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腿秘书好爽好紧 c到哭不止水好多

苏糖的声音清凌凌的分外好听,就见她眉头微拢,小嘴巴轻轻抿着,神色有些不好看。

    “是真的,我刚才看到你奶奶和你大伯娘去你家了,只是你家好像锁着门呢,我就跑过来找你了!”

    “行了,我知道了,呐,给你两颗糖豆。”

    “嘿嘿,我知道了,不会往外说的。”

    小豆丁名叫苏羽,是族长家的小孙子,今年五岁,偶然间碰到苏糖在吃糖,自此以后就经常凑上来,时不时的能得到几颗糖。

    像今天这样跑来传消息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了。

    苏羽砸吧砸吧嘴,最后还是忍了下来,把这两颗用牛皮纸包起来的,只有指甲盖大小糖豆装进了外罩衫的衣兜里。

    最后还不忘拍了拍,笑的一脸灿烂。

    苏糖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在苏羽目瞪口呆下,身子一动就从一人多高的大石头上跳了下来。

    “再给你一个!”说完就把已经剥好的糖豆塞进了小豆丁的嘴里,看着他眯着双眼,一脸的幸福样,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虽说,这糖豆是她自己制作的,添加了一些灵泉液,但也不至于这么夸张吧?

    随即,她就想到了,在这个时代糖可不就稀缺之物。

    哪怕就是日子过得不错的族长家里,也不是能舍得经常吃上糖的。

    “走吧!”

    苏糖迈着小短腿,领着小豆丁这才晃悠悠的开始往家走。

    不错,现在的苏糖也才六岁,她来到这个历史上不存在的大秦王朝已经五年了。

    说来也是有些不可思议,上辈子因为出了意外导致整个人除了脑袋,浑身瘫痪躺在动弹不得。

    这一躺就是二十来年,哪怕她心性再是开朗洒脱,也被这样的日子给折磨的,心性多少有些偏执阴郁起来。

    好在家里人还算尽心,又有打发时间的高科技网络,倒是没让她麻木堕落起来。

    哪知道再睁眼竟然就成了一个才三岁的小娃娃?

    二十年的瘫痪让她足足花了一年的时间才学会走路,掌控好自己的身体。

    让本来就因为父亲心肺损伤医药花销巨大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贫困不已。

    好在当年父亲是为了救主家大少爷才受的伤,多少得到了一些补偿。

    苏糖不知道家里还有没有余钱,却知道自此以后家里的吃穿用度上就差了好多。

    再加上奶奶时不时的来闹一通,然后舍出去一些银钱才能作罢,几年下来家里也算是一贫如洗了!

    苏糖叹了口气,小脸上满是不符合她这个年龄的愁绪,其实她真不明白,她那个奶奶怎么会有那么厚的脸皮呢?

    当年,年仅六岁的苏明江就被他那狠心的娘,瞒着他爹用五两银子卖给了人牙子。

    这一晃就是快二十年过去了,因为苏明江救了主家的大少爷,这才被施恩放了一家人的奴籍。

    只是哪怕养了大半年,他的心肺也是难以恢复如初,无奈之下只能离开了主家所在的京城,回到了生他的老家小河村。

    哪知回来后,平静的日子也没有他们想像的那么好过。

    唉!

    刚靠近家门口,苏糖就听到了她奶奶那熟悉的大嗓门,远远的就看到了家门前围了一圈人。

    “你自己玩!”

    拍了拍苏羽的小肩膀,丢下他,苏糖就加快几步挤进了人群中。

    “这大白天的人都死哪去了,一个个都不会过日子,整日里往外跑,真是败家的娘们!”

    秋氏此时正唾沫星子满天飞,有些混浊的三角眼瞪的老大,黑黄的脸颊上满是怒气,一双常年劳作的干枯手正不满的挥舞着。

    然后,秋氏一转头,就看到了苏糖,目光像是要吃人一般,狠狠地盯着她,“看什么看,你这个赔钱的丫头片子,还不快把大门给我打开,你奶奶过来了就只会瞪着眼看,不孝的玩意儿!”

    说着就想上手来抓苏糖,就被苏糖小身子一闪躲了过去,“奶奶,你干嘛呢?”

    “你说干啥,把钥匙给我,快点儿!”

    傻子才给你呢!

    “我爹,我娘都没在家,我不会开门的。”

    秋氏先是一愣,随即就是大怒,扬起手就要给苏糖一巴掌,看那架势,真要被扇到了,苏糖这小脸可就别想保住了。

    说不准还可能来个轻微脑震荡呢!

    围观的人可不少,大都是乡里乡亲的,原本是来看热闹的,哪知道秋氏这老婆子竟然要动手打人?

    还是这么小小的一个人儿?

    谁不知道苏明江夫妇俩可是宠孩子宠的狠,真要让孩子挨打了,他们这些看热闹的可不也得被埋怨?

    “秋婶子,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的,哪里就要动手了?”

    一个人起头说话了,就有人开始附和了。

    秋氏的大儿媳马氏脸色也是有些难看,忍着心里的鄙夷,扯出一个笑脸,拉住了还想打人的婆婆,“娘,这么多人看着呢,有什么不能等进了院子再说的?”

    马氏知道婆婆是个冲动的,却没想到她能没脑子的连个几岁孩子都要下手。

    哪怕她是想来老二家里占些便宜,也没想被人知道啊!

    “哼,还不快把门打开!”

    秋氏冷哼一声,忍了忍怒气,狠狠地瞪了几眼苏糖,厉声呵斥道。

    “没有钥匙!”

    “怎么可能没有钥匙,你不用回家了?”

    秋氏可不相信,脑子一热就又想动手。

    “娘!”

    马氏出声阻拦,安抚住暴脾气的婆婆,这才转过来对着苏糖和善的笑了笑。

    “苏糖,你别害怕,你奶奶就是性子急了,来,你告诉大伯娘,你娘给你留的钥匙在哪儿?”

    苏糖看着笑的一脸温柔的马氏,心里翻了个白眼,面上却无辜的笑了笑,“真的没有钥匙,我娘他们没有给我留钥匙!”

    “怎么可能不给你留钥匙,你爹娘晌午回来?”

    也只有这个原因才能解释为什么苏糖手里没有钥匙了。

    哪知,下一刻她就看到了苏糖摇头,“我爹娘,下午回来。”

    “你这丫头竟然骗老娘,看我不打死你这个小丫头!”

    秋氏闻言就是大怒,挣脱马氏的束缚,朝着苏糖扑了过去。

 文学

苏糖眨眨眼,看着气势汹汹的样子,缩了缩脖子,小身板一转,朝着旁边站着的人身后躲去,嘴里还嚷着,“春奶奶,救命啊!”

    这个春奶奶可是族长夫人,别看个头不高,却是在小河村威信很高的。

    春奶奶这是出来找小孙子的,哪知刚站定脚步,还没搞清楚状况呢,就被苏糖抓住了衣角藏到了身后。

    再看看一脸凶神恶煞的秋氏,脸上的神色就不好了,“秋氏你在干什么?你还有没有一个做长辈的样子了,这要是传扬出去往后我们小河村还怎么说亲?你们家没有小子姑娘了?”

    在这个名声大于天的时代,一个人风气好坏可是关系到一个宗族的名声的。

    小河村大多都是苏姓同族人,外姓人也就村西头的那几家而已。

    别说秋氏原本也只是想要吓唬苏糖的,这么多人有了刚才的事情,她那里还敢在这么多人面前“行凶”?

    想在就更别说族长夫人还给碰到了!

    要说起来这春奶奶还是秋氏的嫂子呢,虽说隔了几房,关系却也不远的。

    秋氏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怕的,只是一向要强的她一时落不下面子来说软话罢了。

    倒是马氏有几分眼色,看出了婆婆的想法,就笑着过来,“春伯娘,我娘就是被苏糖这小丫头给气急了,没有真的想打人,是不是,娘?”说完还不给秋氏使眼色。

    她这么一说,围观人的目光自然也落在了秋氏身上。

    “秋氏,你怎么说?”

    秋氏轻哼一声没有吭声,也算默认了马氏的说法。

    马氏再接再厉,目光落在春奶奶身后苏糖的身上,“苏糖,别害怕,你奶奶就是给你闹着玩的,你奶奶怎么会打你呢?”

    苏糖可没有想过要为她们隐瞒的意思,伸出半个脑袋,脸上露出怯生生的神情,小声的嘀咕了句,“我被奶奶那个凶样子给吓到了!”

    马氏:这个死丫头!

    秋氏:你全家才凶呢!

    春奶奶笑的很和蔼,轻轻拍了拍苏糖的小脑袋,对着周围的人挥了挥手,没好气的说道,“都不回家给自家男人做饭,围在这里看啥热闹,快散了吧!”

    好嘛,春奶奶果然有威信,一句话说完看热闹的妇人小媳妇们,顿时都讪讪的离开了!

    “有啥事不能好好说,非得又打又闹的?”

    没好气的对着她们婆媳俩嘟囔了一句,春奶奶这才拉着小孙子的手,对着苏糖笑了笑回家了。

    一时间苏家门口就只剩了苏糖和秋氏,马氏三个人。

    “开门吧,还愣在那里做什么?”秋氏收回目光,不瞒的瞪着苏糖。

    苏糖两手一摊,耸耸肩,“没有钥匙!”

    “嘶,你这丫头,没有钥匙你怎么进去?”

    “谁说没有钥匙进不去了?”

    秋氏婆媳自是不相信苏糖的说法的,要看这院墙怎么也有一丈多高了,就算翻墙也不是一般成年人能做到的!

    更何况是一个不到半人高的小丫头片子?

    可是,苏糖苏糖接下来的动作,却是让秋氏她们两个给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了。

    就见小丫头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们一眼,然后开始慢慢的往后退。离着院墙大概有十多步远的距离,苏糖就停了下来。

    就见她朝着前方的院墙直直的快速跑了起来,眼看着就要撞上去了,在秋氏婆媳俩惊骇的目光下,小短腿快速攀登,眨眼间就坐到了院墙上,正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们。

    “娘,娘,她,她……”

    马氏仰着头,颤抖着手指着坐在院墙上笑的一脸灿烂的苏糖。

    “你,你……”

    秋氏也是被吓得说不出话来,心跳的飞快,更别说有些发软的双腿了。

    苏糖很满意这样的效果,嗯,有怕的心就好。

    “奶奶,大伯娘,看到了没,我不需要钥匙就能进来啊!”说完就“咯咯”笑着跳进了院子里。

    好一会儿也没听到里面的动静,秋氏和马氏相识一眼,一直提着心看着那个被锁起来的木门。

    “娘,我们现在咋办?”

    “还能咋办,回去吧,这个丫头邪门的很,小小年纪……”

    秋氏正想再数落一顿苏糖,突然听到院子里面传来“嘭”的一声,直接把她吓了一跳。

    “快走!”

    秋氏没说要的话就直接被打断了,哪里不知道这是苏糖故意的,一定是听到她刚才的话,所以吓唬她的。

    苏糖透过门缝看到婆媳俩匆匆离开的身影,开心的笑了!

    然后,无聊的叹了口气,回过身看着自家的小院子。

    这几年通过她有意无意的“打听”,她大概知道了,这个大秦国的开国皇帝可能是穿越的。

    生生的让历史在唐朝后拐了个弯,建立了大秦国。

    开国圣皇施行了很多利国利民的政策,引进番邦粮食,提高商人地位等等,让大秦建国仅仅百年,却已经是国泰民安,百姓安居乐业。

    只是,也因此渐渐地让皇室和贵族世家生活更加的奢靡起来。

    可以说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了!

    富的富死,穷的穷死!

    据她所知,当初他们一家的遣散费就有上千两之多。

    虽然有一部分人因为苏明江的救命之恩,但也就是京城一个三流世家,出手就这么大方,足可以证明上流社会出手是怎样的阔绰。

    当然,这一切也都是苏糖“无病呻吟”而已,一家落到了好处,她哪里有不愿意的?

    根据她父亲的意思,在京城居住不易,还是回到宗族里,虽说会不得安宁,可是有宗族护着人身安危还是能得到保障的!

    没办法,她现在人小言轻,也只是自己暗自吐吐槽罢了,并不能做什么。

    苏糖伸了个懒腰,正要往厨房走,快晌午了,她要把早上她娘给留的饭菜热一下。

    然后,无意中一抬头就看到了隔壁邻居家的一棵柿子树上,竟然斜躺着一个人。

    “咦?慕陵川,你回来了?”

    慕陵川含笑坐直身子,打量着院子里小小的丫头。

    一个月没见,竟然没什么大变样,唯一变得可能就是由冬天的厚棉袄换成薄衫了。

    然后,就见小丫头扬起小脸,几个助跑一下就跳到了两家相隔的院墙上。

    这让慕陵川吓了一跳,就想起身去扶她,见她稳稳的落在上面才松了一口气。

    “你怎么这么大胆?万一摔着了看你怎么办?”

    “嘿嘿,慕陵川你什么时候这么胆小了?”苏糖小手一挥,开心的打趣着他。

    他们已经有一冬天没见面了,怎么能不开心!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34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