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势被推进深处求饶:筷子 皮筋惩罚

她从前去拍戏或有通告去订票的时候对票价扫一眼就过了,从来没把那串数字放脑子里过,这次再点开才发现原来机票价格这么贵的吗。

  她时间紧,又正好碰上假期,票价涨的厉害。

  姜渺按下支付键只觉得心在滴血,这个月的零花钱没有了。

  那边导演正在给同剧组的女二讲戏。

  今天的剧组出奇的安静,景湛和周霖易竟然同时都没来。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姜渺刚在想景湛怎么没来,他的消息就发来了。

  姜渺一边接受着化妆师的补妆,一边点开与景湛的对话框。

  景湛:渺渺姐,今天心情好吗?

  景湛:星星眼 JPG.

  姜渺:?

  景湛:好像恰饭啊JPG.

  姜渺:那你去啊,谁拦着你了。

  景湛正在晟煊集团的会议室。

  对面公司经理正在滔滔不绝的说着上一季度的优劣点,这边公司老板在偷偷聊天。

  看姜渺发过来的一张蜡笔小新捧着碗哭唧唧的表情包,上面配字是“去吃吧”。

  他顿了下,不知道女人这葫芦里卖什么药。

  没等他回复,又接连着又发过来一个表情包。

  这会是一个人翻白眼的表情,配字“想干就干,谁敢拦。”

  景湛笑了声,拎起手机,慢悠悠的回复。

  景湛:怎么办呢,离开了你我就没胃口了。

  姜渺很快的就回复:我也是呢,景哥哥。

  看到姜渺发过来这句,景湛轻轻的发出了一声笑。

  会议桌两边的人都不约而同的看向自家老板,对面的经理正在讲的起劲,一扭头看到同事都在看着老板。

  经理的心脏抖了三抖,心想:不会吧,我还不会成为今天被砍的第一人吧?

  景湛又给姜渺回复了一排哈哈哈哈,发觉没有声音停了,抬起头,他们都在看向自己。

  景湛尴尬的咳了一声,说:“怎么停了,继续说。”

  经理心里默默地点了根蜡:好的,boss。

  就又开始继续讲。

  景湛开完会走出会议室,又看了眼手机。

  他发完那句话后,那女人就没再回复了,闭着眼睛都能想到她红着脸炸毛又磨牙的样子。

  景湛站在办公室门口,轻轻的“嘶”了一声,紧接着便从嗓子里溢出一声笑。

  临近下班时接到了一通周霖易的电话:“湛哥哥,晚上来玩儿不?”

  景湛:“你怎么跟个拉批条的似的。”

  一边垂眸看了眼手表,“我有事,不去。”

  周霖易:“你能有什么事儿!好不容易出了剧组,就得好好放松放松,是不是咱们大景总又给你安排的任务啊,大好青年时光怎么能都花在工作上呢!?”

  周霖易喘了口气,又说:“你可不能学江熠啊,以前天天泡在工作里,现在赵柔柔回来了就天天黏着人家,刚才我去找他人家理都不理我说要去接赵柔柔放学,人他妈都读研了,需要他接么。”

  景湛听的漫不经心,手机免提了丢在桌上,顺手收拾了下办公桌。

  景湛和江熠、周霖易他们是高中就一起的朋友,而赵柔柔是他表妹,最近才回国。

  这次回来C市景湛的确因为要忙着景文耀交待的一些工作,也没空去见。

  他拎起西服,取消免提放回耳边:“不跟你说了,我有点事。”

  周霖易纠缠:“什么事啊?”

  “例行回家。”

  “……”

  回家?

  顿了顿,周霖易还是没法接受,江熠是个妻控那就算了,景湛这家伙又每天都这么的忙,玩都没人玩了!

  他又蓦地想起群里听张硕玩笑说的,说景湛和林家那女儿相处的不错,那小姑娘似乎是喜欢景湛,还在饭桌上叫他景湛哥。

  周霖易:“景湛,你等会要是被绑架了就眨眨眼?”

  周霖易笑着说:“哈哈哈,景湛,我知道你这次回去有什么事了,哈哈哈,他们都说伯父给你安排了一个联姻对象,以后你只怕会更忙了。”

  景湛轻讽勾唇,直接挂了电话。

  ————————————————————————

  在C市佘山南麓脚下、月湖之畔的紫园是景湛从小生活的地方。

  从晟煊集团开车回紫园,景湛用了近乎三个小时。

  傍晚时分,一辆凯迪拉克准时开进紫园,景湛从车上下来,抬步向前走,皮鞋敲击大理石地面的声音响起又骤然顿住。

  原来是堵车快堵疯了的景湛看见自家停车场停了一辆保时捷。

  不是他家的,景湛心中一惊:我草,该不会让周霖易那个乌鸦嘴给说对了吧,回家给我安排联姻?

  就这样,天不怕地不怕的景大少爷战战兢兢的打开了家里的大门。

  屋内,交谈甚欢的几人纷纷扭头。

  景湛一进去就抬眼向餐桌看去,果不其然,又看到了林纭一家。

  缓缓的弯下腰换拖鞋,内心在无限的嘀咕着。

  赵瑾女士见自家儿子慢腾腾的样子,客人就在这坐着,也不知道他看见没有。

  就开口说:“二十,换完鞋赶快过来,你爸爸的朋友林叔叔来了,一起坐着说说话。”

  景湛仰起头笑笑,轻轻的蹙了下眉。

  无奈的走向餐桌,景文耀和赵女士两边各有一个空位,景文耀的空位旁是林纭父亲,赵女士空位旁是林纭。

  景湛自然的向林纭父母打招呼,边说边走。

  他想了想,还是坐在景文耀旁边吧,他不想和林纭有什么关系。

  赵女士看着景湛这么不主动,就叫住他:“二十,坐过来啊,你和小纭年龄相仿,能聊得来,坐那里干嘛。”

  景湛:“哦…好吧。”

  景湛不知道是如何度过这几个小时的。

  不过幸运的是景父景母并没有想要联姻之类的意思。

  看来他要加快速度了,不然景文耀和赵女士就真的给他安排个联姻了。

  赵瑾女士今晚特别奇怪,平常自己的儿子话也挺多的,怎么这一次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沉默不语吧,还只知道自己吃饭,平常学的绅士风度都到哪里去了。

  ——————————————————————————

  帝都。

  梅赛德斯文化中心,时尚圈三大杂志之一的《STATUE》的举办慈善夜今年罕见地将晚会移出C市,定在了这里。

  中心外潮人汇聚,摄影师更是众多,穿着打扮风格各异的潮人们等着要去门口那个印有巨大《STATUE》的背板前合影,即便没有晚会的入场券,也要来会场外跟《STATUE》的logo拍一张,回去发发微博,证明是时尚弄潮儿。

  文化中心内,模特踩着音乐节拍走在红毯上,两边所有记者的视线都汇聚在她身上的衣服上。

  大到衣服的面料款式,小到一个耳钉配饰,都是未来的时尚风向标。

  嘉宾席人很多,从时尚杂志主编到影视明星再到名媛贵妇,这里都能看到他们的身影。时尚圈向来跟红顶白,嘉宾席座次按照受邀嘉宾的身份地位来排,越是重要的客人,邀请函上的位次便会越好,越前。

  国际超模踩着标准的剪刀步经过,姜渺坐在第一排,举起手机,拍下模特身上她认为还不错的一件套装。

  拍好照片,她放下手机,撩了撩头发,继续认真看台上。

  她在认真的听主编在台上讲话,但也不妨碍对面有摄影师在看她。

  姜渺左手边坐的是国际影后,第一位登上《STATUE》国际版封面的女演员,右手边坐的是当红流量花,今年金九银十期间的封面女星,二者无论是气质还是外表,在美女如云的娱乐圈都是佼佼者,否则也混不到今天这个地位。

  然而姜渺坐在两人中间,却丝毫不输。

  不仅是不输,甚至还隐隐有要压过的气势,美貌压过与她同龄的流量花,气势压过大她一轮的国际影后。

  摄影师拍下三人同框照,看着相片里黯然失色的影后和流量花,颇为感慨。

  果然,再大牌的明星,,也架不住一个浑身透着“老娘有钱就是吊”的豪门千金。

  晚会音乐放到尾声。

  模特排队出来谢幕,主编上台来向两边观众挥手致谢,现场一片掌声,《STATUE》慈善夜晚会正式结束。

  慈善夜晚会结束之后,到场的人忙着合影,姜渺没有要跟别人合影的意思,当然也没有几个想上来跟她合影的明星。

  结果刚走过一个转角,她又遇上了熟人,见着对方眼睛一亮然后挂起的挑衅表情,安觉晓叹了一口气。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哟,这不是咱们的大美人嘛。”满身名牌的女生身后跟着三名助理,看上去阵仗很大,颇有大明星的架势。

  不过也确实,她如今已是顶流小花,二线演员,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十八线小演员了。

  姜渺淡淡看了温雅璇一眼,不打算理会对方的挑衅,别过目光,侧身离开,但温雅璇哪会放过嘲笑姜渺的机会。

  只见温雅璇如离弦箭般,冲向姜渺,趾高气扬地挡在她面前。

  姜渺觉得温雅璇的动作很眼熟,那火急火燎的模样有些像商场里抢打折商品的大妈。

  想到这,姜渺不由笑了。

  “你笑什么!”温雅璇瞪圆了眼睛。

  姜渺和温雅璇积怨颇深,虽然姜渺觉得大多数事情是对方无理取闹。

 文学

“拥抱你的时候,像是拥抱到一束阳光。”

  姜渺觉得很莫名其妙,很多年前曾和温雅璇有过一次合作,那时她们都是娱乐圈的小透明,一开始,关系也还可以,一年以后,温雅璇突然开始处处针对她,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温雅璇开启了她的走红之路。

  “对了,听说你签的公司也倒闭了?”温雅璇啧啧道:“你是不是扫把星转世啊。”

  面对温雅璇的挑衅,姜渺的态度极其冷淡,“长江后浪推前浪,趁着你这位金主男朋友没把你换掉之前,赶紧拿多抢点角色。”

  “你!”温雅璇气结,她的命门实实在在被姜渺戳中了。

  因为姜渺说得话不假,别看她现在找了一个‘男朋友’,实际上她就是被包养的金丝雀,而且她就是推走前浪上位的。

  姜渺满意地看着温雅璇气得脸红脖子粗,轻巧地说一句:“作为同圈的人,提醒你一句,记得多检查身体,毕竟陪‘男朋友’是体力活,还是高危活。”

  温雅璇被气得说不出话来,直瞪着姜渺。

  两人的气氛顿时剑拔弩张,好像下一秒就会打起来,但这么紧张的氛围却被一声轻笑打断。

  “噗。”温雅璇和姜渺齐齐看去,来人是周霖易,风向传媒太子爷,因多金又英俊,还爱与网友互动,所以在微博上老婆无数。

  温雅璇就跟表演魔术般,迅速换了一张面孔,笑颜如花地迎上去:“易哥,谁请动了您这尊大神啊。”

  温雅璇有了新目标,自然不会再揪着姜渺怼,姜渺得了自在,轻松离开。

  她离开的路,正是周霖易他们来的方向,她轻声说了一句“不好意思,让让。”

  周霖易很自然的侧开了身体,虽然温雅璇跟麻雀似的叽叽喳喳缠着他,但他的目光还是若有所思的落在了姜渺身上。

  狭窄的过道里,挤满的各行各业的名人。记者们在细心的观察周围艺人的一举一动,生怕错过些什么能震惊网友的娱乐圈秘事。

  有时人越是看不清,就越是好奇,比如现在的姜渺,她忍不住又多看了那边的人几眼,并暗暗猜测着此人的身份,这是哪个影帝?还是大老板?或者是新捧的小生?

  温雅璇把姜渺的打量解读为抛媚眼,她悄悄伸出脚去绊姜渺。

  姜渺一不留神,身体被绊的失去平衡,“啊!”

  眼看她就要摔倒,却被一个男人稳稳扶住。淡淡的香水味与能拨动人心弦的声音同时传来:“小心。”

  险些出糗,姜渺有些不好意思,低垂着眼帘,直道谢谢,然后慌慌忙离开。

  “姜渺?”

  姜渺顿了顿,回头看去时,发觉是顾延,只是已经被周霖易拉走了。

  姜渺疑惑的歪了歪头,周霖易这是怎么了,急匆匆的。

  出了会场,姜渺快速的步伐不自觉慢了下来,她闭上眼,深吸一口气,然后捂着心口,扶住了墙壁。

  啊啊啊啊好气啊!

  真的好气啊!

  别看刚才她全程淡定好像hold住全场,实际上她早就气得七窍生烟了,只是输人不输阵,满腹抑郁和委屈,她都生生忍住了,然后全靠演技在硬撑。

  姜渺站着站着,就蹲了下去,脑袋轻轻埋在臂弯中。

  远远看着,她就像一个小小的球,可怜兮兮的缩在角落里。

  会场周围,不少风光的演员在助理和记者的簇拥下来来去去,他们好像都没有看到姜渺,仿佛她是一个透明人,当然——如果今天蹲在这里的是个当红明星,可能境遇就不一样了。

  “诶。”

  姜渺听到动静,抬起头,露出一双红通通的眼睛,看着眼前出现的西装男。

  “姜小姐您好,景先生让我来转告您,他在富江苑顶楼等您,让您晚会结束去找他。”

  姜渺呆呆的“哦”了声。

  正准备跟着西装男一起走,谁知,西装男丝毫没有要等她的意思。

  西装男走得很快,大长腿迈得又大又急。

  姜渺穿八厘米高跟,在后面追得踉踉跄跄,眼看着他上了车,一踩油门轰然离去。

  透过半开的窗,姜渺能看到西装男那双狭长的眸子冰凉冷淡,

  路过姜渺时当她是只路边野狗一样毫无表示。

  姜渺被他抛在原地,几乎愣住,旋即气得跳脚。

  富江苑的豪华会馆建在荒无人烟的山腰,附近家家豪车无数,安保设施一流,自然没有出租上来。

  姜渺坐着出租抵达山底,之后的路程只能步行。

  姜渺一边骂景湛,一边拎着高跟一瘸一拐往下走,柏油铺的大路上,她又气又累,最后一屁股坐在路牙上翘着腿揉脚。

  天上的星星一闪一闪,她白嫩嫩的脚底已经被磨出了水泡,新涂的甲油上沾满了灰,姜渺心疼得落下泪来,不由咬牙切齿道:“景湛,你别让我再看到你。”

  “看到我要怎样?”

  话音未落,景湛那辆起步只要0.2秒的豪华超跑就停在了姜渺面前,他胳膊搭在窗框上,懒洋洋同她搭话。

  姜渺被噎住,瞪了他半晌跳起来继续往前走。

  他下了车,三步就走到姜渺身边,“刚刚忘了对阿江说接你了,那小子真是一根筋,说什么就做什么,走,补偿你,带你吃宵夜去。”

  “我是狗吗?”姜渺甩开他的手,“记吃不记打?”

  看她这么气,景湛倒是乐了,一双斜飞入鬓的眸子笑得邪气肆意,“怎么,还要我给你道歉?你这可有点过分了。”

  山道上风有点喧嚣,姜渺低着头半天,终于憋出个笑容仰起脸,景湛似笑非笑地上了车。

  姜渺跟上去,谄媚地冲他眨眨眼,“爷,我刚态度不好,您别放心上。”

  他空出手拍拍姜渺的头,逗狗一样说:“没事儿,爷就喜欢你这小性子。”

  回去的车上,景湛是习惯性沉默,姜渺也一扫之前疯癫话痨的状态,安静得有些不像她。

  她情绪反差之大,叫景湛始料未及。

  景湛有那么一个瞬间,看着昏黄光线下沉默的侧脸,他竟然觉得这才是真的她——落寞又孤独,而那个热情活泼的影像更像是迎合这个世界的虚伪产物。

  景湛选的位置并不临窗,靠近门口的包厢,外面人来人往。

  交谈声混着餐厅的音乐声,像一幅缓慢流动的画面。

  而姜渺这边全然定格了。

  这边光线不算明亮,她仰头看着面前的人,总觉得眼晕。

  他似乎是来工作的,穿了一身正装。西装革履,比起平时单穿一件白色衬衫,多了丝严肃。

  但深色反而衬得整个人更加眉目清隽。

  她坐在景湛对面,长腿交叠,酒红色的吊带裙在灯光的映衬下,有一种别样的朦胧感,长发蓬松柔软,微卷的发尾随意的落在精致的锁骨边上。

  姜渺眼中的景湛始终对任何人的态度都很淡,那种冷漠仿佛是天生的,刻在了他宋书望的骨子里。

  姜渺把杯子里的酒喝完,酒精的味道在舌尖蔓延,最后还泛着一点甜味儿。

  不知道这个男人动情起来会是什么样子,那双眼眸还会这么冷漠吗?

  姜渺放下杯子,酒精从喉咙灼烧到胃里,不知道是因为酒精的作用还是心理的作用,她觉得自己此时脸上烫得厉害。

  酒都喝完了,对面还没有动静。

  她原本打算跟姜渺好好谈谈的想法,被这种漫长的等到消磨的一干二净。

  什么意思,这狗男人逗她玩是吗?

  一室寂静,门被人骤然从外边推开。

  “对不起,我看错房间号了。”门外人的声音仓皇,带着满分歉意,姜渺随意的往门口一扫,拿着杯子的手忽然停在了半空。

  景湛随着她的动作,看过去。

  门口,包厢的服务员正在跟走错反房间的客人带路。

  温雅璇站在那里挑眉看着姜渺,随后别有深意的往自己身侧看去。

  那里站了一个男人,黑色的短袖,同色系长裤,鸭舌帽压的很低,仅仅是半张脸,就能看出此人俊朗非凡的轮廓。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56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