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公车上高潮连连:大炕上的偷乱

亲自将试卷送到苏业豪面前,琳达·云老师敲了敲桌子。

  等见到苏业豪一脸茫然,嘴边还带着口水,她的眼角抽动,提醒说:“该醒了,起来写完这张试卷。”

  梦里跟人打架。

  姑娘在追,苏业豪在逃,好像身体被掏空。

  同样的。

  尹琉璃那边,此刻既期待苏业豪再露面,纠结要不要打个电话,又很怕太阳,不敢随便离开。

  擦了擦口水,苏业豪下意识点点头。

  接过试卷看完,发现许多题目都不会,先挑会写的选择题认真做完,不会写的直接选D,毕竟C没D好。

  选择题之后就是作文,题目竟然是从社会角度,评价现任总督。

  呵呵一笑。

  大葡都要卷铺盖走人了,点题立意的角度当然不可能是夸赞,苏业豪连草稿都不打,一顿冷嘲热讽,洋洋洒洒写了七百多个单词出来。

  除了琳达·云,没人关注他。

  就连坐在前面的死党龅牙俊,也不会在考试时候,对苏业豪有任何多余的想法,哪怕是全蒙,正确率可能也比抄苏业豪答案高。

  许多题目确实不会做,为了自家老头承诺的两千万创业款,是该抽点时间认真看看书。

  努力两三个月,就能拿到旁人一辈子都挣不到的钱,这种好事到哪找去。

  走神发着呆。

  苏业豪已经开始考虑照葫芦画瓢,去老妈那边也骗一笔钱。

  很快意识到什么,暗呸一声。

  怎么能说是骗,一笔写不出两个苏字,都是自家人,独生子!

  有那么瞬间。

  苏业豪已经幻想出了自己继承遗产时候的风光。

  至于自己创业之类,既要等机会,也要凑本钱。

  家里父母有钱,但他暂时还没办法动。

  从苏老爹的态度上就能看出,每次提到生意就很不耐烦,丝毫没有培养亲儿子的意思,就跟防贼差不多。

  也就是说家里的资产等于是定期,而且还存在被父母败光的可能性,经常听说哪个富豪破产跑路之类,虽然概率不高,但也不是绝对稳了。

  倘若有资本,苏业豪倒是想去浦东、去南山、福田、四九城的三环内等地囤积不动产。

  当个包租公,雇人拿着麻袋去收租,开开心心吃一辈子,继续传家。

  很难忘记被房子支配的恐惧,也难怪苏业豪先想这些。

  玩金融、互联网那些确实赚钱,但苏业豪都不会,要看运气、碰机会才行,一旦有机会也能去投资……

  正做着财色兼收的美梦,面前试卷被琳达·云抽走。

  继续趴在桌子上,侧头看看,视线受阻。

  苏业豪微微抬起头,才看见琳达·云的整张脸,她今天戴着副黑框眼镜,或许是那些谣言的缘故,粉色衬衫搭配牛仔裤,保守多了。

  热情笑了笑,苏业豪问道:“写完了,我想出去喝点水。”

  “……错了好多。”

  琳达·云看完选择题,翻过试卷,瞧见那密密麻麻的单词,诧异笑道:“写这么多?某些人最近有认真复习哟。”

  说完对苏业豪挥挥手,等他走后,顺势坐下。

  这位老师的年纪不大,而苏业豪则是身体年轻、心理大叔的怪咖。

  见她认真看起了自己的作文,苏业豪乐呵一笑,有种在看大学师妹的错觉。

  作为一个已经立志要当海王的男人,梦想要有,野心也要有,这会儿正盘算着在池子里养鱼,找机会让她把承诺的甜点还回来。

  原本以为琳达·云会受谣言影响,现在发现她大大方方,倒是暂时不用担心会离职了。

  倘若没有她,坐在课堂上打瞌睡的几率,至少翻一倍。

  刚才苏业豪是被新来的数学老师催眠,这才一直睡到英语通识课上。

  ……

  悠哉悠哉路过隔壁教室。

  跟姜渔目光对视,苏业豪还摆摆手打招呼。

  很好,池子里一下子就有两条鱼了,至于昨晚认识的小野鱼,他也不知道醒来后有没有游走。

  倘若游走了,说明野心不小。

  即使能捞回来,代价多半也很大,那就没必要再去捞回来。

  虽然三十二·D的世界很梦幻,也很精彩,让人窒息,可面前就有一片森林,何必自己上吊。

  省钱也挺好。

  现在的几十万,等于内地的一栋楼,二十年后的几千万。

  这么算算,代价实在太大太大了。

  前脚抱着随缘的态度,后脚就打了个电话去酒店,让前台转接。

  听见尹琉璃声音……鱼没游走,一栋没了,二十年后的几千万也没了。

  苏业豪还是挺开心。

  反正有商业帝国可以继承,愁个毛啊。

  等尹琉璃问起是不是去上班了,苏业豪沉默片刻,回答说公司里有事,要等中午再去找她。

  挂断电话,他的嘴角抽抽着。

  倒吸凉气,好像忘记说明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了。

  低头瞧瞧自己这身衣服,猛然意识到什么,脸都开始发绿。

  沉浸在随时可能社死的阴影里。

  苏业豪喝口刚买的饮料,连肥宅快乐水都不香了……

  ——————————————————

  琳达·云的英语就是母语。

  阅读一篇小作文,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当她看见题目写着《新时代要来了》,只觉得平平无奇,以为是吹嘘末代总督,描写世界美好、人们安居乐业之类。

  等看见文章内容,才发现苏业豪开篇就写道:

  “屈辱的历史即将结束,新的曙光必将照耀赌城。”

  “赌城背靠十多亿人口的庞大市场,一旦加深沟通,放开贸易,无论旅游、房地产、贸易,还是博彩、零售行业,春天快到了。我很荣幸见证历史,见证赌城有机会成为全球人均收入最高、生活质量最高的地区之一……”

  下面用两大段回顾抨击大葡,继续感慨美好的时代即将来临。

  接着又从现在总督的放任、冷眼旁观入手,直言一切小把戏都是纸老虎。

  结尾再展望将来,顺畅收尾。

  通篇沉甸甸的,正义感十足。

  无论词汇量还是内容,都让琳达·云目瞪口呆,她以前见过苏业豪的作文,简直……不堪入目,只能给个安慰分。

  两相对比,琳达·云难免震惊。

  她从没预料到,苏业豪的思维、逻辑居然这么清晰完整。

  等稍微冷静下来,才开始觉得好奇,分明理性的一个人,前几年怎么游手好闲,被所有人当成不折不扣的败家子看待。

  随即才意识到,苏家就一个孩子,没竞争也没压力,懈怠也无所谓。

  从小就躺在金山银海上,不用考虑继承家业的问题。

  以为自己猜到真相。

  琳达·云的责任心,此刻熊熊燃烧着。

  想要鞭策苏业豪,让这家伙再认真点,压榨出所有潜力……

 文学

借口说身体不舒服,中午直接翘课。

  反正下午又是选修课,老师在课堂上教的那些物化生知识,苏业豪大多还有印象,自己刷题差不多也能搞定。

  离开学校前,专门换了套便装。

  带着随时可能社死的阴影,开着从何韶梵那里借来的法拉利,苏业豪再次回到酒店门外。

  抬头看看熟悉的招牌。

  心里纠结于一个谎言之后,往往要用无数个谎言圆起来,之前他说早上是去公司,也不知道能瞒多久。

  随即又意识到。

  比起自己社死,一旦尹琉璃得知真相,她恐怕会更加紧张,沉浸在社死阴影里。

  这么想想,立马舒坦多了。

  社死不可怕,大家一起丢脸,就没问题了。

  智商的高地再次转移,上楼前特意看了眼,早上的前台小姑娘已经换了人,若无其事坐电梯上楼,来到房间门口敲敲门。

  ……

  尹琉璃肚子饿。

  专门让人送来外卖,汉堡鸡腿之类,半夜喝了碗水蟹粥,体力早就消耗掉了。

  开门后,她默然无语。

  气氛略微有些尴尬,苏业豪率先说道:“早上有点事,看你在睡觉,就没打扰你。”

  “嗯……买多了,一起吃?”

  “好。”

  苏业豪挑了套餐里的汉堡和炸鸡,即使是快餐,依然美味可口。

  吃饱喝足,他继续对尹琉璃说道:“你有空联系债主,让他们到赌城来拿钱,我抽空想了想,让你自己跟那些人接触不太好。这里我的朋友多,他们翻不起风浪,安全一点,有欠条?”

  “……有,如果你愿意帮忙,那就太好了,每次跟那些人接触我就心慌。”

  尹琉璃说道,一脸的生无可恋。

  虽然事情似乎就要摆平,但她付出的代价可不小,尤其是心理上。

  不过听苏业豪的意思,好像很有钱有势的样子,说话语气完全不紧张,这让她心里多出几分安全感。

  想着不需要自家老爹出面,请龅牙俊的家人帮忙就可以,术业有专攻。

  苏业豪淡定点点头,若无其事坐在床边,转移话题说:“下午我没事,可以陪着你,想出门逛逛街也行,你什么时候来的赌城?”

  “前几天刚来,我确实想逛街,买点换洗衣物。”

  假如能出门,尹琉璃更想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自从发现苏业豪坐在床边,她的身体就紧绷起来了。

  跟先前所说的一样,窗外天气很好,阳光明媚。

  她怕太阳。

  “你的东西在哪,我待会儿带你去拿。离群星会所那些人远点,他们都不是好东西,可以住在我家的高尔夫球俱乐部,去我家的酒店也行……实在不行就先租个公寓,下午找找。”

  苏业豪强忍着炫富带来的巨大舒爽。

  平时跟朋友们相处,全都知根知底,还是在漂亮姑娘面前提这些,更有成就感。

  先装完,反手再抛出租公寓的提议,消除被家里员工向老爹通风报信的隐患。

  苏业豪暗自膨胀,心想自己真是个小机灵鬼。

  尹琉璃看向苏业豪,恍然大悟。

  难怪提到那些债,这位刚认识的……男友,完全不当一回事。

  家里有酒店,跟家里有高尔夫球场,二者之间简直天差地别,酒店档次不同,有高有低,但有高尔夫球场,那肯定是大富大贵。

  稀里糊涂,答应了一起睡午觉。

  边上水杯,很快晃动着。

  便宜的木床质量不行,总有声响。

  果然是年轻人,回血速度就是快。

  等回过神来。

  已经是下午两点多钟,她的头顶更疼了,晕乎乎的……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30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