牲欲强的熟妇农村老妇女 叫出来朕喜欢听你叫

“那你怎么敢说这是进入九窍奇山的通道?”

    姜天眉头紧皱,眼中满是迟疑。

    听对方的意思,前往九窍奇山的通道还不止一条?

    蓝伊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她为何知道这些?

    既然这是通道之一,那么其他几条呢?

    姜天脑海中电光涌动,刹那间闪过种种疑问!

    “你现在一定有很多问题想不明白对吧,不过我可没时间跟你解释,也没义务帮你解惑。”

    蓝伊的声音听起来渐行渐远。

    “你要去哪里?”姜天眉头大皱。

    “明知故问!我进入这条通道,当然是要去找九窍奇山了!”

    蓝伊冷冷嗤笑,声音越来越小,显然正在离开这里。

    “试试看!”

    姜天已然按捺不住。

    看样子蓝伊似乎急着离开,而不打算对他出手。

    既然如此,他何不顺着这条通道一路找过去?

    “嗤!劝你不要白费力气!”

    “嗯?”姜天眉头一皱。

    “进入九窍奇山的通道,每一条每次只能容许人一通过,你来晚一步,这道门对你来说已经关上了,你去寻找别的通道吧!”

    “岂有此理!”

    姜天咬牙怒喝,抬手朝着潭水拍去。

    轰隆!

    沉闷的轰鸣蓦然响起,下一刻让姜天诧异的一幕出现了。

    这一掌拍下之后,却被潭水荡起的层层波动迅速化解。

    “嗯?”姜天大感诧异。

    他这一掌虽然没使出全力,但若是普通的潭水,早该被他一拍见底。

    可这紫潭却显然大有古怪,竟然能在瞬息之间消耗他的掌力。

    “剑意,斩!”

    嗖……轰!

    紫光一闪,一缕剑意斩进潭水,引发沉闷的轰鸣。

    潭水迅速动荡,再次将他的剑意消耗一空!

    “怎么会这样?”姜天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他这才明白,以普通的手段,他根本撼动不了这座水潭。

    “既然如此,那就……”

    姜天拿出一个葫芦型法宝,瓶口冲着潭水,抬手轻拍瓶身。

    隆隆!

    狂猛的吸噬之力涌动而出,紫色潭水源源不断地被吸了进来。

    没过一会儿工夫,潭水便被吸噬一空。

    姜天定睛一目的地,却是大感意外!

    潭底看起来平平无奇,并没有任何地下通道或者出口!

    而且看不出丝毫有人从中通过的痕迹,查找一番也没有半点异样。

    这就奇怪了!

    “咦?”

    仅仅片刻工夫,姜天发出消失的潭水又在汩汩涌出,不一会整个水潭便恢复如初,依旧是紫潭一座!

    姜天大感奇怪,此时忽然感觉手中葫芦似乎有些异动,仿佛轻了那么一丝丝。

    要知道,空间宝物无论装载的东西再多,也不会出现份量的变化。

    无论是储物戒、还是储物镯、还是这种储物葫芦,它们装载东西靠的是自身蕴含的空间灵力。

    他连忙打开一看,顿时惊呆了!

    他刚刚装进葫芦中的紫色潭水,竟然全部消失了!

    “怎么可能?”

    姜天扭头望向前方的紫色潭水,感觉一阵头皮发麻。

    这样的情况,他还是第一次遇见,以前简直连听都没听过。

    装进空间法宝的东西,还能无声无息地自行返回原处,这实在太离奇了!

    “再来!”

    为了确认,他再次催动储物葫芦吞光了潭水。

    没过多久,刚才的一幕再次出现。

    这一次,他是叮着葫芦,眼睁睁看着它的变化。

    前一刻还装满潭水的葫芦,下一刻便空空如也!

    “果然大有古怪!”

    这一刻,他有些相信蓝伊所说的话了。

    这处水潭看起来似乎没什么特别,但只是这无法被空间宝物收取的潭水,便超出他的武道阅历。

    蓝伊的声音已经彻底消失,看样子已经远离。

    姜天摇头一叹,趁着潭水消失的瞬间开启“幻目”向下探查。

    结果水潭下方就是一片寻常的湿土砂石,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原本的水潭里,也许存在过某种特殊的法阵。

    那座法阵充当了一座“大门”,通过这座门之后,便踏上了前往九窍奇山的通道。

    而这道“门”只能使用一次,有人通过之后便自行消解,不复存在。

    这样的手段,稍通阵法的武者都能理解。

    看似离奇,其实或许并不太复杂。

    姜天默默猜测着种种可能,但对他来说,事实如何已经不那么重要。

    因为通道已经关闭,他没办法像蓝伊那样由此前往所谓的九窍奇山。

    “吞灵鼠,出来!”

    “吱吱吱!主人有何吩咐?”

    银光一闪,吞灵鼠出现在他的面前。

    “给我找找这里有什么古怪!”

    “吱!”

    银光一闪,吞灵鼠一头扎进了前方的山壁寻找起来。

    姜天默默等待,没过多久,吞灵鼠去而复返。

    “吱吱!主人,这里并没有什么异常,只是一处普通的地下石洞,附近也没有任何灵脉和阵法气息。”

    “好了!”

    姜天轻轻挥手,收起了吞灵鼠。

    这个结果,越发印证了他刚才的猜测。

    连吞灵鼠都看不出有何古怪,那只能说明他的猜测八九不离十。

    虽然这一趟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收获,但对他来说,却也打消了之前的疑惑。

    既然蓝伊能找到这处入口,说明“九窍奇山”很可能不是一个虚无飘渺的传言,而是真实存在的东西!

    “一道通道只能允许一人通过,然后便会消失作废,难怪云家只让八名顶尖妖孽进来。”

    姜天喃喃自语,想到了某些可能。

    “咦?不对!”

    略一琢磨,他又有些纳闷。

    既然是“九窍奇山”,莫非会有九条通道?

    但如果真有九条通道的话,为何来的是八名顶尖妖孽?

    这一刻,他苦思不解!

    云家长老曾经说过,八名妖孽必须联手协作,不得相互厮杀。

 文学

因为哪怕陨落一人,任务也无法完成。

    但如果真有九条前往九窍奇山的通道的话,那么这次来的八名妖孽显然还差了一人!

    云家难道不知道这一点?

    还是说……故意对这八人有所保留,隐藏了其他的安排?

    姜天越想越觉复杂,不由得眉头大皱。

    对于武者来说,修炼虽然会遇到各种阻碍,但相比之下,还是人心更为复杂。

    修炼上的阻碍,总有办法能够解决、克服,但人心构织的阴谋和盘算,有时候却远比修炼过程中遇到的困难更加复杂。

    轰隆隆!

    呲啦……咔嚓嚓!

    “嗯?”

    姜天脸色一变,忽闻身后传来剧烈的响动。

    与此同时,一股惊人的奇寒之力正向这座水潭狂涌而来,势头迅猛!

    “是他们!来得好快!”

    姜天大吃一惊!

    这股寒意他并不陌生,正是“蓝极冰魄”的力量,而且此刻灌入地底的只是一点点余波,并非真正的蓝极冰魄。

    如果是真正的蓝极冰魄,他此刻恐怕已经被冻结。

    “那小子就在这里面,伊竺堂兄,这次他跑不了啦!”外面传来伊霍兴奋的声音,如同发现了至宝。

    “不可大意,虽然咱们遮断了这片虚空,但那小子保不准有什么特殊的手段呢!”

    伊竺的声音随之响起,略带几分自傲之意。

    “堂兄过虑了,只要他在阵法笼罩的范围内,就别想逃走!”

    伊霍放声大笑,声音越来越近。

    与此同时,蓝极冰魄的寒意也急剧提升。

    “蓝极冰傀,去!”

    嗖……轰隆!

    呲啦……咔嚓嚓!

    蓝光一闪,一道人影映入姜天眼帘,不是别人,正是已然化为蓝极冰傀的“葛永生”!

    姜天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而且来得如此之快。

    此刻他已经来不及迟疑,右脚猛踏地面,紫色阵纹骤然铺开!

    嗡隆隆!

    紫光乍现,带着他离开这处地下空间。

    “空间遁术,他要逃!”伊霍冲进地下空间,厉声咆哮。

    “快到外面拦住他!”

    伊竺催动蓝极冰傀直掠上方的山壁。

    “葛永生”搓掌成刀,一刀劈在山壁上!

    呲啦……轰咔!

    嘭隆隆!

    伴着一阵冰渣破裂的异响,这片山壁便被寒意冻彻,并瞬间崩溃开来。

    嘭嘭……轰隆!

    伊竺、伊霍和“葛永生”三人接连自山底遁出,冲上了半空。

    “在那里,小子休走!”

    “小子,你走不了啦!”

    伊竺、伊霍放声狂吼,以最快的速度追向姜天。

    此刻的姜天,脚下踏着一道紫色阵纹。

    但这道阵纹受到禁制阵法的压制,无法将他送到外面。

    不过他已然唤出吞灵鼠开始破禁。

    “给我破!”

    啵!

    银波一闪,一道笼罩虚空的银蓝色阵法屏障便被融出一个数丈大的空洞!

    “嘶!”

    “怎么可能?”

    伊竺、伊霍惊呆了,脚步甚至都为之一缓!

    姜天的手段着实出乎他们预料,没想到竟然轻描淡写地破开了那道强大的禁制。

    他们本以为这次已经万无一失,甚至想来个瓮中捉鳖,却没想到终究还是算错了一着!

    “该死!”

    “快追!”

    伊霍咬牙怒骂,当先追了上去。

    伊竺也不甘其后,迅速跟上。

    然而姜天已经掠过那道缺口,脚下紫光一敛,整个人消失不见!

    “该死!又让他跑了!”

    “继续追,下次定要让他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伊竺脸上带着杀气,带着伊霍向前狂遁。

    他们想要追踪姜天并不难,只是没想到在看似稳妥的情况下,竟然没能留下对方。

    连续两次让一个星辰境小辈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跑掉,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耻辱!

    “我发誓,找到那小子一定要好好出几口恶气!”

    伊霍记着自己的断臂之仇,眼中几乎喷出火来。

    “废话少说,先拿下他再说,我敢肯定,那小子身上一定隐藏着大秘密!”

    伊竺更加冷静。

    姜天顷刻破阵而逃的事实足以说明,其手中有着超乎他们预料的强大手段。

    也许是某种秘宝,也许是某种强大的灵符,也许是某些超出他们想象的东西。

    拿下姜天,或许能带给他们意外的惊喜!

    就在遁行途中,他们忽然收到一道传讯!

    嗡!

    银蓝色流光自天而降,出现在他们面前。

    “嗯?这是家族传讯!”

    “什么事情,竟然传到这里来?”

    伊竺和伊霍有些吃惊。

    他们来到尘封秘境,乃是奉某位长老之命,并不是家族指派。

    这次来到秘境,他们其实非常低调,甚至可以说是一种私下的行动。

    此刻家族发来传讯,究竟所为何事?

    伊竺没有迟疑,立即抓过传讯符查看起来。

    “什么?”

    “妖族神境强者遗骨!”

    嘶嘶!

    不看不要紧,一看之下二人顿时被震惊了!

    家族传讯中显示,尘封秘境中疑似出现了妖族神境级别强者的遗骨。

    而且还是疑似数十万年前曾经引发过上下两界武道巨变的那一具!

    这个消息仿佛一个惊天炸雷在他们耳边响起,直接让二人停止遁行,顿在了半空!

    “巧了,还真是巧了!”

    “恰逢咱们身在尘封秘境,便有妖神遗骨现世,这简直就是在给咱们送宝啊!”

    二人无比兴奋,感到热血沸腾。

    妖族神境级别强者的遗骨,价值不可估量,更何况是数十万年前就引起过武道巨变的那一具,其价值就更不用说了!

    然而传讯之中的某些细节,却让伊竺和伊霍面面相觑,陷入迟疑。

    “三长老竟然提前安排好了人?”

    “也就是说,在咱们进入尘封秘境之前,他就已经提前做出了布置,而且还不知道谋划了多久!”

    伊霍深感惊讶,伊竺则面色深沉,眉头紧皱。

    表面看起来,这对他们而言应该是一个好消息。

    因为三长老提前安插了内线在秘境之中,可以让他们的行动事半功倍。

    但细细品味,感觉却大不一样!

    首先,他们是这几天才刚刚来到尘封秘境之中,而且是奉四长老的命令行事的。

    并且他们来到秘境中的事情,四长老并未对外宣扬,临行之前还叮嘱他们对外保密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19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