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做边喷老熟妇 男老板强行挺进我的身体

 苏杭刻意佯装生气厉声补充道:“或者说,你想让我再次把你的血脉给封存起来,省得你整日想些有的没的,让自己深陷于危险之中?”

  江风本就被苏杭严厉的语气给吓了一跳,仔细一想他说的确实没错。

  既然父母是为了让自己远离纷争才把他的血脉给封存了起来…那是否是不愿意让自己知道太多有关于家族的事情呢?

  更何况在江风看来苏杭真的有可能再度把他刚刚解封的血脉给封印起来,当下便被唬得乖乖闭嘴,不敢再多吱一声。

  拜托,这十八年来江风做梦都希望自己能拥有一支强大的血脉,以便能够圆他的战争学院之梦!

  现在好不容易才刚有成真的可能,江风可不想因为任性而失去成就梦想的机会。

  看到少年那惊恐中略带一丝遗憾的复杂脸庞,苏杭不由得叹了口气,低声道:“你不用管他们是什么人,你只需要知道一点,那就是你的父母都是极为优秀的人。”

  小舅的话让江风微微一怔,等他再度回过神来时,苏杭已经丢下最后一句话转身返回卧室了。

“今天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开始再回归学院学习吧。”

  江风点了点头,且不说现在已经是下午,永不了多久中等学院就要放课了。

  单单是江风刚刚所知道的那些繁杂信息,就需要他好好花上一段时间来消化。

  等到苏杭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后,江风才喃喃重复道:“我的父母…是很优秀的人吗?”

  说句不好听的,江风不得不承认这十八年来他对自己的父母确实有些怨恨。

  怨恨他们离开自己太早,使他直到成年也从未体会过父母的关爱;怨恨他们留给自己的血脉太过平庸,导致他就连想为父母报仇都几乎没有任何可能办到;怨恨自己在受到别人的欺辱时,没有人能站出来为他撑腰…

  还有很多很多原因。

  可是当江风从昆仑镜中感觉到母亲的气息时,这一切怨恨瞬间便全都烟消云散了。

  因为他已经明白,即使父母早已不在人世,还是通过另外一种方式在陪伴、保护着自己。

  既然血脉封印已经解开,那么摆在他面前的路就不止是文明学院一条。

  战争学院也未必没有可能。

  两条路摆在眼前,该怎么走、要成为什么样的人,需要仔细考量。

  毕竟文明学院与战争学院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体系,你固然可以选择填报多个战争学院或者文明学院,但是绝对不可能同时报名两种学院。

  而人生不同于游戏,没有读档重来的可能。

所以兹事体大,一旦选择,就绝对没有再次反悔的机会,必须要经过慎重考虑后才能做出决定。

  在客厅呆坐了将近一个小时后,江风才下定决心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小舅,想要从他那里获得一些意见。

  比起以往不同,江风不敢再轻视苏杭的建议。

因为无论是从小舅所展现出的真正实力还是他不凡的谈吐来看,苏杭都有足够的资格给予江风极具建设性的指导意见。

“小,小舅,我…有话想和你说。”

  江风轻轻地叩了叩苏杭的房门,小心翼翼地说道。

  然而苏杭的卧室内却是一片安静,没有任何动静传来。

“小,小舅?”

  江风有些迟疑地再次叩门道,在增大音量多次询问都无果之后,他的心头涌上一阵不好的预感。

  房门并没有锁,被江风轻而易举地推开,然而苏杭的卧室里却是空无一人。

  不仅如此,就连他的床单被褥与个人用品都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个家伙毫无疑问是跑路了!

“我去,这老狐狸是怎么离开的?”

  江风忍不住暗骂一句,他刚刚分明一直都在客厅坐着,虽然在发呆,但是他可以肯定苏杭绝对没有打开过房门。

“难不成…是跳窗离开的?”

  江风眼角抽搐地瞥了一眼窗户,要知道这里可是六楼。

  虽然以小舅展现出的实力来看,从六楼一跃而下应该不会受到什么创伤,可是现在是下午,街上过往的行人络绎不绝。

  要是苏杭真这么干,那可就成行为艺术了,第二天早上定然会上邺陵城日报头条!

  况且他也没必要这么做,再者窗户好好地关着,没有任何被打开过的迹象。

  不过很快江风的注意力便从这件事上转移开来,因为他发现在苏杭的书桌上贴着一张纸条,旁边有一本黑色的笔记。

“当你看到这张字条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了…离别总是伤感的,所以我选择了不告而别。”

  江风拿起纸条读了起来,上面列举了许多苏杭对他的嘱托。

  不止他刚刚提到过的不能爆发金色的灵力气息,还有许多奇怪的要求,诸如不能暴露自己的伴生法宝、不能同任何人提起它们的名字…

  江风一条条地看下去,这些要求虽然有些严苛,但是他也明白小舅这么做是为了自己好,否则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调这些事情。

“虽然你今后要走的路可能十分坎坷,需要面对许多危险,但是我不可能一直留在你的身边保护你。”

“至于选择战争学院还是文明学院,我知道你想征询我的意见。可是我能给你的唯一建议就是,路该怎么走要自己选。”

  苏杭不愧是一个老狐狸,看来他早就料到江风会征求他的意见。

“路该怎么走…要自己选吗?”

  江风低声重复了一遍,放下纸条叹息了一声。

“可是我还没有做好准备独自面对这些啊。”

 文学

比起同龄人来江风的自理和抗压能力确实要强上不少,可在面对这种关乎人生走向的重大事宜时,他还是有些难以抉择。

  更何况苏杭已经离开了…若是因为自己的血脉再出什么岔子,到时候可该如何是好?

“再遇见类似于梦魇那样的可怕怪物时,我就要独自面对了吗?”

  江风喃喃自语,然而就在这时,神奇的现象发生了。

  他手里的纸条忽然闪过了一阵并不起眼的白光,之前的字迹全部消失,尔后出现了一页新的内容。

“人生就是这样,不可能所有的事情都在你做好准备后才需要面对,更多的是突如其来的转折,要学会随机应变。”

  看着眼前这一幕,江风目瞪口呆。

  这字条上的话会发生变化也就算了,怎么感觉还能读取自己的心思一样?

  新出现的这番话,明明就是在回答自己刚刚的问题嘛!

仿佛是为了解开江风心中的疑惑,一阵白光闪过,纸条上的字迹再次消失,转而出现新的内容:“至于危险不用担心,若是遇到了无法解决的难题,可以通过这张‘传音纸’来联系我,我会立刻赶到。”

  江风刚想询问这玩意儿怎么用,“传音纸”上便出现了使用方法。

  其实很简单,只需要注入一丝灵力便可让自己的想法显现于纸上。

  当然,电话或者短信听起来要更为方便一些,而且不需要动用灵力便能办到。

  但是比起这传音纸来,无论是电话还是短信都有被窃.听的可能,在如今这个年代,科技并非那么安全可靠。

  而苏杭和江风所交谈的内容又不能被其他任何人发现,相较之下使用传音纸无疑要比使用电话或者短信更为稳妥。

  好在使用这传音纸所需耗费的灵力并不算多,即使江风目前的境界只是通脉境也能轻松办到。

  很快他便熟练掌握了使用方法,与苏杭无障碍地沟通起来。

“当然,我不希望你因为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便联系我,男人不能一味地依靠别人,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要学会自己解决。”

  又对江风说教了一番后,苏杭告诉他在自己书桌右边的第一个抽屉里有功勋卡和人族通用币。

  苏杭明白江风现在还没有足够的能力养活自己,留给他一些可支配财产是必须的。

  而江风看到这行字后心情立刻便激动到了极点,等他拉开抽屉打开功勋卡,看到功勋卡上有二十点功勋后差点没兴奋地跳了起来。

  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后,江风又拿起那一把人族通用币来数了数,足足有十万块之多!

  当然,二十点功勋和十万通用币对一些大家族的阔少而言算不得什么,例如顾鹏,单单是那台兰博基尼就要花上八百多万通用币。

  而作为顾腾的嫡子,顾家每年在顾鹏修炼资源上的开销怕是至少也要数百乃至上千点功勋。

  不用谈什么超级二代,单单是邺陵城这种小城内的一个“地主家的傻儿子”出手都如此阔绰,对于那些真正的世家子弟而言苏杭给江风留下的通用币和功勋点怕是连零花钱都谈不上。

  可江风不一样,他长这么大哪里见过这么多钱?

  别说十万块了,江风之前一个月的生活费也不过只有一千块左右,十万块可顶得上他将近十年的总开销了!

  至于功勋点…在此之前,作为“毫无修者天赋”的战斗废柴,江风可是一点都没见过。

  当下江风心中对苏杭的感激之情便达到了一个顶峰,然而他还没来得及高兴多久,传音纸上便又出现了一行字。

“这是你父母给你留下财产的一部分,其余的我先替你保管着,小孩子一下拥有太多钱和功勋点可不是好事,等到合适的时候我再还给你。”

  看到这行字后,江风气的差点没喷出一口老血。

  敢情这本身就是自己父母的财产啊!

  虽然对自己父母的身份没有什么具体概念,但是抛开家族势力不谈,江风明白单单以他们能给自己留下伴生灵宝的能力来看,江潮和陈风定然也属于精英中的精英级别。

  以此来推断江风父母给他留下的财产无论是通用币还是功勋点想必都不是一个小数目,相较之下苏杭只拿出那么一点给他,真是太黑了!

“你小子为什么那么一副不忿的表情?怎么一点都不懂得感恩!”

    传音纸上很快又出现一行字,感恩?

黑老子的钱还想让老子感恩!

江风读完以后刚欲发怒,忽然又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

“你怎么能知道我是一副什么表情?难道你那里还有画面?”

  江风将自己的想法通过灵力注入到传音纸上,然而这次苏杭那边却是再也没有传来任何回复,这更让他肯定了自己的猜想。

“我去,这未免也太不靠谱了吧?为什么我这里没有画面?”

  江风足足琢磨了很久都没有发现如何操作才能让这传音纸上浮现出对方那里的画面,而苏杭那边也再没任何回复,他也只好作罢。

“不靠谱的小舅…若是等我真遇到了什么危险,等他赶过来我怕是已经凉了吧?”

  江风无奈地苦笑一下,可他嘴上虽然这么说,心中还是比较相信小舅的。

  毕竟上一次苏杭及时闯入梦魇的梦境世界在千钧一发之际把他给救了下来。

  那次自己因为不相信小舅的实力而没有通知他,饶是如此对方也及时赶到,并且还是在梦魇的主场,在那古怪的梦境中。

  若是他选择相信小舅,赶在坠入梦境世界之前便通知他自己的处境,想必当初也不会那般狼狈吧?

  至于钱的问题嘛,江风倒是不甚在意,反正他也不是什么花钱大手大脚的人,至少目前看来十万通用币和二十功勋点已经足够他很久的开销了。

  不过看着苏杭那空空如也的卧室,江风还是忍不住叹息一声吐槽道:“该死,还真是一根毛都没剩下,恨不得全部搬空一样,小舅当真是抠门到家了!”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29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