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你的水流得到处都是(移民少妇被五个黑鬼抓住)全章节阅读

“娘娘您真没事啊!”双喜以为娘娘是怕她担心才这么说的。

  “哎呀,真没事你看我活蹦乱跳的样子像是有事嘛,双喜,你是个姑娘家别风风火火的!”

  乔伊伊直接掀开被子站起来在床上蹦了一圈。

  “还有燕子,碧春你们俩也是,你们娘娘我这么厉害的人怎么会有事嘛?”

  对吧,乔伊伊看向了小福子等人。

  “这。。。。。,娘娘您没事就好。”小福子挠了挠头。

  乔伊伊虽然嘴上不领情的样子但心里暖融融的别提多感动了。

  除了她父母之外在这里还能遇到这些真正关心在乎自己的人。

  乔伊伊又朝屋外抻着头往里望的下人丫鬟们挥了挥手“你们娘娘我好着呢,都该干嘛干嘛吧!别误了活计,谢谢大家关心。”

  “那,娘娘,我们真走了哈!”

  小福子等人又仔细打量了一番才恋恋不舍的一步步挪出去,连带着把门口的一堆人也招呼走了。

  只剩下双喜抹着泪两眼泪汪汪道:“娘娘,奴婢真担心死您了,好端端的您出去一趟就一身血回来换作哪个看了不害怕啊!若是娘娘您真有什么三长两短奴婢绝不自己独活,随着您一块去到地底下也伺候您。”

  乔伊伊被双喜这番话惊到了,伸出手擦了擦双喜脸上的泪珠。

  叹了口气道:“.傻丫头,胡说什么呢?你才多大啊就死死死的,你家娘娘我鸿福祭天死不了,若是真走了霉运就是没了性命,你也千万别做傻事。清风对你是有些意思的,你可是知道?”

  双喜嘟起了嘴扭捏起来:“娘娘,您说什么呢?”

  嘿,这丫头,别人不知道我还看不出来?行了,你家娘娘我累的要死,快忙去吧别打扰我睡觉。”

  “是,娘娘,奴婢在主厨房那里还煲了鸭汤呢。”

  “说到鸭汤,哎呀,我火没灭嘞我的鸭汤啊!”

  双喜一拍大腿提着裙子又风风火火的跑了出去。

  乔伊伊见状摇了摇头,这丫头风风火火的性子真要命!

  皇宫崇德殿内,皇上韩夜倾坐在软榻上接过不知名的妃嫔递过来的茶杯。

  李正白立在软榻前恭敬的弯着腰汇报着情况,韩霄染则是自己找了一个凳子一屁股坐下挺直了腰板双手环胸面无表情,虽然带着面具但也能看出来脸色肯定是面无表情的。

  “情况就是这样的,臣汇报完毕请皇上定夺。”

  韩夜倾左手端着茶杯右手捏着杯盖儿扣着杯口抿了一口。

  茶水的清香袅袅散出,萦绕在房间,此刻崇德内静的只能听见茶盖扣住的声音,似乎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许久,韩夜倾目光深沉,面色带着凝重随后开口说:“杀勿论,诛九族!”

  撇了一眼端坐着的韩霄染悠悠的又补充了一句:“李刑部,武王爷破案有功,扼制了造反的逆贼赏李尚书宅院一处,黄金千两,封李正白为从一品官员,即刻封尚书;武王爷赏”

  说到武王爷赏什么的时候,韩夜倾顿了一下,他缺什么,连自己都不入他的眼,他要什么没有。

  “武王爷赏黄金千两!”

  “谢主隆恩!”李正白跪下行了礼,韩霄染还是端坐在凳子上高冷的没有发言。

  韩夜倾搂过软榻上的美人挥了挥手,都散了吧!

  走出崇德殿,李正白偷撇了一眼韩霄染,挠了挠头抓耳挠腮了半天还是问了一句。

  “王爷,武王妃她究竟是何奇女子,居然能降了那鬼魔,卑职堂堂八尺男儿实在是自愧不如,若今日没有王妃救场,恐怕卑职今日要命丧于那里。”

  韩霄染留下下五个字:“本王的女人”就快步走开了。

  留下李正白在原地凌乱。

  “嗯?怎么感觉有双手放在我脸上啊,是哪个登徒子敢占我武王妃的便宜?不过,这双手的触感好好啊!”

  乔伊伊缓缓睁开双眼,发现韩霄染正坐在自己床上,一双大手正抚摸着自己的脸颊。

  乔伊伊双眼瞪的像铜铃一般大,“王,王爷,回来了啊,呵呵。”

  边说边将被子默默的往上拖,蒙住自己的脸。

  韩霄染宛然一笑没一脸宠溺的看着自己没有说话。

  这,这男人什么时候换了一身衣服。

  “除却君身三重雪,天下谁人配白衣!”乔伊伊脑海中闪过一句非常适合形容此刻韩霄染的诗。

  韩霄染一身白袍,头发半散着婉着一个小头包扎着一根水晶蓝玉簪,整个人又纯又野。

  乔伊伊的脸不自觉就红了。

  “睡醒了?本王有大礼送你!”

  “什么大礼,乔伊伊一听大礼这俩字瞬间从被窝里爬起来。“

  韩霄染邪魅一笑,伸出手拉着乔伊伊走出屋。

  一箱箱装满金元宝的箱子整整齐齐的摆在院子里,金元宝发着璀璨的金光。

  “这,这,怎么这么多金子啊!”乔伊伊长这么大头一回看到这么多金子,直接看傻眼了。

  走到箱子面前左看看右看看,拿出一个来在手里颠了殿,又用牙咬了咬。

  “嘿,真是金子。”

  “哪里来的这么多金子啊!”

  “当今圣上赐的,说是帮助破案有功。”

  “皇上赏赐的啊!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暴富了!”

  “舅妈舅妈,你看阿离给你带什么回来了,凤鸣楼的奶炒栗子,可香了,嘿嘿。”

  “这,阿染,你怎么把金子都搬到伊伊的院子来了,咱们王府安保再好,也没必要这么随意吧,大摇大摆可不好。”韩以柔看着几大箱子黄金就这么开着盖放在院子里责怪道。

  “阿姐,这是皇上赏赐的,今天伊伊她”话说了一半韩霄染戛然而止,还是少让阿姐担心的好。

  “舅妈,快尝尝,阿离给你把皮都剥好了,阿离贴心吧。”

  小家伙捧着一把剥好皮的奶栗子踮起脚将栗子举得高高的。

  阿离真贴心,乔伊伊接过栗子尝了一个。

  这,这栗子又香又甜还奶滋滋的,最主要入口即化软糯糯的,能把栗子做到这种程度可不是一般的大厨能做出来。”

  “这是凤鸣楼的栗子?”

  “今天阿离吵着要吃伊伊做的菜肴,我拗不过这家伙领着他来伊伊的院子里,没寻着人。又怕阿离不愿意,便领着他去了凤鸣楼吃了午膳,阿离尝着奶栗子好吃,便把栗子都带回来了。”王姐解释起来

  “对了,今个儿在凤鸣楼吃饭的时候听隔壁桌的客人说:“这几日的孕妇案破案了,凶手已经抓起来,并且还是团伙作案呢!”

  咳咳,乔伊伊和韩霄染非常有默契的咳嗽起来。

  惹得王姐一头雾水。

  看着手中的奶栗子,乔伊伊有了主意。

  “王姐,凤鸣楼可是京城最好的酒楼?”

  本来想把京城的酒楼挨家查看一下呢,看来不需要挨家看了,把凤鸣楼琢磨透了就可。

  是啊,凤鸣楼是整个京城最好的酒楼,座无虚席,若是要宴请宾客啊可是要提前预订的。

  “这么火爆啊!”

  韩霄染捏了一枚乔伊伊手里的栗子道:“伊伊是想去尝尝?既然如此今晚本王带伊伊去凤鸣楼用晚膳如何?”

  乔伊伊宛然一笑又捏了一枚奶栗子笑吟吟道:“好呀,自大嫁入王府还没在外头用过膳呢。”

  “哼,舅舅偏心,只带舅妈不带阿离和娘亲,舅舅坏,阿离不理舅舅了。“

  吧唧着奶栗子的阿离虎头虎脑的撅起小嘴别过头,钻进娘亲怀里。

  韩霄染呵呵笑了一声,抱起阿离哄道:“乖阿离,好阿离,舅舅最疼你了”

  “嘿嘿,阿离就知道,舅舅最疼阿离了,舅舅威武。”

  小家伙一顿疯狂输出彩虹屁,夸的韩霄染美滋滋的。

  “阿离,进屋子去烤烤火暖和暖和,一会出发娘亲再叫你出来。”

  “好哦。”小家伙扭着小屁屁墩墩的跑进屋。

  王姐慈爱的看了一眼阿离又温柔的看向了乔伊伊,“伊伊啊,王姐没猜错的话,你莫不是有开酒楼的打算?”

  乔伊伊乐了“王姐,您怎么知道呢?”

  我,王姐刚要开口,韩霄染站出来道“这怎么行,女人家的怎可开酒楼,本王家财万贯又不是养不起你!”

  乔伊伊撇了撇嘴,她就知道韩霄染保准不同意。

  “哎呀,阿染,我自打嫁进王府整天无所事事的都快闲出病来了,你若是不允我开酒楼我就开医馆!”

  开医馆?这怎么成,到时候又有一堆麻烦事馋上她的王妃可怎么办,开酒楼也不是不行只要自己从十二阁那里多派些人手暗中保护即可,韩霄染摸着下巴寻思着。

  “阿染,王姐倒是觉得伊伊这个想法行得通,阿染莫不会是心疼赔酒楼的银子?那阿姐出,阿姐有钱。”

  “阿姐,您说什么呢,弟弟是那种心疼银子的人吗,再说这武王府要多少银子没有啊!”

  “好好好,开酒楼就开吧,伊伊开心就好,不过,须派十二阁的人暗中保护才行。”

  韩霄染最终妥协了!

  “对,说到十二阁,把我那几个小弟派来,正好方便我给他们施针排毒。”

  这几日忙着各种事,乔伊伊差点把这几个小弟忘了。

  听到小弟这两个字,韩霄染的脸都绿了一半。

  沉着脸道:“有夫之妇与别的男人称兄道弟成何体统?再说,除了你这世界上就没有人给他们施针排毒,非得爱妃亲自来?”

  额。。。。。。

  乔伊伊被问的一时语塞不知该怎么回答是好。

  “阿染呀,伊伊她自有分寸的,你身上的毒不也是伊伊解的?伊伊精湛医术,正所谓医者仁心嘛,伊伊乐于助人也是常理。“韩以柔忙帮着解释道。

 文学

韩霄染无奈的苦笑了一声不知该哭该喜“好家伙,也不知道王姐是谁的亲姐姐了,竟替伊伊说话。”

  对了乔伊伊一拍脑门。

  “双喜呢,清风清水呢怎不见他们人啊!咱们去鸿铭楼不带着他们?”

  “不必带着他们,本王安排他们三个去布置过冬的物件了,眼下天越来越冷,王府的煤炭什么的也快用完了。”

  “难不成爱妃想清风清水了?”

  “怎么可能呀,我只是关心双喜而已!”

  乔伊伊没想到这个男人还是个大醋包呢!

  凤鸣楼内,乔伊伊看着手中的菜单不禁想竖起大拇指,直呼好家伙。

  可不嘛,素菜、荤菜、汤类、甜口、辣口、酸口、咸口,糕点,各种菜肴分门别类应有尽有,各色口味一览无余,这么精细的分类在古代能做到这种程度,单凭此一点就可以碾压其他酒楼了。

  小二笑吟吟的端了一碗奶栗子,客气道:“姑娘第一次来小店吧,可以尝尝小店的招牌菜“暖寒花酿驴宴”这个季节吃驱寒气最妙了。”

  “呵呵,那就上这道招牌菜吧,又让阿离随便选了几道菜,一行人吃起了奶栗子。“

  看着手中的奶栗子,乔伊伊又感叹了一番,这赠送的小食都这么好吃,不知菜肴是不是更加美味。

  面具下的韩霄染看着乔伊伊认真思考的样子不禁露出一个微笑。

  “来了来了,客官您的菜上齐喽,有需要再招呼小的。”

  服务态度也很不错,不过,乔伊伊环视一周发现来这个酒楼吃饭的都身穿华服,非富即贵,这酒楼的局限性有点大啊,真正合格的酒楼应是不论穷富都吃得起的才对。

  夹了一筷子驴肉,乔伊伊忍不住啧啧几声。

  不愧是招牌菜,这驴肉用黄酒泡的极其糟烂再用小火慢煮出来,酒香四溢,肉质鲜嫩入口即化,当真极品啊,极品。

  “舅舅,快帮舅妈擦擦嘴,舅妈吃的酒汤都留下来了,哈哈哈。”阿离调侃道。

  一双骨节分明的大手在自己嘴角擦拭了一下,下一秒韩霄染舔了一口沾着汤汁的手指,气氛微妙极了。

  乔伊伊害羞的想找个洞钻进去。

  “咳咳,阿离,吃你的肉。”王姐夹了一块鱼肉到阿离碗里努了努嘴示意他闷头吃饭。

  “呜呜,阿离知道了。”小家伙耷拉着脑袋没了精神。

  “吃饭,吃饭。”乔伊伊赶紧转移话题。

  啧啧,这鱼肉爽嫩极了,鱼汤也特鲜。

  一顿饭吃下来,乔伊伊撑的直打饱嗝,一桌菜一点没剩。

  这鸿铭楼将菜肴做的如此出神入化,自己可比不过。

  韩霄染见乔伊伊脸色有些打退堂鼓的意思,立刻清了清嗓道:“伊伊,还是算了吧,若你真是无聊啊本王给你找些事做,不必。。”

  话还没说完乔伊伊就打了个响指将韩霄染嘴边的话噎了回去。

  “这酒楼啊必须开!不过不必像鸿铭楼这样麻烦,菜市不必这么多,虽然咱们做菜的话肯定比不过人家,但咱们有的他凤鸣楼绝对没有啊!”

  韩霄染和王姐相视一眼摇了摇头,不知这丫头又有什么主意。

  乔伊伊打包了一份牛骨汤预备带回去给双喜喝。

  拎着牛骨汤出了凤鸣楼,一行人预备往回走。

  这食府街不愧是美食的天下,这一路上的吃食真不少,酒楼也是走两步就有一家,不过人气比起鸿铭楼可就大大缩水喽。

  咦,这店铺的位置好生奇怪,中不中,里不里的,正常店铺为了招揽顾客不都是开在人多的地方,这店铺怎开在夹口处。

  “食府楼!”

  这名字起的可真省事和当街一个名字。

  不过这店铺怎这么冷清,按说这个时辰正是用晚膳的时候,别的店都热闹非凡,怎这个店铺冷冷清清的。

  乔伊伊这么一想就走了进去,韩霄染牵着阿离和王姐跟在后头。

  进了门,发现酒楼里一个人都没有,除了一个正在算账的掌柜。

  “实在不好意思,几位客官,小店不开业了,几位换家酒楼可好。”

  “为什么不开业了?”

  “嗨,我这间酒楼的老板是异域国人,腰缠万贯财大气粗的原本这酒楼啊就是开着玩的,这不,地理位置选的不好,饭菜又没什么特色,生意一直不好,这几天啊老板家里有事顾不得酒楼了昨天刚遣散了伙计,正要往外专卖呢!”

  “卖酒楼?你这酒楼要卖多少钱啊?”

  “姑娘可是要买,哎呦那太好了,便宜卖给你便宜卖给你,100两银子就卖啊!“

  “100两银子?”这要是搁寻常人家手里确实不是一笔小数目,不过对于武王爷这种大人物来说应该就是毛毛雨洒洒水吧?

  乔伊伊摸了摸下巴,认真打量起酒楼内部结构。

  还真别说,这酒楼装饰啊全是按照西域那边来的,充满西域色彩的彩画,让她想起了现代的酒吧和静吧,地方很大很宽敞,分为上下两层。

  一楼大堂正中间有一个专供跳舞弹唱的圆形小舞台,右边有楼梯通往二楼,楼梯是镂空式的极具特色,上到二楼便是一节栏杆,趴在栏杆上可俯视一楼的光景一览无余且二楼约有二十个包间,每个包间都有流苏装饰。一楼大概有二十五桌。

  嗯,虽说地理位置不是很好但这个极具现代化的装修风格及地方大小都让乔伊伊特别满意,不过正所谓兵不厌诈。

  乔伊伊装作一副很是为难的样子看向韩霄染和我王姐道:“价格确实不算贵但这地理位置毕竟有些偏僻,不知还有没有什么特色啊,实在是为难啊。”

  韩霄染这个钢铁直男还以为乔伊伊真是为难,立刻上前拉着乔伊伊就要往外走。

  掌柜一看要走,立刻喊道:“姑娘莫走莫走,实不相瞒啊,咱们酒楼虽说地理位置不好但装修用的都是顶好的材料啊,当初老板光装修费都花了四十两银子嘞,而且啊咱们店铺还有后院嘞,这点哪个酒楼可以比啊?”

  “姑娘,公子,夫人,你们且随我来瞧瞧后院,后院可宽敞了,凉亭、花园要是到了春天啊满花园的鲜花别提多美了,这么好的地方要是位置好,没个二百两哪里盘得下来?”

  乔伊伊一听来了兴致,走,去看看。

  到了后院还真别说,确实是宽敞的很而且还有个凉亭和花园,到时候要是有那个闲情雅致在亭子里下象棋也甚是不错,啧啧,这么有品味不知道那个异域国的老板究竟是何方神圣?真想认识一番啊!这么前卫的装修风格可不像是古代人能想出来的,说不定也是个和她一样的倒霉孩子穿越过来的!

  阿离突然撒开娘亲的手,颠颠颠的向前跑,乔伊伊原以为阿离是相中了那亭子没想到阿离绕开亭子继续向前跑。

  吱呀一声,阿离推开了一扇门。

  “这还有门?”乔伊伊惊叹道:

  “哈哈哈,正是正是,这门是通往泰康街的。

  泰康街嘛书香之地,卖笔墨啊,卖真迹啊,书坊啊都在泰安街,一年一度的灯月节也是在泰安街举办呢,这几天就快了。”

  掌柜的见乔伊伊很感兴趣,立马扯着嗓子连比划带解释的卖力介绍起来。

  “好!就这了,一百两就一百两!”

  掌柜的一听立马开心的嘴都合不拢,总算是把酒楼卖出去了,自己终于可以回去不用在这守着了。

  乔伊伊看了看身旁默不作声的韩霄染,戳了戳他的肩膀压了压嗓子道:“相公,愣着干啥呢付钱啊!”

  韩霄染本来很不情愿,还想再挣扎一番结果被乔伊伊这一句相公迷的甩手就是一张一百两的银票,极其潇洒。

  呵呵,掌柜的捏着手里的银票满脸笑意。

  “那就祝老板生意兴隆啦,我这就不打扰啦,再见了小公子。”

  掌柜的朝阿离挥了挥手便开开心心的往外走。

  阿离眨了眨眼,跑过来抱住乔伊伊,奶唧唧道:“舅妈,以后这个酒楼就是咱们家的了嘛?”

  对呀,以后阿离就可以在这里吃好多好好吃的然后吃饱了去后院下象棋怎么样啊?”

  “好啊好啊,阿离可喜欢下象棋了,舅舅下象棋很厉害,阿离也很厉害。”

  小家伙拍着手别提多开心了。

  王姐走过来抱住阿离提醒道:“伊伊啊,这酒楼算是盘下来了,还要雇伙计,掌柜,厨师,上菜小二”,最重要的是要确定饭菜。这些你都想好了吗?”

  乔伊伊呵呵一笑:“阿姐,你放心吧,我有数。”

  王姐点了点头,需要我帮忙直说,我也闲的很呢,阿离也懂事听话不用我一直看着他。”

  “放心吧阿姐,肯定有你一份。”

  回到王府,乔伊伊坐在床上盘算着酒楼的事情。

  伙计嘛就让那几个小弟来,掌柜嘛?小德子怎么样!不行,得找个有经验的,主厨房的张大厨适合当厨师和杨大厨可以当继续当主厨,再雇几个打下手的。

  上菜小二好说,随便雇几个人手脚麻利人品老实的就行。

  至于菜品嘛,要有特色和其他酒楼都不一样,其次这大冷天的还得有驱寒降火的功效,特色?驱寒降火?

  “娘娘,娘娘”

  双喜端着一盆热水过来放到乔伊伊脚边,又去试了试炭火热不热。

  “娘娘,奴婢听燕子和碧春说最近天冷啊她们特别想念娘娘的火锅,奴婢作为您的贴身丫鬟都没尝过,这合适嘛?说着双喜扭过头佯装着一副不高兴的模样。

  “娘娘,您偏心。“

  “嘿,对啊,火锅嘛,这古代人都没吃过,我要是开一家火锅店那岂不是独一份?”

  乔伊伊一拍大腿,咧着嘴道:“双喜啊双喜,你可算是提醒我了。”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18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