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人同时做会撑坏 办公室强制调教h男男

而他的新娘,则是有着“北安第一美人”之称的贺天琪。

    在化妆间,身穿婚纱的贺天琪正坐在镜子前,美眸微红,皓齿已经把嘴唇咬出了血痕。

    化妆师站在一旁不知所措,她参加过很多婚礼的跟妆,却从来没见过这种状态的新娘子。

    尤其是,新郎可是全城首富家的大少爷,嫁进豪门之后,一辈子吃喝不愁了,为何还要满脸悲伤,甚至,有种看不到希望的感觉?

    一对中年男女站在贺天琪的身后,男人开口说道:“天琪啊,不是舅舅说你,你说说,你父母都已经不在了,哥哥也牺牲了,宋家好不容易愿意娶你为媳妇,这是咱们家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啊!”

    贺天琪的目光凝视着镜中的自己,美眸之中透出了一股悲凉的味道,她红唇轻启,说道:“你们不是不知道宋远东的名声,他根本……算了,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那中年女人立刻打断,说道:“天琪,舅舅和舅妈都是为了你好,宋远东虽然名声不怎么样,但是他们家可是咱们城市的首富啊,而且,人家也一直苦苦追求你那么多年,你就开开心心地出嫁,多风光啊!你要知道,这几年来,都是你舅舅和我在供你读书,你现在毕业了,也该报恩了!”

    “让我报恩?”贺天琪的美眸之中显现出了一抹冷意:“在我爸妈意外去世之后,你们强行占着我们家的房子,霸占着爸妈的存款,每个月只给我几百块生活费,每天都想着该怎么把我卖个好价钱……”

    说到这儿,贺天琪加重了语气,眼眶更红了一些:“甚至,连我哥的抚恤金,都要被你们强占!”

    当时,哥哥贺天明在边境牺牲的时候,贺天琪还没有成年,所以,那一大笔抚恤金便发给了名义上的监护人——舅舅张金钢和舅妈李喜燕。

    这些年来,张金钢不务正业,一直是流连于各大赌场,不仅把贺天明的抚恤金给输了个精光,反而还欠下赌场很多钱,几辈子都还不起的那种。

    而北安城内的绝大部分赌场,都和首富宋家有关系,这可是他们当年的第一桶金。

    “天琪,你长大了,也该懂得为家庭分忧了,宋大少爷都已经答应了,只要你嫁进宋家,你舅舅的那一大笔债务就一笔勾销,而且,你表弟从此也能进入宋氏集团,有个光明的前程……”

    “是啊,表姐!你就为我考虑一下,不行吗?做人别那么自私!”

    这时候,化妆间的门被打开了,一个十八九岁的青年高声喊道。

    这正是张金钢的儿子,张明明。

    “自私?”听了这句话,贺天琪蓦地一下站起身来,扭头看了一眼舅舅一家,冷冷说道:“我希望你们明白,我之所以答应宋远东,不是为了舅舅的赌债,不是为了表弟的前程,而是为了晓依!”

    贺晓依是贺天琪父母早些年收养的一个孤儿,现在十七岁了,正上中学,还有一个月就要参加大夏每年一度的大学入学考试了。

    然而,就在两周前,贺晓依从学校里失联了。

    确切地说,这个小丫头是被宋远东给控制住了,如果想要让贺晓依恢复自由,那么贺天琪就必须得嫁给宋远东才行。

    贺天琪不是没想过报案,可是,宋家在这北安市手眼通天,和当地监察分部以及政务厅关系极好,早就打点过了,随便编了个理由就把监察分部给搪塞了过去。

    贺天琪也是实在没办法了,身边一个亲人都没有,全是眼冒绿光的狼,她知道,自己嫁进宋家后,一定会过上生不如死的生活,可是,如今没有办法,她只能用自己去换回晓依。

    “哈哈,说得好,天琪啊天琪,你知道我最喜欢你哪一点吗?”

    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走了进来,他个头不高,皮肤白净,眼睛狭长,嘴唇很薄,这长相让人看上去,总觉得他带着一股淡淡的戾气。

    只是,他的侧脸上有着一道疤,像一条暗红色的蚯蚓趴在脸上,显得有些狰狞。

    这就是今天的新郎官,宋远东。

    他微笑着打量着自己的新娘,眼睛里面流露出了惊艳的神色来:“天琪,我最喜欢的就是你很懂事,能分得清利害关系。”

    一想到晚上就可以把这婚纱脱下来,把这美好的身体彻底征服,宋远东的心中就有着无法控制的悸动。

    贺天琪看着他,冷声问道:“晓依现在怎么样了?”

    “放心,晓依在我家过得可好呢,每天一堆人在陪她做游戏,功课也没落下。”宋远东微微一笑,流露出一股阴测测的味道:“我答应你的事情,肯定会做到,只要你嫁进来,那么,贺晓依从此以后不会受到任何威胁,反而宋家会一直资助她完成学业。”

    贺天琪闭上眼睛,睫毛轻颤,轻轻地吸了一口气,随后说道:“好,希望你说话算数。”

    看了看表,宋远东笑道:“走吧,我的新娘,宾客们都等着呢。”

    …………

    十分钟后,宴会厅。

    宋远东和贺天琪在台上并肩而立,听着司仪在致辞。

    虽然这一对新人从外表上不太般配,贺天琪甚至还比宋远东高出半个头来,可是,一个有钱,一个有颜,这倒也很符合社会现状,宾客们倒是没有多少人带着有色眼镜看待贺天琪的。

    舅舅张金钢面露得意之色,只要这婚礼进行完,那么,他那一笔几辈子也还不完的赌债,就要一笔勾销了!从此也不会再受到宋家的死亡威胁了!

    宋远东压低了声音,对贺天琪冷笑着说道:“对了,我的新娘,你记不记得,我脸上的这道疤是怎么回事?”

    贺天琪没看他,也没吭声。

    “都是拜你哥所赐!”宋远东加重了语气,眼睛里面似乎带上了一股狰狞的意味:“我只是摸了你两把,他就划伤了我的脸!他就是个该死的混蛋!”

    摸了两把?

    当时,宋远东带着一堆人把贺天琪堵在巷子里,如果不是贺天明来得及时,贺天琪又会遭遇怎样的结果?

    “现在,贺天明死在了边境,已经没有人能罩着你了,我等了那么多年,终于等到了报复的时候!”宋远东的眼睛里满是戾气,恶狠狠地说道:“别看我今天把你风风光光地娶进宋家,过一段时间,等我玩腻了,就让你光着身子滚出去!变成没人要的破鞋!哈哈哈!”

    饶是贺天琪心性坚韧,可是,在听到宋远东如此变态的话语之后,还是忍不住地打了个寒颤。

    宋远东娶她,只是为了狠狠地羞辱她,也羞辱牺牲在边境的贺天明!

    贺天琪的眼眶更红了,但是她仍旧是硬忍着,不让泪水流下来。

    这时候,司仪问向宋远东:“宋先生,无论生老病死,贫穷富贵,你都愿意娶贺小姐为妻吗?”

    宋远东呵呵一笑,得意地看了贺天琪一眼:“我当然愿意。”

    司仪转向贺天琪:“贺小姐,你愿意嫁给宋先生吗?”

    贺天琪沉默。

    由于这短暂的沉默,现场的气氛忽然间凝滞了!

    所有宾客的眼光,都落在新娘子身上!

    舅舅张金钢在台下很紧张,气得小声骂道:“这个贺天琪,真是个白眼狼!就算是不为了她舅舅我考虑,也得为了她表弟考虑吧!”

    表弟张明明则是冷笑着说道:“爸,妈,你们可算是白养了表姐这么多年,呵呵。”

    贺天琪此刻的沉默,似乎正是在宋远东的预料之中。

    他微笑着小声说道:“你很硬气,我知道,可是,想想贺晓依,你还能硬气的起来吗?”

    贺天琪的嘴唇在翕动着,胸膛起伏,明显情绪波动很剧烈。

    她想着落入虎口的晓依,想着牺牲的哥哥,终于下定了决心。

    就在贺天琪闭上了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刚想说出“我愿意”的时候,宴会厅的大门忽然被人一脚踹碎了!

    那两扇豪华却沉重的大门,直接碎成了无数块!满地皆是狼藉!

    一个身影站在门口,声音冷冷,震得所有人耳膜生疼:

    “我不愿意!

 文学

 贺天琪觉得这声音有种熟悉感,似乎在什么时候听到过一样,于是猛然回头。

    下一秒,她的眸光一滞,身体狠狠一颤!

    看着那个身影,贺天琪的红唇翕动了几下,却什么话都没能说出来,此刻的她很难相信自己的眼睛!

    随着那个身影的出现,此刻,全场寂静!

    没有人想到,在首富家大少爷的婚宴上,竟然有人敢来砸场子!

    这个男人穿着一身普普通通的黑色运动装,看起来并不算特别强壮,但是长相却远在平均水准之上,尤其给人印象深刻的,是他那一双明亮的眼睛,其中好像隐藏着永远不会散去的硝烟和风霜。

    在场的宾客们会下意识的比较一下这个年轻人和新郎宋远东,单单从外貌上来看,似乎这个男人和贺天琪才更般配一些。

    这几年来,贺天琪受了无数的委屈,每一次,她都告诫自己,要坚强,要忍耐,从来不轻易让泪水流出,可是,在那个身影以从天而降般的姿态出现之后,贺天琪的眼睛里面终于控制不住地升起了氤氲的水雾!

    因为,出现在这里的,正是林然!是自己哥哥在军营里最好的兄弟!

    他已经“离开”五年了!

    林然不是早就牺牲在海德尔国了吗?那一场葬礼还是全国直播的!

    在当时,贺天琪也是对着电视恸哭不已!

    不过,那一场葬礼之上,并没有林然的照片,绝大部分大夏人都不知道那位年轻的少将到底长得是什么样子。

    时过境迁,或许,这婚宴厅里的人都已经不记得林然这个名字了,但是,贺天琪却永远也不会忘记!

    她的脑海此刻一片空白,眼睛似乎已经完全看不见其他宾客,眸光之中只映着一个身影!

    上次贺天明在回家探亲的时候,林然也是和他一起回来的,正好遇到了宋远东带人把贺天琪堵在了巷子里。

    当时,贺天明让宋远东破了相,而林然则是把后者的手下全部折断了胳膊。

    时隔几年,在加上当时天色昏暗,宋远东只记得贺天明,并不记得林然的长相了。

    看着出现在门口的男人,宋远东的眼中流露出了玩味的神情,嘲讽地笑了笑:“没想到,竟然还有人敢在我的婚宴上闹事?我在北安可还从来没见过那么不开眼的人呢。”

    林然看着宋远东,眼睛里面似乎不含一丝感情:“我要带贺天琪离开,没有人能强迫她做任何事情。”

    没有人能强迫她!

    听着这话,贺天琪眼睛里面的水雾终于凝结,然后……泪水决堤!

    这些年来,她一个人承受了很多,而现在,那些压力,都已经随着这些泪水而彻底释放了出来!

    贺天琪一边无声流着泪,俏脸之上同时还挂着一丝希冀的微笑,在场的宾客都看到了这场景,他们不约而同地觉得,此刻的北安第一美人,似乎远比平时更加动人!

    “不,你说错了,在这北安市,我可以强迫任何人,贺天琪也不例外。”宋远东的神情有些阴森,对婚礼现场的保镖一挥手,说道:“给我把他的腿打断,然后扔到荒郊野外去喂野狼!”

    “快点把他带走!千万别让这个家伙坏了好事!”舅舅张金钢也跟着喊道!

    如果这次不能顺利“卖掉”外甥女,那么被扔到野外喂狼的说不定就是他了!

    随着宋远东话音落下,两个身穿黑色西装的保镖便一前一后地朝着林然扑了过去,透着浓浓的凶狠意味!

    “不要!快住手!”贺天琪紧张地喊道。

    虽然贺天琪知道林然很厉害,但还是本能的为他而担心。

    宋远东的嘴角露出了狰狞和嘲讽交织的笑意:“贺天琪,这些年来,你的那些追求者,大部分都已经被我打残了,对付这种人,我的经验可太丰富了。”

    他大概把林然当成了来抢婚的情敌了。

    而那两个冲向林然的保镖,这几年里,对类似的事情也已经是轻车熟路了。

    自从上次宋远东的脸被贺天明划伤之后,这两个保镖就一直跟在他的身边保护他了,宋远东知道,这两人是师承有着“北安宗师”之称的韩河延,对付普通人轻轻松松,就算是进入了军部,估计至少也会被评定为“D级战士”。

    这种实力,在普通人的世界里,基本上就是横着走了。

    然而,接下来所发生的场景,让宋远东意外了!

    面对这两名保镖的狠辣攻击,林然甚至都没有挪动脚步,直接抓住其中一人的拳头,反手一折!

    后者立刻发出了一声惨叫,他的胳膊和肩膀便呈现出了惊心动魄的扭曲角度!简直跟麻花儿一样!

    这个场景看的在场宾客们头皮发麻!

    “给我弄死他!”宋远东眉头倒竖,尖声叫道!

    另外一人见状,直接抽出了腰间的短刀,划向林然的咽喉!

    宋远东这个变态,显然根本不在意让自己的婚礼现场见血!

    然而,这个保镖的短刀还没能碰到林然呢,后者的脚就已经狠狠地踹到了他的胸口之上!

    太快了!

    这种攻击速度,这个保镖之前见所未见!

    砰!

    林然的脚底和和对方的胸膛接触,宛若闷雷般炸响!

    只见这个保镖直接倒飞而出,脑袋重重地磕在了舞台边缘,满头满脸都是鲜血,当场就昏死了过去!

    林然看着台上的宋远东,冷冷说道:“这场婚礼,我不同意。”

    这句话中的每一个字,似乎都像是重锤一样,狠狠击在众人的心底!

    很显然,这个男人的实力很强,面对实力评定达到“D级”的高手,都能够轻轻松松将其秒杀,那么其本身的战斗力,又得强到何种程度?

    看着两个保镖重伤,宋远东的心脏狠狠跳了跳!之前轻松和玩味的神情全然消失不见了!

    林然的强势出现,让贺天琪的泪水止都止不住。

    父母意外身亡,哥哥又在战场牺牲,这么多年,这个坚强的姑娘终于等到有人来帮自己撑腰了!

    “你算是哪根葱?跑到我北安城来嚣张了?”两个高手保镖直接被废掉,这宋远东明显有点意外,他一挥手,阴狠地说道:“你能打两个,能打得过十个吗?”

    随着他话音落下,从宴会厅外又冲进来十几个保镖!

    这些都是平日里负责维护宋家日常安全的保镖,竟然都是清一色的……D级!

    那些宾客们都觉得很意外,因为,他们根本没想到,宋家不仅在经济方面有着雄厚的实力,在武力方面竟然也这么强!

    所有人都想看看,这种时候的林然,还能不能扛得住!

    然而,林然的脸上连一丁点的慌乱之色都没有,他看着宋远东,轻蔑说道:“如果这就是你的底牌,那么,你注定要失望了。”

    说着,林然一拳轰出!

    在面对如此人数劣势的情况下,他竟然选择了主动出击!

    林然的每一次出手,要么断臂,要么断腿,那骨头断裂的声音让在场众人震耳悚心,头皮发麻!

    没到一分钟的时间,这十几个保镖全部躺在了地上,彻底昏死了过去!愣是没一个能站起来的!

    这一刻,现场一片寂静!

    一个人,独战十几个D级武者,结果竟然是直接横扫?

    这绝对是超越普通人认知的事情!

    所有人的表情,都已经僵住了!

    宋远东终于慌了!

    他涨红了脸,脖颈上青筋暴起,盯着林然,低吼道:“我告诉你,新娘愿不愿意嫁人,你说了可不算!”

    随后,他狠狠一扯贺天琪的手腕,对她说道:“想想贺晓依,你嫁,还是不嫁?”

    说完,宋远东又满是狰狞意味地补充了一句:“如果你现在拒绝了,我立刻就让人把贺晓依卖到海德尔的贫民窟去!说到做到!”

    这里距离边境并不远,人口买卖屡禁不止,说不定宋家就参与其中了。

    贺天琪紧紧咬着已经破了的嘴唇,牙齿都染上了一层薄薄的血迹了!

    “你到底是快点答应啊!贺天琪!想想你舅舅的债务,想想你表弟的前途,别在这种时候选择当白眼狼!”舅妈李喜燕着急上火地喊道。

    宋远东这威胁的话语,自然也传进了林然的耳朵里。

    “我兄弟的妹妹,就是我的妹妹,没有人能够让她受委屈。”林然的眼眸之中一片清冷,一股淡淡的硝烟味道开始从他的身上出现:“若是现在放开她,今天,你还能有命在,你宋家也还能保得住,否则,这北安市,将再也没有你的容身之地。”

    宋远东盯着林然,舔了舔嘴唇:“我活了这么久,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嚣张的人。”

    说着,他从腰间取出了一把匕首,直接抵在贺天琪的脸上!

    婚宴之上,新郎竟然还随身带凶器!

    “呵呵,我娶贺天琪,也不过是为了玩玩而已,你现在若是不滚出这酒店,我马上就划烂她的脸!”宋远东的冷笑中流露出了一股变态的意味来。

    有些宾客露出了不忍之色,毕竟,北安第一美人儿此刻真的很有可能被毁容了!在这方面,宋远东从来都是个说到做到的变态!

    林然盯着宋远东:“这就是你的威胁吗?很好。”

    贺天琪喊道:“林……哥,你先走,别管我!他们宋家的势力很强的!”

    哪怕被冰凉的刀锋贴着脸,贺天琪也没有害怕,反而在担心林然的安危!

    她刚刚差点喊出了“林然哥”,话到嘴边,硬生生地将林然的全名给咽了回去,生怕把他的身份泄了密。

    “呵呵,当着我的面这么你侬我侬的,真是一对狗男女呢。”宋远东说着,眼睛里面流露出了残忍的光芒,刀锋已经开始下压了!

    然而,下一秒,他忽然感觉到眼前一花,林然便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啊!”

    这时候,所有人都看到,宋远东发出了一声痛苦的低吼!

    他的手腕,已经和手臂呈现出了一个触目惊心的弯折角度了!

    林然扭断了宋远东的手腕,劈手夺下了匕首,随后直接将之插进了他的肩膀!

    鲜血飚溅!

    林然并没有立刻把匕首拔出来,而是手腕一拧,那锋利的匕首直接在宋远东的肩膀上硬生生地搅出了一个血洞!

    宋远东疼得浑身颤抖!

    “现在,派人把贺晓依送回来。”林然揪着宋远东的领子,冷声说道:“如果她受一点伤,我就让你宋家家破人亡!”

    说完之后,林然一拳砸在了宋远东的脸上!

    后者的鼻梁骨瞬间被砸塌,鲜血从鼻孔中涌出,炸得满脸都是!

    …………

    无论是婚礼现场,还是宋家的家族庄园,此刻都已经是一团乱了。

    宋远东的父亲宋良明和母亲吕艺薇正在国外商谈重要项目,并未赶回来参加儿子的婚礼,而且,这两口子都知道,这一场婚礼不过是自己的儿子玩玩而已,连结婚证都不可能去领的。

    现在,家里的主事人就只有宋远东的姐姐,宋紫媛。

    她虽然人在婚礼现场,从头到尾目睹了弟弟被人痛殴的整个过程,但是却一直都没有站出来。

    这并不是宋紫媛胆子小,而是她已经看出来林然不好对付了,必须调集所有能调集的资源来应对才行。

    可宋家被人把脸都给打肿了,如果这次忍气吞声,那么以后在北安城还怎么混?一定会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和笑柄的!

    宋紫媛看着在台上惨叫的弟弟,俏脸之上没有任何表情,对身边的手下说道:“第一,让人把贺晓依送到婚宴现场;第二,去请韩河延大师,就说他的弟子被人打成了重伤;第三,联系北安监察分部,请齐监察长安排特殊监察队过来一下。”

    三道命令,三重保险!

    有进有退,有条不紊!

    一旁的手下对前两条命令都没有任何疑问,但是第三条却让他的面色变了变。

    “大小姐,我觉得有韩河延大师出手就足够了,特殊监察队的战力强大,是在战时才会动用的力量,他们往往一出现的话,就意味着城市里出现大变故了,这会不会有点大炮打蚊子?”

    宋紫媛面色一冷,声音发寒:“立刻按我说的去做!我宋家有难,这还不算大变故吗?”

    …………

    十几分钟后,一台豪华轿车停在了酒店大门口。

    一个身穿布鞋长衫的中年男人走了下来。

    他看起来有五十多岁,个头不高,表情严肃,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澎湃的力量感。

    这就是有着“北安宗师”之称的韩河延!

    这个韩大师,几乎是整个北安城所公认的武道第一强者,他的弟子们基本上都被这里的有钱人高薪聘为保镖,自己也是赚得盆满钵满。

    在这武风日盛的大夏国,韩河延在北安城是有着极重的话语权的!

    如果按照军部的那一套实力评价体系来对照的话,韩河延在十几年前就已经到了B级,目前甚至可能已经触摸到了B级巅峰的门槛!

    在场的宾客们看到韩河延来了,皆是松了一口气,宋远东也再度露出了残忍的笑容。

    然而,他们并不知道,五年前,那个被林然追杀万里的海德尔陆战师师长……是A级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36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