“就那个林纭昨天还跟苏悦姐说呢,想要去,估计没想到你也要参加,不过你俩要是都去了,就你们这咖位,会不会是全场为低的。”

  姜渺满不在乎的耸了耸肩。

 文学

笑笑问:“不过我觉得林纭应该是去不了。”说着摇着头,“苏悦姐哪有那么多的人脉,能把你送去就不错了。”

  姜渺淡定的说:“是啊,能去就不错了,这对我的时尚认可度可是很重要的。”

  在拍戏休息的间隙,姜渺拿出手机订机票。

  “……!”

  我的天!

  她从前去拍戏或有通告去订票的时候对票价扫一眼就过了,从来没把那串数字放脑子里过,这次再点开才发现原来机票价格这么贵的吗。

  她时间紧,又正好碰上假期,票价涨的厉害。

  姜渺按下支付键只觉得心在滴血,这个月的零花钱没有了。

  那边导演正在给同剧组的女二讲戏。

  今天的剧组出奇的安静,景湛和周霖易竟然同时都没来。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姜渺刚在想景湛怎么没来,他的消息就发来了。

  姜渺一边接受着化妆师的补妆,一边点开与景湛的对话框。

  景湛:渺渺姐,今天心情好吗?

  景湛:星星眼 JPG.

  姜渺:?

  景湛:好像恰饭啊JPG.

  姜渺:那你去啊,谁拦着你了。

  景湛正在晟煊集团的会议室。

  对面公司经理正在滔滔不绝的说着上一季度的优劣点,这边公司老板在偷偷聊天。

  看姜渺发过来的一张蜡笔小新捧着碗哭唧唧的表情包,上面配字是“去吃吧”。

  他顿了下,不知道女人这葫芦里卖什么药。

  没等他回复,又接连着又发过来一个表情包。

  这会是一个人翻白眼的表情,配字“想干就干,谁敢拦。”

  景湛笑了声,拎起手机,慢悠悠的回复。

  景湛:怎么办呢,离开了你我就没胃口了。

  姜渺很快的就回复:我也是呢,景哥哥。

  看到姜渺发过来这句,景湛轻轻的发出了一声笑。

  会议桌两边的人都不约而同的看向自家老板,对面的经理正在讲的起劲,一扭头看到同事都在看着老板。

  经理的心脏抖了三抖,心想:不会吧,我还不会成为今天被砍的第一人吧?

  景湛又给姜渺回复了一排哈哈哈哈,发觉没有声音停了,抬起头,他们都在看向自己。

  景湛尴尬的咳了一声,说:“怎么停了,继续说。”

  经理心里默默地点了根蜡:好的,boss。

  就又开始继续讲。

  景湛开完会走出会议室,又看了眼手机。

  他发完那句话后,那女人就没再回复了,闭着眼睛都能想到她红着脸炸毛又磨牙的样子。

  景湛站在办公室门口,轻轻的“嘶”了一声,紧接着便从嗓子里溢出一声笑。

  临近下班时接到了一通周霖易的电话:“湛哥哥,晚上来玩儿不?”

  景湛:“你怎么跟个拉批条的似的。”

  一边垂眸看了眼手表,“我有事,不去。”

  周霖易:“你能有什么事儿!好不容易出了剧组,就得好好放松放松,是不是咱们大景总又给你安排的任务啊,大好青年时光怎么能都花在工作上呢!?”

  周霖易喘了口气,又说:“你可不能学江熠啊,以前天天泡在工作里,现在赵柔柔回来了就天天黏着人家,刚才我去找他人家理都不理我说要去接赵柔柔放学,人他妈都读研了,需要他接么。”

  景湛听的漫不经心,手机免提了丢在桌上,顺手收拾了下办公桌。

  景湛和江熠、周霖易他们是高中就一起的朋友,而赵柔柔是他表妹,最近才回国。

  这次回来C市景湛的确因为要忙着景文耀交待的一些工作,也没空去见。

  他拎起西服,取消免提放回耳边:“不跟你说了,我有点事。”

  周霖易纠缠:“什么事啊?”

  “例行回家。”

  “……”

  回家?

  顿了顿,周霖易还是没法接受,江熠是个妻控那就算了,景湛这家伙又每天都这么的忙,玩都没人玩了!

  他又蓦地想起群里听张硕玩笑说的,说景湛和林家那女儿相处的不错,那小姑娘似乎是喜欢景湛,还在饭桌上叫他景湛哥。

  周霖易:“景湛,你等会要是被绑架了就眨眨眼?”

  周霖易笑着说:“哈哈哈,景湛,我知道你这次回去有什么事了,哈哈哈,他们都说伯父给你安排了一个联姻对象,以后你只怕会更忙了。”

  景湛轻讽勾唇,直接挂了电话。

  ————————————————————————

  在C市佘山南麓脚下、月湖之畔的紫园是景湛从小生活的地方。

  从晟煊集团开车回紫园,景湛用了近乎三个小时。

  傍晚时分,一辆凯迪拉克准时开进紫园,景湛从车上下来,抬步向前走,皮鞋敲击大理石地面的声音响起又骤然顿住。

  原来是堵车快堵疯了的景湛看见自家停车场停了一辆保时捷。

  不是他家的,景湛心中一惊:我草,该不会让周霖易那个乌鸦嘴给说对了吧,回家给我安排联姻?

  就这样,天不怕地不怕的景大少爷战战兢兢的打开了家里的大门。

  屋内,交谈甚欢的几人纷纷扭头。

  景湛一进去就抬眼向餐桌看去,果不其然,又看到了林纭一家。

  缓缓的弯下腰换拖鞋,内心在无限的嘀咕着。

  赵瑾女士见自家儿子慢腾腾的样子,客人就在这坐着,也不知道他看见没有。

  就开口说:“二十,换完鞋赶快过来,你爸爸的朋友林叔叔来了,一起坐着说说话。”

  景湛仰起头笑笑,轻轻的蹙了下眉。

  无奈的走向餐桌,景文耀和赵女士两边各有一个空位,景文耀的空位旁是林纭父亲,赵女士空位旁是林纭。

  景湛自然的向林纭父母打招呼,边说边走。

  他想了想,还是坐在景文耀旁边吧,他不想和林纭有什么关系。

  赵女士看着景湛这么不主动,就叫住他:“二十,坐过来啊,你和小纭年龄相仿,能聊得来,坐那里干嘛。”

  景湛:“哦…好吧。”

  景湛不知道是如何度过这几个小时的。

  不过幸运的是景父景母并没有想要联姻之类的意思。

  看来他要加快速度了,不然景文耀和赵女士就真的给他安排个联姻了。

  赵瑾女士今晚特别奇怪,平常自己的儿子话也挺多的,怎么这一次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沉默不语吧,还只知道自己吃饭,平常学的绅士风度都到哪里去了。

  ——————————————————————————

  帝都。

  梅赛德斯文化中心,时尚圈三大杂志之一的《STATUE》的举办慈善夜今年罕见地将晚会移出C市,定在了这里。

  中心外潮人汇聚,摄影师更是众多,穿着打扮风格各异的潮人们等着要去门口那个印有巨大《STATUE》的背板前合影,即便没有晚会的入场券,也要来会场外跟《STATUE》的logo拍一张,回去发发微博,证明是时尚弄潮儿。

  文化中心内,模特踩着音乐节拍走在红毯上,两边所有记者的视线都汇聚在她身上的衣服上。

  大到衣服的面料款式,小到一个耳钉配饰,都是未来的时尚风向标。

  嘉宾席人很多,从时尚杂志主编到影视明星再到名媛贵妇,这里都能看到他们的身影。时尚圈向来跟红顶白,嘉宾席座次按照受邀嘉宾的身份地位来排,越是重要的客人,邀请函上的位次便会越好,越前。

  国际超模踩着标准的剪刀步经过,姜渺坐在第一排,举起手机,拍下模特身上她认为还不错的一件套装。

  拍好照片,她放下手机,撩了撩头发,继续认真看台上。

  她在认真的听主编在台上讲话,但也不妨碍对面有摄影师在看她。

  姜渺左手边坐的是国际影后,第一位登上《STATUE》国际版封面的女演员,右手边坐的是当红流量花,今年金九银十期间的封面女星,二者无论是气质还是外表,在美女如云的娱乐圈都是佼佼者,否则也混不到今天这个地位。

  然而姜渺坐在两人中间,却丝毫不输。

  不仅是不输,甚至还隐隐有要压过的气势,美貌压过与她同龄的流量花,气势压过大她一轮的国际影后。

  摄影师拍下三人同框照,看着相片里黯然失色的影后和流量花,颇为感慨。

  果然,再大牌的明星,,也架不住一个浑身透着“老娘有钱就是吊”的豪门千金。

  晚会音乐放到尾声。

  模特排队出来谢幕,主编上台来向两边观众挥手致谢,现场一片掌声,《STATUE》慈善夜晚会正式结束。

  慈善夜晚会结束之后,到场的人忙着合影,姜渺没有要跟别人合影的意思,当然也没有几个想上来跟她合影的明星。

  结果刚走过一个转角,她又遇上了熟人,见着对方眼睛一亮然后挂起的挑衅表情,安觉晓叹了一口气。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哟,这不是咱们的大美人嘛。”满身名牌的女生身后跟着三名助理,看上去阵仗很大,颇有大明星的架势。

  不过也确实,她如今已是顶流小花,二线演员,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十八线小演员了。

  姜渺淡淡看了温雅璇一眼,不打算理会对方的挑衅,别过目光,侧身离开,但温雅璇哪会放过嘲笑姜渺的机会。

  只见温雅璇如离弦箭般,冲向姜渺,趾高气扬地挡在她面前。

  姜渺觉得温雅璇的动作很眼熟,那火急火燎的模样有些像商场里抢打折商品的大妈。

  想到这,姜渺不由笑了。

  “你笑什么!”温雅璇瞪圆了眼睛。

  姜渺和温雅璇积怨颇深,虽然姜渺觉得大多数事情是对方无理取闹。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16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