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课老师拿自己做教科 跟胖子做H小说

“战尊,你醒了?”叶玄身边,一名干练的女子关切道。

    叶玄点头,“做了一个梦,想起以前的一些事。”

    叶玄本是京城叶家之子,二少爷,叶家资产千亿,理当由他继承,只不过生日那天,遭遇陷害,被人下药,成了侮辱嫂子清白的小人。

    当天,他被打断腿,关入监狱中。

    叶家买通狱中的人,要整死他,好在叶玄命大,得遇贵人,入伍才得以逃脱。

    5年过去,历经无数次生死,叶玄不仅活了下来,还成为战尊!

    挽狂澜于既倒,

    扶大厦之将倾!

    全国有此称号的总计3人,而叶玄却是第1人。

    头号战尊!

    “谢莎,现在到哪里了?”叶玄看向女子。

    谢莎虽是女子,可却是10大战神之一,为人敬仰。

    但哪怕如此,谢莎在叶玄面前也非常恭敬。

    “还有一个小时就到江城机场,战尊,你选择荣退,作为属下,我们无法违背你的意愿,但我们买下了万豪投资集团,作为你在江城的倚靠。”谢莎说道。

    叶玄点点头,他没有反对。

    万豪投资集团是江城最大的一家投资机构,资产千亿,但对于叶玄而言,想要全资购买,也简单的很。

    一个小时后,专机抵达江城机场。

    “战尊,刚接到消息,你让我们查的消息有了结果。”谢莎向叶玄汇报。

    “你嫂子,也就是郭润,在发生了那件事情后,她和叶家大少爷的婚礼被取消,带着屈辱回到郭家,她日子不好过,处处被针对,由原本的千金小姐,沦为族人唾弃的对象。”

    “郭润有一个女儿,虚岁正好5岁,和战尊你长的颇为相像,应该是你女儿无疑,她的出生被视为郭家的耻辱,没能入郭家族籍,被送到了托儿所。”

    “居然将我女儿送到托儿所,简直找死!”叶玄一双鹰目怒视。

    战尊一怒,山河震动,周遭瞬间充满了肃杀之气!

    谢莎不敢言语,连劝都不敢劝!

    她只恐叶玄暴怒下,专机受损坠落,那就真的死无葬身之地了。

    好在半晌过后,叶玄平复下来。

    谢莎悬着的心放下,取出一张照片,递给他。

    照片上一个小女孩,5岁左右,粉雕玉琢,很可爱,眉眼间跟叶玄的确有几分相似,但小女孩的眼神怯怯的,让人怜惜。

    小女孩边上,站着一名女子。

    女子二十多岁,有些疲惫,可也掩盖不住她的韵味。

    这张照片是在托儿所拍的。

    “知道小女孩名字吗?”叶玄声音低沉。

    叶玄虽然是被人陷害,才跟郭润发生关系,可他的确伤害了郭润,这5年,郭润想必过的很苦。

    未婚先孕!

    她本该嫁入叶家,成为阔太太,大少奶奶,却背上了这般的屈辱!

    还有这小女孩,5年没见过爸爸,叶玄愧疚不已。

    郭家居然将他女儿送到托儿所。

    一个资产过亿的家族,连个小孩都养不起?哪里会需要将人送到托儿所去!

    太可恨!

    “她叫叶一依。”谢莎说。

    叶玄点头,收起照片,“去托儿所。”

    阳光托儿所。

    叶玄到的时候,正好看到一个胖女人在训斥一位小女孩。

    “叶一依,我怎么跟你说的,让你不要随地大小便,你怎么在墙角撒尿?一点卫生都不讲!”胖女人嘶吼。

    胖女人身材壮实,声音很大,站在5岁的叶一依面前,如同一座山,压的人喘不过气,凶神恶煞的模样,仿佛要吃人。

    “张阿姨,这不是我撒的尿,是隔壁床的小朋友撒的。”叶一依努力辩驳。

    她很瘦,营养有些不良,很害怕,眼神有些怯懦。

    “呵呵,这么说,我冤枉你了?跟你妈一样,都是贱货,你妈偷人,你到处撒尿,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胖女人骂道。

    四十多岁的大人,却对5岁的小女孩骂的这么难听。

    叶一依听到这话,小嘴撅起,“不许你骂我妈妈,我妈妈是天底下最好的妈妈,你说错了话,要道歉!”

    “要我给你道歉?你妈要真那么好,会把你送到托儿所来?知道她为什么会把你送到这来吗?因为好方便她去偷人!”胖女人幸灾乐祸的说道。

    在小孩子面前说妈妈的不是,胖女人非常恶毒,一手扶着腰,一手指着叶一依破口大骂。

    叶一依眼中挂满了泪水,扑到胖女人身上,“我妈妈没有偷人,不许你说她的坏话,你是坏人,不许你这么说。”

    叶一依虽然小,面对胖女人很害怕,可却努力维护妈妈的名誉。

    胖女人一下就火了,推开叶一依,找了跟藤条过来,“你妈现在就在偷人,你跟你妈一个样,都犯贱,居然敢动手打我,我把你的皮抽烂!”

    胖女人扬起手里的藤条,朝叶一依的脸抽去。

    这一下要抽实了,叶一依漂亮的脸蛋就会被毁容,可胖女人一点不在意,甚至还有几分兴奋。

    叶玄再也无法继续看下去,冲过前去,一巴掌扇在胖女人脸上。

    这一下很重,胖女人被抽的如同陀螺一样旋了两圈,脸上显出巴掌印,牙齿都飞出去一颗。

    “你是谁,为什么打我?”胖女人捂着脸,瞪着叶玄。

    “她才多大,你就出手这么狠,心太毒了些吧?”叶玄怒道。

    胖女人撇了下嘴,毫不在意,“有什么关系?这小野种连族谱都入不了,是她妈妈偷人生下的野种,打死她都没人管。”

    “你就不怕出事,她妈找你算账?”叶玄说道。

    “呵呵,她现在说不定正和几个男人一起逍遥快活,哪会管这点小事?”胖女人言语肮脏。

    叶玄心中巨震,难道郭润跟他发生关系后,破罐子破摔,沦落到了以色娱人的地步?

    “你最好将话给我说明白点,要不然,我拧下你的脑袋。”叶玄一字一句,盯着胖女人。

    被叶玄盯着,胖女人好像被毒蛇咬住了一样,心颤的厉害。

    这人的眼神太可怕!

    “我听说郭润现在正在星光KTV陪人喝酒,那些人都是公子哥,郭润去陪人喝酒意思不是很明显吗?就是靠色相赚钱。”胖女人鄙视道。

    叶玄难以置信,曾经的郭润,是江城有名的美女,叶玄还可惜过,跟郭润订婚的不是他,而是他哥。

    如今,郭润真的就沦落到这种地步?

    这五年,他一直在悔恨,愧疚,想要好好补偿郭润,可郭润却自暴自弃了?

    想到郭润可能跟几个男人一起纠缠,叶玄握紧了拳头。

    他要亲眼去看看!

一依,跟我去找妈妈,好不好?”

    叶玄低头对女儿说。

    “叔叔,你要带我离开托儿所吗?”叶一依抬头,看着他。

    叔叔……

    叶玄摸了摸她的脑袋,他不是叔叔,而是爸爸啊。

    “你不想走吗?”叶玄问道。

    “我想走,我不喜欢托儿所,他们不给我饭吃,还总是打我,骂我,说我是野孩子,没有爸爸。”叶一依眼中噙着泪水,可怜兮兮。

    叶玄心中抽搐,一个5岁的孩子,承受了这么多痛苦,这都是他的错。

    “从今天开始,叔叔做你的爸爸。”叶玄斩钉截铁的说道。

    叶一依有些疑惑,“那叔叔你会保护我吗?”

    “会,我会用生命保护你,不让你再受欺负!”叶玄重重的点了下头。

    这是他女儿,他肯定会用余生去保护她不再受伤害。

    “太好了,我有爸爸了,有人保护我了。”叶一依高兴的跳了起来,小手拍红了。

    叶玄牵着叶一依,要带她出托儿所。

    “你不能带她走,郭家下了命令,一定要留她在托儿所!”胖女人要拦。

    叶玄冷冷瞥了眼她,怒道,“我战尊的女儿,谁敢拦?”

    “还战尊,你就一疯子!”胖女人拿了扫帚,挡在叶玄面前。

    一依留在这,她每个月能从郭家拿到不少钱。

    真要被带走了,往后这外快还怎么赚?

    “找死!”叶玄猛然一脚踹过去。

    扫帚应声而断,胖女人近两百斤的身子飞了出去,跌倒在地,肋骨断了两三根,半天没能爬起来。

    叶玄没再看她一眼,牵着女儿离开了托儿所。

    谢莎开车。

    “去星光KTV。”叶玄声音很冷。

    “快!”

    见叶玄如此动怒,谢莎心中震颤。

    万一……

    那个让战尊苦苦思念了5年的女人真的……

    想到这个可能,她就不寒而栗。

    真要那样。

    恐怕江城的天,都会染成红色!

    ……

    星光KTV。

    豪华包间内,坐了十几个人。

    这些人家中资产不菲,在江城小有名气。

    为首的一人,叫王大海,家中资产过亿,为人也狠。

    此时,这些人的目光却都投向了一名女子身上,目光中满是贪欲。

    女子脸色有些憔悴,但却掩盖不了她的美艳,五官精致,气质如兰,体态婀娜,让人一看,恨不得将眼珠子陷进去,再也挪不开。

    这女子,正是郭润。

    “想要借钱,到我身边来坐着。”

    “真是没想到,居然能跟江城第一大美女共处一室。”

    “你得拿出些诚意,我们才能借钱给你。”

    一群人,目光中全是邪念,言语没有半分尊重。

    郭润指甲都陷入了肉中,羞愤难当。

    她强忍着委屈,几乎哀求道,“我打欠条,付利息,求你们借我1000万。”

    只要能借到1000万,完成老太君交给她的任务。

    女儿就能回家。

    “你真想借?”就在这时,王大海问道。

    郭润点头。

    “我这不是开慈善堂的,这样吧,你如果真那么急着用钱,就喝酒,喝一杯,我就借你一百万。”王大海拿过一瓶酒,倒了一杯。

    “这酒度数不高,才十几度,十杯,就能借一千万,很划算。”

    郭润咬咬牙,答应了。

    为了女儿,这点苦,得受着。

    她接过酒杯,喝了一口,可才下肚,就感觉肺在燃烧。

    这酒,好烈!

    肯定不止十几度。

    “我不喝了。”她道。

    “你骗人,这酒不止十几度。”

 文学

    真要十杯下肚,肯定人事不省。

    王大海却笑了,“现在想不喝?迟了!”

    “给我喝!”

    他伸手抓郭润。

    郭润挣脱着,“请你放尊重点!”

    “呵呵,都到这个地步,还装什么?”王大海举起酒杯,往郭润嘴边送。

    “我帮你喝。”

    砰。

    郭润拍开他的手,酒杯落地,摔的粉碎。

    啪!

    王大海怒了,给了她一巴掌,“给脸不要脸!我亲自伺候你喝酒,那是给你面子!”

    这一巴掌很重。

    郭润嘴角流血,跌倒在地。

    手碰到破碎的玻璃碎渣,划出了血。

    疼!

    钻心的疼!

    可王大海还不放过她,又给了一脚。

    她疼得身子蜷缩起来,眼泪在框中打转。

    四周嘲笑声,令她羞怒交加。

    为何上天要这么对她?

    曾今的她美艳不可方物,不少富家大少都想娶她,在她面前不敢大声说话,担心惊扰到她。

    可如今,这一切都变了。

    这些人对她如此污言秽语,半分尊重都没有。

    都是那个人的错!

    污了她的清白,闹得全城皆知,害她名誉尽毁,从千金大小姐,沦落到被人当作那种下贱的女人看待!

    “呸,装什么清高,还以为自己冰清玉洁呢?”一个人骂道。

    另外一人也跟着点头,“来都来了,别装了。”

    污言秽语。

    不堪入耳。

    郭润心中悲凉,这次借钱,她不是为自己,而是老太君下的任务,被逼无奈,她才过来,希望能借到1000万资金,缓解郭家财务危机。

    可没想到这帮人却是这副丑态!

    “钱我不借了。”她忍着疼痛,想要站起来。

    她要离开。

    “呵呵,想走?把门关上。”王大海却冷笑。

    “没我的允许,你休想走出这个门!”

    “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不给我面子,让你喝酒,那是看得起你!”

    他突然狞笑,“抓住她,灌酒!”

    “嘿嘿,灌醉了,才好办事。”

    马上有人过来,架住郭润,让她不得动弹。

    王大海一手捏着她的下巴,直接拿起酒瓶,往她嘴里灌酒。

    “哈哈,这不是喝的很爽吗?”

    “这酒一千多一瓶,你赚大了。”

    郭润挣扎着,将酒水吐出去。

    啪。

    脸上又挨了一巴掌。

    王大海又拿了一瓶酒过来,“呵呵,这瓶是洋酒,混合着喝才有味道!”

    酒混了,更难受!

    郭润又被灌了半瓶酒下去。

    她脑袋开始发晕,神智有点不清楚。

    胃中如同烈火一般在燃烧。

    更可恨的是,这些人开始动手动脚。

    她死的心都有了。

    “叶玄,都是你害的!”郭润对叶玄恨极了,眼泪糊住了双眼。

    她的清白,要再一次被毁吗?

    谁能来救救她?

    她如果出事了,托儿所的女儿该怎么办?

    她绝望了。

    砰!

    就这时,一声巨响,包间的门被踢开。

    一个身影站在门口。

    怒气滔天!

    目如虎炬!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36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