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P高H肉辣灌浆调教|别在办公室嗯啊高H

咬了咬牙,腰间一个用力就将两人的位置调转了个,二话不说,一把就扯开了他衬衣的衣襟。
  纽扣落地的脆响传入耳中,勉强唤回了盛时璟的心神,然后就感觉到有两只小手撑住了自己的双肩。
  抬眼是女孩姝绝的小脸,眼尾带晕,眼中带雾,桃花眼潋滟生波,就那么直直的看着他。
  娇艳红唇轻启,哑着声音道:“既然不想扎针,那就解毒吧。”
  轰的一声!
  盛时璟体内燃的正旺的火轰的一声爆发开来,全身的血液都在一瞬间汇聚到了某处。
  呼吸加重,心跳加速,肌肉紧绷,连带着脸上都潮红一片。
  哪里还受得住。
  一片没有硝烟的战场。
  十分钟后。
  谢羲和靠着男人的胸口,听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眉梢轻挑:“说好的解毒呢,盛小叔,你这是准备出家了?”
  盛时璟喉结滚动,伸手抓住了她作乱的小手,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再闹我就不忍了。”
  谢羲和瞬间安静如鸡。
  又靠了片刻,等两人的呼吸都平复下来了,谢羲和才缓着声音道:“你还好吧?”
  盛时璟紧了紧抱着她的手,轻轻的应了一声。
  许久,他突然道:“药已经解开了。”
  谢羲和怔了怔,反应过来。
  一边从他怀中退了出来,一边伸手按上了他的脉搏,同时问:“什么时候的事?”
  盛时璟:“……就在你咬我的时候。”
  谢羲和正好抬头,正好看到了他嘴角破了一块皮的地方,耳根一热,面不改色的道:“是你先咬我的。”
  盛时璟眼中笑意满溢,干脆认错:“是,是我先动的嘴,抱歉。”
  谢羲和耳根更热了。
  不过很快就平复下了心情,眉心微微一拧,有些疑惑的道:“不是说只有什么圣血能解毒嘛,你……”
  话说着,她想到了什么,抬眸看他:“别告诉我你的血就是传说中的圣血?”
  盛时璟:“……”
  神色有些复杂的道:“古武界有一座梵净山,其上生活着一个特殊的种族,梵族。”
  “梵族被誉为神在世间的使者,而拥有梵族最纯净圣血的人更是被视为天神的孩子。”
  他深深看她,缓缓道:“历代拥有圣血的人,都是女子。”
  他抬手,指间擦过女孩唇角,那一处凝结着些许血迹,盛时璟叹息着道:“卿卿,是你的血。”
  谢羲和眸光轻轻一晃。
  从她自己的话落下开始,她就意识到不对了。
  盛时璟的血,不会是圣血,否则从一开始就不会有中药一事。
  所以答案很明显了。
  说实话,不算太意外。
  从第一次遇到范锦筠开始,她的反应就很不对劲。
  一句“你到底是谁”问了一遍又一遍,每一遍都带着深深的敌意。
  但要知道,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范锦筠并不知道她是盛时璟的女朋友,所以她一直挺奇怪她的敌意是从何而来的。
  还有那种无形之中的压制力,超出常理能解释的卦算能力,以及那本她爸给的叫“梵诀”的修炼功法。
  这些都在不断的提醒着她一些事情。
  只不过她觉得现在的生活就挺不错了,懒得节外生枝而已,便没有去深究。
  盛时璟看出了她的不在意,便没有继续这个话题。
  转而道:“你怎么会过来?”
  谢羲和看他一眼,一边从他怀里站起来,一边简单把晨曦之光悬赏榜的事情说了一下。
  话落便已经绕到了他身后,一把就扯下了他身上本就破的差不多了的衬衣,捏起一枚银针就扎了进去。
  盛时璟若有所思的:“看来晨曦之光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院长是从古武界出来的。”
  盛时璟对京都的事情关注的不多,以前虽也听说过晨曦之光的不同寻常,却也没把它跟古武界联系在一起。
  现在看来,倒是他疏忽了。
  正想着回头要不要派人去查一下的时候,身后谢羲和扎完了最后一根针,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她脸色一顿,绕回了盛时璟身前,微微眯起眸子道:“你刚才说,从我咬破你开始药就已经解了?”
  盛时璟目光一闪,面不改色:“嗯。”
  主动交代道:“之后就是本能了。”
  谢羲和:“……”
  好一个本能。
  所以,这就是网上说的天下男人一窝黑嘛?
  是她太天真了。
  谢羲和恼羞成怒,横了他一眼后便起身出了门。
  门外盛云洲等人都还守在门口,看她这么快就出来了,不由悚然一惊。
  “怎么这么快,我小叔他……”盛云洲偷觑了木屋一眼,小小声的道,“这么弱的嘛?”
  谢羲和:“……”
  就面无表情。
  倒是朱明注意到了谢羲和跟之前没什么不同的着装,隐约意识到了不对,想了想,伸手推开了房门。
  房间内,盛时璟还保持着之前盘膝而坐的姿势,身上衣衫褪去,后背扎上了十来根金针。
  除此之外,哪里还有半点他们想象中的旖旎画面。
  哦,还是有的。
  朱明的目光落在地面上被扯懒了的盛时璟的衬衣上,在心中啧啧了两声。
  本以为是大灰狼吃小白兔,没想到小白兔转身一变成了母老虎,把大灰狼摁在地上摩擦摩擦。
  这位谢小姐,不一般啊!
  盛云洲已经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下意识的喃喃道:“还真是扎针啊……”
  谢羲和差点忍不住把他扔到山下去。
  所幸褚玹三人靠到了近前,掐断了她刚刚萌生的想法,间接救了盛云洲一次。
  褚玹上下打量过谢羲和,见她脸色挺不错的便没再多问了。
  转而说起了正事:“要怎么做营救任务?”
  话音刚落,便有两道身影出现在了视线中,闻言其中一人抬眸看了褚玹一眼,又扫过谢羲和等人,神色瞬间沉了下去。
  视线落在了盛云洲身上,毫不客气的道:“听说二少带了人过来救援,别告诉我这三个毛头小子加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孩就是二少带过来的救援人员?”

 文学

来者是两名男子,其中一脸脸型方正,留着板寸头,是玄字三号队队长赵一东,另一名长相偏阴柔,一双眼睛格外细长,是地字六号队队长毕俊宁。
  刚才说话的便是毕俊宁了。
  毕俊宁和赵一东上来有一会儿了,刚才一直在四处巡视,直到这会儿才见到谢羲和一行。
  本就有些不高兴的心情更是落到了谷底。
  虽说他们地字队和玄字队的人比不上天字队,但也都是训练了好几年的精英了,远非常人能比。
  盛云洲发悬赏任务搬救兵他们没意见,但找了四个看着连二十岁都没到的小孩算什么意思?
  这是来救援的还是拖他们后腿的?
  尤其是那个女孩……
  毕俊宁视线一转,落在了谢羲和身上,细长眸子中暗光闪过,道:“这位就是谢小姐,盛爷的女朋友?”
  朱明眉心一拧,目光带上了警告:“你们巡视完了,可有发现异常?”
  朱明的本意是转开话题,以防毕俊宁说出什么不合适的话来,惹了谢小姐不高兴,也惹怒了三爷。
  本是一片好心,奈何人家根本不领情。
  毕俊宁点了点头:“有异常。”
  都不等朱明继续问,他就伸手一指谢羲和几人,加重语气道:“他们就是异常!”
  “TCO来的人虽然不多,只有十个左右,但其中有一个拥有暗系异能,极为擅长隐匿追踪,任何靠近这座山的人都逃不过他的感知,他们几个没经过专业训练的人是怎么做到避开暗系异能者的追踪上山的?”
  他看盛云洲一眼,到底没敢说他们都是TCO派来的奸细,只道:“属下怀疑他们四人中有TCO的间隙。”
  视线从谢羲和身上一掠而过,停顿了下,继续道:“谢小姐是盛爷的女朋友,自然不可能是奸细,另外三个就不一定了。”
  他朝朱明行了个礼,义正言辞的道:“首领,属下要求搜他们的身,排除初步嫌疑!”
  朱明从他开口开始心就在颤抖了,这会儿看着谢羲和一点一点冷淡下去的脸色,他已经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手下!
  他自己犯了错还没解决,这会儿正在夹着尾巴做人呢,结果这货又来给他找事了!
  有毛病呢是不是?!
  朱明气急败坏,立刻就想直接把人赶走,但盛云洲抢在了他之前开口。
  敛去了一贯的玩世不恭,盛云洲脸色沉着,道:“不管是谢小姐还是她的三位师兄,都是我请来的人,毕队长的意思是,怀疑我是奸细,联合了TCO的人想要害我小叔?”
  毕俊宁不卑不亢:“属下不是这个意思。”
  盛云洲:“那你是什么意思?”
  毕俊宁:“虽说他们是二少爷请来的人,但一非盛家训练基地的人,二非合作过的组织的人,来历不明,目的不清,万一他们蒙骗了二少爷呢?”
  他低头,姿态谦卑,声音却铿锵有力:“今日之战事关盛爷安危,也事关在场一百多名训练营营员的生死,小心驶得万年船,属下觉得必须排除一切疑点!”
  盛云洲面沉如水,连声音都提高了几分:“好,好个排除一切疑点!那我现在怀疑你私通外敌,欲图不轨,要求对你进行搜身检查,你让不让查?!”
  毕俊宁神色不变:“二少爷都这么说了,属下要再说不让就显得属下是做贼心虚了,自然可以查。”
  “不过……”他顿了顿,继续道,“属下身为地字六号队队长,是在场除了盛爷和朱首领外的最高领导,要是连属下都在怀疑范围内,那说不得二少爷,以及底下的一百多名营员都得查上一查了。”
  他抬眸看向盛云洲,眼中划过了一丝冷笑:“二少爷要是不担心此举会扰乱军心,只管查就是了。”
  盛云洲差点就被气得吐出一口血来。
  但别说,他还真说不出一句“那就全都查吧”的话来。
  不说他根本不在训练营挂职,只是因为是盛时璟的侄子大家才对他客气有加,就算他有这个权利,也不得不考虑毕俊宁最后的话:扰乱军心。
  就算这会儿他小叔的情况已经稳定住了,但必须承认,此时的情况还是不容乐观,要是连军心都乱了,那就真要出大事了!
  可要搜褚玹三人的身……
  盛云洲偷觑了眼谢羲和的脸色,心尖猛地打了个颤。
  不行!绝对不行!
  盛云洲咬了咬牙,当即就想把纨绔二少爷形象贯彻到底,不过还没来得及撒泼,就被谢羲和睨了一眼。
  盛云洲瞬间不动了。
  同样受到目光的还有朱明。
  朱明也正想动用首领的权利让毕俊宁赶紧滚,却在谢羲和轻飘飘的一眼下心中一紧,反应过来前,已经下意识的闭上了嘴。
  谢羲和缓缓开口,说的却是不相干的事,道:“你刚上来的时候,称呼我什么?”
  毕俊宁不清楚这女孩这时候问这话是什么意思,但想了想,还是回答了:“谢小姐,有问题嘛?”
  谢羲和点了点头:“还有一句盛爷的女朋友是吧?”
  毕俊宁扫她一眼,默认了。
  那就行了。
  谢羲和再次点了点头,抬眸朝褚玹三人看去:“这位毕队长私通外敌,欲行不轨之时,麻烦三位师兄帮忙把人拿下吧。”
  三人怔了怔,不过都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就回过神来,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抬步就朝毕俊宁走了过去。
  毕俊宁脸色一变,恼怒道:“你胡说八道什么,我什么时候……”
  私通外敌欲行不轨了?
  话音未落,速度最快的林江飞已经冲到了近前,抬手就是毫不留情的一拳。
  毕俊宁看着,干脆自己就闭嘴了。
  动手是吧,动手也好。
  等他把这三个废物打趴下了,盛爷和首领就知道他们到底是救援人员还是拖油瓶了!
  毕俊宁眼中冷笑之色一闪而过,抬手就想抓住林江飞的拳头,却只听到了一阵骨骼错位的“咔嚓”声。
  强烈的痛意从手掌相接处传来,身形不受控制的后退,毕俊宁猛地瞪大了双眼!
  怎么可能?!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27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