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将军太涨好爽H:东北大坑续集二全文阅读

周梦玲是何许人也?

    如果非要在万寒烟的人生中有个最讨厌人排行的话,孟沂深只能排第二。

    排第一的,必须是周梦玲!

    谁都不能动摇的那种!

    她跟周梦玲,可能上辈子就是宿敌吧。

    如果有时光机这种东西,她一定会穿越回到周梦玲出生前,告诉她妈她肚子里怀的不是个好东西,建议直接打掉。

    为什么她对周梦玲有这么大的敌意呢,起因还得从这女人横刀夺爱开始。

    两人是大一时候认识的。

    那一年,万寒烟因成绩非常优秀,直接越级进入了国内最著名的医学院。

    而周梦玲,则是以医学院第二名的优秀成绩考入了这所医学院,和万寒烟成为了同班同学。

    当时的班主任,为了让两个优秀的人才本着近朱者赤的原理,把两人安排在了同一间宿舍。

    还是两人一间的那种。

    一开始两人还是很和谐的,甚至成为了好友,会互相帮忙什么的。

    结果第一次成绩出来,万寒烟考了第一名,这让从小到大都拿第一名的周梦玲有点心理不平衡了。

    她是医学世家出生,家庭背景非常优渥,天之骄女,哪能接受这样的失败。

    于是发愤图强,决定在下一次考试中,赢过万寒烟。

    然而第二次,万寒烟依旧考了第一名。

    周梦玲不得不对这个比自己小三岁的,没有任何家庭背景,甚至年年申请贫困救助的万寒烟刮目相看了。

    她开始暗中较劲起来,就想赢万寒烟。

    然而不管她怎么努力,第一名始终是万寒烟的。

    她成了医学院的万年老二了。

    那段时间,周梦玲特别讨厌这个称呼,甚至不让人在背后这样议论自己。

    如果让她听到,她肯定是要呵斥一番的。

    正常途径赢不了万寒烟,周梦玲就打起了歪主意,开始做一些歪门邪道的事。

    比如……悄悄给她万寒烟的水里下泻药,让她错过医学院的重要研究项目等等。

    诸如此类,比比皆是。

    只是她太善于伪装了,并没让人发现她的这些屑行为。

    让万寒烟发现她真面目的,是另外一件事。

    那会儿医学院有个读研的师兄,人长得好看,学习又好,关键是性格还好。

    他很照顾万寒烟,不仅借给她自己的笔记,还带她一起做课题研究。

    渐渐地,万寒烟对这个十分照顾自己的师兄有了好感。

    当然,这位师兄对万寒烟也是有那个意思的。

    周梦玲察觉到两人之间的小火苗之后,就有了坏心思。

    她以万寒烟闺蜜的身份,故意接近这位师兄,又怂恿万寒烟去给这位师兄告白。

    却在万寒烟准备告白的当日,让万寒烟撞见了她跟这位师兄衣衫不整的画面。

    当时的万寒烟情窦初开,见到自己喜欢的人和自己的闺蜜搞在一起,只觉得世界都崩塌了,很难接受。

    事后,那位师兄无言再面对万寒烟,甚至直接放弃了学位,离开了学校。

    而周梦玲,趁机进

    入了这个课题的研究小队。

    万寒烟很不能理解,问她为什么不挽留师兄。

    结果周梦玲嘲弄的说,她根本就瞧不上那个男人,只是因为她喜欢,才故意去抢的。

    那一天,周梦玲跟万寒烟撕破了脸。

    她说,她就是看不惯万寒烟什么都比她优秀,所以她的东西,她都要抢。

    课题也是,男人也是。

    万寒烟只觉得她太可笑了。

    然而事实证明,周梦玲根本没跟她开玩笑。

    她不仅借机进入了研究小队,还直接剽窃了万寒烟准备了很久的论文,先她一步发表到了权威的医学网站上,在当时引起了很大的轰动。

    那会儿的周梦玲,风光一时无俩。

    喜欢的男人被抢,万寒烟什么也没说。

    可这会儿连研究成果也被抢,万寒烟终究是气不过了,化悲愤为力量,换了个研究项目,并凭借这个项目,拿到了出国留学做交换生的资格!

    然而她没想到的是,周梦玲也在交换生之列。

    用的,还是从她那儿剽窃去的研究成果换到的交换生资格。

    说起来还真是挺讽刺的。

    到了国外,万寒烟彻底跟周梦玲划清了界限,开始认真的研究自己的课题,并凭借自己的才能,成功的打进了主流圈,甚至还得到了大佬的赏识,把她引荐给了师父韩教授。

    这位大佬,便是随老了。

    随老最喜欢的就是招揽贤士了,万寒烟便是他招揽的人才之一。

    他给了万寒烟绝对的栽培,万寒烟也不负众望,在短短几年时间,拿出了一次又一次的优秀成绩,并成功的进入了第一研究所。

    然而……

    周梦玲这人呢,就阴魂不散吧。

    她在万寒烟进入研究院的第二年,也进来了。

    至于是靠着什么手段进来的,万寒烟就不感兴趣了。

    反正挺无语的。

    万寒烟本想着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各自安好的。

    可这周梦玲啊,还真就改不了她急功近利的小人行为。

    靠着几分姿色和嘴甜,在研究所里也能混得个风生水起。

    关键她还总抢万寒烟的风头,比如万寒烟想研究的课题,她也想研究,还会想方设法的加入进来。

    比如万寒烟要去参加什么活动,她也要想尽办法参加。

    前一次,她得知万寒烟要去参加行业峰会,也跟院长闹着要去。

    结果临出发的时候,万寒烟回了原京去给程修文做手术。

    周梦玲还以为自己赢了,挺得意的,据裴向阳说,她在朋友圈显摆了好久来着。

    好在万寒烟没有加她好友,不然肯定会被恶心到。

    万寒烟和裴向阳私底下都称周梦玲是个搅屎棍,哪里都想去插一脚。

    裴向阳提醒万寒烟说,“周梦玲这是提前回来的,我感觉她是冲着和M团队研究的那个课题回来的,你可得长点心了。”

    “自信点,把感觉两个字去掉。”万寒烟太清楚周梦玲是什么德性了。

    果然,早上开会的时候,周梦玲就参合进来了。

    大冷的天,穿着一个齐B小短裙,和男人一看就血脉喷张的黑丝进来了。

    跟会议室里一群老学究们,简直是两个世界。

    她靠着那一口的夹子音,在男人堆里向来都吃得开。

    万寒烟就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她表演。

    “魏前辈,我刚进这个项目,有很多地方都不太懂,不知道魏前辈有没有时间,想单独跟你请教请教的。

    ”

    会议结束后,周梦玲第一时间叫住了魏珂,娇嗔着问道。

    谁知道魏珂是个大直男,况且人家也五十多了,不是那种年轻小伙经不住撩拨,直接说道,“不好意思,我挺忙的,回去还得跟老大交涉,实在抽不出时间来给周医生解惑了。”

    见周梦玲有些失望,魏珂又道,“我们一直是跟万医生沟通的,她比我们更清楚整个课题的方向,你其实可以跟万医生请教的。”

    周梦玲脸上的笑意都快僵住了,勉强的道,“啊这样啊,那就不麻烦魏前辈了,等魏前辈有时间,再跟您请教好了。”

    魏珂只微微颔首后,就带着团队的人离开了。

    万寒烟正慢条斯理的收着电脑和文件,到是对周梦玲吃闭门羹这件事乐见其成。

    周梦玲一回头就瞧见万寒烟那似笑非笑的嘲弄表情,神色一沉,酸唧唧的道,“有本事就笑到最后啊,现在笑是不是有点早了?”

    “早不早的不重要,我就是想笑,不行?”万寒烟笑意盈盈的反驳她。

    周梦玲气到跺脚,那齐逼小短裙差点就被她那扭腰的动作又往上掀了。

    还好这里没其他男人了,不然还真有可能当场流鼻血了。

    见周梦玲气到跺脚,万寒烟走过来的时候,故意上下打量了一下她说道,“大姐,你这是不是更年期了啊,所以才这么容易生气?我跟你说,生气是容易变老的,知道吗?”

    “你,你说谁更年期呢!你才更年期!万寒烟你太过分了!”

    在周梦玲的歇斯底里中,万寒烟潇洒的甩着头发离开了。

    能气到周梦玲,还真是挺爽的。

    只是这个好心情只持续到晚上,她接到了院长的电话。

    院长的意思是,让她好好待周梦玲进这个课题。

    万寒烟心情顿时就操蛋起来。

    就知道周梦玲这个绿茶婊会去给院长吹耳边风!

    弄得院长以为她排挤周梦玲呢……

    她承认,她就是排挤。

    虽然周梦玲也算有一点实力吧,但她的那些龌龊行为,实在让人看不起。

    挂了电话,万寒烟很烦躁的骂了一句,“真是日了一条街的恶狗了!”

    孟沂深挑了挑眉。

    这么生气?

    作为室友,似乎应该去关心关心的,于是孟沂深好奇的问她,“怎么了这是?”

    “被一条狗给恶心到了。”万寒烟没好气的道。

    因为心情不好,她直接去冰箱里拿了酒来喝,还给孟沂深也拿了一罐。

    孟沂深也没客气,跟她喝了起来。

    大概是酒精容易让人放下防备,更或者她就没想过防备孟沂深吧。

    万寒烟把自己和周梦玲这些年来的纠葛,全都和孟沂深吐槽了。

    听到她曾经有个喜欢的师兄时,孟沂深一下子就酸了。

    所以她是因为在初恋上受了情伤,才不相信感情的吗?

    其实他的猜测也没错,万寒烟的确因为这段失败的初恋怀疑感情的可靠性。

    “那你现在还忘不了他吗?”

    孟沂深憋了好久,才问了这么一句。

    正吐槽吐得很起劲的万寒烟被他问得一愣,反问,“忘不了谁?”

    “你的初恋师兄。”孟沂深都没注意到自己的语气有多酸。

    万寒烟听后怔愣了几秒,才哈哈大笑出声,“我都快忘记这号人了,说真的,如果不是周梦玲,我早把他给忘了,主要是周梦玲一直在我眼前蹦跶,提醒我这段不太愉快的过往,我根本不记得这号人了。

 文学

孟沂深对这话表示怀疑。

    万寒烟啼笑皆非的道,“人的本性就是健忘的,就打个比方,若干年以后,你肯定也不会记得我的。”

    “不会,我会记得。”孟沂深很笃定的道。

    “会忘记的。”万寒烟说得很轻描淡写。

    “不会,我会一直记得你。”孟沂深态度依旧很坚定。

    万寒烟轻笑出声,仿佛是在听什么天方夜谭一样,“都会忘记的。”

    “不会!万寒烟,我永远不会忘记你。”孟沂深强调道。

    大概是他的语气太坚定,也大概是此时的气氛恰到好处。

    万寒烟侧眸看向了他。

    那眼神,像只迷路的小鹿,无辜又懵懂。

    也不知怎么的,一下子就撞进了孟沂深的心里。

    一秒就上头。

    孟沂深直接把脸凑了过来,直接吮住了她的唇。

    速度快到万寒烟都没来得及反应。

    当他吻着她的唇瓣时,她已经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浅浅的回应起来。

    她把这种回应归类于酒精的作用。

    怪酒精太醉人心,也怪他的眼神深情得让她不由自主就陷入。

    这一刻她一点都不想抵抗,也不想挣扎,只想沉溺在这种跟随身心的感觉里。

    管他是不是会忘记,她顾不上了。

    ……

    “万医生,你能把刚刚魏前辈说的那些数据发给我吗?”

    隔天,周梦玲又扭着纤腰出现在了万寒烟的眼前。

    好在今天万寒烟心情好,不跟她计较,拿起鼠标点点点就发到了她的邮箱。

    对于她的这么爽快,周梦玲还挺奇怪的,看了她好几眼。

    虽然昨天周梦玲在魏珂面前吃了亏,但她从来都不是个容易放弃的人。

    这一点,万寒烟还是挺佩服她的。

    毕竟像周梦玲这种几年如一日的想要赢过她的精神,实属难得。

    她若是能把这个精神放在研究上,也不至于到现在都没一个拿得出手的课题了。

    大概是接连拒绝人有点不太礼貌吧,今天魏珂没有拒绝,只说,“我们一会儿还得回去跟老大汇报,你要是不介意的话,可以旁听。”

    反正只是做日常汇报而已。

    而且魏珂也请示过孟沂深了,他似乎没意见。

    周梦玲争取到了这个机会,自然是要到万寒烟面前显摆一番的。

    搔首弄姿的的说,“魏前辈让我去旁听他们的会议呢,是不是我就能见到M大神了?想想还真是开心呢。”

    万寒烟,“……”

    好不容易瘟神走了,万寒烟气得把文件直接丢桌子上,一脸烦躁。

    裴向阳脚一踢,连人带椅子就直接滑到了万寒烟的身边,非常诚恳的说道,“你看看人家周梦玲,懂得利用自身的优势为自己争取机会,你要是能学到点她这功夫的皮毛,也不至于在这生闷气。”

    万寒烟白了他一眼,“我TM真情实感的吐了,可别让我学了。”

    “你就倔吧,周梦玲那些手段你又不是不知道,搞不好把你的功劳都给抢走。”裴向阳善意的提醒道。

    万寒烟冷笑,“当我还是那个十几岁不谙世事的小丫头?”

    “那到不是。”裴向阳自然知道她不是什么任人拿捏的小白兔,“就是觉得周梦玲这人吧……傻人有傻福。”

    万寒烟轻笑出声,“傻人是有傻福,但傻逼没有。”

    在万寒烟眼里,周梦玲就是后者了。

    虽然万寒烟嘴上挺强势的,但心里还是没底。

    她想了想,还是决定去看看,反正她知道魏珂他们住的酒店在哪儿

    。

    只是这样不请自来,可能不太礼貌,万寒烟到了之后,在门口来来回回徘徊了好一阵,最终还是没敲门进去。

    她本想着下楼直接离开的,却意外的瞧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孟沂深?

    他怎么会在这里?!

    万寒烟诧异不已。

    孟沂深没看到她,而是直接往电梯走去了。

    万寒烟只思索了两秒就跟了上去,她想看看这狗男人跑酒店来做什么?

    先前为了住进她家,不还跟她说什么证件都丢了吗?

    就知道这狗男人满嘴谎话!

    万寒烟看到了电梯停靠的楼层,正是自己刚才去的楼层。

    也没多想,迅速进入另一部电梯跟了上去,到了十七层,她探头出去看了看。

    “孟先生,他们都已经先去餐厅了,我怕你不知道就在这等着你呢,我们一起去餐厅刚吧。”

    说话的,赫然是周梦玲。

    万寒烟又诧异了。

    这两个人怎么认识?

    万寒烟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太阳穴在突突直跳,有种自己被绿了的心态。

    “饭就不吃了,我还有事,先走一步。”孟沂深淡然的拒绝了周梦玲的示好。

    可惜啊,万寒烟距离两人有一段距离,根本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只能从周梦玲的表情来做出判断了。

    毕竟孟沂深背对着她呢,她也看不见他的表情。

    到是周梦玲,一双桃花眼,看得都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真让人不舒服。

    听到孟沂深的拒绝,周梦玲还是挺失落的,不过她并没有表现出来,还是很温柔的道,“那还挺遗憾的,本想着请孟先生吃个饭呢,你还有事那就不耽误你了,反正以后还有的是时间,再请孟先生吃饭也是可以的,希望孟先生要给我这个机会呀。”

    “以后再说。”孟沂深折返回会议室,拿了刚才落下的东西后,就直接出来离开了。

    周梦玲全程都站在原地,眼睛就没离开过孟沂深。

    她没想到,传说中的M大佬,居然是个帅气又年轻的小伙子!

    她承认,她心动了!

    周梦玲向来是个目标很明确的人,像M大佬这种身份地位的人,她都不扑,她扑什么!

    ……

    万寒烟心浮气躁,都不等看两人后续的结果就直接离开了酒店。

    她这会儿的心情,更像是日了一条街的恶狗了。

    特别恶心!

    她知道孟沂深身边不缺女人,可那个女人是谁都行,但不能是周梦玲。

    这是原则问题!

    她愤愤的回到家,咚的一声关上了门之后,又气不过,直接打开了密码门的设置,重新更改了密码。

    再次关上门,她还愤愤的踢了一脚门,不爽的情绪已经快爆发了。

    狗男人,别想再进她家门!

    万寒烟愤愤的抱着双手坐在沙发上,眼睛死死的瞪着门口的方向。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门口传来了动静,有人在试图输入密码。

    很可惜,电子锁提示密码错误。

    男人不信邪,又重新输了一次,然而依旧提示他密码错误。

    他这才意识到不对劲,急忙敲门,“万寒烟,开门。”

    是孟沂深回来了。

    万寒烟眯了眯眸,走了过来冷冷的对着门说道,“不开。”

    “你怎么了?”孟沂深茫然的问,“你为什么生气了?”

    “我没生气。”万寒烟嘴硬的否认。

    “那你怎么把密码改了不让我进屋啊?”

    “我自己的家我想改就改。”

    就这语气,还说自己没生气呢。

    孟沂深仔细的想了一下,她为什么会生气。

    但他想不明白呀,他们昨晚还缠绵来着,他以为两人的关系已经缓和了的。

    所以白天的时候她经历了什么?又改变了态度?

    还是说她又开始打退堂鼓了?

    “你确定不开门吗?”孟沂深询问道,声音清清冷冷的,叫人听不出情绪。

    万寒烟咬牙,嘴硬的道,“对!不开!”

    “那好,那就这样吧。”孟沂深轻轻的叹了口气。

    心里暗暗的想,是你逼我的。

    万寒烟心里咯噔了一下,突然心里冒出一股恐慌的感觉。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就这样吧?

    累了?

    想放弃了?

    男人果然都是骗子!

    昨晚还信誓旦旦的跟她说,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她呢?

    她当时就不该因为这句话动心的!

    万寒烟只觉得鼻子有些酸涩,眼睛也酸酸的,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眼睛里打转。

    她不想去承认,也不想认输,就用手背抹了一下眼睛,但却依旧站在原地没有离开。

    门外突然就安静下来,他好像走了。

    万寒烟此刻心里很不是滋味,脑子里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这几天他在家做好饭等她下班回家的样子。

    那种为了生活奔波了一整天,拖着一身疲惫回到家,却发现家里有着温暖的灯光,可口的饭菜,和温柔的男人在等着她的画面。

    是不是以后都不会再有了?

    心里一下子就难受得不行,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狠狠的撕着心脏一样。

    她慢慢的蹲了下去,眼泪不争气的掉了下来,顺着脸颊,滚落到了地上。

    原来会这么痛啊。

    前几次她还没这么大后劲,这一次痛得太明显,才让她意识到这个男人对她来说,真的不一样。

    “你怎么在门口蹲着呀小伙子?”

    门外突然传来了一个阿姨的声音,万寒烟认得这声音,是隔壁凯伦阿姨的。

    “害,和我老婆吵架了,被赶出来了。”回答问题的,是孟沂深。

    他说得很娴熟的样子,好像很无辜,又很气人。

    凯伦阿姨是个过来人,一下子就联想到了,笑眯眯的说,“万医生都结婚啦?我怎么不知道呀?”

    “就近期的事,还没来得及跟大家说呢。”孟沂深说得有模有样的,好像真有那么回事一样。

    “我年轻时候跟我老公吵架,也喜欢把他关在门外,小伙子,好好哄哄就好了。”凯伦阿姨建议道。

    “好的呢。”孟沂深很虚心的接受了。

    这个点正是大家回家的时间,凯伦阿姨还没回家呢,另外的邻居又来了。

    是隔壁的隔壁的索菲亚奶奶。

    “呀,这是怎么回事呀?”索菲亚好奇的问。

    凯伦笑盈盈的说道,“这是万医生的老公,他们两口子吵架了,被关在门外啦。”

    “呀,小年轻吵架啦?”索菲亚好奇的问。

    孟沂深点头,“是啊,惹我太太生气了,正在哄呢,还没哄好,奶奶你接孙女放学呢?你孙女真可爱,我也很喜欢女儿,还跟我太太商量说,要生两个孩子,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儿子最好是哥哥,能保护妹妹。”

    “是吧,孩子还是要多一点才热闹,一个就太孤单了,我也时常催促我儿媳妇赶紧生二胎呢。”索菲亚很是热忱的道。

    那孟沂深,就像是有社交牛逼症一样,就这么跟她的邻居们唠了起来。

    孟沂深:是你逼我的。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26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