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说好只蹭蹭的第10话|女朋友让别人糟蹋小说

 换算一下出口价,这不只是十几亿的生意了。

    宋科长惊的僵直身子,尬笑道,“赵总,这么大生意我可没法做主啊,你应该找部里谈。”

    “这么大生意,应该也不难谈。”

    他都不说什么价格合适不合适了,纵观赵学延和内地的合作,哪一次不是让相关单位或地方赚的盆满钵满,走上经济发展的快车道?

    不说赵师傅方便面的影响了,天府可乐和崂山可乐贴了赵师傅牌子后,那两个汽水厂的创汇能力都大幅度超越了很多大工业集团了。

    赵学延失笑,“那你帮我介绍几个相关人士吧,这次叫你来,还有另一个目的,内地目前的石油石化相关,都缺什么样的设备和生产线,才能追上国际一流水准?”

    “这方面你应该懂吧?缺什么就说出来,我帮你们介绍中间人。”

    买内地的油还附送炼油设备生产线?这个问题……目前内地主售66号和70号汽油,它们最大特点就是燃点低含铅量大,并不太适合现代汽车。

    含铅量高,不止会损害发动机,导致动力下降等等,还会影响油浮电阻值失真、影响油表显示正常数据,堵塞汽油泵过滤网、造成供油不畅、油泵卡死等现象。

    而且尾气排放的各种气体,对大气污染程度也比较严重。

    污染不污染先不谈,即便是现在阿妹家的主要供油一样都含铅,和内地对比就是一个含铅量高和低的问题,禁制含铅汽油那基本是90年代后期才在各国陆续出现。

    但太高了,其他问题也很麻烦。

    还不如一步到位,先助推下内地的石化化工生产实力,再大量引进。

    一听这个,宋运辉就惊喜了,“真的?那太感谢赵总了,我们内地石化领域,和国际一流企业差距还是存在的,也不小……”

    宋科长和他师傅水书记,能在国企改革,厂长负责制情况下重新掌控金州厂,不就是因为前任费厂长、刘总工一力要坚持引进的FRC方案不行,有问题。

    这重新设计了一个方案,引进其他设备生产线,才成功的么。

    他们引进的方案设备,打造出来的新车间,可不是为了权力斗争,是改建后,立刻在国际上有了最先进产品,具备国际竞争力,而不是费厂长那种,引进FRC,修改新车间,调试生产慢慢折腾出产品了……却已经被国际同行淘汰!

    那才是浪费。

    赵学延继续吃饭,“我已经安排好了,上午咱们就去艾克森美浮、马车夫皇家壳牌、加州雪佛龙在港岛的分部参观下。”

    每年在港岛涉及好几十亿港币,甚至更多的油气相关资源、市场,这三个大家伙当然也在港岛有分部,好吧,三大巨头在港岛这里,是直接售卖各种成品商品的,炼油石化等工业集团并不在这里。

    但相关分部肯定有懂行的人、懂技术的。

    宋运辉惊喜的连连道谢。

    赵博士再次笑道,“有机会顺便帮你介绍一下几位船王家的人,港岛这个耗油大户,陆地上的各种车耗油,还是远比不上远洋集团的船王们。”

    ………………

    上午十一点多。

    也就是赵博士还正在带着宋运辉参观马车夫皇家壳牌在港岛分部呢,宋科长介绍的几个人就赶到港岛了。

    这里面不只是石油相关,谈油气生意的了,也包括谈发电煤炭的。

    赵学延安排史蒂芬·周掌厨,给大家准备午饭了,地点并不是九州大厦,是尖沙咀某接待宋运辉和内地其他来客的酒店,让周仔去厨房当主厨就行。

    话说周仔现在掌握的厨艺,不只是杂碎面、叉烧饭和炒河粉那么少了,各种小炒,他也学会了七八种。

    这些小炒菜还达不到超越唐牛的地步,味道已经足够征服。

    午饭吃着的时候,油气煤炭相关事务,已经有赵学延请来的港岛专业人士去配合洽谈,宋科长就是学术科研实干型人才了,还在拉着壳牌里一个老外大谈特谈,各种化工领域专业知识。

    一顿饭吃的差不多了,赵学延笑着对壳牌的老外举杯,“乔恩,这次由阿妹家财团牵头策划的,对港封锁油气资源,阿妹家那边虽然是重头,但你们壳牌影响力也不小啊。”

    “怎么样,有没有考虑过背叛那边,继续支持下我们港岛的油气过度问题?”

    乔恩·佩顿是壳牌驻港岛副总,同样也是精通专业知识的。

    话语下,宋运辉和其他人纷纷沉默。

    还有不少人带着怪异情绪看向赵总……就说被宋科长请来的路小拉路司长,此刻就茫然且懵逼的看向身侧?赵总谈话一直这么直接的么?

    赵总的大名路司听多了,谈话风格就……雪佛龙、艾克森美浮、壳牌一起要卡死港岛油气供应?然后大庭广众的,你就这样直白的问壳牌代表,要不要背叛那边?

    路司长情绪莫名,赵学延则感慨道,“就算现在从国际上购买各式各样的最先进石化设备、生产线,等运输回来,改装建设,再到生产成品油运来,也需要时间。”

    “这段时间,港岛的油气不能断啊,乔恩你说呢?”

    乔恩·佩顿弱弱点头,“赵总说得对。”

    赵博士笑了,“这么说你是答应了?”

    乔恩苦笑道,“赵总,你说的很对,但我权利权限没那么大,您也知道,我们这里不炼油加工,炼油都是在星家坡。”

    星家坡是全球三大炼油中心之一,亚洲石油产品定价中心,亚洲最大的转口港等等,壳牌、雪佛龙等供给港岛的油气,都是在星家坡练出来,生产好再运输来。

    赵博士灿笑,“这我知道。”

    笑声里他也对服务生招手,“陈金城到了没?”

    服务生快速走出去,一分钟后,星家坡赌王、赌魔陈金城,和他干儿子侯赛因已经一起走了进来,赵博士继续对乔恩笑道,“这位是星家坡地头蛇,不如你介绍几个人,我让老陈去和他们谈?”

    乔恩张张嘴,还是在沉默几秒后,果断讲出了几个名字,包括联系方式。

    陈金城兴奋中带着雀跃开口,“延爷放心,我下午就能到星家坡,这件事做不好,我提头来见。”

    原本他是要坐五年牢的,突然地,延爷需要他出去做事?做不好,那还是牢底继续坐穿吧。

    甚至连坐牢吃大米饭的价值都不存在了。

    不过面对延爷交代的事,陈金城还是很有把握的,哪怕他要回去的话,面对的是壳牌那样的超级财团,又如何?他又不是直接和整个壳牌硬钢。

    只是见一下星家坡分部的人。

    这还是为稳定港岛社会做事啊。

    那是他和侯赛因的大本营,老窝啊。

    赵学延无力吐槽,摆手道,“我要你的头做什么,事情办好就行。”

    陈金城又开心的说了几句话,都是各种言语上的承诺,才转身退走了。

    两人离去后,赵博士再次举杯,“乔恩,多谢你帮忙,来,我敬你一杯,祝你工作顺利,万事如意。”

    乔恩急急举杯感谢。

    又吃喝说笑一阵子,等赵博士带着秘书走人,酒宴也差不多该散了,路司长见港岛相关人士也走了不少,宋运辉则还在和乔恩说笑,他才对身侧另一位副司道,“那个乔恩·佩顿不是壳牌的副总么?我怎么觉得,他像是赵总手下的了?”

    某副司若有所思,“原来不是你一个人有这种感觉啊。”

    这都是石油、煤炭等方面的,以前和赵学延毫无关系,交际,都是接了上面的命令飞过来谈商业的。

    又站在酒店餐厅包房里等了一会,看着宋运辉送乔恩出门,路司才快速上前,“小宋,和那位乔恩副总谈的怎么样?顺利么?”

    宋运辉恍惚道,“顺利,很顺利,不是,是有点太顺利,我都不知道怎么形容。”

    “反正只要有需要他的地方,那位都超级配合,他甚至说可以陪我们一起回内地,参观考察下现有的石化企业,都是什么设备,然后综合考虑,给我们推荐最合适的升级方案。”

    路司,“……”

    路司还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呢,才走出去的乔恩又杀了回来,尬笑着对宋运辉,“宋,我也是走出去才想起一件事,特地来找你帮下忙,嗯,你帮我向赵总转述下,我这样的人,赵总旗下有用得上的地方么?”

    “有的话,我想从壳牌跳槽,去跟赵总做事。”

    宋科长,“……”

    路司长,“!!!”

    大家是第一次见面,第一次接触么?你这就想着跳槽了?

    见宋运辉懵逼的厉害,乔恩突然像是岛国人那样,对着他鞠了个九十度躬,“宋,拜托了,请务必帮我咨询下赵总啊。”

    真的挺秃然的,乔恩原以为自己这辈子和赵总有交集的机会应该不大,那他安安稳稳当个壳牌副总好了,在港岛生活这么久,他也逐渐喜欢上了这个城市,就是连老家的家人,比如媳妇孩子都接过来,孩子也在港岛读的中学。

    读的是九龙塘爱丁堡中学。

    你说集团背后那些大佬们在胡搞瞎搞什么啊,你们总部可以随意下决定做决策,但是在港岛去暗中对付赵博士,他们这种一线打工仔,岂不是生死难以自已??

    思来想去,还是像前可口可乐亚洲总裁爱德华·霍克那样,跳槽来帮赵总做事比较稳。

    宋运辉惊醒,急忙扶起了乔恩连连点头,表示有机会帮他转达一下。

    再次送走乔恩,宋科长都有些茫然失措。

    赵总只是找个懂行的人,介绍一下国际一流企业的生产加工各方面工艺技术、深浅?怎么壳牌辣么大的牌子,全球巨头之一,就有人要跳槽了?

    一群人晕晕乎乎回了酒店客房,还正在商量着下一步该怎么做……

    某位中年的移动电话就响了,话说,这位也是特事特办,刚配的移动电话,电话接通后交流一番,中年先是意外且本能的应下了某件事,挂掉电话,他才疑惑道,“青山发电公司,艾克森美浮总裁约我谈点事??”

    这位是煤炭相关方面的领导,要谈的就是煤炭出口来港创外汇,之前饭桌上,赵学延招来的,就是一个李家港电的负责人。

    青山那边……其实不需要。

    青山40%股权本就是华夏电力,也算是体制内国企人,这个让内部人自己交流就行。

    中年老吴还想着找青山那边的自己人研究下具体情况呢,比如具体缺多少煤,下一次运来多少能长期稳住港岛的电力。

    路司都在这话下,忍俊不禁道,“艾克森美浮的人找你,不会也像之前的那位乔恩一样,想着跳槽吧?”

    吴司哑然失笑,“不至于,应该不至于。”

    肯定不至于吧?

    ………………

    差不多时间里。

    九州大厦,赵博士已经见到了约翰·威克,被约翰·威克带来的,就是断腿的亚伦·福克斯。

    “老板,我和文森特先后抓了亚伦和麦考利·斯通,为了方便运输,就分开走了,我带着亚伦先生先是偷渡黑西哥,再从黑西哥直飞港岛,刚到。”

    “至于文森特,现在在哪里我暂时也不清楚,亚伦运气比较好,我们做事时只是摔断了腿,若及时治疗,恢复起来问题应该不大。”

    “麦考利·斯通中了三颗流弹,或许还在阿妹家哪个地方急救呢,……”

    面对赵博士,约翰·威克笑的像是个150斤的孩子,越说越开心,“对了,在这个过程,亚伦先生先后给了我三个瑞士银行不记名账户,里面总共有一千多万刀的财富。”

    赵博士审视了一番瘫坐在地板上、憔悴绝望的亚伦·福克斯一番,点头,“知道了,那些就是你的零花钱、外快了。”

    约翰·威克和马库斯、文森特一起突袭福克斯庄园,至今已经快过去三十小时了,能把人从阿妹家带到这里,只能说……效率!

    正经的国际航班直飞,从港岛直飞洛城,中途不停靠任何中转站,这航程才13小时。

    你中途若是停靠一下东京、星家坡或者首尔、旧金山等等城市,那航班飞个十六七,甚至二十多小时也常见。

    30小时之内,约翰还偷渡一下黑西哥,就把人带来,已经是高效率的体现了。

    在他话语下,约翰·威克开心的击了下掌,各种感谢着走人。

    在他快要离开大门时,亚伦·福克斯才悲愤悲壮的低吼道,“约翰,你不讲信用!”

    可不是么,刚落入这家伙手里时,他还以为自己开口说收买,想让对方看在钱的份上放了他,约翰直接表态可以谈……这是容易被收买策反的好消息。

    好家伙,我真是好家伙,我一个个存钱的小金库账户,都给你说了,也让你找机会验证了。

    你特么钱照收,人却不放?还把他强行带来了港岛,就是他断掉的双腿,至今都还断着没有经过任何治疗。

    那个过程就是让他吃止疼药扛着,太坑爹了啊。

    亚伦憋屈到爆炸,赵博士已经拿出刻着度量线的小玻璃杯,给亚伦倒了10毫升恒河水,“亚伦,我对你也算久仰大名,今天才第一次见,真是遗憾啊。”

    “来喝一杯?”

    亚伦转移了注意力,先盯着赵博士看了几眼,才哆嗦道,“赵,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我可以认罚,你开口,要多少钱我都给,让我在其他方面帮忙做事,我也愿意。”

    赵博士无奈皱眉,“说这些话多不合适,搞得我想是一个绑匪似的,喝一杯?”

    “你慢慢认真的喝,还是我请你??”

    等他晃了下手里的杯子,亚伦极度疑惑,还是弱弱的点头,自己接下杯子喝了。

    几十秒晃过。

    亚伦讪笑着抓着杯子,等赵博士下一步指示,赵学延也挺失落,第一次给10毫升,毫无反应?

    他还觉得像是第一次那样,直接给李二少30毫升,有点浪费,毕竟他总共才500毫升,10毫升没反应……

    赵博士继续给亚伦·福克斯倒第二杯,还是10,亚伦再次喝下,还认真品味了一番,疑惑道,“水?只是单纯的水?”

    这喝起来就是水的味道,还别说,挺甘甜清爽,比很多矿泉水白开水都好喝多了。

    那是一种很难用言语来形容的甘甜清爽,却又和糖水之类有着很大不同。

    赵博士脸色不大好看,继续第三杯,第四杯……

    直到第五杯下去,亚伦才在喝下后,昏呼呼开始发热,逐渐昏迷,看着亚伦·福克斯像是之前的李伟硕一样肤色变黑、变深、体味都在改变,五官也在微调。

    赵博士有点心疼,这一个家伙变身就用了50毫升??

    有点浪费!

    一个亚伦变过去,他就只剩下410毫升恒河水了啊。

    痛心。

    痛心归痛心,赵博士快速打起了电话,让和联胜大D来了,等大D抵达后,看着办公室里昏睡在地板上的亚伦,大D哥有点懵,“延爷??”

    赵学延开口道,“把这个阿三运回白象,随便找个乡村丢过去,最好你亲自押运,然后安排几个人,暗中远远的盯着他。”

    去白象么?

    大D哥快速按耐下所有疑惑,点头要做事。

    赵博士又想起了什么,拍手道,“忘了这家伙腿断了,黑市里随便找个医生帮他治疗下。”

    大D再次应是。

    ………………

    一段时间后,旺角某黑市诊所,正要被注射麻醉药的亚伦·福克斯突然惊醒,睁开眼后看着左右景象,大惊,“你们是谁,想要做什么?”

    医生护士退让。

    大D哥拿着一个玻璃瓶装天府可乐,叼着吸管对身侧一个白象阿三道,“这扑街说什么?讲的什么话?”

    大D哥完全不知道亚伦是谁,只知道这是延爷吩咐,让他亲自送去白象的,而目前的和联胜身为全港最大社团之一,他是龙头……找几个阿三当翻译,或者当小弟,太小儿科了。

    他身侧的是一个叫塔西姆的阿三,从白象移民港岛七年,做过两年银行护卫员,后来因为行窃、抢劫等罪名被判入狱,在大牢里加入和联胜的。

    伴随大D哥的话,塔西姆嫌弃且鄙夷的瞪了亚伦一眼,才乖巧笑道,“大D哥,这个贱民问我们是什么人,要做什么,讲的是印地语。”

    翻译后,塔西姆捏着鼻子呵斥,“贱民,我们大D哥这是行善积德,帮你治疗腿伤的,你这个下贱的东西,赶快乖乖配合。”

    先用印地语呵斥一番,他又把自己的话翻译成粤语讲了一次。

    大D哥意外的开口,“为什么叫他贱民?”

    塔西姆傲然道,“大D哥,这就是贱民啊,几千年来在我们白象,生生世世都是贱民,杂种。”

    下一刻,塔西姆突然上前甩手给了亚伦·福克斯一记耳光,“下贱的东西,你的影子照到大D哥身上了,这简直是最污秽不堪的罪孽,若这是在白象,你就是那种该被清理的垃圾。”

    大D,“??”

    跟着大D的马尾也是一脸茫然,摸了摸自己的马尾辫,马尾还是不说话了,这个叫塔西姆的家伙,在和联胜是最基层小弟,见了谁都是谄媚巴结……

    以前还真没见过他这么凶的时候。

    被打的亚伦·福克斯惨嚎出声,还是嚎叫的印地语……

    又过了一阵子,亚伦掌门才惊悚的发现,自己肤色外观竟然变了,还特么莫名其妙掌握了一门从不曾接触的语言,等他救助式说着想要上厕所。

    大D哥允了,让塔西姆帮忙,毕竟亚伦还是断腿,不能自由行走的状态。

    …………

    十几分钟后,离开过厕所一次,又被大D吩咐着去卫生间看看,亚伦是不是在搞花样……塔西姆再次从卫生间出来,才一脸厌恶加不屑的开口,“大D哥,那扑街竟然说自己不是白象人,是什么阿妹国人,还很有钱,只要我愿意帮他,他就可以给我钱。”

    “呸,老子都学会用卫生纸上厕所,他用手还是那么熟练,像是刻入骨髓一样,怎么可能不是白象人。”

    大D有点崩溃,“停,老子正喝可乐呢,你要不要讲那些恶心的话?”

    “你留在这里看着这个扑街,看好了,直到他手术完为止,马尾,我们走。”

    他突然在心下觉得,自己的和联胜收白象小弟,是个错误,你特么学会用卫生纸上厕所,需要骄傲么?

    这传出去岂不是坏了和联胜的招牌?

    等到了黑市诊所外的马路上,大D哥招手对马尾道,“传话下去,以后收小弟,对于白象裔,一样要慎重!我特么都不敢想象,要是这群家伙混起来当大哥了,老子岂不是连和人握手,勾肩搭背都不敢了?”

    马尾凝重点头。

    更在认真思索着,这一路上,自己和塔西姆有没有什么肢体接触,还有那个老头亚伦·福克斯……坑爹啊,即便是会冲洗,这还是有点味儿太冲。

    他们还在嫌弃这个嫌弃那个。

    亚伦·福克斯已经彻底崩溃了,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一块块碎裂了,我真是亚伦·福克斯,大财阀掌门人啊,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变成这个鬼样子?

    你要说晒黑染色,甚至是五官变的和以前有一点点不一样,这都可以用手术解释,脑海中莫名其妙,像是生来就掌握的印地语算什么鬼?

    除了印地语,他竟然对生而掌握的英文……忘得七七八八了,即便努力想要用英文说什么,也会很别扭,很费劲,讲出来的东西还是词不达意。

    比咖喱味英文还难听。

    这特么比见鬼还可怕!

    上厕所莫名其妙就用手,完事了才恶心的想死?又是几个意思?

    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变成这个鬼样子?

    这一定是超凡侧,灵异事件!

    问题是,亚伦·福克斯不止自家家传的羊皮卷悬赏令早就被赵博士拿到手,之前跑路那一段时间,从其他地方得来的三千年前古埃及某法老王权杖……也在约翰·威克开着直升机哒哒哒、轰轰轰的过程里,被损坏了啊。

    没有那些宝物护身,他对此刻异变成白象人,真的无能为力。

    一个塔西姆的各种歧视、暴虐,像是恶犬欺负老实孩子一样的姿态,他也扛不住啊。

    不管怎么说,塔西姆都是29岁,一米七六、身强体壮的白象人,他只是一个断了腿,50多岁的老人!

    ………………

    夜幕降临。

    赵学延看着左右依旧灯火辉煌的大都市,情绪很不错,虽然说,亚伦·福克斯和麦考利·斯通联合起来,串联更多的人想要卡油气煤炭限电等等。

    可有一件事必须说明,这种事不止策划需要时间沟通。

    就算是沟通好了,哪一天开始限电、限油气,也要看港岛之前的储备,什么时候会耗空才能起到效果。

    就是下午的时候,宋运辉介绍了一个青山公司的艾克森美浮代表,那位就来汇报了一下,青山发电公司,内部储备的煤炭,至少还能供应新界九龙七天的用电。

    这个容易理解,以前印泥供应这里的煤炭,你不可能说过,今天1月21号,从海上运来一批煤炭,只够21或22号一天用电吧?然后每天海运一次,一天一结?随便遇到个台风天就中断……

    这不现实。

    那都是运一批,能支持一段时间的。

    港岛本来就没有太多工业,轻工业都少,更别提重工业了。

    没有那么多工业,普通民用和商业用电,不算少,也不至于说断就断。

    若是艾克森美浮的代表,听总部的,总部一下令你直接断产,哪怕手里还囤着一批发点燃煤,却不开火不开工……那自然就断了。

    艾克森美浮在港岛的代表,没那么大胆子!

    他生怕自己一拉闸不给电,就没办法活着离开公司啊,那位的态度就是和壳牌的乔恩·佩顿一样,赵总,你看我没有没用?要不我跳槽帮您做事?我保证在这一批煤炭用光之前,你说保哪的电,咱就给那里发电。

    还能供应给新界九龙七天正常用电,七天后……估计内地的发电燃煤也能到一批了。

    限电方面的事,已经解决的差不多了。

    赵博士心情当然不错,直到一通电话打来……是和联胜大D!

    “延爷,你交给我那个人,一直在说自己是阿妹人,不是白象人,想让我放了他,但这家伙很奇葩,他都不懂英文,也看不懂英文报纸什么的,只会印地语,我听手下说那是白象北方的主要语言之一。”

    “还有,他给了我一个瑞士银行不记名账户,里面竟然有300万刀,太神奇了,……”

    赵学延都听乐了,“只会印地语,不懂英文???”

    上次拿李伟硕试验一下恒河水的功效,他也只是在李二公子昏迷中,看了一下外观体味等变化而已,没让李伟硕清醒着表达什么。

    现在一听,这恒河水何止是有点东西啊,简直太神了!

    语言习性都给你一起改掉了?至于钱……当然还是给大D了,就当是他去白象旅游的报销款了。

    约翰·威克加上大D的压榨,这都出了1500刀左右的小金库了,不过赵博士清楚,亚伦掌门的小金库,应该不止这么少。

    “人你盯好了,说不定还可以压榨一些小金库和财富。”

    “其他的不用管那么多,榨出钱你自己花就行。”

    ………………

    还是尖沙咀,瑞士银行某分行,挂掉了大哥大,大D哥再次看了一下账户余额,还尝试从取款机里取出来几十张百元大钞,兴奋的头皮都在发抖,“我淦,那个阿三真有这种账户啊,一个第五种姓哪来这么多钱?”

    “延爷都那样子说了,那就多多益善啊!”

    伴随这话,马尾一脸的欲言又止,大D疑惑道,“你想说什么?”

    马尾挠挠头,“大D哥,你从取款机取钱,万一是谭成小马那群扑街存进去的假钞怎么办?

 文学

伴随马尾的话,大D傻眼片刻,才拿着手里的一百元美刀认真观察起来,左看右看……分不出真假。

    等大D拿出火机点燃一张,发现纸钞发出了浓浓黑烟,大D哥顿时气急败坏的丢在地上踩灭,“我淦,还真是假货,没良心啊,我特么辛辛苦苦从印钞机里取钱,竟然是假货。”

    “我这找谁说理去?”

    他也听说过岛国的神户组,在死伤一二百人后,从阿妹家搞回来能印八九亿面额的专用无酸纸,给谭成团队上供三成……那两拨人凑在一起玩的真的太嗨了。

    可他还是没想到,自己也会中招啊。

    这气得大D哥又想发江湖女干杀令了!

    大骂后,大D又捏着手里的几十张钞票暴躁的开口,“淦他老姆,现在怎么办?”

    马尾略奇怪的看了大D一眼,“大D哥,你可以取五十元的美刀,或者20元、10元的啊,又或者在银行账户里,把这些美刀换成英镑、法郎什么的。”

    “谭成团队目前都是那样做的。”

    他怎么感觉大D哥有点不太聪明的样子?不会是莫名其妙白得了300万刀,高兴的人都傻了吧。

    大D,“……”

    大D哥很快收敛情绪,把几十张一百元面值的美刀揣兜里,大笑着起步,“走,咱们去找那扑街阿三多聊聊,说不定还能榨出来点小钱钱。”

    “这是延爷赐给咱们的发财机会啊。”

    ………………

    港岛这里进入夜幕下不久,洛城,已经快要迎来新一天的黎明了。

    被直升机各种暴虐过的福克斯庄园别墅,警方拉出来的各种封锁线,已经把这一带戒严。

    等一道身影走下防弹汽车,在保镖护卫下抵达庄园大门口,另外几个身影也快速走来,为首的中年更是一脸悲呛的开口,“戴尔叔叔,你一定要救救我父亲啊。”

    这中年就是亚伦·福克斯的长子,还是亚伦的私生子,亚伦·福克斯本尊56岁,而中年马特·福克斯已经41岁了……

    其实也没啥问题。

    15岁具备作案能力并不是什么稀罕事,无非是马特不是亚伦正妻所生,一开始也是被养在福克斯家族外面,直到……亚伦在家族内权势越来越重,地位越来越显赫,说一不二,马特才回归了福克斯家族。

    马特身后,就是他同父异母的弟弟妹妹了。

    此刻被马特称为叔叔的,就是加州财团罗森家族掌门,凯尔·罗森,62岁,全球能源界排的上号的超级大亨。

    求助声里,凯尔果断点头,“你们放心,只要亚伦还活着,我们说什么都会尽全力把他救回来的。”

    场面话谁不会说呢?

    表个态而已,又不是真的马上就去做大事,再说……救亚伦,若是不麻烦,把握大的话,救回来也可以的。

    说到这里凯尔又对后方招手,后方另一辆车子上,走下的是李掌门。

    等李掌门裹着风衣走近,凯尔·罗森点了根烟惆怅道,“你们港岛人做事,都这么粗暴的么?武装直升机配备重机枪、火箭弹等等重火力袭击庄园。”

    “这种方式,即便是换了我,也可能中招啊。”

    李掌门脸上淌着冷汗,尤其是发现亚伦的几个子女全都目光如刀的看着他,他汗水更多了,“凯尔先生,我和那位赵总,可是两种人,我是正经的生意人,商人。”

    凯尔继续抽着烟,失笑,“那你意思是赵学延不正经?”

    李掌门又狂汗起来,这话要是传入赵总耳中,指不定又是什么连锁反应,他急急摆手,“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凯尔先生,现在估计你们也该收到某些情报了。”

    “就说在港岛限电、限油气什么的,让整座城市开始混乱,这步棋,恐怕很难展开了,艾克森美浮在港岛的负责人,都不愿意听总部的命令去限电,而是去向赵总汇报……”

    “如果你们了解下这阵子可口和百事的情况,也会发现可口、百事驻亚洲总裁,都是一个接一个跳反,宁愿跳槽去帮赵总,也在帮着那位发展内地的天府和崂山抢占市场。”

    随着时间流逝,李掌门的确收到很多风了。

    比如青山发电公司里隶属于艾克森美浮那位,还掌握着七天的发电煤炭存量,有这么些时间,足够让内地的煤炭入港了,一旦煤炭跟上供需,艾克森美浮的发电厂也没关……

    限电就成了个笑话。

    凯尔·罗森这才丢下烟,踩灭,“我以前对他了解不多,听说还是亚伦最了解他,在岛国就和他有过接触,那位的人,战斗力有点强悍啊!”

    庄园被袭击都过了三十个小时了,别说约翰·威克开着直升机带亚伦偷渡到黑西哥,再从黑西哥压着人飞往亚洲一事,被凯尔知晓,这庄园一战里,福克斯家族死伤也划拉清楚了。

    福克斯家族足足上百名持枪精锐被屠杀。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27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