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PO推荐|偷朋友人妻系列刺激视频

不过半分钟的时间,所有人都集合在了888门口,程锋和时晓在点了一下人数之后,才推开门走了进去。

  “程公子,人都在这了。”程锋和时晓站在最前面,对着程知宇开口。

  程知宇点了点头,“想要谁挑吧。”

  在场的所有男性被程知宇的口气镇住了,这一副挑选后宫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

  可是没有一个人敢有异议,除了程锋和时晓,没有一个人敢抬起头,程公子啊,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程公子!

  现在就坐在他们的面前不远的沙发上,对于程公子长什么样子他们真的好好奇啊,可是他们没有那个胆子敢抬头去看。

  季月站起身,走上前打量着,可是看了几个人,头都低着,完全看不清他们脸上的表情。

  她皱着眉重新走回程知宇的旁边,“阿遇,你让他们把头抬起来。”

  程知宇没有开口,只安静的坐着,所有人没有接到程知宇的命令也没有动作,“阿遇。”

  程知宇着才抬起头,屈尊纡贵的说了一句:“没听到?把头抬起来。”

  所有人的嘴角不约而同的抽了抽,这后宫选妃的既视感更重了。

  但是他们却拒绝不了,只能抬起头,眼睛直视着前方。

  季月这才重新走上前,转了一圈,心里已经有了几个人选,“阿遇,第一排左手边的第五个和最后一排的右手数过来四个,哪个的力气比较大?”

  她坐到了程知宇的旁边,开口问道。

  程知宇并不知道她说的是谁,只能懒懒的抬起眼睑,看了一眼程锋。

  程锋觉得自己没有看懂程公子的那副漫不经心的表情,他一脸懵的转头看向自己旁边的时晓。

  时晓这才开口:“季小姐要选几个?是做什么?”

  他的声音在包厢里突兀的响起。

  季月没有停顿的回答:“两个,搬东西的,要灵敏一些的。”

  时晓面无表情的点点头,叫了几个名字出来,“这几个力气都比较大,你看看吧。”

  她在观察了许久,终于将人敲定了。

  一把人敲定,程知宇就站了起来,“走吧。”

  她安静的跟在他的后面,而刚刚被她挑中的时节和程越则是跟她的后面。

  “你说,这季小姐和咱们程公子到底什么关系啊?”程越他们落后了几步,他小声的问着旁边的时节。

  “不知道,不过看样子关系不一般。”时节冷冷的开口。

  程越一下就被堵住了,谁看不出来那个女人和程公子关系不一般?他问的是那女人到底和程公子有什么关系。

  朝着时节撇了一眼,没再开口。

  到了门口,季月没有直接再上他的车,而是走上前,敲了敲他的车窗。

  车窗摇下去,她的整个手臂趁机撑在车窗上,盈盈一握的细腰弯出一抹好看的弧度。

  她声音软软的开口:“阿遇,那我就直接带着他们去买那些要装修的东西啦,你直接去公司吧。”

  程知宇没有拒绝,神色淡淡的点点头,“一会有什么重活脏活你都可以给他们做。”

  她一脸乖巧得点点头,“我知道的,也没有什么脏活,就是有些重。”

  “嗯。”应了一声,程知宇就慢慢关上车窗,驶离了‘城佳’。

  看见程知宇的车尾已经看不见了,季月这才走过去,抬着下巴对着他们问道:“你们两叫什么?”

  时节没有回答,倒是程越意味不明的说了一句:“我叫程越,他叫时节。”

  季月点了点头,虽说是骗程知宇的,可是也不能骗的太过分,那个叫时节的好像也不怎么好骗。

  这样想着,她直接开口:“我工作室那边要一个人留着,然后还要一个人和我去商场拿货,你们两自己商量,看看是谁跟着我。”

  还没等程越和时节开口,她又开口补充了一句:“对了,我喜欢活泼一下的,不要整天都死气沉沉的。”

  时节没有开口,程越在思考了半晌,也没有回应。

  “怎么?你们两个都不愿意跟我去?”她抬着下巴,傲慢的问了一句。

  程越在她的注视下摇了摇头,“不会,程公子既然让我们去帮你做事,自然不会不愿意。”

  “那就你吧,我看那个时节那么久了一句话都没有说,要是他跟着我,我不得自闭啊?”季月看了一旁的时节一眼,开口道。

  程越觉得自己莫名就受到了伤害,可是想到程公子已经将她带到了‘城佳’,或许是有什么过人之处,只能点头答应了。

  “有车吗?”将自己的工作室的地址给了时节以后,她就没有再去管他,而是对着旁边的程越问道。

  程越点了点头,他当然有车,虽然他不过堪堪过了22岁生日,但是他从小就跟着程公子了,也赚了个满盆。

  “那开你的车吧,我刚刚是坐阿遇的车过来的。”

  季月的声音没有程知宇在的时候那么软了,却依旧有些娇。

  程越猛的听见她清冷中带着这娇软的声音,觉得自己半个身子都酥了,“好,那劳烦季小姐在这等着,我去开车过来。”

  看着季月点头,程越才一脸的悠闲走去地下停车场,将自己从买来就没开过的车开了出来。

  毕竟自己的车和时节那货买的那辆轿跑相比,简直是没眼看,他还是喜欢时节那辆低调的轿跑,而且,开着他那辆轿跑,泡妞就更容易了。

  等这次发工资的时候,他一定要换车!想着,他将放松的手紧握成拳,给自己加了个油。

  将自己的墨镜戴上,这才开车出了地下停车场。

  停在季月的面前,她波澜不惊的上了车,还没来得及开口,程越就开口问:“季小姐,我们是要去哪个商场?”

  不见了

  在病房里呆了没多久,岑邵钧就站起身,“一会如果你要是想下去散步就叫李陪护陪你。”

  秦妧妧闻言抬着眸子看着他,开口问他:“你要走了吗?”

  他抬手理了理有些凌乱的衣服,点了点头,“你记得准时吃饭,听到没?不许那么任性了。”

  秦妧妧不满的看着他,“我很任性吗?”

  他轻笑了一声,眼睛里含着笑的看着她,缓缓抬步走了过去,“没有,是我任性。”

  秦妧妧将头偏向一旁,嘴里溢出一声轻哼。

  突地一道温暖的手掌落在自己的头顶,轻轻揉了揉。

  她这才转头,仰着头,眼睛被窗外的阳光折射出一些光点。

  “知道就好。”秦妧妧鼓着腮帮子她回了一句。

  岑邵钧点头如蒜,“那我先走了,你一会记得吃饭。”

  “嗯嗯。”听见她轻微的声音,他抬步离开。

  岑邵钧不过刚开车离去,秦妧妧就按了头上的呼叫铃。

  没几分钟,李陪护就走了进来。

  “江小姐,怎么了?”她低着头站在秦妧妧的面前。

  秦妧妧的声音有些趾高气昂,“我要出去走走,岑邵钧已经答应了。”

  李陪护刚刚就接到了陈院长的电话,说是不用再锁着江小姐了。

  她点了点头,“那您等我一会,我去推轮椅过来。”

  秦妧妧的嘴角狠狠抽搐了几下,她只是留在这里观察,又不是瘫痪或者截肢了。

  可是她没有说什么,只安静的等在原处。

  下了楼,秦妧妧便让她停下,李陪护应声停了推动的动作,“江小姐怎么了?忘了什么东西吗?”

  她抽了抽嘴角,眼睛向后撇了一下,“没有,我只是想说我又不是截肢了,想自己走。”

  李陪护怔了怔,“您的脚上不是有伤吗?”

  “已经好了。”说着,秦妧妧直接站了起来,感受着自己的脚板踩在地板上的感觉,楼下的感觉太好了。

  看着已经漫步走在前面的秦妧妧抽了抽嘴角,一脸无奈的跟在她的后面。

  不知走了多久,李陪护觉得自己的膀胱快要涨爆了,秦妧妧才停下脚步,直接坐在了路边的长椅上。

  看着她一脸乖巧的坐在椅子上,李陪护犹豫了半晌,才走上前,表情有些尴尬的开口:“江小姐,你在这休息一下,等我一会,我去上个厕所可以吗?”

  秦妧妧瞪大了眼睛,惊讶的看着眼前因为三急而憋的脸色有些苍白的李陪护,点头如蒜。

  “那你快去,下次要再有这样的事,你可以直接告诉我的,我可以自己逛。”

  李陪护根本来不及回答,在看到她点头的动作时,就脚步混乱离开。

 文学

看着李陪护匆忙离去的背影,她坐在椅子上,百无聊赖的抠着细嫩的手指,嘴唇有些微微上翘,刚好形成了罗之衡所想的适合接吻的弧度。

  一阵冷风吹了过来,秦妧妧抬起头,四周打量了一下,发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走到花园深处。

  眼前的场景有些唬人,周围一片寂静,又杳无人烟,她缩了缩纤细的脖颈,有因为那阵冷风,也有因为害怕。

  怎么李陪护还没过来?想着,她皱起眉头,难道是迷路了吗?

  还没等她想明白,突然自己的嘴被什么东西捂住,没来得及呼救,只闷声‘唔’了一声,眼前就陷入了一片黑暗。

  昏迷的前一秒,她的心里忍不住略过一个想法:草!谁啊?这么执着的要把她绑去?这都第二次了。

  “唔……”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醒了过来,用力挣了挣绑在自己手上的绳子,绳子纹丝不动,她却感觉到手腕已经被磨伤了。

  醒过来时,她不知道自己处在一个什么环境里,眼睛照旧被一块黑布蒙了起来。

  脚上也被绑着,她应该是被放在了水泥地上,臀部隐隐传来一丝冰凉。

  因为手脚都被绑着的原因,就算她想移动也没有办法。

  呆坐在原地发了一会楞,从大腿慢慢弥漫着一股麻意,她不受控制的向后倒去,用尽全力,才没有再让自己得头部受伤。

  侧躺在地上,她蜷缩着没有动作,等着那阵麻意过去。

  从她醒来之后,一直没有人来,她忍不住心道:这次怎么和上次不一样了?上一次好像没多久就有人来了,怎么现在这么久了还没有来?难道是换人了?

  那阵麻意过去,她小心翼翼的探索着前进,试图靠近墙面。

  用力的向前移动,不知道移动了多远,她的头顶才顶到了墙面,顺着墙面的方向,她又移动了一会。

  靠着墙面的支撑力才背靠着墙面坐了起来。

  因为眼睛被蒙住的原因,她的听觉被无限放大,就算是外面的微风穿过的声音,她都听见了,也不知道这是在哪。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隐约听见门外传来了一轻一重的脚步声。

  她刚刚还放松的身子猛然绷紧,背脊僵成一条直线。

  可是那两人并没有进来,只是现在门口,大约是一人站在门的一边。

  秦妧妧绷紧了呼吸,听着他们的交谈。

  “哎,你说,这里面的人怎么惹到大小姐了?”站在门口的一人对着眼前高大的男人开口。

  程越的脸上有些漫不经心,“管这个做什么?大小姐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做什么了不就好了?”

  先开口的男人闻言一愣,他和眼前这个男人并不熟,要不是大小姐突地带着他过来,他也不会接受和一个陌生人合作。

  “你以为大小姐让我们把那女人抓住做什么?”程越似笑非笑的勾起了嘴角。

  他闻言摇了摇头,“不知道,你知道?”

  程越站的有些正经,他转过头,目光幽暗的看向远处,那眸底有一些病态的占有欲和极致的宠溺溢了出来。

  “和我有关系吗?拿到钱,我做到她想做的事不就结束了吗?”

  听见他理直气壮的语气,男人楞了楞,随后又想:好像确实是这样,管她让他们把那个女人绑了做什么?

  另一边。

  上完厕所感觉一身轻松的李陪护看到轮椅周围荒无人烟,她懵了,心里慢慢起了一丝慌乱。

  她没有去管值她几个月工资的轮椅,只迅速的朝着院长办公室走去。

  紧张的西景医院

  没来得及敲门,她直接就开门走了进去。

  “陈院长,江小姐不见了。”她的语气写满了慌乱。

  “你说什么?江小姐不见了!你怎么看的人?”陈院长刚刚还惬意的脸瞬间变了脸色。

  李陪护颤着声音道:“我……我不知道,我……我们走到花园,然后她坐在椅子上休息,我就去上了个厕所回来,人……人就不在了。”

  他听着李陪护因为害怕而有些轻颤的声音,心里的慌乱越来越大,“病房里面你去看了吗?没准是她自己先回病房了。”

  罗总的手段有些过于可怕,他忍不住在心里起了一丝侥幸的心理。

  李陪护猛的想起自己并没有去书房找她,可是轮椅也还在那里,江小姐若是回病房不可能不等她,大概率可能是江小姐遭遇不测了。

  看着陈院长自我安慰的表情,李陪护忍不住在心里也升起一丝希望。

  她摇了摇头,“我没有去看,但是在过来的时候,我已经一路过来问过了,那些护士都没有看见江小姐回了病房。”

  陈院长看见她摇头的动作,先站起身在前面走着。

  听见她补的那句话,大步流星的步伐顿了顿,没有再去接话,而是沉默的去了她的病房。

  走进病房里,还是那副她们两离开时的模样,陈院长觉得有一股寒冷慢慢从自己的脚底弥漫到自己的全身。

  和他有着同样感受的李陪护更加慌乱了,“陈……陈院长,我们现在……现在要怎么办?要通知罗总吗?”

  陈院长思考了片刻,脸上闪过一丝坚定,“先不告诉罗总,我们先派人出去找找,罗总的手腕有多可怕你不知道?”

  听见这话,李陪护的身形颤了颤,她当然知道,就是因为知道所以她才会这么慌乱。

  远在外科综合楼的萧炎此时还在和眼前小巧的护士讨价还价。

  “萧先生,您说的那个女孩子住在脑科那栋楼,您是脚受伤了又不是脑子受伤了,怎么能住脑科呢?”

  她已经被缠了好几天了,刚开始每次都被这么一个养眼的帅哥呼唤过去,她其实有些乐在其中,但是架不住他一直要换科室住啊。

  想着,她脸上的表情更加无奈了。

  “护士姐姐,你就当帮我这个忙嘛,我脚上的伤已经好了,我就是想离她近一点,你就当成全我这一个小小的心愿吧。”

  萧炎脸上的表情有些卑微,为了能住到秦妧妧的隔壁,他也算是不要脸了,不然就刚刚那句话,要是阿水他们听到了,估计只会以为他被调包了。

  “萧先生,这我真的没办法,我以为你说的换病房只是在我们这个科室里换,谁知道你还要换科室啊?”

  “而且就算你换科室也得换个和你的伤是对口的科室吧?可是你这……”

  萧炎还没来得及再说什么,就被小护士的手机振动的声音打断。

  小护士楞了楞,在看见他嘴巴已经张大,明显还想说服她的表情,她直接开口:“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

  说着,她直接转身走了出去,没去管身后的萧炎是什么表情。

  而躺在床上的萧炎,在她一转身的瞬间,脸上讨好有些无赖的表情瞬间就收了起来,揉了揉有些笑僵的脸颊。

  轻‘啧’一声,这医院的医生也太难搞定了。

  走出房门,小护士明显感觉到了气氛的不一般,她接起电话。

  “喂?护士长怎么了?”

  手机那头传来了一个有些沙哑着急的声音,“你在哪?”

  “刚刚66床不是按铃吗?我过来看看,已经好了,怎么了?”

  那边直接了当的开口:“住在脑科的一位病人不见了,现在全院的人都在找,你也去。”

  小护士愣了愣,“病人不见了?叫什么?”

  护士长的声音有些着急:“我把她的照片和资料发你信箱了,你看看,看快点,立马去找,别耽搁。”

  小护士被她急到已经开始有些低吼的声线吓到了,忍不住蹙眉。

  这是那个大人物不见了?连一直与世无争的护士长都着急起来。

  将已经挂断的手机拿了下来,信箱里果然已经有了护士长发过来的信息。

  她打开看了一眼就被惊到了,秦妧妧?不会就是萧先生说的那个秦妧妧吧?

  不管是不是她都得先去找人了,看了一眼照片就被惊艳到了,作为一个女人,她也不得不说,这个秦妧妧的容貌太过完美。

  整个西景医院似乎陷入了什么危机当中。

  每个医生、每个护士的脸上都是一脸的沉重,就像是遇到了什么连环车祸或是重疾病人一般。

  他们极速的穿梭在西景医院各个角落。

  就连陈院长也手忙脚乱的四处找寻着属于那个女人的身影,他留了一人在监控室查着监控,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线索。

  现在没有线索他们只能如无头苍蝇一般,胡乱的找着西景医院每个角落。

  ‘嗡嗡嗡’,当陈院长有些气喘吁吁的随意瘫坐在一个草坪上是,他的手机却在裤兜里震动起来。

  没来得及有任何想法,手指就直接划了一下,将电话接通。

  “陈院长,我找了整个花园都没有看到。”对面不知是谁,直接将电话打到他这里,不过就算是紧急情况,他的手机号也没告诉几个人,反正就是他们那几个。

  听见对面的声音,陈院长愣了愣,“再扩大范围。”他的声音有些飘忽,难道真的是天要亡他?

  “好的。”对面只回答了一句,就立马将电话挂断,仿佛也预感到那个他们整个医院都在找的女人,关系着他们的未来。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52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