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继亲开了苞小雪短文小说:混蛋你在里面动一下

瞿瑾因此对京城的向往少了许多,就连沈耀都差点对官场失望,甚至兴起了务农的想法。

  反倒是善良的“小神医”五福对这些适应良好。

  好歹他有时间就跟着阿大他们练武,尽管一直停留在蹲马步的阶段。

  但是他见识过九命如何训练他们的胆量。

  总不能等到贼人出现的时候,他们这些护卫还不敢下手吧!

  虽然他们都没有杀过人,但是把人锤个半死,五花大绑送官,还是没问题的。

  毕竟他们只是护卫,又不是培养暗卫,总不好让他们随意杀人。

  虽然他们有知府这层关系,那也不能挑战律法的底线。

  不过像蓝粒粒一路上杀的这些人就不同了。

  估计官府知道了还要嘉奖她擒匪有功。

  何况除了一开始的几波还意思意思装成山匪,后来的全都是黑衣人,压根不掩饰身份。

  蓝粒粒一直重复着杀人的动作,后果就是她居然开始厌恶杀人这件事。

  实在是没有挑战性,和砍菜切瓜简直没有区别。

  至于血腥味,闻久了已经麻木,再也不会让她莫名兴奋起来。

  早知道有这种以毒攻毒的法子,她哪里还用每天跑到深山老林里打猎。

  在家里修炼不香吗?

  她把沾染血迹的刀扔给旁边守候的九命,

  “晚上就能到京城了吧?”

  “马车速度快些,应该能到,但是咱们运粮的车太重,速度快不起来。不如找间客栈,明天一早出发,中午之前就能进城?”

  九命接过刀,不愧是新式钢铁锻造,用了这么久,依然完好如新,他拿出一块准备好的布擦净刀身。

  蓝粒粒看了看开始西斜的日头,

  “行吧,这大冷天的,赶夜路太冷。”

  她倒是不怕,但是蔡公公毕竟年纪大了,还有瞿瑾那个娇气包。

  饶是九命也没想到,耽搁一天的功夫,他们一行人就被挡在了城门外面。

  九命试图和看守城门的人讲理。

  那人把兵器把地上一叉,

  “镇国将军凯旋回朝,圣上率文武百官出城迎接,你们要么绕其他城门,要么就等着。”

  九命无法,只好回禀。

  蓝粒粒无语了,

  “怎么这么巧,这么快就打完了?”

  “打仗这事,说不准的。而且上次得到王爷的消息已经是将近两个月之前了。”

  换句话说,他们从离开扬州后,花了将近两个月才到达京城。

  一方面运河冻结,只能换成陆路,距离延长了不少。

  再加上那些各种抗旱的优良种子需要运送,速度更是慢了许多。

  隔三差五还有来捣乱的,这才花了这么久的时间。

  原本想着赶紧去京城的酒楼大吃一顿,现在愿望要泡汤了。

  九命问道:

  “主子,咱们是绕城门还是等等。”

  “当然是等了,我倒要看看他有多威风。”

  已经不是舔着脸耍美男计和自己要粮食的时候了。

  她要好好瞧瞧镇国将军的派头。

  后来的火爆程度没有让蓝粒粒失望,可谓是相当刺激。

  随着城门口聚集的人越来越多,一身明黄龙袍的皇帝率领着众位官员现身。

  为表隆重,出城步行了一里地。

  蓝粒粒甚至在百官中发现了一个有些眼熟的面孔。

  原身见过的官员只有她的生父,忠勇侯,也就是如今的户部侍郎。

  三年不见,他还是那副老样子,不容忤逆的威严面庞,比之皇帝更甚。

  好像摆出这副样子,人人都会怕他一般。

  可惜这一招在侯府里管用,在外面,显然没什么效用。

  当日头正当空的时候,一阵隆隆的马蹄声由远及近传来。

  随后是漫天扬起的灰尘,用瞿瑾的话来说就是沙尘暴来袭。

  在无数沙尘之中,一烈烈带着“璟”字的经幡随风飘动。

  正中间有一面红色的“睿”字旗,如果不是蓝粒粒眼神好,压根看不到。

  “没敲出来,睿王爷还挺会拍马屁。”

  瞿瑾站在蓝粒粒身旁,小声嘟囔道。

  随后被瞪了一眼。

  他努努嘴,

  “我又没说错,瞧瞧那些旗子,一般是写将军的姓氏,这个,不是拍马屁是什么?”

  蓝粒粒不置可否。

  这还是她第一次见颜朔穿盔甲的样子。

  不得不承认,不愧是她选中的男人,真他妈帅~

  原谅她居然飙脏话。

  她心中的激动之情一定要表达出来,否则会忍不住跑过去亲一口的。

  颜朔比从前黑了,但是更壮硕了。

  可能是连日行军,下巴上有点点的胡茬冒出来,简直ma

  到她想原地尖叫。

  她一直无法把颜朔和将军挂上钩,现在终于能做到了。

  差的就是那充满男人味的胡子。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行军的速度减慢。

  颜朔举起一只手,身后的大军令行禁止,原地待命。

  他则带着几个贴身将士缓缓靠近。

  在距离皇帝只有几十米的时候翻身下马,独自前进。

  蓝粒粒注意到他左手扶着挂在腰上的佩刀,右手提着一个木盒,走动的时候盔甲发出阵阵响声。

  随后,颜朔单膝跪地,打开木盒,赫然是一个人头,铿锵有力的声音随后传来,

  “臣,幸不辱命。图勒可汗头颅在此,从次以后,只有璟朝,再无北疆。”

  “好!”

  皇帝双手扶起颜朔。

  他身后的文武百官简直就像是排练好的一般,齐齐跪下高喊道:

  “璟朝万岁万岁万万岁,皇上万岁万岁万岁万万岁。”

  周围的百姓也跟着刷刷刷跪下,齐声高喊。

  蓝粒粒想立刻回到马车上,装成不存在。

  可惜蔡公公先一步把她和瞿瑾一人一个肩膀摁在了地上。

  蓝粒粒发现瞿瑾鸡贼的居然是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算了,人家好歹是和平年代拥有人权的社会里长大的。

  不像她,哪有尊严这种东西……

 文学

变故就发生在一瞬间。

  所有人都低下头,不断高呼这个万岁,那个万岁时,金属撞击的铿锵声着实突兀。

  尽管淹没在起起落落的声音中,但是蓝粒粒和蔡公公全都察觉到了。

  蓝粒粒抬起头来,才发现众人跪拜的地方已经战的不可开交。

  可笑的是,和他们一样,站在外围的百姓还在低头高喊着万岁,丝毫不知道那个万岁正面临着刺杀。

  让蓝粒粒大感诧异的是,和那群瑟瑟发抖,挤成一团高喊着护驾的文官不同,皇帝居然拿着一柄宝剑正在奋勇杀敌。

  这倒是让她生起一丝好感。

  蔡公公拍了拍她的肩膀,

  “你留在这里看好粮食,我过去帮忙。”

  “师父小心。”

  蓝粒粒说了句。

  那里的战况不算激烈,尽管不断有刺客从各个角落冒出来,但是皇帝出巡,怎么可能不带着护卫。

  在领教了颜朔那种护卫、暗卫、影卫等一套又一套的手段后,蓝粒粒一点都不怀疑,皇帝周围的这些人远不是全部,说不定在她周围就有潜藏的人呢。

  她的预料一点都没错。

  只是除了护卫皇帝的人外,同样还有刺杀的人,这些人的目标显然不是远在百米开外的皇帝,也不是她本人,而是她带来的那些粮食。

  蓝粒粒都无奈了,就不能吸取教训吗?

  就算她现在距离车子比较远,但是她难道会不做防护措施吗?

  虽然一路上,她靠着一己之力,把想要刺杀她的,想毁掉良种的人全都拦了下来。

  但是这不代表她会因此大意。

  退一万步讲,就算她没有在那些运粮的车上安装各种机关,洒下许多毒药。

  藏在暗处的皇家护卫和颜朔派来的暗卫,也会出手拦住那些刺客。

  事实也正是如此。

  唯一的缺陷就是大家都是一袭黑衣,实在不容易分辨敌我。

  幸好就算有落网之鱼钻进保护圈,也会因为触发车上的暗器而瞬间毙命,或者是昏厥……

  这点时间足够蓝粒粒把瞿瑾塞进马车,再轻功飞到车顶,用三年的成果——能够发射毒针的手枪瞄准刺客,将之一一击倒。

  从前苦练多年、百发百中的枪法再次派上了用场。

  这番高调的打斗自然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包括颜朔。

  可惜接连不断涌来的刺客只来得及让两人隔空对视一眼。

  战斗持续了将近半个时辰,蓝粒粒后来才发现,那些临危不乱的百姓居然都是士兵假扮的。

  看来皇帝的准备充分过了头啊。

  她不知道的是这起瓮中捉鳖的计划是颜朔提议的。

  可惜效果不尽如人意。

  原本是想着将藏匿的所有反贼一锅端掉,但是没想到幕后之人如此谨慎。

  不过,他们到底是杀死了许多死士。

  这些从小培养起来的人比起只训练了几年的私兵要厉害的多。

  看来随着暗中的计划被一步步摧毁,那人也开始着急起来,甚至有些孤注一掷的意味。

  当蔡公公招手想让蓝粒粒过去面见皇帝时,蓝粒粒装作没看见,转身去查看粮食。

  最后颜朔穿着盔甲亲自走了过来,

  “小粒儿怎么不过去?”

  蓝粒粒义正言辞,

  “万一还有潜藏的刺客呢?要是扔下一把火,所有粮食都会烧着的。”

  颜朔看了眼车上的防火油布,

  “走吧,我带你去见舅舅,不用下跪,放心吧。”

  蓝粒粒不情不愿的被拉到了皇帝面前。

  确实不用下跪,因为文武百官都被士兵护送离开,他身旁只站着几个暗一同款面瘫脸的护卫。

  蓝粒粒发现皇帝的目光停留在自己被颜朔握住的手上,脑子一下糊涂起来,她举起另一只爪子,晃了晃,

  “你好。”

  蔡公公轻咳一声,学渣终于想起什么,连忙收回手,做了个微微蹲身的行礼动作。

  可惜因为一只手被拉着,所以有些不伦不类。

  蓝粒粒对蔡公公摆了个不能怪我的表情。

  惹得后者一阵黑线。

  幸好颜朔出声拯救了她,

  “舅舅,这就是小粒儿,我和你说过的。”

  皇帝不笑的时候,是个威严的中年男人。

  笑起来的时候,上位者的气势少了许多。

  蓝粒粒能感觉的出来,他已经在尽可能的释放善意了。

  “身手不错。”

  皇帝夸赞道,他抄起两只手,

  “整天听朔儿提起你,今天终于见到真人了。”

  蓝粒粒干笑两声,

  “我也经常听他说起您的好。”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万万没想到,皇帝居然很好奇,

  “哦?他都说我哪好了?”

  蓝粒粒简直想给他跪下,要是这样就能不用回答的话,她一定会照做。

  可惜话是自己说的,于是她绞尽脑汁磕磕巴巴的说道:

  “就很疼他,舍得为他花钱治病,还,还很能干,能讲道理,是个好皇帝。”

  这下轮到颜朔满头黑线了,他哪有这样说过。

  他的信里似乎压根没写过舅舅的事。

  皇帝听了哈哈大笑。

  他原以为这是个工于心计的女子,能把蔡公公和侄儿耍的团团转,还有些奇异之处。

  没想到,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都说你是赤子心性,朕原本还不信,现在看来,名不虚传哪!”

  蓝粒粒再傻也听出来这是说她傻!

  算了,总比被皇帝当成什么需要防范的人要强。

  毕竟她公主的身份是要挟来的。

  他愿意笑就多笑两声吧。

  反正她不痛不痒。

  大家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一干将士还在不远处等着颜朔。

  所以短暂见面后,他们各自分开。

  除了蓝粒粒运来的粮食都被皇帝派人拉走了。

  他们得以轻车简从的先去酒楼大吃一顿,然后去找分给她的公主府。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50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