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开荤H|他的炙热在我那不肯退出视频

如果他们要开药铺,那么租铺面、雇活计、请大夫,还有其他杂七杂八的费用加在一起每月少不了三四两银子,这可不是一笔小钱。

  他家在镇上做了这么多年的种子生意,到现在赚的也并不多。

  如果有人贸然开间铺子,不赔本就已是不错,赚钱的只是极少数人。

  但据木婉青说,她能提供数量不少的高品质草药,再联系到温家如今的收购价格。

  三四两银子,不过是几斤草药的事。

  这样一来,至少不用担心因为亏本而坚持不下去的事情了。

  而且她还提出,除去她提供的高品质草药外,也可以从别的药农、村民那里收取普通草药来卖。

  他觉得这提议也非常好,后者无疑也是赚钱的,只是赚的少罢了。

  经过他这些天对草药行情的研究,很多村民卖草药都被压价很低,而很多赤脚大夫从医馆拿药价高不说,品质还差。如果有一个收取草药,然后合理价格出售草药的药铺,会有不少人支持。

  譬如他这些天来接触的一些赤脚大夫和小药农。

  他想清楚这一切后,问道,“那我们具体是怎么个合作方法呢?”

  木婉青见他答应下来,遂将合作的方式说与他听,那是她根据宗门药修的药坊模式简化而来的。

  简而言之,就是她负责钱和草药,做甩手掌柜,由苗青来当表面上的掌柜,去负责具体的经营、买卖等等一系列杂事。

  事实证明,她没有选错人,苗青只用了不到半刻钟的时间就接受了这个模式,并且两人很快就敲定了各种细节。

  赚到的钱,她占八成,苗青占二成。

  苗青一开始还不太同意,觉得二成太少了,怎么这也要三成。

  但在木婉青说出每个月至少提供一百斤草药的时候,他就立刻答应了下来。

  温家那边对木婉青提供的草药的收购价是市价的两倍多,最少的也是一百文一斤的价格,最多的甚至超过一两银子一斤,平均药价要在五百文一斤左右。

  也即是说,一月一百斤草药,大概能卖到五十两银子左右。

  即便扣去各种支出,少说也还剩三四十两银子。

  这其中哪怕只有两成,也是七八两!

  一月七八两银子,这可比他家种子铺一月的全部收入还高!

  而且还不用他出钱,只要出力就可以,就算到最后失败了也不亏他什么,哪里有这种好事。

  苗青有些激动,几乎立刻就想把药铺开起来开始赚钱。

  木婉青也很高兴,她只需要出第一个月五两银子的开销,就能收获一个接下来会源源不断为她赚钱的药坊。

  至于那每月一百斤草药,那不就是她去济民医馆两趟的量吗?又不算什么。

  苗青已经在脑海中把一切都想过一遍了。

  租个铺子,好说。他叔家附近就有两处空铺子,那地方有点偏,租金不会很贵,一两银子左右就能搞定。

  雇伙计,好说。一月三百文的工钱就能让人挑到满意的,这活简单,是个人就能做。

  请大夫,好说。他这些天认识了不少赤脚大夫,和几家医馆也打好了关系,不用医术多精湛,只要能辨别药材好坏就行,一月一两银子足够了。

  其他那些琐碎事情,有些他搞不定请他老爹出面去办,也就是几两银子的事。

  苗青满意地把所有事情都想了一遍,忽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我们的药铺叫什么名字?”

  木婉青略一思索,懒得想什么新名字,索性直接把青野秘法的前两个字拿来用了。

  “青野,青野药坊怎么样?”

  “青野?”

  苗青没从中听出什么典故说法来,不像是神农啊、百草啊、杏林啊这些一听就让人和医馆、药铺联系在一起,不过这既然是木婉青定下的,那他也没什么意见。

  “那就青野吧。”

  木婉青点头,将带来的草药交给苗青,“这些够第一个月的开销吗?”

  如果不够,她身上还带着一两多银子。

  苗青:“够了够了。”

  木婉青:……

  好吧,看来温家给的价格比她想的还要高。

  苗青满脸笑意的接过草药,收起来之后表情立刻变得严肃了几分,说道,“我大概三五天的时间就能把开铺子的一些事情处理完,草药你看什么时候送来?”

  木婉青心道,只要铺子开好了,草药随时给你种出来。

  “五天后我我来找你,看过铺子后就带人送草药过去。”

  “好。”

  木婉青点点头,辞别苗青,回到了租住的宅子里。

  她打算把这宅子的几间房子收拾收拾,把坏的不太严重的一间,当成暂时存放草药的仓库来用。

  先前她只顾着收拾院子里的田地,忙着挖小池塘,种草药,现在一看这房子里面的情况,属实有些糟糕过头。

  房子里面的家具器物都在,甚至还有没收走的被子、衣裳,然而这些早都被雨水泡烂发霉,没被淋到的,也都被老鼠咬坏了,没都能用的,里面所有的东西,通通都得丢掉。

  这情况谁看了都得发愁,这么一堆东西,就是丢出去也费劲的很。

  且房子里面弥漫着一股浓重的霉味,正常人闻一闻都得头脑发晕的那种。

  好在木婉青现在已经不算是正常人,这些对她来说不算什么难事。

  修炼到如今,她的力气和耐力有了很大的提升,且等闲小病小灾对她也是无效的。

  她大致了解了这宅子的布局,卧房、书房、厅堂、厨房,只有书房是房顶没破,不会漏雨的。

  于是她将书房选做仓库,开始将书房里的东西往隔壁房间搬。

  书房里大多是沉重的木柜、桌案、发霉的书,等将书房全部搬空的时候,她一共从书房里搬出上百本书和十几幅画卷。

  这让她有些惊讶,因为在原主的印象中,这时候能读书的人是非常少的。

  像木家村,有个小学堂,里面有一个教书先生,常年只有十来个孩子在里面读书识字。

  而整个木家村适龄的男孩少说要有上百个,加上女孩就更多了。

  但愿意让孩子读书且出得起一年二两银子束脩的家庭到底是少数。尤其越到后面,花费越高,买书买笔墨纸砚的钱更是高到让一般家庭难以接受。

  镇上情况虽好一些,但能让孩子去学堂的也不会太多,更何况是买这么多书放在家里了。

  这房子原来的主人,想来身份不一般。

  她翻看着那些书籍,诗词歌赋居多,可惜没有几本好的,几幅画也是,不是沾了水受了潮发霉,就是被老鼠啃了,坏的不像样,根本没法儿再用。

  除此之外,她还在柜子里发现了一个又细又长的精致木匣,打开来看,里面是一幅画。从纸质来看,保存的应该不错。

  她取出匣子里的画,缓缓打开,等看清画上的内容时,她愣住了。

 文学

这幅画确实如她所想的那样,一点损坏都不曾有。

  和其他那些老化、损坏的书画比起来,简直就像是不久前才放进去的一般。

  画卷不曾褪色,内容栩栩如生。

  一白衣墨发男子倚靠于满树繁花的海棠树上,落花翩翩飘落,落在画中人发间衣上。

  而画中的那棵海棠树,似乎就是院中的这一棵,只是如今已是枯木了。

  根据画中的种种细节能证实,这画中的背景,确实是这个院子。

  然而让她惊讶的不是这处院子,而是画中人。

  即便是一向对美人无感的她,也不得不承认,画中人确实有一副倾城绝世的美貌。

  修仙界中无论男女,只要愿意,自然容貌姿色不俗,随便一个姿色平平之辈,放到俗世中去,都是世上罕有的绝世美人。

  而她往日所见所识之人,也不乏有修仙界中都数的到的绝世仙子,美人,她并不曾心动过。

  这画中人姿容不俗,堪与她先前见过的美人相较。

  只此一点便也罢了,一幅美好的皮相只是点缀而已,并无什么切实用处。

  让她惊讶的,是画中人的眼睛,以及那双眼睛中表露出来的情感。

  明明是荏弱之躯,眼底却有坚韧如星子的光。

  活着固然好,但若是死亡来袭,也并不慌乱恐惧,淡然以对,甚至平静中带着一丝笑意。

  正如她在抵御魔界入侵殒身前一刻时心中所想。

  只这一眼,便让她对这画中人有了一份亲近之意。

  算是惺惺相惜吧。

  且这画中人眼中还有别的深意在,她却一时看不出来了。

  这幅画给了她一种很古怪的感觉,尤其这画中人,让她隐隐觉得有种熟悉的感觉。

  让她有种想立刻找到这画中人的冲动。

  委实奇怪。

  木婉青定了定心,最后看了画中人一眼,将画收起来,放回木匣中。

  看着木匣上的一层灰尘,便找来一件旧衣服擦拭干净。

  要丢开衣服时她心中忽然冒出一个念头来,这院中的一切,会不会就是画中人曾经用过的吧?

  书、衣服、一切等等。

  她动作顿了顿,但还是接着将手里的东西丢了出去。

  应该不是。

  根据收拾院子发现的一些细节来看,院子里曾经只住着一个人,而不是两个。

  如此说来,这里住着的,该是画画的那人,而不是画中的人。

  而这院子的主人,多半是出了什么事,也许死了,也许……

  也许是画中人死了。

  即使如今这院子已经荒废许久,昔日盛开的海棠树也变成了枯木,画中人看着就是一副病气缠身的荏弱模样,不知如今是否还健在?

  木婉青心中罕见的产生了一股类似惋惜和失望的情绪。

  情绪来的突然,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木婉青摇摇头,脑海中浮现出画中人的身影来。

  修仙界常有的事就是,强盛之人反而活不过病弱之辈。

  也许,这画中人也依旧活在这世间的某个角落。

  这么想着,她心中轻松了一些,将匣子丢到背篓中,看了眼太阳的位置,锁门离开了。

  下次来时,要把这宅子买下来。

  ……

  木婉青回了木家村,生活再度平静下来。

  每天不是在家梳理青野秘法第二卷的内容,就是陪木元良一起玩,再有就是去赵大夫那里照顾木欢。

  木欢很听她的话,也依赖她。

  木欢在她身边的时候会很放松,也会活泼一些,显露出几分生气,不再死气沉沉,这是赵大夫或者周兴做不到的。

  这天木婉青照旧把木欢抱到院子里晒太阳,还在一旁的石桌上摆了几个杏子让木欢自己拿着吃,木欢听话的伸手取了一个,又取了一个递给她。

  “姐姐吃。”

  木婉青笑了,这就是这几日她最大的进展了。

  这时,外出的赵大夫回来了,脸色很不好,和之前几天完全不同。

  木婉青奇怪,问道,“今天周寡妇病情变坏了吗?”

  赵大夫摇摇头,“没有,周寡妇的病基本稳住了,接下来只要按时吃药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那怎么……”

  赵大夫放下药箱,“前天我托人去镇上打听消息,刚刚那人带回来两个消息。”

  木婉青了然,看赵大夫这模样,想必两个消息都不太好吧。

  果然,只听赵大夫接着说道,“一个消息是,木文保确实回到了镇上,还在原来的地方做账房先生。”

  木婉青心道,这该算是个好消息,接下来应当才是那个让赵大夫脸色大变的坏消息。

  “另一个消息是,这阵子的风寒并非寻常风寒,而是一种疫症,若不及时治疗,不出一个月就会病重致死。”

  这消息倒是让木婉青坐直了身体。

  风寒?疫症?

  联系起她前阵子被病气入体时的情况,当时她虽然才修行了一段时间,但毕竟有些许灵气在身,按说不该如此轻易被风寒这种小病入体,也不会治疗的那般艰难。

  会不会,当时她得的并不是风寒,而就是这个疫症?

  “这疫症很严重吗?我似乎并没见到过……”

  然而,在看到赵大夫发白的脸色时,她意识到这事情似乎是有些严重的。

  赵大夫声音不太稳,“我原也觉得没什么,村里的人只是有些风寒而已。

  但那人和我说,镇上已经因为这疫症死了几十人,重病的也还有几十人。

  我得了消息,就立刻去了村中之前几个得了风寒的人家中询问情况。

  其中,有五个已经痊愈了,有三个已是病重状态,更有前两天还死了一个。

  再一打听这阵子,村里竟已经办了五六场丧事!

  这阵子大家都过得不好,都没有大办丧事,我也忙着没有去关注,竟然出了这等事情。”

  木婉青皱眉听着,这事情听起来似乎有些严重,但她也确实没感觉到有什么影响。

  “这疫症有没有什么治疗办法?”

  赵大夫顿了顿,“说是有的,但似乎不太确定。一开始被当成寻常风寒治疗,有些人痊愈了,有些却没有。

  我这段时间也接治了不少风寒病人,确实有些好起来了,但没好起来的也有很多。

  我当时并没多想,从前也不是没有过,只以为是他们没有安药方抓药,吃药……

  但是,差不多的药,怎么会有的人好起来,有的人好不起来呢?

  这事古怪,我明日得去镇上医馆看看,和几个朋友商量商量,这不是小事。

  你明日能早些来帮着照看木欢吗?”

  木婉青摇头,“不能。”

  明日就是她和苗青约定的第五天,她该去看看苗青这几天的成果,顺便把草药给他催生出来送过去。

  赵大夫一愣,并没有问什么,只说,“那我让周兴来帮忙吧。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53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