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嫩小缝湿紧萝:双性受不停潮喷

“我和你说过!我梳头发的时候你不要和我讲话,我会特别特别特别烦躁!头发掉地上就收拾呗,能死啊!”

  韩谦不说话了,去院子里喂狗,同时打电话给叶芝询问他最近到底有没有什么安排,这个电话拨通后韩谦就后悔了,叶芝那边怎么能会没有事情啊!

  不出意料,叶芝告诉韩谦稍等两分钟,她去穿个衣服,这两分钟里韩谦把欢欢惹急眼了,满院子的追着韩谦咬,过了几分钟,叶芝开口了。

  “你最近的事情还真有点多,是我一件一件和你说,还是说··”

  “来接我!到时候你怎么说我怎么做就好了,早点忙完我准备准备过年。”

  “我这就过去。”

  “你知道我在哪?”

  “知道!先让欢欢别叫了。”

  韩谦低头看着被气得不断转圈的欢欢,小声嘀咕不就是给你喂了一口大蒜么?你至于追着咬我么?后来还是温暖喊了一声,欢欢才放弃找韩谦报仇。

  在这只狗的眼里,家里有两个主人,韩谦不包括在内。

  过了大约二十分钟,叶芝开着车来了,温暖一溜烟的先上了车,让叶芝先送她去公司,然后在管韩谦,上车后叶芝轻声道。

  “温董,要不要先送你去理发店?我看你的头发好像很久没有做护理了。”

  温暖看了一眼梳了一早上的头发,轻声叹了口气。

  “哎!一切都是因为太忙了,没时间啊!我还的确得做个护理了,你有觉得不错的··算了,你还是忙乎韩谦吧,我给燕狐狸打电话。”

  说话间温暖拿出手机打给燕青青,开口道。

  “燕狐狸你今天忙不忙?陪我弄头发去,去不去?”

  “你没事弄头发干嘛?”

  “头发太干了,我今天懒得开车了,一会我去你们公司找你啊。”

  “行叭,我倒是认识几个不错老师,你先来公司吧?你吃早饭了没?”

  “没有。”

  “那一会咱俩一起吃吧,挂了。”

  韩谦坐在后座歪着头看着温暖挂断电话,轻声询问她们俩的感情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温暖瞥了韩谦一眼,没搭理这个家伙。

  一路抵达荣耀,温暖一路小跑的上了电梯,这简直比韩谦都要熟悉荣耀的内部结构,韩谦站在打卡机面前准备打卡,可这个指纹怎么都按不上,韩谦转过头眼神迷茫,叶芝抓着他的胳膊拖走了。

  估计指纹机都没有记录韩谦的指纹,韩谦低声道。

  “要不是宋菁最近怀孕生孩子,我非得去问问她,凭啥没有我的指纹了。”

  叶芝拖着韩谦的胳膊无力道。

  “我的韩先生哦,你就少嘚瑟一会吧,你现在都不属于荣耀集团的人了,钱婉那边要做培养网红,还有吴青丝和魏玖的戏也开始拍了,乱七八糟的事情好多好多,我求求你安静一会吧,你是去综合部报道还是···”

  话没说完,韩谦挣脱了叶芝的手一路小跑到电梯门口,在杨佳的手里夺过一个三明治转身就跑,拉着叶芝的手一路跑出了公司正门,气得小杨佳在大厅里咆哮说这是给燕总买的。

  韩谦搬开三明治递给叶芝一半,咬了一口含糊道。

  “现在去哪?钱婉那边不用我操心,她自己能玩的明白,去找魏玖?”

  “剧组那边不急,基本和你没多大的关系,最近有些人想要约你见个面,市里的一些企业老板,以及滨县那边的暴发户们,见一面?”

  “不见!”

  韩谦拒绝的很干脆,叶芝无奈的叹了口气,继续道。

  “我个人认为见面对你来说是有好处的,最起码他们选择了你就不会去选择林孟德。”

  “那也不见,我现在只想躺尸,叶小姐啊!我不想工作。”

  “嗯!!我算了一下,你今天的确没什么工作要忙,但是你的私事儿可能会比较多,省里的领导们今天都回去了,你应该去的市里见程市长一面,免得这里面会有误会,然后徐洪昌那边你不用在过去了?”

  韩谦放下椅子半躺在副驾驶,闭着眼淡淡道。

  “老徐那边我暂时不过去了,你要说衙门口儿我还真得去一次,走!开车前往衙门口儿。”

  叶芝启动车子,继续道。

  “童老师的学校这一次被孙正民点名儿了,不知道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你不问问?”

  “不问。”

  沉默了一会,韩谦开口道。

  “没什么要问的,她自己能处理好这些事情,童谣没你想象的那么笨,这怪物的脑袋要比我还好用,只不过不用在正地方上,这个学校对她来说还不是什么麻烦,这怎么总下雪啊!一下雪我就想睡觉。”

  叶芝轻声道。

  “你是熊啊?,估计你最近都没有休息好。”

  话出,韩谦突然做起身子,扭头盯着叶芝的小腹,轻声道。

  “你肚子怎么样了?温暖说淤青了,我看看。”

  叶芝红着脸低声道。

  “你能不能别盯着我肚子看!流氓一样呢?”

  韩谦撇嘴道。

  “又不是没看过,看看怕啥的。”

  “你不怕我肚子上有条疤?”

  “滚蛋!”

  韩谦躺在了椅子上,这时候叶芝停下车解开西装撩起衣服,韩谦看着叶芝小腹处那还有几分淤青的皮肤皱起了眉头,鬼使神差的伸出手按在小腹处,随后就挨了叶芝的一通猫猫拳。

  “凉啊!韩先生你白痴啊?”

  韩谦怒道。

  “我特么哪知道?”

  话音落,叶芝掀开韩谦的衣服把手伸了进去,韩谦微微一愣,随后奸笑道。

  “嘿!不凉!”

  下一秒韩谦嗷一声,双手按在胸口,眼泪在眼睛里打转,叶芝的手里捏着两根毛发,狐疑道。

  “咦,你竟然有两根胸毛~”

  “就特么两根。”

 文学

“砰。”

  韩谦摔门而出,大声喊道。

  “不可理喻,简直是不可理喻,叶芝咱们走,不和他玩了。”

  程锦打开门怒吼道。

  “有能耐你一辈子都别来衙门口儿!”

  一直站在两人身边的叶芝都不知道因为什么吵起来的,就是说说话两个人突然开始争吵了,叶芝劝说着程锦,常德去追韩谦了,好说歹说的让两个人又坐在了一起。

  韩谦扯着嗓子喊道。

  “网红这点事儿就让你写个检讨而已,怎么就不能捧网红了?”

  程锦怒道。

  “网红赚钱容易,这会影响市里的孩子们,让他们知道读书不一定有钱赚!”

  韩谦咬牙怒道。

  “不是所有人都是要依靠读书才能成才的!就不是那块料你给他送北大去有什么用?我就没怎么好好读书,我是没出息还是饿死了?”

  “你和外国人都交流不了!韩谦你要有点文化你都不至于变成现在这个流氓样子,你也不至于被袭击。”

  “程锦你是不是又搞人身攻击?林纵横是高校优秀毕业生,然后呢?他现在比我牛逼?”

  “你以为你现在很厉害?韩谦你太骄傲了。”

  “我有资本骄傲。”

  “没有几个姑娘,没有温暖在你身后,你连骄傲的机会都没有。”

  “你这么说我不和犟嘴。”

  争吵告了一个段落,常德和叶芝都松了口气,两人似乎是吵累了,韩谦端着程锦的大茶缸子喝了一口热水。

  过了大约十分钟,韩谦开口了。

  “龙回首的明天一年能出一个大概雏形,到时候我的山庄也要开始建设了,你们衙门口儿到底给不给扶持?”

  程锦皱了皱眉,沉默了几秒钟后摇了摇头。

  “应该是没有扶持,确切的说市里是不会给你所掺和的生意任何扶持,这不是我的意思,应该是牛国栋和孙正民说什么了,东城的土地又被收回来了,我没办法做主在给你了。”

  “意料之中的事情,如果没别的事儿我先走了,你自己玩吧。”

  “滚滚滚。”

  来衙门口儿和程锦吵了一架,韩谦没预料到,叶芝也没预料到,总之是不太愉快,上了车后,叶芝试探的问韩谦现在要去哪里,韩谦回了句去遛狗,叶芝深吸了一口气,开车去了宠物医院。

  到了医院,罗威纳瘸着一条腿朝着韩谦跑了过来,看到这个憨头憨脑的家伙,韩谦的心情好多了,蹲下韩谦抱着罗威纳的大脑袋,这一百来斤的玩意把脑袋藏在韩谦的怀里撒娇。

  看着罗威纳前腿的夹板,韩谦揉了揉它的大脑袋,随后打开架子上的零食开始投食,叶芝站在一旁轻声道。

  “韩先生,如果你知道你手里零食的价格,估计你会心疼。”

  韩谦摸着罗威纳的脑袋淡淡道。

  “不心疼啊,百十来块钱的玩意,杜宾还不能下地?”

  叶芝摇了摇头。

  “能动,但是它不想动我也没办法,你可以带罗威纳出去玩玩。”

  “算了,还是在这里安安静静的养着吧,哎!转眼又是一年,想想这一年我好像做的事儿不少,但这算起来又没个正事儿,叶芝你说我是不是应该找个工作,好好上班?”

  叶芝举起双手投降,淡淡道。

  “我不发表任何意见,说了你又不听,你问我干嘛?我提醒你个事儿,你是不是把赵汉卿给忘了?”

  提起这个家伙,韩谦一巴掌拍在脑门上。

  还真给这个家伙忘了,前不久还约了他找个时间打一架算算账的。

  省里的人突然来了,打乱了韩谦所有的计划。

  现在狗也遛不了了,所有人都在忙,韩谦突然感觉自己很闲,闲的乱蹦,然后韩谦突然崩出一句话。

  “他妈的,冯伦给我吊在厂房的事儿我越想越生气,你陪着它们俩吧,车我开走了。”

  叶芝脸色瞬变,急切道。

  “你你你,你要干嘛去?”

  “找冯伦打架去!”

  话出,韩谦转身就走,叶芝放下手里的磨牙棒连忙追了出去,这就不能让韩谦太闲了,他一旦闲着就不一定会闹出什么事情来。

  叶芝拉住韩谦的胳膊,急切道。

  “你没事招惹那个疯子干嘛啊?你不闲,你一点都不闲,我现在就给你安排事儿做,我的韩先生哦,你就消停一会吧。”

  韩谦皱着眉。

  “我现在是真没事儿啊!”

  “我给你找点事儿做。”

  随后叶芝开车把韩谦送到了温暖和燕青青理发店,随后叶芝在两个姑娘耳边叮嘱了一句,然后她就跑了,韩谦还是第一次走进这三层楼的理发店。

  像个农民进村一样,看着温暖像个公主一样坐在镜子前面,身边五六个人的伺候着,有饮料,有零食,还有一个播放着宫斗剧的平板。

  这时候燕青青拉着韩谦,把他按在椅子上,随后对着店员喊道。

  “让你们店的大师傅过来,给他剃个寸头。”

  没过多久,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光头男人过来了,两个助手给他准备衣服和工具,看样子很厉害,尤其这下巴的大胡子,反正看着有点牛逼。

  大师傅走过来上下打量韩谦的脸型,轻声道。

  “没考虑换一个发型?我建议您不剪发,染个白色或是红色很适合您。”

  话出,站在一旁的燕青青开口了。

  “别!你可别给他染头发,他今天染了白色的,明天就能让程市长把头发给剃了,他见的人都是重量级的,还是正常理发吧。”

  大师傅点了点头,这时候韩谦开口道。

  “你这儿剪头发多少钱?”

  “您是燕总的朋友,给您打折七折。”

  “七折多少钱啊?”

  “八十。”

  “滚你吗的!抢钱啊?”

  韩谦起身撤下身上的围巾,随后看到温暖偷过来的眼神,韩谦深吸了一口气重新坐在椅子上,轻声道。

  “能不能在便宜一点?”

  温暖开口了。

  “小韩谦你要是不剪头你就上别地方玩去。”

  话出,燕青青连忙按住韩谦的肩膀,对着温暖皱眉道。

  “刚才叶芝说他要去找冯伦打架,你现在让他出去?”

  温暖突然站起身走到韩谦身边,弯下腰附在耳边轻柔道。

  “你乖乖听话,要不我给你头锤开瓢。”

  随后温暖回去继续弄头发,燕青青站在韩谦的身边看着这个家伙,头发刚开始剪,一个一米七五的大花瓶走了进来,蔡青湖抱着胳膊打着哆嗦。

  “哎呀,好冷啊~相公你不老老实实的在家里呆着,找什么冯伦啊!”

  韩谦瞪了一眼蔡青湖,咬牙道。

  “我要在看见你穿这么点玩意,我就给你扔冰窟窿里面?”

  蔡青湖嘿嘿笑道。

  “我衣服在车里呢,哎呦,相公你出息了啊,舍得在这儿理发了?啧啧啧,你一百块钱干啥不好,我让青丝给你理发多好,还不花钱。”

  话出,燕青青开口道。

  “蔡青湖你能不能闭嘴?显你话多呢?”

  蔡青湖举起手呵呵笑道。

  “好好好,我闭嘴!温暖你快点弄,弄完头发吃火锅去,这天儿可太冷了,嗯··好像得给相公更新衣服了,季大妈是光买运动装,不管冬夏啊!”

  燕青青看了韩谦一眼,这时候温暖开口道。

  “的确得给买衣服了,前几天不知道在哪儿整个军大衣,给我扔了之后两个小时没搭理我,我说韩谦就是有病,车子百十来万送出去四五辆了吧?这剪个头发舍不得八十块钱,一会先带他去医院检查一下脑子吧。”

  韩谦无视了三个女人的谈话,他低着头偷偷的发着短信。

  【冯伦,我草你姥姥。】

  短信石沉大海,远在西伯利亚冰天雪地里的冯伦打着哆嗦,连续两个喷嚏打出,随后对着门外大喊。

  “崔礼!崔礼!你他妈冻死在外面了啊?好好的马来西亚看大妞不看,跑来西伯利亚看寒流?我都说了,那玩意看不见,摸不着。”

  “不!摸得着,我感觉我尿尿快要被冻上了。”

  此话一出,冯伦连忙冲出房间,对着院子里撒尿的崔礼的屁股狠狠提了一脚,怒道。

  “他妈的,你那玩意不要了啊?给我滚屋里去,明天!明天必须走。”

  “去哪?你不是说俄罗斯大娘们贼彪悍?”

  “不行了,吃不消,明天去日本吧。”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31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