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黑在她的娇嫩进进出出:在打结的麻绳上走

除了这些,一些租赁的舞台设备,以及舞台施工,同要要走流程。

  反正,周小晗被折磨毁了。

  不过,话说回来,学校这么折腾,其实也还是挺不错的。

  整个音乐节,几乎没有老师的参与,都是周小晗这样的学生亲力亲为。

  至少周小晗学到了很多,以至于周大美女信心膨胀,自称北广第一学生楷模。

  即便毕业当不了主持人,她去搞演出策划,也绝对饿不死。

  到了采审办门外,周小晗敲门,里面马上传来赵姐的招呼,“进。”

  周小晗听到之后,蹦蹦跳跳地进去,只见办公室里只有赵姐一个人。

  “赵姨!”

  赵姐正在收拾东西,准备去财务处开会。

  一见门口扑过来一只白面鬼,吓了一跳。

  “我地个老天爷哟!”

  再看原来是她,登时无语,“挺大个姑娘,没一点稳当劲儿。”

  上下扫看周小晗,这孩子怎么回事儿,打扮起这样?不像是上学的,倒像是逛舞厅。

  “嘻嘻!”周小晗把一份租赁合同往桌上一拍,“请赵姨过目。”

  这是一份舞台租赁合同,早就审过的,赵岚拿过来翻了一遍。就拿出公章盖上。

  “去财务处签字吧!”

  “嗯,好勒!”

  周小晗拿过来就跑,“赵姨再见!”

  “回来!”赵岚叫住她,“跟我一起过去吧!”

  周小晗这丫头挺讨人喜欢,赵岚也是热心一回,她跟着过去,财务处起码不会再卡脖子。

  要不往那一放,明天来拿,丫头还得再跑一趟。

  两人一道出了采审办,赵岚还挺奇怪,“画这么浓的妆干什么?跟鬼似的!”

  周小晗马上贴到耳边,贼兮兮的:“我有黑眼圈,一会儿有面试。”

  赵岚一听,“雏鹰班的面试啊?”

  这回轮到周小晗意外了,“赵姨,你也知道啊?”

  雏鹰班的事很低调的,至少她身边的同学都没几个知道的。

  没想到,赵岚一个后勤会有所了解。

  对此,赵岚骄傲的撇了撇嘴,心说,我不知道?我们小齐经理就是领导,我能不知道?

  不过,赵岚也没蠢到这个地方,有些话没必要和一个学生嚼舌根子。

  但提醒周小晗几句还是要的,“好好面试!机会难得呢!”

  周小晗眨巴着大眼睛,“赵姨,您是不是知道什么啊?”

  一把挽过赵岚的胳膊,“跟我透露点呗?比如,你知道不知道面试什么内容?”

  赵岚登时一惊一乍,“那我哪知道?”

  “不过…”话锋一转,“总之,你上点心就对了!”

  生怕人听见,凑到周小晗耳边,“这么和你说吧,雏鹰班每个人一年的教育培养经费知道是多少吗?”

  周小晗被赵岚给唬住了,“多少?”

  其实,她根本就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概念。

  这就是国家培养一个大学生、硕士生、博士生要付出的经济代价。

  你以为,你交的那点学费就够国家在你身上花的钱?差远了!

  这个数额不固定,当然越好的学校花费就越多。

  而雏鹰班….

  赵岚,“本科生40万,硕士80万,博士生上不封顶。”

  周小晗吓死了,“真的假的啊?”

  这可是2000年,周小晗都没想过40万是多大一笔钱。

  “培养一个本科生就得花40万啊?”

  赵岚一撇嘴,“肤浅了吧?是一年四十万!”

  周小晗:“……”

  她觉得,自己想象力好像不够了。

  四十万?干什么能花四十万?教材镶金边啊?

  赵岚,“虽然现在大校长还没批呢,不过,估计挺不了多少时间,雏鹰班的负责人挺坚决的,早晚得批。”

  周小晗一听,“负责人谁啊?陈姥爷?”

  赵岚:“陈兴福只管教学,另有其人。”

  “谁啊?”

  眼见到财务处了,赵岚呲牙一笑,“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反正上点心!”

  小齐经理好像不太愿意让学生知道他的身份,即便到雏鹰班也肯定知道,可是赵岚再蠢也没蠢到那个份儿上。

  要揭晓也是小齐经理自己揭晓,还轮不到她。

  最后叮嘱一句,“面试如果问你半年能不能过托福或雅思,你就说能!”

  周小晗明白了,给了赵岚一个感激的点头,“嗯!”

  ……

  有赵岚跟着就是不一样,财务当场盖章,没折腾周小晗一趟。

  拿着合同送回采审办,交给采购的人,就算完事儿了。

  赵岚好人做到底,“姚副经理这会正在仓库那边,你过去把合同给他就行了。”

  “现在采审办没人,省得你下午再跑一趟了。”

  周小晗心下感慨,“赵姨,我都不知道怎么谢你了。要不…你有儿子吗?我以身相许吧!”

  “去!”赵岚被逗笑了,“没个正经!”

  她家里有个闺女,周小晗是知道的,这就是空投支票。

  按赵岚的指点周小晗去了仓库,却是没见到姚国远,仓库的人说是回办公室了。

  没办法,周小晗又得去采审办。

  路上还在想:“赵姨既然这么说了,那自己还真得重视一下,这个雏鹰班必须得进去!”

  是的,不为别的,就为那四十万也得进啊!

  镶金边儿的教材啊!肯定特拉风。

  到了采审办,办公室的门果然没锁,说明里面有人。

  敲了敲门.。

  “进….”

  周小晗眉头一皱,她虽然和姚大爷不熟,可是百分百可以确定,这个声音不是姚国远的。

  小心翼翼地推门进入,就见办公室里空荡荡的,姚大爷没在。

  倒是最里面的办公桌后露着一个后背,应该是在办公桌里翻找着什么东西。

  周小晗登时有些紧张,因为她知道,那是采审办一把手,采购经理的办公桌。

  这段时间总来,但那张桌子总是空的。

  也听赵岚提过,他们齐经理是个很厉害的人物。

  其实,也不用赵岚提,现在只要和校方有一点接触的学生大概都听说过。

  采审办新来的小齐经理,是个狼人,就采审办那个烂摊子,那帮滚刀肉,半天搞定,服服帖帖!

  这在学校职工之间不是什么秘密。

  周小晗不止听一个人说过,虽然事不关己听听就算了。

  可是,对于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采购经理的印象,还是比较刻板的,反正是个很严厉的人就对了。

  站在门口不敢动,“请问,姚大…不…姚副经理在吗?”

  齐磊那正低头找东西呢,前天做了一个实验教学中心的设备采购单,随手就夹在哪个袋子里给忘了。

  今天下午,正好要和董北国说教学中心的事儿,却是找不着了。

  应该就在这一堆归案采购方案里啊!

  也没抬头,更没心思辨认说话的是谁,只知道是个小年轻的声音,应该是学生。

  “老姚出去了,有什么事儿吗?”

  周小晗眉头一紧,这动静怎么这么耳熟呢?

  没往那方面想:“我来给他送合同。”

  齐磊,“放桌上吧!”

  周小晗:“……”

  更熟了!

  小心翼翼的上前,表情却是“事情好像没有这么简单”的模式。

  把合同放到桌上。

  “齐经理吧…那我放这儿了。”

  说着话,贼溜溜的往前探身子,她想看看这个齐经理长什么样儿,这个声音她绝对听过。

  而且….

  好吧,不可能是那个家伙啊?

  齐磊还在那儿撅着呢,听到人已经到了近前,再怎么说也得礼貌的回应一下吧?

  直起身子,抬头。

  “好…你放…”

  “呀!!”

  “呀!!!!”

  齐磊是吓着了,一抬头,身前不足二十公分有个脑袋,你说吓不吓人?

  而且,还是浓妆艳抹,跟个鬼似的,你说吓人不吓人!?

  好好看了眼,这是周小晗??

  来了句:“你….是姓周吧?”

  好吧,认不出来还不至于,就是习惯性的调侃。

  而周小晗…尖叫一声,石化当场。

  瞪着眼珠子,卡粉儿了….

  半天回魂儿,“呀!!呀呀!!”

  “你你你你你!”

  齐磊都替她着急,“你什么你!化成这样儿,你到处乱窜什么?”

  真吓齐磊一跳,印象中周小晗从来不化妆,关键她也不用化妆。

  突然来这么一下子,确实有点惊吓。

  周小晗:“你你你你….你是经理?”

  齐磊本来确实不想让同学知道他太多的事儿,麻烦。

  可是,周小晗就算了,反正在雏鹰班也得知道,登时一笑:“不行吗?”

  周小晗:“……”

  三观崩了!

  突然发现,北广好魔幻,齐磊居然是采购经理!?董爷爷瞎眼了?

  可这又是无可反驳的事实。

  周小晗又不傻,回想前段时间,采审办第一天换经理那天,隔着门的声音。

  还有齐磊大G上那张校内通行证。

  还有他把车停在女生楼前,居然没有人管的事实。

  还有还有,别人都去军训,就他搞特殊。

  种种事实都验证着另外一个事实,眼前这个家伙,真的是北广的采购经理,副处级干部。

  特么的没天理了!

  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不行,你得让我缓缓。”

  齐磊摇着头,干脆继续找他的采购单。

  过了有两分钟,周小晗终于接受现实,不再那么失常,可是依旧有点愣神儿。

  突然发现,现在这个齐磊有点不知道怎么面对了。

  在她心里,齐磊就是个有点才华,很气人,很幼稚,很二世祖,很渣很渣的小学弟啊!

  突然成了副处级的校领导,还是那个把采审办治的服服帖帖的浪人,就很颠覆。

  而这时,齐磊终于把采购单找了出来,如释重负。

  抬眼看周小晗,无奈一笑。

  这个时候,就没法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了,越纠缠,她越不正常。

  干脆有意转移话题,“周小晗同学,能说说你这个妆是怎么回事吗?很有自残倾向啊!”

  周小晗本能的想骂回去,可是….生生憋回去了。

  突然就骂不出口了,郁闷做答,“没睡好…黑眼圈…一会儿有面试。”

  “哦。”

  齐磊明白了,站起身来,又调侃了一句:“那你…再坐会儿,我先走,回头记得锁门。”

  周小晗弹起来,“不坐了。”

  两人一起出了采审办,又一起走在学内小路上。

  并肩走了好久,都快到目的地了,周小晗才反应过来,“你去哪儿啊?”

  心中呐喊,你别跟着我了啊,好尴尬。

  齐磊则道:“学科建设办公室。”

  周小晗:“……”

  登时又惊了,“你也去面试!?”

  嚷嚷完就后悔了,问的就多余。

  他确实应该面试,别忘了,看站内信就是齐磊提醒她的。

  “哦,你也面试。”

  为了缓解尴尬,周小晗急中生智,“有什么内部消息吗?”

  眼中还装出一副希冀的神态。

  好吧,赵岚都知道一点内部消息,齐磊和赵岚一个办公室,肯定不会不知道吧?

  虽然赵岚已经把知道的都告诉她了,不过,周小晗准备装傻。

  齐磊要是和赵岚说的一样,她也打算装出一副惊讶的表情。

  这样,大家就不尴尬了。

  唉!!

  老娘太机智了。

  而齐磊一听她问内部消息,倒是想起个事儿来。

  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周小晗,问你个问题。”

  “什么问题?”

  齐磊:“假如…二十年后,你有四十多岁了吧?”

  周小晗一听急了,“什么叫四十‘多’岁?才四十一好嘛!?”

  齐磊,“好,就四十一岁吧!假如那时战争,需要你上战场,你会去吗?”

  周小晗登时皱眉,这算什么问题?

  眼珠子一瞪,“肯定啊!你就说打谁啊?老娘八十也和他们拼命!”

  齐磊严肃,“认真的?”

  周小晗:“认真的!”

  齐磊登时笑了,“那就没问题了。”

  之后什么也不说了,周小晗暗自撇嘴,“切!就知道他什么都不会说1”

  “还不如赵姨仗义呢,起码还告诉她那么多内部消息。”

  ……

  ————————

  之前说过,学科建设办公室,在研究生学院楼。

  此时,虽然离一点还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可是研究生楼下,除了进出的研究人,已经聚集了不少来自各各院系的学生。

  这次雏鹰班的选拔涵盖了全校8000多本科生,4000多研究生,从中选出70多人,做为备选。

  至于面试之后还能剩下多少……

  可能除了几个实验教学中心的领导,没人知道。

  也就董北国昨天在食堂说漏了嘴,“某些人说十个能剩下一个就谢天谢地。”

  “不过,我看没那么悲观嘛,剩个二三十个还是没问题的。”

  董校长对自己的学生还是有信心的。

  此时,面试的学生早早的就来了。

  倒不是有多重视,再重视也不至于来这么早,主要还是…神秘!

  说心里话,要不是论坛的站内信署名是廖凡义和陈兴福,大伙儿都以为这是恶作剧。

  太神叨了!

  本硕博直通的班级,那不就和清华的姚班一个性质了吗?北广也要打造自己的明星班级呗?

  而且,本硕博直通的这个诱惑力也确实够大。

  但是,问题来了。

  这么大的事儿,这么重要的通知,居然只有一封站内信?

  再不济,也能院系发个通知吧?实在懒得弄,你在正门公示板上贴个通知也行啊?

  没有,什么都没有,只有站内信。

  如果一不小心,忘记看站内信了,可能就错过了。

  事实上,像周小晗这种懒得看的人大有人在,昨晚熬一宿的也比比皆是。

  真不知道新学部在搞什么飞机。

  所以,大伙儿早早就来了。没办法,只有一条情报“本硕博直通”。

  其它的,雏鹰班是干什么的,学什么的,有哪些师资,除了学历上的优势,还有其它的什么便利。

  包括,面试…面试什么?看形象还是口试?

  完全不知道。

  早点来,一是,从其它面试者那里拼凑一些信息。

  二是,雏鹰班归新学部的实验教学中心对吧?那就是说,学科建设办公室的那些老教授肯定知道是怎么回事,对吧?

  大伙儿也不是全无门路,有的认识,听过课,有的本身就是办公室里教授带的学生,多多少少能够打听一点。

  所以,齐磊和周小晗到的时候,起码一多半儿备选人员已经在楼下徘徊了。

  有的楼里楼外的乱窜,就想找个教授套套近乎。

  有的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叫唤着从各个渠道打听来的“小道消息”。

  这其中就有张显龙和马晨宇。

  哥俩一见面,异口同声,“你怎么在这儿!?”

  张显龙,“我面试。”

  马晨宇,“我也面试。”

  张显龙,“你凭什么面试?”

  马晨宇,“齐磊那事儿我也参与了啊!”

  张显龙,“哦操!你剽窃我论文?枉我当你是兄弟,居然偷我论文!?”

  马晨宇,“我去你大爷的吧!张显龙,我要是再搭理你,我不是人!”

  哥俩差点没打起来。

  马拓也在其中,来回走动也不和人说话。不过,在场的应该没人比他的消息更全面了。

  因为,拓爷已经在这儿转半天了,谁的聊天和小道消息他都听了一点,大概拼凑出一个完整的事实。

  江瑶和陈文杰也在。

  只不过,两人有点懵。上午正走着队列,被教官折磨的死去活来呢!

  结果,时来运转,导员让他俩上车,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呢,就到这儿了。

  目前也只知道是一个什么雏鹰班的面试,别的一概不知。

  对此,江瑶还挺不情愿,老娘在播音系混的好好的,收服一众小弟,上什么雏鹰班?

  赵国华也在,就是他接江瑶和陈文杰回来的。

  送完人也没走,就在楼下徘徊,他还是不死心。

  特么的,马拓那么大岁数的都收进来了,凭啥不要我!?

  而除了这些熟面孔,还有生面孔更多,加在一起有三四十人。

  其间,还有另外两个格格不入的身影——宗宝宝和寇仲琪。

  俩人已经报完道了,分了寝室,算是正式的北广学生。

  说他俩格格不入,不是一堆大二大三,甚至硕士博士之间,两个小孩儿有点露怯。

  而是,这两人往台阶上一站,居高临下,那眼神儿,就跟挑牲口似的。

 文学

  是的…

  你让宗宝宝和寇大姐露怯?开什么玩笑?在这两头眼里,底下这些才是小孩儿,完全不够喷的。

  宗宝宝更贱,对寇仲琪道:“他们为什么这么着急呢?”

  寇仲琪,“不知道,可能是怕进不去雏鹰班吧?”

  台阶下的学长学姐们都看向这两个小屁孩儿,一看就是大一的小崽子,说话口气还不小。

  有人挑衅,“你们也考雏鹰班儿?”

  宗宝宝眨巴着眼睛,“不是呀!”

  那人登时鄙夷,“不是你在这儿捣什么乱?一边玩去?”

  宗宝宝嘿嘿一笑,指着那老生对寇仲琪咋呼,“他还急了。”

  寇仲琪,“别搭理他,咱又不是草船,轮不着他在这儿‘贩箭’。”

  那男生:“……”

  要气炸了,刚要上去对线。

  却是宗宝宝依旧眼里没他,对寇仲琪说话,“雏鹰班要考的吗?”

  寇仲琪,“不知道,反正老娘没考,稀里糊涂就进了。”

  那男生一个趔趄差点载台阶上,见鬼似的看着寇仲琪,“你你你你,你进雏鹰班了?”

  寇仲琪,“很稀奇吗?”

  宗宝宝,“很稀奇吗?”

  又补一句,“哥高中上的好好的,突然就来个人,就把我带这儿来了啊!”

  “不是很难啊!”

  寇仲琪,“对呀,不是很难啊!”

  “……”

  “……”

  “……”

  “……”

  一群人想弄死这两个倒霉孩子。

  可惜,之前还很怒的男生,立时凑上去,呲着大板牙,“老弟,老妹…来,给点干货吧。”

  却见寇仲琪渐渐的一挑眉头,“叫声师姐听听。”

  他确实是师姐啊,雏鹰班第一个定下来的学员。

  那男生一听,过分了哈!士可杀不可辱!

  “师姐!”

  身后一众牲口想骂娘,节操呢?不要节操了吗?

  寇仲琪,“这就对了,小宝子,来,给他们讲讲。”

  然后,大伙儿就都围了上来。

  大师姐和二师兄,开始忽悠。

  为了面试嘛,不寒碜。

  传授了一会儿入班“秘籍”,就见齐磊领着个“半年徐娘”过来。和徐小倩差远了!

  登时,两人结束卖弄,朝齐磊靠了过去。

  宗宝宝一见周小晗,嗯!老了点,妆艳了点,不过底子应该不错。

  上前打招呼,“姐姐好,我叫宗宝宝。”

  “你叫我宝宝就好。”

  贼乖巧。

  周小晗憋不住乐,这名字好奇葩,“宝宝?”

  宗宝宝:“唉!”

  寇仲琪则是无语,宗宝宝这套不要脸大法,成功率很低的。

  瞪了宗宝宝一眼,倒是没有平时那么猛,朝周小晗点头示意,说了句,“遮痘痘?还是黑眼圈?”

  周小晗一怔,“你怎么知道?”

  寇仲琪摊手,“脖子比脸白,还化什么妆?那么厚的妆不就是这点用处了吗?”

  周小晗登时竖起大拇指,“眼神儿真好!”

  两人就这么聊了起来,寇仲琪有意收着,和周小晗还挺聊得来的。

  齐磊看了眼表,对寇仲琪道,“盯着点,十二点半以后到的,记下来。”

  寇仲琪甩手,“滚吧!”

  齐磊也不在意,独自上楼去了。

  周小晗想叫住他,别人都在外面等,你进去干什么啊?

  可是,再一想….

  好吧,人家是采购经理,应该有特权吧?

  想到这儿,又有点生气。有特权你透漏一点啊?特么一个字都不说,真行!

  对寇仲琪问道,“你们是同学?”

  她指的是齐磊和这两个人的关系。

  主要还是好奇,大一不是军训呢吗?这两人怎么在这儿?

  而寇仲琪的回答让周小晗摸不着头脑,“他啊,我大伯(bai)哥啊!”

  东北话的意思就是“老公的哥哥”。

  周小晗有点懵,她知道这是层什么关系,就是不知道这姑娘怎么这么放得开。你才多大啊?就这么大方的叫老公了?

  有点接不住寇仲琪的话,只好转头问宗宝宝,“你呢?你和他是同学?”

  结果,宗宝宝的回答更让周小晗挠头。

  宗宝宝琢磨了一下,叫兄弟?太普通,不符合哥的气质。

  叫同学,太生分….

  那就…一指楼里,“他是我老师!”

  周小晗:“……”

  翻着白眼,暗骂,这孩子没个正经的,老师?他教你什么了?教你怎么气人?

  而不远处,赵国华也看到齐磊了,心里这个不是滋味啊!

  特么的,陈姥爷真的放弃我了吗?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齐磊都能来面试?我不配!?为什么啊?

  决定找个机会上楼当面问问陈兴福,太欺负人了!

  至于张显龙和马晨宇….

  吵够的哥俩,两只脑袋凑一块儿,“这孙子也来了啊?”

  “这孙子应该来吧?”

  “那这孙子脸怎么这么大呢?”

  “谁说不是呢?别人都等着,他凭啥进去?”

  “算了,这孙子风水好,要不…别骂了?”

  “我看行!要不…咱俩给他烧柱香吧?”

  “烧一柱,烧一柱,又花不了多少钱。”

  ——————

  另一边,齐磊可不知道傻龙已经把他给供起来了。要是知道,非现在就取消两人资格不可。

  进到楼上,来到学科建设办公室,董北国也在。

  见他来了,不咸不淡,“来了啊,别提经费的事儿!”

  “你那个方案在我这过不了!”

  雏鹰班经费的事儿,齐磊已经和董北耗了好几天了。

  正如赵岚向周小晗透露的那样,雏鹰班的培养经费…是个天文数字。

  对此,董北国当然不答应,他可是个很抠门的校长。

  见了齐磊都不给他开口的是机会。

  可是话说回来,那你为什么还主动提这个事儿呢?

  你提了,不就是给他开口的机会?

  为什么呢?

  不像是一个传媒学院校长的话术啊!

  对此,齐磊淡笑,心说,这也是只老狐狸!

  嘴上道:“这事儿不急,咱们慢慢掰扯。”

  转头对廖凡义道,“十二点半,准时开始面试,晚到的一率取消资格。”

  你提了,我还就不提了呢!

  “!!!!”董北国一惊:“不是一点吗!?你十二点半人还没到齐呢!”

  齐磊一笑,“校长,这也是测试的一部分。”

  董北国:“……”

  好吧,真的是测试的一部分!

  事实上,不仅仅是齐磊的热点新闻事件是考试内容,还有很多隐性的考试正在进行。

  雏鹰班,可不仅仅需要新闻天赋,以及独到的视角和能力。

  因为未来在教学和其它方面的需求,还需要一些个性的东西。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30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