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最火(老师教跳D放在里面上课感受)全文阅读

“没办法,谁让现今是小人当道,天子又被人蛊惑,喜欢横征暴敛又穷兵黩武,连年对外征战,死亡无数。”

    “对内又喜欢大兴土木,劳民伤财,这没钱就大肆的向百姓征税,让百姓民不聊生~”

    有人也是跟着气愤的说道。

    “可不是嘛,我们家辛辛苦苦的做点小生意,一年到尾辛辛苦苦,起早贪黑,也不过才赚十几万两银子,可是税务衙门这边竟然要我们缴纳五万两银子的税收,这一半的银子凭什么就这样交上去?”

    “对,凭什么~”

    “我们家有个纺织工厂,生意还算不错,一年也能够赚个三十万两银子,可是税务衙门这边算下来,我们一年竟然要缴纳十五万两银子,我们不交,直接就派税务捕快来查封工厂。”

    “真是岂有此理~”

    “这自古以来,圣明之君都是轻徭薄赋,与民休养,反观现今,却是如此的横征暴敛,实在是不想让我们这些老百姓活下去了。”

    “不能够怪天子,都是刘晋这个奸佞小人蛊惑圣上,又蒙蔽圣听,我等弹劾刘晋小儿的奏疏何其之多,但为何至今都没有任何的消息,犹如石沉大海。”

    “欲要正本清源,复我大明之朗朗乾坤,首先要做的就是除掉刘晋小儿,只要他还在朝堂之上一日,则大明永无宁日,我等百姓就要忍受横征暴敛。”

    “想要除掉刘晋可不是容易的事情,他是天子身边的红人,在朝堂之中又根深蒂固,门生故吏不知道有多少。”

    “又是吏部尚书,掌管天下官员,不知道有多少人暗中投靠了他,而天子对他一向也是信任有加,冯公只是因为和他顶撞了几句就被免官罢职。”

    “我就不信这大明没有王法了,他刘晋就真的能够一手遮天了。”

    “只要我等团结一心,齐心协力,定能够将他扳倒!”

    “对,只要我等坚持不懈的向圣上写信弹劾刘晋小儿,他迟早有一日会倒下的。”

    “三阁老怎么说?”

    “还指望三阁老?”

    “他们三个都是泥塑的菩萨,天子说什么就是什么,甚至于身为内阁阁老却是往往要听刘晋小儿的,别指望他们能够有所作为。”

    “可是没有三阁老的支持,我们想要扳倒刘晋就更难了。”

    “事在人为,他刘晋一边当着吏部尚书,一边又是大明最富有的人,谁不知道他靠着手中的权力不知道贪墨了多少钱财。”

    “只要我们抓住这一条不放,一定能够扳倒他。”

    “我觉得想要扳倒刘晋小儿需要从长计议,他根深蒂固,和朝中勋贵们关系匪浅,又和太子殿下交往甚密,想要扳倒他很难、很难。”

    “当务之急还是要想办法先将南直隶布政使这个位置推上我们的人,要是让刘晋这边将他们的人放到南直隶布政使这个位置上面,到时候还不知道整个江南要迎来何等的恐怖风雨。”

    “有冯公的庇护,我等尚且艰难度日,一旦这个位置上再被安排上刘晋的人,我等江南士绅的好日子就真的到头了。”

    “到时候我们辛辛苦苦一年的赚点银子,最后全部都交了税。”

    “对,对,当务之急还是将南直隶布政使这个位置给保住。”

    听到这个官员的话,其他人也是跟着纷纷点头起来。

    现在江南出身的官员在朝中虽然还有很多,可是真正能够站出来当领头羊却已经寥寥无几。

    当年经过接连几次的大案,弘治皇帝将江南籍出身的官员进行了严厉的打击,极大的削弱了江南籍出身官员的实力。

    同时刘晋当上吏部尚书之后,对这些江南籍出身的官员也是重点进行打击,提拔升迁的很少,因为干的不好,被贬、罢黜的却是有不少。

    没办法,穿越而来的刘晋很清楚这些人的尿性。

    如果让他们这些人得势的话,到时候极有可能自己都要死的很惨,同时自己辛辛苦苦经营的局面也可能因此被破坏,而结果很有可能就在短时间内爆发出内战出来。

    新型的资本家和殖民者是绝对不会想要再回到以前的局面,而这些以江南士绅为代表的顽固旧势力,他们最渴望的就是回到以前的局面。

    天子垂拱而治,事情都交给他们这些衮衮诸公,文重武轻,朝廷于民休养、轻徭薄赋,最好是让他们继续去垄断诸多的暴利产业。

    这样的日子才是他们所追求的日子,天下的权和利都掌握在他们的手中,至于说国家的兴盛、老百姓生死都不是他们所关心的。

    反正即便是有外敌入侵,也不过是年年过来劫掠一番,抢够了自然就会回去,更何况抢的地方又是边境之地,离江南隔着十万八千里。

    更何况,老百姓又不能算是民,只有他们这些士绅、士族才能够算是民,他们的生死又有什么重要的。

    刘晋自然是不能让这些人得势的,因为刘晋清楚,继续这样下去,葬送的不仅仅是大明王朝,而是华夏民族鼎立世界之巅脊梁和自信。

    对于这些江南出身的守旧派官员,自然是要打击,朝中需要像王守仁、钟藩这些实干型的官员,真正的为国家、为老百姓做一些事情。

    需要的是有着长远眼光,能够看到时代巨变的人,能够为了大明,为了华夏民族长远利益奋斗的人,而不是只想着自己手头之中那点权力和利益的蝇营狗苟之辈。

    “我听说前几天,刘晋小儿和王守仁走在了一起。”

    “恐怕刘晋小儿是有意将王守仁推到南直隶布政使这个位置上面去。”

    “什么?”

    听到有人说到王守仁,众人顿时就惊呼起来。

    王守仁可是相当牛叉的人,他在南直隶这边当税务总督,可是让江南地区的这些大商人、士绅等吃尽了苦头,大把、大把的银子不得不送到税务衙门去。

    他们想尽了各种各样的办法,却始终拿这个王守仁没有丝毫的办法。

    现在听到王守仁极有可能会被推到南直隶布政使这个位置上面,这些人顿时就更加害怕了。

    真要是让王守仁当上了南直隶布政使,那江南地区的士绅们就真的要完蛋了。

    “绝对不能让王守仁当上南直隶布政使!”

    有人坚决的说道。

    “对,绝对不能让他当南直隶布政使,否则江南将永无宁日!”

    “最好是将他从江南这边调到其它地方去,他在江南一日,我们江南百姓的血都要吸的干干净净。”

    其他人顿时就跟着嚷嚷起来,对于王守仁,很多人是恨得咬牙切齿。

    无它,王守仁当税务总督,征到了他们的税,动了他们的利益,自然是恨不得将王守仁给彻底的赶走。

    “南直隶布政使是朝廷封疆大吏,刘晋小儿说了不算,还要内阁这边商议之后才能够提交到圣上这里。”

    “我等立即联系李公和谢公,谢公肯定是支持我等,李公就不好说了。”

    “不管如何,还是要去联系一下,此外这段时间我等要多弹劾一下王守仁和刘晋,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只要我等坚持不懈,总能有一天扳倒刘晋的。”

    “对,对~”

    “另外还可以联系京津地区的那些工厂、商行、作坊等等,大家一起来向朝廷这边施压,现在的税收实在是太重了,让我等百姓苦不堪言。”

    “出身我们江南地区的人还是好说话的,但是北直隶的这些北方佬,他们死脑筋,并不愿意和我们一起,更何况,很多都和朝中那些勋贵集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此外诸多重要的工厂、商行、产业都是刘晋小儿以及天子、太子、朝中勋贵们一起合伙办的。”

    “这就是刘晋小儿的高明之处了,将自己和很多人捆绑在一起,又蛊惑圣上,与民争利,让天下百姓苦不堪言。”

    “要是能够让圣上从这些产业之中撤出就好了。”

    有人眼睛泛红的说道。

    想到弘治皇帝以及太子所参与的诸多产业,随随便便拿一个出来,至少也是每年要赚上百万两银子的,赚上千两银子一年的都有很多,弘治皇帝和太子殿下麾下的产业和资产实在是太庞大了。

    以前大明皇室那是穷的叮当响,弘治皇帝内帑好不容易攒下点银子,又时常被官员给盯着,但是现在,大明皇室绝对是无比富有的代名词,养活百万精锐大军都轻而易举,钱多到没地方花。

    “这些还是要等将刘晋小儿这等奸佞小人赶出朝堂之后才能够实现,当务之急大家还是商量下推谁上去做南直隶布政使。”

    “对~对~

 文学

京城刘晋的府上,书房之中,刘晋正拿着一封信仔细的看着,看完之后顿时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看来自己还是太过善良了,这些守旧派的官员,真是恨不得食我肉、喝我血啊。”

    守旧派官员的密谋,刘晋当天就收到了详细的内容和消息。

    身为吏部尚书,掌管天下官员,想要投靠刘晋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不知道有多少,这其中就有守旧派的一些官员。

    “蛊惑圣上、蒙蔽圣听、奸佞小人、以权谋私……”

    刘晋看着信上面所写的内容,也是忍不住笑了笑。

    要说这些守旧派的官员,他们是干啥啥不行,但是内斗嘛,绝对是妥妥的行家,要不然历史上再过上几十年的时间,整个大明的朝局都会掌握东林党人的手中。

    东林党人所依靠的手段其实很简单,无非就是不断弹劾、弹劾、攻讦再攻讦,将一个个朝中大佬给扳倒,然后送自己的人上去。

    再加上江南之地自古多才子,官员半江南,自然而然就可以把持整个朝政。

    本来这个朝政总是有人在控制的,关键是你把持朝政之后根本就不会为这个国家,为这个民族去做实事,他们的心思全部放在了内斗上面,放在了自己的权和利上面,完全不顾国家的生死存亡,这才在最要命的地方。

    历史上贪恋权势的人很多、很多,在权力面前,谁能够把持的住?

    但获得权力之后,很多人所想的事情就是如何去做一些真正有利于国家的事情,而不是只顾自己的私利,不顾国家的生死存亡。

    当大明朝廷已经到了山穷水尽、内忧外患的地步了,朝廷需要银子来巩固边防、赈济灾民,可是这些江南地区出身的官僚依然还誓死反对开征商税,甚至于还要朝廷这边减轻茶税、盐税、海贸税等等。

    以至于到了明朝灭亡的时候,朝廷没有钱,又征收不到钱,只能够向贫穷的农民征税,进一步刺激矛盾,让走投无路的农民变成了起义军,一波接一波,最终将大明王朝给灭掉了。

    要知道在明朝,本身商税就非常的低,本身就已经很难征收到商税了,然而,他们依然还是不满足,根本就不顾国家的生死存亡,眼里面始终只有自己的那点利益。

    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不断的抨击他人,自身又干着见不得人的勾当。

    想了想历史上大明王朝,刘晋就对这些人恨的咬牙切齿。

    他们可以为了一己之私,勾结倭寇,大肆在沿海地区搞武装走私。

    一边大肆的兼并土地,一边阻止朝廷征税,将原本该有士大夫出的税赋摊到苦难的老百姓身上。

    一边喊着忠孝廉耻,等到李自成、螨清杀到的时候,他们又是第一个开门跪下来投降的。

    大明能够有现在的局面,还不都是自己苦心的经营,然而到了这些人的嘴里,现在的大明是民不聊生,乌烟瘴气,自己是奸佞小人,他们才是真正的正直之士,是真正的忠臣、能臣。

    “真要是让你们这些人把持了大明朝政,大明估计就真的离灭亡不远了。”

    刘晋将手中的信揉成一团,扔进了火炉里面。

    然而来到自己的书桌上,仔细的将一份名单给列出来,开始进行一系列的安排。

    作为大明的吏部尚书,掌管天下官员,手握大权,再加上又实行了考核制度,对方这些人简直不要太容易。

    第二天早朝。

    “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伴随着萧敬扯开嗓子大声的喊了出来。

    立即有好几个官员站了出来,级别都不高,都是四品、五品的官员,而且大多数都是御史言官、翰林清流之类的,属于拿着专门吃饱了撑着没事做,专门鸡蛋里面挑骨头的官职人员。

    “陛下,臣弹劾南直隶税务总督王守仁~”

    “他总督南直隶税务期间,横征暴敛、利用税务捕快,肆意欺压良善,激起民怨,以至南直隶这边多次出现民众冲击税务衙门之事。”

    御史高元龙站出来,一本正经的开始弹劾起王守仁来。

    在他的嘴下,王守仁成了一个十恶不赦之徒,为了征税,简直是无所不用其极,强行破人家门、巧取豪夺、横征暴敛、甚至于杀人放火,以至于激起了很多的民怨,导致了南直隶地区的老百姓多次冲击税务衙门。

    最后,他要求天子立即命人彻查王守仁,以平息南直隶沸腾的民怨。

    “陛下,臣也要弹劾南直隶税务总督王守仁,他滥用职权、强行征税、横征暴敛,税务衙门的税务捕快仗着征税之权,肆意妄为、私闯民宅、私自扣押货物、关押良善,激起民怨,以至江南富庶之地竟起民怨之事。”

    “臣请陛下下旨彻查王守仁,同时取消税务衙门,以平息民怨,还江南百姓一个朗朗乾坤~”

    高元龙这边刚刚说完,立即又有言官钱启站立出来继续弹劾王守仁,同时借机攻击朝廷是税务政策,要求撤销税务衙门。

    借口就是所谓的税务衙门征税引起了江南地区的民怨,导致愤怒的民众冲击税务衙门。

    紧随着高元龙和钱启,一个又一个官员纷纷站立出来,有弹劾王守仁的,也有趁机攻讦朝廷税务政策的,甚至于还有将矛头对准刘晋的。

    听到这些人的话,坐在龙椅上面的弘治皇帝面无表情,下面的刘晋深深的皱起了眉头,这些人还真是为了一己私利,已经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了。

    朝廷之上,嫣然一下子又掀起了一股反对新政,反对税务改革,反对吏治改革和考核之风,弹劾、攻击的官员也是有王守仁开始,慢慢的有人弹劾刘晋。

    至于王守仁的父亲王华,此时则是急的满头大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

    自己的儿子王守仁被人如果弹劾、攻讦,这即便是没有什么太大的事情,但也要影响以后在天子心中的形象了,想要再升迁可就难了。

    “唉~”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

    “我早就跟他说过,这去了江南,千万不要将江南的士林得罪的太死,我们好歹也是浙江人了,他偏偏不听,这下好了吧,造人群起而攻之,以后仕途堪忧了!”

    王华忍不住唉声叹气,自己的儿子升官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但太过优秀了,现在也是惹上麻烦了。

    “诸位爱卿,大家如何看待此事?”

    等到没有人再站出来了,弘治皇帝这才缓缓的开口。

    当了二十多年的皇帝了,弘治皇帝早就喜怒不形于色,对于这种弹劾的场面也是看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早朝其实根本就没有办法真正谈论什么重要的国家大事,很多时候都是会像现在这样,成为了这些御史言官主流的主场。

    真正谈大事,还是要在尚书房的小会议室里面,正所谓人多的会议不重要的,重要的会议人不多。

    “陛下,臣有话要说~”

    刘晋自然是要第一个站出来。

    这些人抨击王守仁,又抨击自己,还抨击税务制度和考核制度,这是妥妥的反对自己所做的一切,自己不站出来,谁站出来?

    “嗯~”

    弘治皇帝微微点头示意刘晋说下去。

    “陛下,王守仁总督江南税务期间,兢兢业业,上思忠君报国,下思江南的黎民百姓,南直隶原先一年上交的税收还不到一千万两银子,但是经过王守仁这些年的努力,南直隶一年上缴的税银已经将近一亿两,每年在有大幅的增长。”

    刘晋拿出数量来说话。

    “陛下,这是他在南直隶横征暴敛,无所不用其极,肆意搜刮民财,这些可都是南直隶百姓的血肉啊。”

    听到刘晋的话,高元龙立即站出来显得极其愤怒的说道。

    “你所谓的百姓,指的是那些士绅、商人、大家族吧?而不是指那些江南地区的贫苦老百姓吧,税务衙门可不负责地方粮食的征收,也从不会对老百姓征税。”

    “而你口中的这些百姓,一个个富的流油,富可敌国,却是一份税银都不愿意缴纳,还故意武力抗税,甚至于发动自己的族人、地痞流氓等等冲击衙门,然后到了你的嘴里面就是说激起了民怨,以至于冲击税务衙门。”

    “请问,这些地痞流氓算民吗?”

    “这些士绅、商人他们难道就不该交税吗?”

    “难道还是说这税就要从那些贫苦的老百姓身上来收?”

    刘晋对着高元龙怒目而视,一声声反问声让高元龙一下子就脸色大变。

    江南地区冲击税务衙门的事情,他们当然是再清楚不过了,都是当地的士绅、商人、大家族等等安排自己的族人、安排地痞流氓之类的去做的,可没有老百姓会不怕死的去冲击税务衙门。

    现在被刘晋一下子说了出来,当场就心虚了,他们弹劾攻击王守仁以及税务政策,最核心的一点就是税务衙门强行征税激起了民变了,导致了民众冲击税务衙门。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25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