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野战欢爱|我想让你用嘴帮我

丽姝道:“事不宜迟,晚了恐怕蔡戎就要将人杀了。”

  正是这个道理,冯婆子也不再与丽姝说什么,转身急匆匆地向外走去。

  看着冯婆子的背影,丽姝眉眼终于舒展开来,她手中的事都做完了,就像是拨开了云雾,终于看到了她想要的那缕光。

  她不用再回蔡戎府,可以与玉娘她们一起去镇州帮忙,做些她们能做的事,等着战火早些过去。

  ……

  冯婆子一路去了城中的宅子里,那里有早就潜入瀛州的人手。

  冯婆子进门吩咐道:“辽人奸细在庄子上,你们过去抓人,记住要留活口,事成之后直接去城外三十里碰面。”

  几个人应声,领头的从冯婆子手里接过舆图,片刻之后,带着人走了出去。

  冯婆子等了一会儿,也才悄悄离开院子,径直向城外走去,还有人在那里等着她复命。

  半个时辰后,冯婆子在城外三十里找到一处客栈,敲开门找到了她想见的人。

  “季管事,”冯婆子道,“我从眼线哪里拿到了消息,已经吩咐人去庄子上抓人了,拿到人之后他们就会前来,接下来要怎么做全凭您吩咐。”

  季管事点点头。

  冯婆子道:“多亏您事先有所安排,带来了一等一的好手,如今瀛州正乱着,他们过去刚好打蔡家一个措手不及,定能将人带过来。”

  “好,”季管事道,“等有了证据,我就能去见蔡戎。”

  冯婆子心中一喜,话也跟着多起来:“不愁蔡戎不肯就范,否则我们就将证据交给朝廷。”

  冯婆子话音刚落就瞧见季管事皱起眉头,紧接着季管事向后退了两步远离了房门,但为时已晚,房门被打开,常悦身形一闪,伸手抓向季管事。

  除了常悦带来的人之外,门口还立着县尉和两名副将,方才屋子里说的话,他们不说全都听到了,但最后两句却清清楚楚,两个人的意图昭然若揭。

  常悦利落地将人拿下,这才出门禀告谢良辰:“人抓住了,那婆子叫那人季管事。”

  季管事。

  姓季。

  谢良辰眼前浮现出一个让她再熟悉不过的面容。

  或许这辈子马上就要遇到,那个前世害她阿弟的人。

  季管事和婆子被抓,去庄子上的人也逃不掉。

  谢良辰看向常悦:“嘉慧郡主有这样的安排,为的是在八州的战事上得利,早些弄清楚他们的身份,免得让他们在战事上做手脚,对大爷和战局都有利。”

  常悦点头。

  谢良辰接着道:“审出一份口供,设法与蔡戎兵乱和战报一起送去京城,尽早将人犯也押解进京。”

  这样一来瀛州的事就安排好了,接着他们得回到镇州去。

  谢良辰等人走出客栈时,天色已经晚了,足足奔波了一整日,镇州的战事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平息。

  好在一切顺利,算是开了个好头。

  就是不知道宋羡那边是什么情形,这人上了战场,所有心思都会放在战事上,不知还会不会像前世一样,为了赢下战事不顾一切。

  “走吧!”谢良辰翻身上马,她急着赶回去看看镇州如今是什么情形。

  ……

  陈家村里。

  宋老太太和陈老太太一起坐在炕上,从宋家出来之后,宋老太太就被宋启正安排的人一路送来了陈家村。

  之前虽然有所安排,但不免也是一阵折腾,宋老太太的脸色稍显的有些苍白。

  “还好这段时间时常出来走动,”宋老太太道,“换了平日里,可能身上早就使不上力了。”

  陈老太太道:“等战事过去了,您还是常来村子里走动,我陪着您四处看,您也不会觉得冷清。”

  宋老太太点头,看向身边的管事妈妈。

  管事妈妈道:“还没有消息送回来。”

  陈老太太宽慰道:“您就放心吧,一定会顺顺利利。”

  宋老太太叹了口气:“他将家里弄成这个模样,若是还不能带兵拿下蔡戎,我看他也不必回来了,自刎谢罪吧!”

  陈老太太忙道:“千万不能这样说,镇国将军立下那么多战功。”

  “那是不假,”宋老太太正色道,“但也因为宋家的事,招来了灾祸,还不知要连累多少人,我就怕打的时间久了,那蔡戎慌不择路再跑来村中。”

  蔡戎是从瀛州来的,带来的兵马需要粮草,可能会就地取用。

  陈老太太压低声音:“这您不用怕,就算进村来抢,也抢不走什么,咱们有义仓,粮食和药材都挪去了义仓里,一时半刻他们不会发现。”

  宋老太太面露惊诧。

  陈老太太点点头:“这都是辰丫头的主意,辰丫头还说,如果北方战事不停,可能会断了粮道,晚上一两日宋将军还有法子解决,若是时间久了恐怕会有大麻烦,我们镇州余粮也许不多,但倾尽全力还是能帮上一些忙的。”

  宋老太太听到这话眼睛一热,半晌才拉住陈老太太的手:“辰丫头……是好孩子,有时候我都想将那孩子从老姐姐手里抢过来,抢回我们家去。”

 文学

陈老太太知晓宋老太太是在玩笑,但她也不是个自谦的人,尤其是对自己的外孙女。

  “不瞒您说,”陈老太太道,“我也觉得我家辰丫头比谁都好,可得仔细捂住喽。”

  宋老太太还没说话,高氏就笑着道:“大娘这话说得不对,辰丫头总要嫁人的,也不能永远就在您身边,宋老太太您说是不是?”

  高氏这话说完,忽然觉得自己嘴太快了些,本来是陈老太太和高老太太在闲聊,她补了这一句就变了味儿。

  不深想她都忘记了,宋老太太是宋羡将军的祖母,宋羡将军还未婚配,之前她就从来没想过这些。

  哎呦,宋将军的年纪和辰丫头也合适。万一让宋老太太误解了这可咋办?

  高氏想到这里,忙话锋一转:“我去看看灶房里的药好没好,许先生特意嘱咐的,老太太要按时吃药,可不能大意。”

  陈老太太点点头。

  高氏趁机离开了屋子。

  宋老太太有意继续接着话题说下去,陈咏胜进了门。

  “怎么了?”陈老太太下意识地道,“是不是有了消息?”

  陈咏胜道:“蔡戎的大军和镇国将军再定县遇到了,有百姓从定县逃过来,听说蔡戎带来了不少兵马,衙署那边得到消息,蔡戎至少领了三千精兵前去,还不算后面的援军。”

  高氏从灶房出来,听得这话心里一阵突突乱跳。

  陈咏胜道:“曲知县说,看样子这场兵乱不会轻易就平息,到了这个地步,蔡戎绝不会束手就擒。”

  宋老太太点头,蔡戎发现被算计之后,就能想到他与辽人勾结的事,八成是遮掩不住了。

  上次宋旻的案子,朝廷已经怀疑蔡戎,再加上这次,蔡戎就算立即停手,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宋老太太道:“毕竟半辈子都在带兵打仗的人。”不像荣氏和宋裕,被揭穿了阴谋诡计,就没有任何还手的机会。

  陈咏胜点头:“曲知县的意思,这时候镇州缺少人手,村子里的壮年都要去衙署听从吩咐。”

  高氏轻吸了一口凉气,这就是战事,战事来了之后,什么纺线、熟药全都要放下,别说能不能吃饱、穿暖了,都能平平安安地活着就好。

  经过了这一年跟着辰丫头做生意,高氏比从前镇定许多,见整件事从脑子里一过就知道曲知县的安排没有错。

  守住镇州城是最关键的,如果让蔡戎跑到这里来……

  这可是宋羡将军戍守的地方,而且蔡戎恨不得对付陈家村,能有什么好结果?

  高氏想到这里转身去叫黑蛋几个过来,一会儿好去帮陈咏胜去附近几个村子送消息,里正们总要聚在一起商议对策。

  宋老太太道:“辰丫头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别在路上遇见蔡戎那些人。”

  陈咏胜忙着去见几个里正,几个村子要凑人手去衙署,剩下的人也不能闲着,半大小子都要去村子周围巡视,再就是几个村中的米粮和药物,若是不够,大家互通消息,应对这场战事。

  天将亮的时候,陈老太太就听外面传来脚步声,一直守在村口的陈子庚、黑蛋几个跟着谢良辰一起进了门。

  “祖母,”陈子庚脸上满是笑容,“我阿姐回来了。”

  一道纤细的身影出现在屋中。

  陈老太太不自觉地也松了口气。

  “怎么样?”陈老太太道,“一切都还顺利吗?”

  谢良辰点头:“我们出来的时候,瀛州那边由秦将军接管了,还有一队人马直接去了拒马河去阻拦辽人。”

  “我们回来的路上听说,蔡戎没有进祁州城,沿路有退下来的伤兵,常悦让人去问了,伤亡并不太多。”

  不过这才只是一天而已,这几日随时都可能会有新的变数。

  谢良辰接着道:“镇国将军派了几百人来镇州,还运送过来一些粮草,一旦战局有变化,就会立即关闭城门。”

  “曲知县的意思,若是有消息蔡戎向镇州来了,我们就全都进城去。”

  说话间,陈咏胜等人陆陆续续进了屋。

  谢良辰就去外间与大家说话,屋子里顿时挤满了人。

  宋老太太让人服侍着起身穿戴好,向陈老太太道:“外间冷,让大家都进来说话吧!”

  陈老太太有些迟疑。

  宋老太太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不要再顾及这些。”

  片刻之后,大家都进了屋。

  谢良辰上前向宋老太太行礼,然后被高氏硬按在椅子上:“奔波了好几日,你也歇一歇,就这样坐着与大家说话。”

  谢良辰的确觉得疲累,也就不去理会这些细节。

  “先生来了。”

  陈子庚的声音传来,众人转头瞧见了东篱先生。

  大家忙搬出椅子让东篱先生坐下。

  “你们说,”东篱先生道,“我就是过来听听外面的情形。”

  谢良辰点头道:“回到镇州之后,我先去了衙署见到曲知县,与知县大人商量了一下,明日先将几个村子里,行动不便的村民先送去城中。”

  “各家各户将物件儿都收拾好,即便蔡戎兵马前来,大家也只携带些要紧的东西进城。兵乱一时半刻不会平息,但也不会持续太久,蔡戎通敌的证据送去京城,定远军和德州的官员弄清楚这边的情形就会出兵相助。”

  “只要熬过这几日就好。”

  众人点了点头。

  谢良辰道:“我真正担忧的是白马岭那边,辽人会在这时候动手,因为宋将军和前朝战事正在紧要关头,北方一乱,定然对宋将军有所影响。

  如果三日之内邢州那边没有粮草运过来,我们就要自己先运一部分军备过白马岭。”

  镇州通白马岭这条路不能断。

  宋老太太看着谢良辰,渐渐有些明白谢大小姐为何是几个村子的辰阿姐了,关键时刻辰阿姐有主意,而且辰阿姐说的话所有人都会听。

  不光是陈家村,下面几个村子也不会有任何质疑,只要镇州不自乱阵脚,就能安稳度过难关。

  东篱先生站起身:“时辰不早了,我回去歇着了。”有良辰在,就不会有事,他想到的,谢大小姐也都想到了。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51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