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性帝王上朝被大臣们跳教NP:狂戳美女屁股眼和尿口

突然一股温热传入掌心,韩柳真不安的心也跟着稍微平静了一些,他下意识的偏过头去看顾小妧。

  顾小妧嫣然一笑:“我觉得,我们第一次约会,怎么也要送你一个礼物好吧…虽然说叔叔不能当做礼物来算,但你不说了吗,你许的愿望还没实现呢!”

  “初雪的愿望怎么可能不成真呢!”

  韩柳真顿时倍感欣慰,眼含热泪的对着顾小妧点了点头,跟着她一起,肩并着肩,看着自己久未谋面的父亲。

  这方地方形成了一个诡异的情景,放烟花的人不看烟花,却在看人,来医院的人不看病,去在看烟花。

  韩柳真只是在底下看着父亲沧桑了许多的面容,虽然心疼,但他并没有冲动到直接冲上前去相认。

  在经历了这么多事之后,韩柳真也不是一个小孩子了,他自然是知道孰轻孰重,而且父亲本应该在监狱里才对,虽然不知顾小妧用了什么手段,让他出现在了这里,但韩柳真明白,这已经是女生所能做到的极限了。

  要不然,她直接把他父亲带到面前来多好,又何必找来这么多烟花当借口,费劲巴力的燃放,就是为了将父亲引到窗口呢!

  还有一件事情,那就是韩柳真现在身份尴尬,因为他为了隐瞒身份复仇,所以外界没人知道他还有这个在监狱的爸爸,一旦两人真正见面,消息一定会走漏出去,到时候韩柳真名声败坏事小,万一让徐江海知道了他的父亲是曾经的司机贾双,那麻烦就大了!

  所以思虑再三之后,顾小妧才选择了这个见面方式。

  女生握紧男生的手,郑重而又严肃的说道:“放心吧,这只是开始,不是结束,我相信有一天,我们一定会真正站在叔叔的面前,到时候,你要好好把我介绍给他,好吗!”

  “一定!”韩柳真重重点头:“而且我相信那一天不远了!”

  病房内,贾双看着满天的烟花发呆。

  “老贾,看什么呢!”一个便衣警察走了过来。

  虽然说贾双是犯人的身份,但是在监狱里表现良好,十分守规矩,而且当初他确实是无心之过,所以这些年下来,警察也没有过分苛责他,反而跟他的关系很好,私下里还会以“老贾”之类的昵称像呼。

  只不过,他当时造成的影响太过严重,所以就算是减刑,离出狱也是遥遥无期。

  “报告管教,看烟花!”老贾说道,但眼神却还是一直看向窗外,目不转睛。

  实在是…太美了!这种景色错过这回,不知道这辈子还有没有机会能见到,所以贾双不由自主的没有立正打报告。

  但警察显然没有在意他这不合规矩的举动,在他们看来,这何尝不是一种可怜呢?

  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但这话反过来,其实也对吧!

  “不过这烟花美是美,但大半夜的,到底是谁跑到医院里搞这事啊!”警察也走到窗边,四下张望了下,很快就锁定了下面的两人。

  没办法,韩柳真跟顾小妧真的地方太显眼了,正好是烟花燃放区的中间,又是广场上,本身就没有什么遮挡,一眼就让警察看到。

  “原来是对小情侣啊!”警察看着他们手拉着手,顿时恍然,然后有些感叹的说道:“现在的小年轻真是越来越会玩了,连医院都成了他们浪漫的地方了!”

  贾双听警察这么说,也下意识的往两人身上看去,但是,即便是毫无遮掩的站着,但韩柳真毕竟是在外面,又是黑夜里,所以贾双隔着玻璃跟闪耀的烟花,只能看清楚个模糊轮廓,并没认出那就是自己的儿子。

  但纵然如此,他心中也咯噔一声,没来由的呼吸加重。

  一股莫名的情绪从心中油然而生,贾双不由自主的按住了心脏的位置。

  “老贾,你怎么了?不要紧吧!”警察立刻紧张起来,要知道,他之所以带贾双来这里,就是因为后者的身体不是很好,监狱里虽说又医疗设施,但也只是针对寻常的疾病,要做检查,还是要到外面的大医院来。

  其实贾双身体不好的事情,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只不过保外就医是需要外面的人运作签字的,可是贾双的家人除了他刚入狱时看过他几次之后,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不管他们如何找,但就是找不到了。

  所以这病一直拖到现在,但救下今天,不知道是谁给贾双做了保,让他能出来检查。

  这种事情他一个看犯人的狱警就不清楚了,但他道听途说,好像这次做保的人并不是贾双的家人。

  真是狠心的一家啊!警察心中叹道,就连他们监狱里还贴着“好好改造,重新做人”之类的标语来激励服刑人员不要放弃自己的人生呢,可是往往却是外面的人不给他们从新来过的机会。

  “…我没事!”视线一从韩柳真身上转移,贾双心中的不适立刻就消失了,经过这一番折腾,他突然觉得,外面的烟花也变得索然无味了起来。

  “管教,我想上床上休息了,你累了一天,也准备休息吧!”

  “好!”

  警察还是比较通人情的,贾双想休息,他立刻就答应了。

  这间病房是双人间,贾双住那张靠里的床,警察自然就要住靠外的那张来监视他。

  毕竟,他不管如何听话,但身份还是犯人,绝对不能出一丝岔子。

  警察从身上摸出一副手铐,想要将贾双的一只手铐在病床的把手上,这样子就万无一失了。

  贾双也明白前者要做什么,乖乖的伸出了一只手,但是等了好久,却并没等到那冰凉的感觉。

  “…算了!”警察犹豫了半天,还是将手铐收回了兜里。

  “你是病号,今天就让你舒服一些吧!”警察说道,但转而又严厉的向贾双警告:“但你不要有逃跑的想法,这样一旦被抓住,你以前的表现可就都清零了哦!出狱就更遥遥无期了!”

  “而且我敢保证,你连这层楼都跑不出去,就会被抓回来!”

  贾双听了,一脸苦笑。

  “您放心,我不会跑得,更不会让管教你为难的!”

  警察撇了撇嘴,最好是这样,要不然他就是好心当做驴肝肺了!

  ……

  后来发生的事情,外面自然是看不到了,韩柳真跟顾小妧只是看到,贾双捂着心脏待了一会,就转身消失在了窗户后面。

  至于后来出现在窗边的那个人,不用多想,一定是警察了!

  “叔叔身体不是很好,所以我也有机会办理了保外就医,能让你这么见上一面!”顾小妧感觉到韩柳真突然紧绷起来的身体,就知道他肯定是看到贾双捂心口的那一幕感到心痛了,就赶紧解释:“不过你放心,人上了岁数,或多或少都有些毛病,来了医院就没事了。”

  “我们要做的,就是赶紧证明叔叔的清白,好让他下次光明正大的来这里,而不是还有警察看着!”

  “我明白,我都明白的!”韩柳真喃喃说道,不知道是在安慰顾小妧还是在安慰自己。

  此时,烟花已经燃尽,父亲的身影已经消失,他们也没有了继续留在这里的理由。

  “走吧!”

  韩柳真拉了拉顾小妧的手,不想再在这里多做停留。

  但他心中下定决心,就像顾小妧说的那样,这只是个开始。

  他一定会尽早跟父亲相认的!

  突然这时,一辆车子开了过来,停在了他们面前。

  韩柳真心中正有事,被这突然而来的一幕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将顾小妧护在了后面。

  但车窗摇下,露出驾驶位上的人影,韩柳真才略微松了口气。

  “原来是你啊!”他有些气结,还以为是那群黑衣人呢!

  车上坐着的,正是好几天都没见面的孙梓涛!

  只是,他怎么会在这里?

  孙梓涛不由分说,向两人一歪头:“上车!”

  韩柳真一头雾水,但看到顾小妧给他隐晦的使了个眼色,还是跟着乖乖的上了孙梓涛的车!

  孙梓涛见他们上车,就一脚油门,一路疾驰,但并不是回度假村的路,而是正好相反。

  车上无人说话,一片寂静!

  “…所以,你们现在在一起了?”不知过了多久,还是孙梓涛主动打破了这片寂静,向两人问道。

  他当然也看到了那片烟花,以及在烟幕下牵手的两人。

  不过他现在并不嫉妒韩柳真了,而是想诚挚的嘱咐,孙梓涛已经能将顾小妧放下,他正视了自己的感情,也拥有了自己的幸福。

  但是,这并不妨碍韩柳真对他的敌视。

  韩柳真冷哼一声:“在一起了,怎么样!”

  他跟韩柳真的几次见面都不怎么愉快,男人一直将他当做渣男来着,所以韩柳真自然也没什么好脸色!

 文学

顾小妧看着这又要针锋相对的两个男人,无奈的叹了口气。

  怎么每次见面就一定要这样吗?

  不过她这次是旁观者清,顾小妧清楚的看到,这回是孙梓涛在正常说话,倒是自己身边这位新晋男友,没两句有往外面冒火药。

  顾小妧觉得有必要帮韩柳真端正一下态度,不然的话这以后怎么跟大舅哥相处啊!

  “今天办的事情,辛苦你了!”顾小妧跟孙梓涛说道:“这么忙还让你出身出来!”

  韩柳真一头雾水,什么事情啊!

  “那有什么,这不是正常吗!”孙梓涛轻笑一声:“你什么时候跟我这么客气了,不过也亏着你为雨晴着想!”

  这怎么又扯到孙雨晴了呢!

  “但是我真的没想到,贾双的家人竟然不管他,虽然说不是什么大病,但监狱条件这么不好,怎么都不找人办理下保外就医的手续呢!”孙梓涛一边开车一边说道:“当初不是他们家一直喊冤的吧,怎么,一个冤枉的人,还没脸见面吗?”

  韩柳真听到这里算是又一半明白了,这次的保外就医,应该就是顾小妧拜托孙梓涛去办的,他突然感觉脸上一阵火辣辣的。

  人家帮你见了一面父亲,你上来就这么跟人家耍性子?

  韩柳真,你还是不是人啊!

  不过,这种感觉只是维持了一瞬,因为他听到,孙梓涛又在那边以一种嘲讽的语气说起了他父亲的案子。

  “好了好了好了!”顾小妧见势不妙,赶紧叫停,这才让两人又要起来的纷争消弭于无形。

  “总之,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顾小妧盖棺定论:“我们本着人道主义为贾双看病,这样孙雨晴上任时,得到的舆论支持也是越多!”

  说着,她跟韩柳真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不要在多说什么!

  原来如此!

  韩柳真其实也不用再多说什么了,他从顾小妧的话里已经听出来,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了!

  顾小妧为了让他跟父亲见一面,可谓是绞尽脑汁,她也不能跟孙梓涛说破韩柳真的身份,于是就想到了把责任推到孙雨晴的那里。

  孙雨晴不是要继承股份掌权吗?那正好需要舆论的造势啊,这时候如果传出,她们孙家为仇人办理保外就医的事情,再把这个事情的决策按到孙雨晴的头上,外界一定会对孙雨晴夸赞连连,说她大人大量。

  这样的话,顾小妧的目的就达成了,毕竟她只要让贾双出来,跟韩柳真见上一面就是了。

  “可是,你还亲自跑一趟来看做什么?还在底下放烟花!”

  孙梓涛好奇问道,要说这件事情还有什么匪夷所思的地方,那就是顾小妧的行为了,她这本来是个好主意,但自己跑过来一趟做什么?还带着韩柳真。

  是不放心他孙梓涛办事情吗?

  “这不是庆祝我们在一起吗!”显然顾小妧早就准备好了说辞:“我跟柳真都觉得,这会真正让我们重新走在一起的,是我从医院醒来的那次,所以说,医院就是值得我们庆祝的地方啦!”

  “而且那些公立的大医院怎么可能让我们放烟花庆祝啊,所以思前想后,我们只能换了家医院,正好不你也在这吗,就想着完事之后我们也一起吃顿饭,一举两得!”

  “原来是这样!”孙梓涛摸了摸鼻子:“我还以为你有了对象忘了哥呢!”

  “哪能呢!”顾小妧嘿嘿一笑,撒谎都不带脸红的。

  韩柳真在心中不禁竖起了大拇指,牛!

  说话间,孙梓涛的车子一直未停,而是驶上了一处车稀少的公路,往前开了不远,见到一处岔路口拐了上去。

  不多时,一家装潢的别具一格的饭店就出现在了三人眼前。

  “是烤肉啊!”顾小妧两眼冒星星,正和她意!

  她原以为孙梓涛会带他们来什么高大上的饭店去呢,毕竟从他一直以来的做派来看,那才是他的风格。

  谁也不会想到,平时一尘不染的贵公子会跟烤肉这烟火缭绕的吃食混为一谈。

  “怎么,你不喜欢?”孙梓涛皱眉,他显然是曲解了顾小妧的意思。

  “不然我们换一家?”

  “不用不用,这里很好!”顾小妧连连摆手,没有什么比烤肉跟下雪天更配的了,再温上那么一两壶小酒,那滋味。

  怎么一个爽字了得!

  众人鱼贯踏入烤肉店的正门。

  别看着家店位置比较偏僻,甚至可以说是难找,但是生意却异常的火爆,几乎每个隔间都坐满了客人,但是却并不怎么吵闹。

  这就是店家布置的用心了,店里几乎没有散座,最差的也是用屏风隔开,别看这小小的屏风,但对于声音的阻隔跟隐私的保护还是起到了不小的作用,这正因如此,烤肉店的档次瞬间就被拔高了几个段位,看起来既雅致又接地气。

  只是不知道味道如何,是不是徒有其表。

  顾小妧这般想着,就看到有服务员迎来。

  “姓孙,有预定!”孙梓涛吩咐了一声,服务员立刻引着三人穿过走廊,往里面的一间包房走去。

  “我也没吃过这家,不过是我朋友强烈推荐的,我想味道应该不会差!”孙梓涛边走边跟两人解释,不一会他们就进到了包房之中,只见包房是韩式的火炕,桌子上已经摆好了菜品,显然是孙梓涛已经预定完了。

  顾小妧撇嘴,就这他在门口还说自己不爱吃就换地方?连菜都点完了,这不是浪费吗!

  他们刚落座有人就把碳送上来了,服务员在碳上放好煎盘,就离开了房间。

  像她们这种店一般都有服务员专业在旁烤肉服侍的,但如果客人不提的话她们也不会主动如此,毕竟你也不知道客人愿不愿意在吃饭的时候多你这么个碍眼的。

  服务员可是鬼机灵,瞅着三人,自己连话都不多说几句呢,她在这里在这里,除了更尴尬还能在添些什么?

  “有事情按铃就好,我就在外面!”她客套一声,就赶紧离开了包房。

  她的离开,让包房内气氛顿时一边,还像是撬动了什么开关一样,只见孙梓涛跟韩柳真不约而同的挪了挪屁股,正好面对面的坐在了桌子的两端,把顾小妧给夹在了中间。

  喂喂,什么情况!

  顾小妧有些纳闷,她刚想跟韩柳真说,咱们两个都在一起了,可以坐的近点,可是“你过来”这句话还么来得及说出口,就看到孙梓涛那边有了动作。

  只见孙梓涛从桌子底下摸出一个白瓷酒瓶,对着韩柳真扬了扬。

  韩柳真那边也不甘示弱,直接就拿起他那边的同款酒瓶,往杯子里满满倒了一杯。

  “那就住你们一直走到最后,喜结连理啊!”孙梓涛举起酒杯一饮而尽,几乎是同一刻,韩柳真也做了同样的事情!

  “那就借你吉言了!”

  …这是啥情况啊!

  看着两侧的男人像对接头暗号似的在那里对饮,顾小妧脑袋是乱的一塌糊涂。

  听孙梓涛的话,好像是在祝他们走到一起,可是,有他这么祝的吗?还什么喜结连理,你咋不百年好合呢!

  直接原地结婚得了!

  还有你韩柳真,他敢说,你也敢接,这在一起不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吗?怎么搞的就你一个人喝,咋地这事情跟我没关系啊!

  但是这两人男人的气场相碰,一点给顾小妧插进去话的空隙都没留,孙梓涛那边又自顾自的斟满了一杯,跟韩柳真问道:“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吗?”

  韩柳真怔了一怔:“没什么打算,小妧打算做什么,我跟着她做就是了!”

  这是要将恋爱的主导权交到顾小妧手上。

  不管另一半怎么想,但这件事情另一半的家人听了,应该都是很满意的答复,谁知孙梓涛偏偏就不走寻常路,听完了韩柳真的回答直接气得一拍桌子。

  “你混蛋!”

  “我怎么就混蛋了?”

  “你就是混蛋!”孙梓涛伸手指着韩柳真:“你之前让我妹妹操了这么多心,留了这么多泪,现在还要什么事情都让她下决定,你是要让她累死吗?”

  这神奇的脑回路…

  顾小妧有些无语,看着这两人胡话连篇的样子,她心中突然升起一个不好的预感。

  这两人,不会都是传说中的一杯倒吧!

  顾小妧左看看,右看看,这两人脸色都是泛着潮红,眼睛也不似往日那般的清澈,看起来,还真有几分醉了的样子。

  不会吧不会吧,这也就真是两三杯的样子啊!

  顾小妧满头黑线,按下了呼叫铃。

  服务员进来:“请问您有什么需求!”

  “需求倒是没有!”顾小妧说道:“我只是想问一下,你们家这酒是多少度的啊!”

  她指了指那个白瓷瓶,向服务员问道。

  “这个…”服务员犹豫了下:“其实我也不太清楚,这酒都是我们家自己酿的,绝对没有掺杂过任何乱七八糟的东西,总之肯定不低就是了!”

  “怎么,是因为度数太高喝不了,醉了吗?”服务员看着两个男人,小心翼翼的问道!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55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