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太大了岳你太紧疼了|道具调教强制在线看

当何雨柱从车内下来,一个个惊得目瞪口呆。

  “柱子,这车你开回来的?”

  何雨柱翻了个白眼:“废话,不是我开回来的,难道你开回来的?”

  “柱子,这车不是你的吧?”

  “嗯,不是我的,是我借的,因为临时有点事。”

  一个个老人孩子,围着吉普车转悠,左看看右瞧瞧,还有调皮捣蛋的小孩,想要进车里玩。

  不过都被大人给制止了。

  何雨柱嘚瑟了一会儿,就进了院子,家里已经做好饭菜了,就等着他回来了。

  “都说过了,我不在家的时候,你们就先吃······”

  冉秋叶没好气的说道:“不识好人心,还不是你去收拾房子为咱们家辛劳······”

  得,冉秋叶的怨气还没消散呢,别惹为妙。

  “媳妇快吃,吃完了带你出去开车兜风!”

  “车?哪里来的车?”

  何雨柱搪塞道:“借的,你就甭管了,快点吃,天这么好咱们去城外转转!”

  俩孩子听到有车坐,眼神一亮:“爸爸,我也要坐小气车!”

  “好好好···我们一家四口一起,你们都快点吃啊!”

  八斤展示出他吃饭的天赋,几口就把碗里的饭菜给吃光了,腮帮子鼓着,含糊不清的说:“爸爸我吃饭了,您快带我去看看小汽车!”

  小六月也加快了吃饭的速度,像个小兔子一般,嘴巴不断蠕动。

  “媳妇,我先带儿子在大门口等你们娘俩,吃完饭记得锁好门!”

  话落,何雨柱就被八斤拉着手,使劲的往外跑。

  到了大门口,看着军绿色的吉普车,八斤兴奋的钻进去,就差在里面打滚了。

  “柱子,这车你开回来的?”

  又一个来看热闹的,但人家在街道上班,在胡同里算是有点威望,何雨柱在态度上要区别对待。

  “李干事,来抽根烟!”

  何雨柱递烟:“这车是我开回来的。”

  李干事用火柴把香烟点着,眼珠子转了转:“柱子,有个事麻烦你,过几天我家二小子结婚,不知道方不方便借你车迎亲?”

  话落,李干事看着何雨柱,一副我不是求你办事,而是给你面子才用你的模样,牛逼哄哄的十分讨人厌。

  李干事想着,自己儿子结婚如果能用小汽车接亲,可比自行车有面子多了,他本来打算借给摩托车的。

  但看到何雨柱开了小汽车回来,就动了心思,毕竟他是街道干事,在这一片还算是有点薄面。

  不少人都听到了李干事的话,一个个也想着能不能沾光,家里有事用一用何雨柱的小汽车。

  何雨柱把一切都收入眼底,心中冷笑,求人办事,还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谁给你的勇气?

  梁静茹吗?

  还有周围看热闹的,跟你们有啥关系,一个个不占点便宜,心里就不舒服?

  “李干事,按理说,您张口了,我该给您这个面子!”

  看着李干事脸上得意的笑容,何雨柱话头一转。

  “但,这车是组织上借给我用来接待外宾的,时刻都要准备着,给您二小子接亲用无妨,但耽误了领导交给我的任务,这责任可得您来承担!”

  李干事听到‘但’字的时候,心里一突,就知道自己恐怕要遭到拒绝了,当着这么多人被拒绝,自己不要面子的吗?脸色十分难看。

  可是听到,这车是上面派给何雨柱用来接待外宾的,他就知道自己这次算是丢了脸了,自己就是一个街道干事,平日里跟普通老百姓装装还可以,但在处级干部遍地走的京城,他这个街道干事就是个屁。

  不对,是连屁都不如。

  还承担责任?我承担的起嘛。

  “呵呵,呵呵呵······”

  李干事尴尬的笑了笑:“既然不方便那就算了,我也就是多嘴提一提!”

  “柱子,你媳妇孩子出来了,我就不打扰你们一家子了。”

  话落,没得到好,还弄得一身狼狈的李干事逃似的走了。

  李干事被怼,周围人的小心思也都熄灭了。

  何雨柱不管那么多,把六月放在后座上,媳妇坐在副驾驶,一家人开车朝着城外的方向而去。

  路上,孩子们一个个趴在窗户上,叽叽喳喳好不快活。

  就连冉秋叶也十分新鲜,毕竟这个时期的小汽车除了干部能够坐上,其他人是没机会的,只有等改革开放,八十年代,才会有私人买小汽车。

  “喜欢的话,等过两年,爸爸也买一辆小汽车,到时候天天开车带你们出去兜风!”

  “爸爸吹牛,子墨的爸爸好大的官,家里都没买小汽车!”

  面对八斤的质疑,何雨柱也不反驳,等改革开放了,自己把小汽车买回来倒时不让这个混小子座。

  哼,看他还敢不敢质疑他老子的实力。

  何雨柱把车开到城外的一出野湖,停了车孩子们在周围疯玩。

  何雨柱趁机就把娄晓娥的事情跟媳妇交代了,冉秋叶这才知道原来这车是用来接娄晓娥的。

  冉秋叶虽然很想跟娄晓娥见一面,敞开了谈谈,但一听到人家马上就要回来了,又有点怂了。

  在城外玩了一会儿,何雨柱又把车开到了丰盛胡同。

  “媳妇,我准备在内院搭两个葡萄架,在葡萄架下面摆个秋千!”

  何雨柱讨好的搂着冉秋叶:“到时候,媳妇你就可以坐在秋千上晒着太阳,喝着茶水,看着书,多惬意啊!”

  冉秋叶听了,心里一甜,被自己男人在乎,任何一个女人都会高兴的。

  “去,孩子还在呢!”

  冉秋叶把何雨柱的爪子给拍掉。

  “媳妇,你的意思是孩子不在就可以了!”

  冉秋叶嗔怪道:“不正经!”

  何雨柱又带着家人去了后花园:“我让马华他们去找种子了,四周围墙种上绿树,空地全都种花,到时候春暖花开,这就是一片花海······”

  冉秋叶是个文青女,就喜欢这样的调调。

  何雨柱指着人工湖:“到时候把里面蓄满水,养上锦鲤,中间再建个湖心亭,搞个小船······”

  冉秋叶想着何雨柱描绘的画面,心都醉了。

  主动抱着何雨柱:“柱子,你对我真好!”

  “吧唧!”

  “何雨柱狠狠的亲了一口冉秋叶,你是我媳妇,我不对你好,还能对谁好?”

  俩人不避嫌的动作,被孩子们看到后。

  八斤跟小六月,用手指着脸,起哄着:“爸爸妈妈羞羞羞······”

 文学

第二天,何雨柱早早的就去了丰盛胡同,等电话。

  娄晓娥上渡轮之前给他来了个电话,通知了他已经出发,顺利的话中午在广州登机,下午就能到京城。

  何雨柱撂下电话后,马华也带着人来了。

  “师傅放心,都是各家的亲属,可靠!”

  何雨柱拍了拍马华肩膀,予以肯定,:“你小子办事我还是放心的,不能因为都是各家亲属就不给工钱,不但要给,还要比外面市场价给的多一些!”

  接着何雨柱又交代马华带人出去采买,都是徒弟,徒孙的各家亲人,来给自己干活这么能不管饭呢,不仅要吃好,还要喝好。

  何雨柱掏钱:“马华,别怕花钱,中午要有酒有肉,干的都是力气活,不吃饱喝足了没劲。”

  马华接过钱:“师傅,放心吧!”

  每个人都有活干,就他一个人闲着,不过也不怪他,翻地种地他也不会就不去添乱了。

  不大一会儿,就有人找到他,递给他一张纸,上面歪歪扭扭写着水泥,沙子,砖头,等建材数量:“何师傅,修缮人工湖跟建造湖心亭大概其需要······”

  “等马华回来让他去买,中午之前都会准备齐全的。”

  何雨柱坐在内院等着马华,还用三角兜子装了两条烟,两瓶酒,马华一回来他就把采购建材的事情交给马华。

  “马华,记得水泥厂的工会主席吧?”

  “记得啊,师傅!”

  “咱们之前给他做过席面,你去找他买水泥他应该不会拒绝,这东西别外漏,没人的时候你再给他!”

  何雨柱把三角兜子交给马华,让马华去办事了。

  接着有安排徒孙,去城外砖厂拉砖头,买沙子。

  何雨柱开始带着徒孙揉面蒸馒头,洗白菜切肥猪肉,做猪肉炖白菜粉条。

  油水足,菜汤上漂浮着一层油星,香味飘出去老远,看着,闻着,就让人忍住不住,吞咽口水。

  做饭午饭,何雨柱把家里交给了马华,他去接冉秋叶跟孩子了,冉秋叶的学校今天也放暑假了。

  把老婆孩子接过来,让冉秋叶在丰盛胡同这边看着,他就开车直奔机场。

  虽然知道娄晓娥此时还回不来,但他在丰盛胡同呆不住了,心早就飞走了。

  因为挂着政府牌照,一路畅通无阻,到了机场外,何雨柱坐在车里不断的抽着烟。

  他有些焦虑,很期待跟孩子们的见面,又担心孩子从出生就跟自己未见一面,跟自己不亲近,何雨柱变得有些患得患失,焦虑不安。

  时间慢慢流逝,他的脚底下已经一地烟头。

  抬头望天,落日余晖映晚霞,一抹夕阳美如画。

  天,渐渐暗了。

  此时的何雨柱正应了:落日余晖待你而归!

  在余晖的照耀下,冉秋叶牵着一男一女俩孩子,走了出来。

  身后跟着个拎行李的随行人员。

  喧嚣了一天的城市,在落日中逐渐趋于平静,只有林荫中那蝉鸣聒噪,声声入耳······不论如何,何雨柱再次见到娄晓娥跟孩子,还是很激动的。

  激动的他嘴唇颤抖,声音有些震颤:“欢迎回来!”

  情不可控,不由自主的跟冉秋叶来了个拥抱。

  何雨柱的拥抱来的突然,娄晓娥本来还是满腔怒火吗,想要朝着何雨柱发的,但被他一腔柔情给化解了。

  流着眼泪,娄晓娥攥紧小拳头,发泄般,不断捶打着他的后背。

  把一行人接上车,何雨柱得了娄晓娥的指示,驱车前往西长安街的民族饭店。

  民族饭店是专门接待外宾的,1974年12月16日扎伊尔总统蒙博托访华就住在这里。

  1975年年底,美国总统福特即将访华,随行人员也住在民族饭店。

  可以说,这是进城接待外宾最好的地方了,娄晓娥带着孩子们住进了特等套房。

  进了屋,娄晓娥就告诉孩子们。

  “不是整天嚷着要爸爸吗?”

  “这就是你们的亲生父亲,何雨柱!”

  “爸爸,俩孩子异口同声!”

  声音清脆,含着丝丝兴奋。

  何晓作为双胞胎哥哥,拉着妹妹就要给何雨柱跪下磕头,显然这都是娄晓娥事先交代好的。

  “哎呦喂,大儿子,大姑娘,现在京城不兴这个了!”

  看着孩子跟自己没有隔阂,何雨柱忍不住红了眼眶,一边搂着一个,不断念叨着:好好好。

  跟孩子们亲热了一阵,娄晓娥就让孩子套间去休息了,折腾一天了,孩子也累了,等吃饭的时候再叫醒他们。

  此时,就剩下何雨柱跟娄晓娥了,四目相顾,何雨柱忍不住打破了这份沉默。

  现实诚恳的给娄晓娥道了歉,鞠了躬,感谢娄晓娥能够让他见孩子,如果娄晓娥真的气不过,这辈子都不让他见孩子,他也没办法。

  “这次让你回来,一来呢,是冉秋叶想见见你,说说咱们三个的事情!”

  “二来呢,是大领导的意思,电话里也跟你交代了,还好好多港商甚至是外商都不敢对内地投资,想让娄家开个好头······”

  “何雨柱,咱们先说说投资的事情,你是怎么想的?”

  何雨柱能怎么想?他可是有着前世的记忆,对未来的发展趋势了若指掌。

  开始给娄晓娥掰开了揉碎了,事无巨细的分析着,看着侃侃而谈的何雨柱,娄晓娥满眼的欣赏,这就是自己的男人,他很优秀。

  “我也看好内地的未来,投资也可以,但暂时时机未到!”

  娄晓娥的话何雨柱明白,她在等十二月,等待果家对全世界宣布,对内改革对外开放的信息。

  “你准备在那些方面投资?”

  面对何雨柱的询问,娄晓娥毫不迟疑的回道:“当然是房地产,我还是比较看好未来的地产业,现在地皮便宜,可以大肆购买,建造商城,宾馆,饭店这些不动产都可以,即便前期赚不到钱,但地皮是一直升值的······”

  何雨柱给娄晓娥点了个赞,傻娥现在太聪明了,已经是一个合格的商人了。

  “你可以跟上面汇报,我同意投资了,甚至可以签意向书,只要消息经过官方公布资金就会到位,至于地皮的事情到时候再慢慢商议吧。”

  何雨柱在用宾馆的电话,给大领导回报了工作,大领导很满意,但还是提出让娄晓娥利用自身的影响力,把准备合作的事情散播出去。

  这样的话,会给那些观望的人起到带头作用,甚至是给他们心里打了一针强心剂。

  娄晓娥也同意了,因为一切都基于,改革开放的消息宣布之后,娄家甚至是其他港商才会真正的北上投资。

  在对自己身无损的情况下,她还是愿意帮助内地的,毕竟她也是从内地走出去的。只不过在香江,娄家如此高调行事,会受到英国佬的打压。

  可,娄家现在做的是地产生意,想要打压也无从下手,娄家的物业全是不动产,英国佬也不能阻止娄家租房子,租商铺,买房子,卖房子吧。

  大领导也表示了,明天就会派人来把娄家在内地的产业证明送来,之前娄家的别墅跟其他房产,商铺,已经住进去人了。

  现在已经把人都安排他处,娄家的产业这次回全部还给娄晓娥,大领导难得的在这方面给娄晓娥,说了软话,不是道歉,胜似道歉。

  轧钢厂的股份,娄晓娥拒绝了,大领导最后决定把股份折成现金还给娄家。

  如果不还给娄家,不仅仅是娄家会心有顾虑,其他知道内情的人也会担心,万一到了内地投资,最后钱财打了水漂,可没处说理去。

  大领导这么做,也是做给其他人看的,只要你们来内地投资,为改革出力,是会受到G家保护的,也能保障财产权益。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28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