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炕四女被窝交换全文阅读 摸寝室男胖子

“一路很安全,有霖将军护卫,应该无碍。”副将认定王爷正为寻不见四皇子的事而愁眉苦脸。

  “霖子也来了?”神翊烁若有所思道。

  “听说是他自己求的皇上,只为让泽枫大人在家安心照顾泽枫老夫人。”副将对泽枫霖的印象很一般,但听闻其替父亲请命,对其大为改观。

  “泽枫老夫人的身体怎样了?”神翊烁随口一问。

  “应该是平稳了,不然霖将军也不会请命远行。”副将理所应当这样认为。

  “知道了,去忙吧。”神翊烁摆摆手,他这几日奔波地很是憔悴,连整理仪容的心情都没有,夜不能寐,食难心安。

  “王爷,那咱们接下来去哪儿寻找四皇子啊?”副将满腹疑惑,却只能先挑挑重点地问询。

  “你觉得他会去哪儿?”神翊烁反问着,他只要在金戈王的人之前找到他四弟和郡主就行。

  “属下不了解四皇子,不敢妄自揣测。”副将继续察言观色道。

  “没有人能比我更了解他,你听命就是了,无需多虑。”神翊烁的语气异常冰冷,他早猜到金戈王不信任自己。

  “王爷说的是,只是属下……”副将欲言又止道。

  “更无需多言。”神翊烁怒瞪着眼前人,他只想要片刻的安静。

  “咗~”副将吓得灰溜溜地退出了营帐。

  在草原上行军,营帐是必备之物,神翊烁还跟金戈王多借了几顶,虽然他心里很清楚神翊烯的去向,但他依旧不紧不慢地在草原上搜寻着,他得做给金戈王看,免得让其误会自己与神翊烯私下商量好了私逃之事。

  依照神翊烯的喜好,作为哥哥不难猜出其的去向,神翊烁并不急于这一时,他准备先纵容他四弟无理取闹两日。

  难得能有女子顶替独孤晓梦成为神翊烯的心上人,他应该祝福他四弟才对。

  一晃真快,他们三剑客在一起玩已经十年了,当初神翊烯总拿神翊烁当挡箭牌,明明应该一起去学堂念书,偏偏要神翊烁跟先生告假说身体不适,然后神翊烯假装送他哥哥回去休息,最后俩人再一同逃跑去找独孤晓梦玩耍。

  神翊烁一直以为神翊烯与独孤晓梦最终会有情人终成眷属,所以他才那般配合神翊烯去撮合俩人在一起,但对于直率的女子来说,日久生情只是天方夜谭。

  即使他明明很不想见独孤晓梦,可在神翊烯软磨硬泡、百般央求下,他也不得不一次次陪着其赴约。

  曾经常混在一起的三人,如今天各一方过着各自的生活,尤其是神翊烯,等到与金戈郡主成亲之后想回趟帝都都难上加难。

  对于神翊烯来说,离开帝都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至少远离故土,远离令他伤心的人与事,远离从小到大熟悉的成长环境,才能遇见新欢,才能淡忘旧人,才能开始新的属于他的生活。

  神翊烁陷入沉思的时候,神翊烯正享受着爱情的甜蜜。

  他为了保护姬儿的安全,在客栈里只开了一个房间,第一次进屋里休息时,姬儿还扭扭捏捏地不好意思,但一同住了两晚后,姬儿就习惯与他在屋里单独相处了。

  自神翊烯与姬儿在草地上亲密接触了一次后,他便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欲望,大婚当前,他绝不允许自己再做出什么不合乎礼仪的行为。

  “烯哥哥,你睡得好吗?”姬儿早上刚醒来就跑到神翊烯用凳子临时搭的床边关切着。

  “还好~”神翊烯一睁眼就见到了姬儿洁白无瑕的脸颊,他立刻陷入了甜蜜之中,他从没想过自己还能对独孤晓梦之外的女子动情。

  “我做梦有梦到你哦!”姬儿清澈如水的眸子里闪动着柔情。

  “梦到我什么了?”神翊烯猛地一起身,在姬儿的唇上浅浅地印了一下。

  “啊~”姬儿吓得脸涨得通红。

  “为何脸红啊?莫不是梦到了什么奇怪的场景?”神翊烯坏笑地将姬儿拥入怀中。

  “才没有呢,我就是梦见了你带我去了帝都,你们中原有个词怎么形容来的?琼楼什么……”姬儿努力地想解释自己的梦境。

  “琼楼玉宇。”神翊烯抱着姬儿心里很是满足。

  “嗯嗯,好似仙境一般呐,特别美特别壮观。”姬儿仰着如花一般的笑颜。

  “姬儿难不成见过仙境?”神翊烯低头回应着。

  “我没见过呀,但世间若真有仙境,我相信你肯定会带我去哒。”姬儿笃定地点点头,她全心全意地信任着神翊烯,虽然他没有魁梧的身材,也没有坚实的力量,但他就是比金戈国的男子更得她的欢心。

  “只要我寻得到,只要你想去,我便会永世相随。”神翊烯难得能说出这般坚定的诺言,绝无丝毫的哄骗之意。

  “真的?”姬儿也不知她因何对眼前人动了心,只一眼便认定神翊烯是她可以托付终身之人,兴许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吧。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神翊烯从未这般认真地起过誓,即使曾经被独孤晓梦迷得神魂颠倒时,他也只是将自己的心意掩藏进玩笑之中。

  “我们拉钩钩好不好?”姬儿调皮的伸出了小拇指。

  “好,永恒不变,永记初心~”神翊烯的小拇指勾上了姬儿的纤手,他的唇也不自觉地吻上了面前那一抹令人怦然心动的朱红。

  就在俩人缠绵悱恻之时,一个壮汉大煞风景地闯了进来,“这呢!!!”

  闻听壮汉一声粗犷的嗓音,屋子里陆陆续续地又进来八九个壮汉,本就不大的客房装下这些身材魁梧之人后变得甚为拥挤。

  情难忘,手难放,苦愁难散意彷徨,欲穿等归郎。

 文学

面对一群身着黑衣的壮汉,神翊烯觉得来者不善,紧紧将姬儿拥入怀中,大声质问道:“你们是谁?”

  “郡主,请跟我们回去~”一行壮汉齐齐跪倒在神翊烯与姬儿的脚下。

  “我父王派你们来的?”姬儿挣脱了神翊烯的怀抱上前问话道。

  “郡主莫要任性,大王说了,您要是不从,我们可以把您绑回去。”为首的壮汉起身示意着。

  “你敢~”神翊烯一个健步挡在姬儿面前,“胆大包天,我的女人你动一下试试?”

  “四皇子为难我们也没用,大王还说要把你押回去示众呢。”壮汉拽着神翊烯的衣领一把将其举到空中,任凭其蹬腿挣扎,壮汉似熊拾起树枝一般纹丝不动。

  “你给我放手,想反天是不是?”姬儿朝着壮汉的胳膊狠狠地咬了一口,神翊烯才得以逃脱。

  “郡主,你这样我们也很为难啊?大王要是认定我们办事不利,杀了我们都有可能,您也不是不知道您父王的厉害。”壮汉一边捂着手臂一边抱怨着。

  “就当没见过我俩吧,若我的面子都不给,别怪日后我与你们为敌。”姬儿的狠话说得一点都不凶狠。

  就在壮汉们犹豫之际,神翊烯眼疾手快拽着姬儿从窗户翻了出去,沿着房檐身轻如燕地往前跑。

  壮汉们趴着窗户往外看,仅一人只身犯险跳了出来,谁知房檐被其体重踩踏了,他整个人直接掉入楼下的的酒家,吓得吃饭的客人慌忙逃窜起来。

  有得逃命似地往外跑,有得胆小钻入桌子下面想自保,谁也不知道从屋顶上掉下来的虎背熊腰是何来头,又为何事心急不已。

  就连酒家的掌柜和伙计们都躲在一旁,小心翼翼地瞧着那从楼上摔下来的壮汉一瘸一拐地走了出去,没有人敢上前质问,更没有人敢去索要赔偿。

  楼上观看的壮汉们为其捏了一把汗,赶忙跑下楼顺着郡主和皇子离去的方向追赶着,只留下坠楼的壮汉在后面步履蹒跚地跟着。

  “哪去了?”壮汉们前前后后急匆匆地拐了个弯,就寻不见神翊烯与姬儿的身影,一群人似无头苍蝇一般在原地乱撞,一个撞一个笨手笨脚滚作一团。

  “你别压我啊~”

  “快点追啊~”

  “快起来,想压死我啊~”

  “我的腰啊~”

  “他不起来,我也动不了~”

  “都怪你,傻子似的。”

  “就你厉害,你倒是去抓人啊,躺这里逞什么能?”

  ……

  壮汉们互相抱怨着,开始在周围搜索起来,他们不相信好好的大活人怎就凭空消失了?

  正当这群人一筹莫展之时,神翊烁带着自己的部下赶到此地。

  拦下了金戈壮汉们的去路。

  “谁?胆敢跟金戈放肆?”壮汉们无畏地叫嚣着。

  “三皇子你们都不认识?想造反吗?”副将一挥手,卫兵齐刷刷将壮汉们包围了起来。

  知情人明白金戈人在追他们的郡主,偶遇了王爷,不知情人还以为金戈人与大周朝兵戎相见了呢。

  “王爷好~”壮汉们齐齐地行了礼。

  “寻什么呢?”神翊烁环顾四周并未发现异样。

  “才刚发现了郡主和四皇子,一不留神就没影了。”受伤的壮汉邀功道,正是他最先发现了想找寻之人,他还惦念着能得到金戈王的赏赐呢。

  “是你们让他俩受了惊吓吧?好端端地在大街上追赶,谁知道你们是何许人也?”神翊烁义正言辞道。

  “正因我们亮明了身份,郡主和皇子才逃跑的。”

  “郡主根本不想回金戈。”

  “我看是皇子怂恿的,郡主以前很听话,从未这样任性过。”

  “我也听说了,因为皇子的事,郡主还与大王生过气呐~”

  ……

  壮汉们七嘴八舌地将自己听闻的实情讲了出来,神翊烁只觉得自己面对了一群嗡嗡作响的蝇虫。

  “好了,打住,快回去给金戈王报信吧,找寻的事交给本王便是了。”神翊烁挥挥手想让壮汉们离开。

  “王爷,让我们跟您一同找寻也行,不然空手回去,大王该降罪于我们了。”壮汉们齐齐地问询着,他们最怕主子发脾气,那场面简直要吓死人。

  “跟你们大王禀报时就说寻见了相似的人,但是认错了,都知道该怎么说吧?”神翊烁让副将拿出金元宝,分给壮汉们一人一锭,这可比受金戈王赏赐的多出很多。

  壮汉们再也顾不上追郡主的事,一心想着赶紧离开,他们很怕三皇子变了卦,再将银两要回去。

  “好了,快出来吧!!!”神翊烁掀开路旁的水缸盖,只瞧见一双璧人紧紧相拥在一起,好似快要睡着了。

  “多谢三哥出手相救。”神翊烯又恢复了往日嬉皮笑脸的模样。

  “你啊,走到哪里,都不让我省心,哎~”神翊烁无奈地叹了口气。

  “三哥,在姬儿面前,能不能给我留点面子。”神翊烯凑到他三哥耳旁小声说着。

  “亏得你想出钻入这里,也亏得我出现的及时,不然那群悍匪不得连缸带人给你俩端走?”神翊烁忍不住笑着。

  “三哥,金戈人天生身强体魄,怎么就成悍匪了?”神翊烯怕姬儿多心,才特意纠正了他三哥的说辞。

  “姬儿,没吓到吧?”神翊烁懒得理睬他四弟,直接关心其姬儿。

  “谢三哥关心,我无碍。”姬儿礼貌地应着,她先前就见过三皇子,她也知晓她父王的本意是想招其为婿,奈何她与神翊烯更有缘。

  “还想再贪玩几日啊?我可是尽量延长了找寻时间,就怕你俩玩不够。”神翊烁似笑非笑道。

  “知我者唯独三哥也,我还不是为了姬儿才逃出来的,三哥你可不知道,姬儿从小到大就没踏出过金戈营地半步。”神翊烯能在成婚前带姬儿出来转转,也算了却了一桩心事。

  “我还不知道你?明明是你自己闲不住,别往人家身上赖。”神翊烁重重地拍了拍神翊烯的肩膀,疼得其紧咬着唇瓣默不作声,生怕多言几句再吃一记打。

  鹰难逃离天际,人之常情不应含威意。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54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