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出声来啊叫小东西一家三口|噗嗤噗嗤太大了不要了h

先把农贸市场这边的事情解决吧,该修路的修路,他们谈不拢就找别的村子,总归是不缺菜的。

  实在不行的,跑远一点也不是不行……

  然后是苍岚县,该起的房子得抓紧时间了,赶紧把电器城搞起来。

  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这句话,在陆怀安心里盘旋很久,不经意地就说出了口。

  唬得郭鸣小脸一白,瞅瞅自己的药,哆哆嗦嗦的:“哥,我这,你,你说啥?我时间不多了?”

  陆怀安嗯了一声,叹了口气:“得抓紧时间……哎?你说啥?”

  他回过神来,瞧着郭鸣一脸惊吓的样子都挺懵:“不是,我刚想事呢,你刚说什么?”

  “……你别骗我了,我都听到了。”郭鸣嗷嗷叫着说自己要完了。

  他还没娶媳妇,没生孩子呐!

  听他嚎得蛮凄惨的,陆怀安一巴掌糊他脑袋上了:“瞎咧咧啥呢,我刚才真的在想事!”

  把事情这么一说,郭鸣将信将疑地瞅着他:“真,真的?”

  “我骗你干啥。”

  再说了,他这就是个感冒来的,陆怀安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行了,打完这瓶回去了,再搁这躺着你得发霉了。”

  歇也歇够了,赶紧起来给他做事。

  郭鸣缓过神来,骂骂咧咧说他是个周扒皮。

  他领导都没这狠呢!

  不过说归说,兄弟这情谊他还是记着了。

  陆怀安也没跟他客气的,把他想在苍岚县这边搞电器城的事给他说了:“前几天没找着你人,这两天你又躺医院,趁你现在出来了,赶紧给我瞅瞅,没问题我这边就要搞钱去动工了。”

  这么赶的!?

  不过想想他刚才说的那事,郭鸣还是点了头:“行吧,明白的。”

  他搞了个箱子,过来把图纸都给搬走了。

  说是开了一下午会,晚上才把东西给弄回来:“兄弟,你必须得请我搓顿好的。”

  这几天躺医院,天天喝粥,嘴里真是淡得出鸟来。

  “你这人,忒客气!走走走,下馆子去!”陆怀安把东西接过来,直接往桌上一搁,揽着他肩膀就出去了。

  哥俩好地吃了一顿,吃得郭鸣满足地打了饱嗝。

  这才叫吃饭嘛!

  回了陆怀安家里,郭鸣把图纸全都拿出来:“这个地方我们都研究过了,你要开电器城是没问题的。”

  各项审批程序,基本都能批得下来。

  就是仓库的位置需要变动一下。

  图纸复印后有改动,而且细细致致地拿红笔改了,原先画错的都给改正了。

  “哎哟,这可太好了。”

  陆怀安真是不得不服,专业的人干起事来,那就是跟外头的二吊子不一样。

  “电器城这个,你最好还是跟人一起吃两餐饭再动工。”

  来之前郭鸣就想好了的,他掏出笔记本,算给陆怀安看:“商贸城这边,我至少还有五天的时间,五天里你呢,也把你手头的工作给整一整,搞完了我们一起过去一趟。”

  “行。”

  “最好把老钱也叫上。”郭鸣琢磨着,嘿嘿地笑:“我记得他酒量挺不错来着。”

  那肯定的,陆怀安利索地点头:“没问题,那就这么说定了。”

  五天的时间。

  陆怀安盘算了一下,如果是五天后过去,一切顺利的话,批了手续就能动工,建个房子也不费什么劲儿的,没准峻工时间还能早一些。

  反正就算是这《外资企业法》颁布了,人家想进来,那也得搞厂房嘛!

  综合起来看,他的时间还是够的。

  只要他抢了先机,后边他们想抢他生意,就没这么容易。

  钱叔深以为然,说他也趁着这几天把鞋厂这边的事情理理清楚:“幸亏我没把衣裳带回来,这下我可轻松了,东西都不用提。”

  那可不,陆怀安瞅瞅自己的行李箱,摇摇头:“算了,我也懒得提太多,随便带两件换洗得了。”

  当务之急,还是得问村里这边的情况。

  陆怀安打了电话回去,这回村长总算是放松不少:“都成啦!”

  他说他跟人约好了,明天请酒,让陆怀安抽空回去一趟。

  商量的结果呢,就是他们几个村子,所有人都出动,挖条泥巴路出来,土坯路无所谓的,只要能用。

  他们都算好了的,现在开工,年底就能投入使用。

  今天他们都回去量田去了,回头推平了田,大家伙就按照现在量出来的尺寸分钱。

  陆怀安哦了一声,心想要真搞到年底,这事就都不用干了。

  不过如果纯人力的话,他们算出年底前完工,也算是夸下海口了。

  毕竟凭着那点子村里人,就靠着锄头铁钎,挖山填土什么的,可是个辛苦活。

  他们既然能有这等决心,就说明他们这回是动真格的。

  第二天陆怀安过去,酒席就安排在了晒谷场。

  村长和村支书一应等着,看到他来,眉开眼笑把他引到首席。

  陆怀安也没让他们干等着,落座后寒喧几句,径直切入了主题:“大家的想法我也都听了,很不错!”

  尤其是每家每户,愿意提供自家的田和地,供他们修路,已经是很不错的觉悟了。

  要知道,当年他们村里修路,占了某人一分的荒地,都被站村口骂了一个月。

  最后还是周叔拎了只鸡才堵上他的嘴。

  这会子,他们能有这组织能力,已经让陆怀安刮目相看了。

  “既然大家这么积极,我也不能干看着,这样,修路的土方呢,我这边可以找人运过去,你们先从大路这边往村里修,所有村子一起,不是单独修自家村里的,而是一起修路。”

  陆怀安给他们调整了一下计划。

  省去了去山里挖土的这个环节的话,速度就能大大提升了。

  “田埂的话,其实你们的田,本来就差不多在一个水平面上,不需要耗费太大的精力,田埂削平一点就行,回头搞个拖拉机进来犁一遍,就差不多能平了。”

  众人听了他的话,顿时喜上眉梢。

  “诶,好的呀!”

  能有这么好的事,他们先前是想都不敢想的呢!

  陆怀安笑了笑,仔细地与他们商议了一下:“拖拉机我们这边免费提供,但是土方的钱你们得给,现在没钱可以先垫着,但回头收了菜,从里头扣。”

  这也是互帮互助的事儿,他不可能全部白给。

  几个村长琢磨琢磨,利索地答应了。

  废话,这么好的事儿,他们不答应才真的是大傻子!

  就连陆怀安,都没想到他们商定之后,事情推动能这么快。

  毕竟农村里头,但凡这种大事,总是有那么一两个喜欢跳出来充大头的。

  千般阻挠,就想着给自家多搞点利益。

  结果回头就坑了所有人。

  等人散了,村支书哈哈一笑:“倒也有这种人,不过都让他们村里人给收服了。”

  这可是全村一起致富的大好时机,尤其又有新安村青上村这些例子在前。

  瞅瞅人家,就跟平日里头没啥两样的,种种菜,搞搞田,赚的钱却是他们好些倍!

  他们家里种了菜,都是自家吃,吃不完的喂了猪,喂猪就是留着自家吃,就算卖那也是卖不起价的。

  为啥?

  村里路不好走哇!价钱贵了没人愿意来!

  你单家单户的养了猪都没啥用,为着你一头猪,人家还怕自个车陷泥巴里头。

  就得跟着邻居一起养,邻居养鸡你养鸡,邻居养鸭你养鸭,不然全得砸手里头,除非自己起个大早走几个小时去市里头卖。

  那来回车费还不够挣这点钱的。

  现在可好了,陆怀安不仅会收他们的菜,还收他们的鸡鸭鹅猪,啥都收!

  他们都打听明白了,连山上的野菌子,野鸡野鸭的,他们农贸市场全都收呢!

  随便算一算,就知道这是一笔多大的钱。

  简直不亚于天上掉金子了,只要能这么赚钱,他们家里的土坯房没准也能换成新安村这种小楼房。

  ——如果有人不长眼,这会子挡了他们财路,他们是当真不会轻饶的。

  土方的事,陆怀安交给钟万了。

  他现在没接到工程,虽然搞土方没啥钱,但他还是利索地答应下来。

  “好好干。”陆怀安也没给他透露别的多的,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这事干好了,回头有你好处的。”

  “诶,好嘞!”钟万高高兴兴的去联系了。

  陆怀安向来不说空话的,他既然这么说,那肯定就是有好事!

  村长还特地找人看了个日子,放了几封鞭炮,大家伙一起热热闹闹地吃了饭,才宣布动工。

  一锄头下去,不少人眼睛都红了。

  好日子就要来了哟,陆厂长真是他们命里的大贵人。

  后面的事,就根本不需要陆怀安出面了。

  他们几个村子头一回拧成了一股绳,不再为着那一尺山头吵嘴,和和平平地坐到一起,商量好了每天每个村出多少工。

  为了不让任何人偷懒,耽误工程进度,他们还搞了个奖惩表出来:出工多的,干活得力的,记功,回头像港口外头那条路一样,立块碑。

  让后人世世代代,都记住他们的名字。

  尤其是陆怀安。

  当然,这会子他们不会去说,倒显得他们是谄媚一般。

  都是庄稼人,干不来这虚的,要做就做,做完了再给人说!

  不得不说,他们还真就吃这一套。

  一想到自己的名字,以后能刻在碑上,所有人都打了鸡血一样的,浑身得劲儿!

  想想!

  以后儿子女儿抱着孩子回来,一到村口,瞅着了那碑就告诉娃儿:看,那个名字,就是你爷爷/外公!这条路是他们的汗血结晶!

  这多有劲呀!可比给几毛钱要有用得多了!

 文学

村里人就在乎个名声,想着那碑都很是来劲儿。

  因此,每次来一车土方,都不需要人招呼的,所有人不要命地往前冲。

  把消息汇报给陆怀安,村支书都颇为感叹:“这法子真是好使啊!”

  那可不,陆怀安摇头笑了笑。

  这可都是经验所得。

  “另外,他们这边路修着,我们村里也不能闲着。”

  村长和村支书顿时打起了精神,目光炯炯地看着他:“我们要做什么?你尽管说!”

  倒也不用做什么,陆怀安手指在桌面点了点:“这次让他们几个村的土地搪平,集中管理,现在可能看不出成效,但以后就会很明显了。”

  也不能全让人家这么做,他们村里却零散地种着。

  比如去年的大棚,就做得非常不错。

  大家一起种,卖掉大家一起分钱。

  可是撤掉大棚后,也没人组织,大家就又散开来,自己种自己的了。

  村长听明白点意思了,哦了一声:“那我们也继续一起种,一起管理?”

  就是这边算钱要麻烦一点点。

  说起算钱,龚皓连忙表态:“这个没关系的,反正我们这边都会处理好。”

  财务方面的事情,交给他就行了,完全不需要操心。

  那行呗,村长和村支书对视一眼,利索地点了头:“成,回头我们就给大家开大会。”

  陆怀安嗯了一声,他的意思是,最好他们村带动周围的村子。

  比如青上村,他们这边就无意识地把田和地都降低了高低差。

  他们的初衷是为了让拖拉机好进去,毕竟平整一些,机器就不用抬上抬下,速度也会快很多。

  可是这样的结果,是陆怀安乐于见到的:“已经是临门一脚了,只要他们加把劲,把土地尽量搞平整些,管理起来会更方便。”

  最好是几个村的全都拢在一起,正好他们属于郊区,发展不了工业化,搞生产挺好的。

  然后呢,一个养猪厂还是少了点。

  不过他们村里就算了,猪厂太近了会臭得慌。

  看有谁乐意的,最好是稍微远一些,找些房子搞个养猪厂,不然就一个养猪厂,货源会不够。

  “搞就要搞到最好!”陆怀安掷地有声,认真地道:“只要种好了,销路你们不需要发愁。”

  听他这意思,村长和村支书似乎明白了点什么,试探地问道:“那要是种多了呢……”

  毕竟如果把田埂什么的全消掉,把那些荒地全拿来种了菜,回头数量上去了,卖不出去咋整。

  “这一点呢,前两天也有人给我提过,就是我们的农贸市场,到底还是偏了点儿,不少人得跑老远过来买。”

  短期的话,看在雪灾的份上,他们或许不会有想法。

  但如果时间长了,他们肯定会觉得累,觉得麻烦。

  “所以我想着,最好是趁热打铁。”陆怀安站起来,指着墙上的地图,手指点到新安村,然后往前边划。

  一路划过去,最后停下:“在这个地方,郭鸣说有个仓库来的,我想着,如果这个事真能行的话,到时把这块地呢,盘下来,我们再开个市场也不是不行。”

  甚至可以搞大一点,刚好这一块,跟商河离的近些,到时把商河这边的也吸引过来,或者再往那边蔓延也不是不可能。

  村长和村支书微微张大了嘴,整个人都懵了。

  天老爷呢!

  他们以为能像现在这样,每天种些菜,卖点钱,已经顶天了。

  没想到,陆怀安居然这么厉害!

  都不需要陆怀安再说什么,他们已经飞快地点起了头:“行,行行,成的,我们回头就把这事落实了。”

  一定要扩大养殖范围!

  种菜!种田!养猪!养鸡!鱼塘搞搞搞!全部搞起来!

  见他们答应了,陆怀安也松了口气。

  只要他们这边认真落实,后面的路,只会越走越宽。

  正好商量完这些事,也到了饭点,大家伙索性一起吃了饭。

  吃完饭,陆怀安又去了鞋厂,一直忙到傍晚,才一身疲惫地回了家。

  到了这会了,婶子他们应该吃完饭了。

  他忘了打电话回来,也不知道,他们给他留饭了没。

  陆怀安停了车,把钥匙放好,径直走进去。

  结果叫了两三块,也没听到儿子女儿的声音,他心里不由有些奇怪:“小星?小月?”

  厨房里头传来一些动静,他微微皱起眉,有些警惕地往里边走去。

  结果刚进去,就看到沈如芸笑靥如花地回头看他:“嘻嘻,惊不惊喜?”

  陆怀安脸上不由自主地露出了笑意,没好气地道:“惊喜,吓我一跳,小星小月呢?”

  “去我哥家玩了,婶子带过去的。”她看出他有些疲倦,想逗他玩一下:“对了,怀安,这次我跟朋友学了一招,你看!我会颠锅了!”

  颠锅?

  陆怀安看向她的锅,下一秒,沈如芸手腕一沉,锅子顿时往上一飞……

  “啪哒”,一半在锅里,一半在锅外。

  沈如芸整个愣住了,反应过来后整个人都不好了:“啊,我真是!”

  她手忙脚乱地收拾着,一脸自责:“对不起,怀安,我本来是想逗你开心来着。”

  经过短暂的几秒,陆怀安实在忍不住了,哈哈大笑。

  可真是个活宝来的。

  好在她这是最后一道菜了,倒也没什么。

  就是可惜这些洒出来的菜了……

  沈如芸舍不得,叹了口气:“明明在北丰我颠得挺好的啊!”

  “可能是锅不一样吧。”

  “对吧!”沈如芸深以为然,宁死不承认自己技术有问题:“我也觉得是锅的问题!”

  陆怀安夹了些菜吃了一口,感觉肉挺嫩滑的:“哟,手艺见涨啊!”

  “那可不。”一被夸,沈如芸又高兴起来了,连忙给他推荐自己做的鱼:“瞧瞧,这个我做得可好吃了!”

  俩人甜甜蜜蜜地吃着饭,陆怀安这才知道,为了给他一个惊喜,她特地没打电话,出了学校就直接回来了。

  可惜到家了才发现,陆怀安没在家。

  他也没给婶子说去了哪里,打了电话去村里,结果说他已经走了。

  陆怀安哦了一声:“我下午去了趟鞋厂。”

  那难怪了。

  他们刚吃完,婶子就带着孩子们回来了。

  “根本待不住!一个劲嚷着要回来。”婶子都挺不好意思的。

  “没事没事。”沈如芸一手搂一个,都亲一口。

  亲得俩娃都有些不好意思,一个劲往她胳肢窝里钻。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陆怀安嫌弃地弹他们脑瓜:“都出来,满嘴的糖,全擦你妈身上了。”

  俩个小屁孩扭着屁股不肯,沈如芸看看时间,也不早了:“算了,我带他们先去洗澡吧。”

  “行。”

  正好,陆怀安也把其他事情处理一下。

  毕竟过两天,他就要去苍岚县了。

  这么想着,他就看向沈如芸:“你这次有几天假呢?”

  “……”一说到假,沈如芸就绷不住笑容了。

  她叹了口气,遗憾又抱歉地看着他:“两天。”

  挺好,俩人时间刚刚好凑巧得很。

  见他不说话,沈如芸有些内疚:“对不起呀,现在项目正是要紧的时候,我这两天还是挤着时间出来的……”

  “没事。”陆怀安笑了笑,摆摆手:“我过两天也要去苍岚县,没在这边,正好。你赶紧洗澡去吧,小月都打呵欠了。”

  陆怀安把行程捋了一下,又打了个电话给郭鸣。

  他把新安村这边的事一说,郭鸣都乐了:“行啊你,这事要真能办成了,那可真是件大好事呢!”

  他们南坪素来就是鱼米之乡,这要真的成了的话,对南坪,乃至商河,甚至他们整个省,好处都是显而易见的。

  种植业可跟别的不一样,这事可是世世代代,一直能做下去的。

  “最好呢,让他们搞个鱼塘什么的。”

  肉和菜不缺了,鱼也不能少。

  陆怀安嗯了一声:“他们也在琢磨着搞鱼塘,我就没细说了。”

  这些旁枝末节的事儿,总不能让他事事过问仔细了。

  “那倒也是。”郭鸣觉得像陆怀安这样,掌控个全局大方向就可以了:“你现在就做得不错。”

  命令吩咐下去,让下边人照办就行。

  只要大方向没错,基本事情就差不了!

  “嗯,这边的事情暂时是这样安排的,我是想着,上回跟你说的那个仓库的事儿……”

  趁着这个机会,陆怀安也让郭鸣给他盯着点儿。

  那个仓库是他瞧准了,回头要拿来做市场的,别到时被人拿了。

  “哦,行,回头我给人打声招呼。”

  反正那块儿现在没人要,他只要开口,人肯定会答应的。

  正聊着,陆怀安突然感觉脖子一凉:“唔。”

  郭鸣还在喋喋不休:“嘿嘿,要是养猪厂也加一个的话……”

  一双手,悄无声息地搂住陆怀安的脖子,带着一丝丝的凉意,往前慢慢摸索,轻轻碰触到喉结。

  陆怀安闻到熟悉的香味,唇角微勾,轻轻握住她的手。

  结果那手滑不溜秋的,居然逃走了,慢慢勾画着喉结的轮廓,在他耳边吐气如兰:“我洗完了。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32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