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讲桌底下公然啪啪H文 攻惩罚受含着振动器做男男

两个张逸几乎异口同声。

    彼此目光顿时交织在了一起,在空中碰撞出了火花,就差点要打起来了。

    张逸深吸了两口气,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更不能胡乱出手,不然吃亏的还是自己。

    秦漫彤悄悄来到张逸身边,压低声音说道:“张逸,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我们根本无法分辨出谁是真假啊!”

    她心里出现了一个很可怕的想法,自己不会是假的吧?

    不!

    自己怎么可能会是假的呢?

    她使劲甩了甩脑袋,很快就把这种可怕的想法抛之脑后,继而询问假张逸:“我问你,我们是如何结婚的?”

    嘎?

    两个张逸同时看向了秦漫彤,没想到她居然会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张逸顿时醒悟了过来,心想若是回答不出来,那么,眼前这个张逸肯定是假的。

    呸呸!

    他本来就是假的!

    只是让他们分辨出究竟是人假冒的,还是处于幻境中。

    “谁跟你结婚了?”

    不料,假张逸冒出这么一句话来,他搂着自己身边的秦漫彤,冷哼道:“我跟她结的婚,不是跟你这个假的!”

    我是假的?

    秦漫彤差点没气笑了。

    张逸眯着眼睛,他觉得这个假张逸好像有自己的想法啊?

    轰隆隆!

    突然间,天穹下,雷光滚滚,异象尽显,十分的恐怖!

    两只鸡展开了一场巅峰对决,谁也奈何不了谁,最终全都动用了至强法则,想要镇压对方。

    此刻,两道天雷轰然落在两只鸡身上,让它们浑身遍布交织的雷弧,以及繁复的符文浮现,神秘而又强大!

    “哈哈哈,鸡爷终于明白了……”

    不料,黑毛鸡突然笑了起来,它这般说道:“乾坤逆转,你是鸡爷,鸡爷就是你,我们不是处于幻境中,而都是真的!”

    什么?

    此语一出,张逸他们顿时就震惊了。

    不会吧?

    这不是幻境里?

    他们全都是真的?

    有没有搞错?

    这世上岂会有两个相同的人?

    这完全就是解释不通啊?

    “不打了不打了,我们彼此为鸡爷,再打下去吃亏的还是自己!”黑毛鸡收回浑身磅礴气势,体型极速变小,它看向已经傻眼的张逸,沉声道:“这是掌中乾坤,乾坤逆转,让我们看到了另一个自己!”

    “什么意思?别说鸟语,说人话!”张逸瞪眼道。

    “鸡爷不是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吗?”黑毛鸡翻了翻眼睛,继而再次解释道:“这里的乾坤已经逆转了,让我们看到了另一个宇宙的自己!如果用科学来解释的话,那就是另一个宇宙维度的我们!”

    “这……”

    张逸蹙眉,当场就震惊了。

    乾坤逆转,另一个维度的宇宙融合在一起,让自己看到了自己?

    这这这……

    所谓的乾坤逆转,已经恐怖到了这种地步了吗?

    其实想想,这世上还有很多解释不通的事情,就比如张逸当初在虚无世界遇到了过去的天机子。

    想必,当初的虚无世界,同样是乾坤逆转了。

    轰!

    就在这时,这片天地间,爆发出一声剧烈的轰鸣声,空间颤动,乾坤再度被逆转,震撼了他们。

    接着,眼前的张逸和秦漫彤身影开始变得模糊,渐渐地消失在了他们的面前……

    消失了?

    是不是说明这里的乾坤已经恢复正常了?

    “呼,真是吓死鸡爷了,鸡爷还以为碰见鸡鬼了……”黑毛鸡长出一口气,觉得一阵心有余悸。

    鸡鬼是什么鬼?

    张逸很是无语,同样觉得心有余悸,不知何时后背已经被冷汗给打湿了。

    秦漫彤柳眉倒竖,神色复杂而凝重,纳闷道:“这里的乾坤被逆转,究竟是自然形成的,还是人为的?”

    “你问鸡爷,鸡爷问谁啊?”黑毛鸡翻了翻眼睛,接着很古怪的看了他们两眼,忍不住问道:“鸡爷就纳闷了,鸡爷醒来的时候,为毛没看到你们?你们究竟是不是跑到哪里寻开心了?”

    寻开心?

    听到这话,秦漫彤俏脸一红,尴尬得想要找个地洞钻进去。

    张逸瞪了两眼这只鸡,随即将看到梦中女子的事情告诉了他们。

    什么?

    听完之后,黑毛鸡顿时就震惊了,而后恍然大悟道:“鸡爷算是明白了,一定是那位女子梦到你,因而影响了这里的空间,让这里乾坤逆转!”

    说着,它抬眼环顾着四周,叹息一声:“姜家祖地的空间,很不稳定啊……”

    “小师叔,你快看,是她,是那位女子……”

    突然间,莫水凝用手指着一个方向,满脸的欣喜,但又带着一丝惊恐。

    张逸他们纷纷抬眼相望,仔细凝视,发现远处有一位白衣女子,真背对着他们,画面很是惊悚。

    在梦中女子的四周,有朦胧的烟雾缭绕,若隐若现,可却比任何时候还要清晰,只要她转过身来,基本就能看到她的样貌。

    张逸面色动容,他向前两步,朝着梦中女子喊道:“喂!是你吗?”

    “是我,你终于来了,我已经等你有千年了。”梦中女子并未转身,声音婉转而动听。

    等我千年了?

    张逸顿时有些愕然,继而追问道:“我听说你是被困在这里的,你的真身在哪里?我去解救你!”

    “在姜家祖地的最深处,那里危险重重,你确定真的要来吗?”

    “是的!”

    “好,我等着你……”

    “那个,你能面对我说话吗?”

    “我该离开了……”

    不料,梦中女子依旧并未转身,她抬脚向前走,消失在了朦胧的烟雾中……

    靠!

    这就离开了?

    有没有搞错?

    张逸表情很失望,他本想瞧瞧梦中女子的容颜,没曾想还没说两句对方就离开了。

    姜家祖地的最深处?

    很危险?

    他经历过许多生死,何惧危险?

    横推姜家祖地,只为遇见你!

 文学

在接下来的路途上,张逸魂挡杀魂,遇灵斩灵,横推姜家祖地,没人能阻挡他前进的脚步。

    接着,又有不少游荡的魂灵扑杀了上来。

    它们没有灵智,只有本能,只为能吸食人血,壮大自身。

    轰的一声响,黑毛鸡振翅飞翔,浩瀚无边,横渡天地,向着那些魂灵镇杀而去。

    张逸站在一处高坡上,他背负着双手,向前眺望,只见黑毛鸡气势磅礴,遮天蔽日,那些魂灵就像是虫子般,尽数进入了黑毛鸡的腹中,成为它的养料。

    远处,高耸入云的山巅上,这里云雾缭绕,美景如诗如画,却有几人迎风而立,正静静观察着大吃特吃的黑毛鸡。

    为首是一个黑衣青年,他那深邃的眸子透着冷冽的精光,浑身弥漫的气势很是强横,就这么看着下方的张逸。

    “余大哥,那家伙就是昆仑墟的剑仙吗?我看也就一般般嘛。”

    此外,在黑衣青年身边,还有两男两女,他们皆是俯视着下方的张逸,眼里带着一丝不屑,更有着一种傲慢和自负。

    在他们的眼里,昆仑墟万物众生,皆为蝼蚁,连给他们提鞋都不配。

    黑衣青年眯着眼睛,打量着遮天蔽日的黑毛鸡,震惊道:“好家伙,这就是千年前那只打不死的黑毛鸡吗?传闻它偷习了天帝的万古神体,而后为了躲避天庭超脱者的追杀,最终销声匿迹,没想到它居然来到了昆仑墟!”

    什么?

    此语一出,两男两女表情异常震惊,看向黑毛鸡的眼神带着一丝忌惮。

    在上古传说中,出现了一只很自恋还不要脸的黑毛鸡,据说它是诛仙阁一位超脱者豢养的鸡,更是鲲鹏神鸟的后裔,头脑发达,异于常人,当年更是威震神界,享誉赫赫威名。

    “余大哥,你不会怕了吧?”其中一个高大青年轻笑道。

    “怕?我看你搞错了吧?余大哥什么时候怕过?”另一个青年翻了翻眼睛,很是不满对方这句话。

    “余大哥,需要我们动手吗?”一个蓝瞳女子这般开口。

    一直以来,她都很仰慕余战,他是神域最杰出的青年之一,曾幸运得到天帝的指点,从而名扬四海。

    可惜,余战心中只有一个人,那人便是云可念,也就是天帝的亲生女儿。

    余战此番前来,就是得到了云可念陨落昆仑墟的消息,并带着他们火速赶来,只为一件事,斩杀张逸!

    “他很强……比我想象中还要强!”余战眯着眼睛打量着张逸,嘴里吐出了这么一句话。

    什么?

    能让余战称之为强者的寥寥无几,看来这个叫张逸的凡人,果然很不一般啊?

    “咯咯?余战,你不会真的害怕了吧?”

    就在这时,一道女人娇滴滴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充满了无尽的诱惑,直击人的心灵。

    余战转过身来,他抬眼一看,发现有一位妖娆女子款款走来,那纤细的腰肢,那妩媚妖娆的容颜,很是吸引人。

    不是别人,正是云涵玥。

    “你终于来了,我还以为你不敢来见我!”余战表情不是很意外,他脸色依旧冷漠,冷声道:“说吧,云可念是怎么死的?”

    “信中不是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吗?”云涵玥持着团扇,眉开眼笑的说道:“可念就是被张逸所斩杀,你想要报仇,找张逸便是。”

    “哼!希望你不要骗我!”余战哼道。

    一直以来,他都清楚云涵玥对云可念很不感冒,云可念为了在天帝面前证明自己,不惜冒险闯入鬼界,最终与张逸相遇结怨,而后被斩杀于此……

    “咯咯,我干嘛要骗你呢?”云涵玥掩嘴轻笑两声,继而又道:“我知道,你很喜欢可念,但我不得忠告你一句,她已经死了,人死不能复生,放下这个执念吧!”

    “放下?该如何放下?”余战目不斜视瞥了一眼云涵玥,哼道:“你从未恋爱过,不知道我的痛苦!”

    恋爱?

    你这叫恋爱吗?

    你这叫单相思好吗?

    人家云可念根本就没有喜欢过你,只是你一厢情愿罢了。

    云涵玥只能心里想想,却并未说出这种心里话,还不忘进行最后的提醒:“少说那些没用的,我再提醒你一句,张逸已经是悟道强者,今非昔比,你小心一些吧!”

    “多谢你的善意提醒,我会注意的!”余战自然看得出来,张逸是个很不简单的凡人,必须要全力以赴,方可斩下其头颅,为云可念报仇。

    “余大哥……”

    两男两女纷纷看向了余战。

    “好,那就开始吧!”

    余战深吸了两口气,他抬脚向前走,作势就要出现在张逸面前。

    就在这时,云涵玥突然上前,娇嫩的玉手抓住了余战的手腕。

    “你做什么?”余战先是一愣,而后皱眉道。

    “余战,你是个很出色的人,你可以考虑一下我的!”

    云涵玥含情脉脉看着余战,声音也娇滴滴的,这般说道:“可念已经死了,作为姐姐,我心里也很伤心,但你这种天才不能因此而凋零,只要你跟了我,我保证你有数不尽的资源,将来有可能会接替天帝这个位置,你不心动吗?”

    不料,余战根本没给她好脸色,板着脸道:“松开!”

    他很了解云涵玥这个女人,可以说是男人的杀手,勾引男人的手段更是层出不穷。

    再者说了,云可念死了,你会伤心?打死他都不会相信,心想这女人心里正乐着吧?

    云涵玥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了起来,她恼羞成怒的松开了余战,哼道:“不知好人心,我祝你能活着回来吧!”

    能活着回来?

    听到这话,那两男两女顿时不爽了,气愤道:“云大小姐,你是不是看不起我们余大哥?对付一个凡人,只需动动小手指罢了!”

    “凡人?你们还是这么的自负。”云涵玥突然笑了起来:“好了,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希望我们能再见吧!”

    说着,她优雅的一个转身,就这么消失在了他们的视线中。

    “余大哥,这女人太嚣张了,她要不是天帝的女儿,老子早就把她就地正法了,让他知道老子的厉害!”高大青年握着拳头,很气愤的样子。

    “她想拉拢我。”

    余战看着云涵玥远去的背影,眉头拧成了一团,冷笑道:“她还真是自作聪明,想要拉拢我反天庭?这不是找死吗?”

    嘶!

    不是吧?

    云涵玥要反天庭?

    此语一出,两男两女浑身剧震,表情很是震撼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24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