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耽NP高H浪受快穿|咬着我的小核

她眨了眨眼,发现眼前一幕是现实发生的。

  “你……你怎么在这里。”

  “把这个喝了,会舒服点。”

  风无痕索性在她的床边坐下,将手中的醒酒茶递到她眼前。薄唇没有似前几日的抿着,反而微微上扬。

  苏木兮没有去接他递到眼前的醒酒茶,摸着脑袋,再次逼问。“我问你话呢,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两人之间明明可以算是老死不相往来了,如今他出现在她眼前关心周到又算什么?

  一丝念头浮上心间,她的唇边绽放一抹苦笑——似乎除了这个原因之外,没有别的可以解释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了。

  她故作恍然大悟的仰脸看他,“是了,我是尊贵的五公主,更是你至交好友的嫡亲妹妹,你会出现护我周全于情于理。”

  风无痕看着她娇颜上的强颜欢笑,想起了她昨夜与北境三皇子深夜饮酒,微微皱起剑眉。

  “你不该深夜与他开怀畅饮。”

  “不该?”苏木兮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般,只是那笑声里带着几许绝望。

  “他可是北境三皇子,此行是为了什么你比我还清楚。我和他多走动,岂不是更好。”

  闻言,风无痕一张俊脸阴沉下去。“胡闹!你自小生活在繁华的京城,是无法适应北境这个地方的。”

  耳边是他一如往常为她而着想的话语,苏木兮想要伸手捂住耳朵,拒绝听下去。

  可双手就像是有千斤重,抬不起来,又或许是她累到不想抬起来了。

  他岂会知晓,将关心的言语给予自己所不爱之人,那人所要承受的是什么。

  他当然不知道,不知道她该如何克制自己,才不至于卑微到在他面前摇尾乞怜,才不至于转身毫无顾忌地扑进他的怀里。

  可……那个温暖的怀中已经容不下她了啊。

  那日寝宫烧毁的一幕幕,已经深深的刻进了骨髓里,再也无法抹去了。“你少瞧不起人了,我赌输了,不该见你的,你走吧。”

  风无痕自然不清楚她的赌局,更不会知晓她与柳如烟之间的事情。

  然而眼前之事更为重要的是她与律君弦的——

  据他多年的认知,律君弦长相俊美不凡,武艺高强,排兵布阵与他不相伯仲,医术更是有得天独厚的造诣。即便如此,此人还十分洁身自好,不曾与别的女子有过接触和暧昧。

  再加上他对苏木兮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这本是一桩不错的姻缘。

  可谈及此事,他的心中难免不快,算是他自作自受,合不得她与旁人亲近。

  他知道苏木兮想要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而这一点恰好是律君弦无法给予她的。

  所以,他断不能将她推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里。

  因此,他循循善诱。“君律弦是最有可能成为下一任北境王的人选,你若委身于他,他日妻妾成群……”

  未尽的言语被苏木兮打断,她转头看向不知所措的风无痕,云淡风轻的说,“纵然他有千般不好万般不好,至少他不会让我等。”

  见苏木兮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他长叹一声,将醒酒茶继续递到他跟前。

  “把这个喝了,我就离开。”

  短短的一句话,换来苏木兮内心中的一片惊涛骇浪。

  他确实该离去,没有过多的事情可以浪费在她的身上,他就要迎娶所爱之人了,不是么。

  苏木兮素手一挥,那解酒茶何其无辜的成了牺牲品,嘭的一声,解酒茶哗啦撒了一地。

  她漠然的看着他,“你可以走了。”

  看着地上撒了一地的解酒茶,风无痕也不见恼怒。“别任性了。”

  此话一出,她的心酸涩不已。

  是的,她十分的任性,比不上温婉动人乖巧听话的柳如烟。

  可那又怎样,他又不是第一天认识她的,早该知道她的秉性。

  “我不用你管,我只当这些年我看走了眼,真心错付。”

  她看向依旧坐在床榻边的风无痕,一字一句道,“风无痕,我不怪你不怨你不恨你,我也不爱你了。”

  风无痕,我不怪你了,不怪你总是抛下我一人,留守原地。

  我不怨你了,不怨你空许诺言,终将我遗弃。

  我也不恨你了,不恨你心中另有所属,再无我的存在。

  至于爱不爱你,这个答案可还重要?你早已不想知晓了吧。

  就在两人僵持之时,传来了律君弦略显疲惫的声音。“苏苏,这可是我今早精心准备的,你就这么哗啦撒地上了?”

  苏木兮平静了下翻涌的情绪,看着律君弦,无辜的眨眨眼。“我不知道是你准备的。”

  律君弦自然嗅出了气氛的诡异,他背靠着房门,打趣道,“要是知道是我准备的,指不定下场更惨呢。”

  “别寻我开心了,那日多谢你救我于危难之中,我都不晓得该怎么谢你了。”

  律君弦无所谓地轻摇手中的折扇,“你不是说要替我寻一门好亲事,我可等着呢。”

  “这个我恐怕做不了主了。”

  苏木兮强行展露笑靥,强颜欢笑之下,清眸中的晶莹慢慢凝聚,骨子里透着那么一股绝望。

  风无痕看着二人你一言我一语,腾地站起身来,朝门口走去。

  就在此时,他听见了身后传来苏木兮一如既往甜腻软糯的声音,如清风拂过,风中带着尖锐的刺,扎进心坎里虽不痛不痒,却极为难受。

  只听她语气中有着些许哽咽和亏欠,“风无痕,对不起。”

  风无痕不知道她是为方才的口不择言所道歉,还是内含深意。

  他微微闭上沉痛的黑眸,再次睁开之时,掩盖了所有情绪,缓缓朝前走去。

  苏木兮目送着他渐行渐远的身影,忽然对饶有兴致的律君弦虚弱的说,“三三,我想回家了。”

  律君弦收起折扇,一袭白衣出尘,桃花眼中泛着点点柔情。

  “好,我带你回去。”

  今夜月朗星稀,一轮孤悬的明月隐藏在了白云后。

  她身穿月白色轻纱流云裙,一张娇颜上不知是该呈现着喜色还是悲情。

  世人只见新人笑,不闻旧人哭。

  想必此时的将军府中定然是张灯结彩,宾客络绎不绝了。

  风无痕的大喜之日终于是如期而至了。

  苏木兮强忍住这股惆怅,冲身旁的月芽轻声道,“月芽,我想吃百味居的糕点了,你出宫替我买来。”

  与苏木兮相处多年,月芽自是能听出自家公主字里行间的意思来。

  “公主……”

  苏木兮将出宫令牌交到她的手上,强颜欢笑着,“你去吧,别让他等急了。”

  过去的三年里,她总是以各种借口出宫。苏墨白也着实被她磨得没了耐性,在太后的纵容下,他只能给苏木兮出宫令牌,好让她随时随地出宫游玩。

  可如今有了这令牌,她却没了出宫的念想。

  苏木兮唇边有着苦笑,她抬眼看向久久不语的月芽。

  看着她脸上绽放的羞赧,就跟那时候的自己一样。

  “多谢公主。”月芽迟疑了下,才小心翼翼的问,“您不去参加风将军的大婚?”

  苏木兮微微摇摇头,往日红润的娇颜唯有苍白。“他们新婚燕尔我去了算什么,我就不去给他们添堵了。”

  月芽将宫殿环视了一圈,见只有苏木兮孤身一人,有些不放心。

  “可是……月芽不放心公主一人留在宫殿里。”

  为了打消月芽的担忧,她努力牵出一抹笑意来,然而结局往往是与她所设想的不同。

  在那张苍白的芙颜上,强行嫣然巧笑的样子,只会愈发令人心疼不已。

  “放心吧,我没事。”苏木兮边说着边将同心结拿出来,“你把这对同心结送给他们,我无法前往贺喜,新婚礼物总得奉上,可不能失了礼数。”

  月芽看向搁在小案上的那张大红喜帖,对于苏木兮眸底深处的落寞,竟不忍直视。

  她家的公主明明配得上这世间最好的男儿,该经历的是温柔缱绻的感情。如今却孑然一身,留下寂寥的背影。

  思及此处,月芽原本要与未来夫君相见的欢欣,瞬间烟消云散了。

  她望着面前的苏木兮,“公主,您一定能寻到真心待您的如意郎君的。”

  “是啊,那个人再也不会是他了。”

  这几日,徘徊在脑中挥之不去的是过往,与风无痕有关的种种。

  婚期愈是临近,她愈是隐隐作痛。

  那张大红喜帖烫手到她不敢触碰,怕一触碰,牵扯的是肝肠寸断。

  此时的御书房中,苏墨白朗声道,“北境三皇子想要迎娶木兮为妃,律君弦不仅骁勇善战,且品貌端正,北境王对他青睐有加,不出意料会是下一任的北境王。就是要远嫁北境,儿臣想征求下母后的意见。”

  听完苏墨白的一番话,太后轻轻放下茶盏,历经沧桑的眼里是不忍、是心疼。

  “虽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此事是木兮的终身大事,哀家想让她自己做决定。”

  苏墨白闻言,赞许地点点头。“儿臣也正有此意。”

  接着他朝大内总管吩咐着,“去把五公主叫来御书房见朕。”

  大内总管领命就要退下,却听到身后传来一国之君威严的声音,矮胖的身子微顿,旋身毕恭毕敬的面相苏墨白。

 文学

一袭白衣胜雪的律君弦站在她的身侧,与她并肩注视着眼前枝繁叶茂的海棠树。

  清风徐徐,海棠树花瓣翩然掉落,落在发丝上,落在衣襟上,也落在谁的心上。

  苏木兮拿出早就放在树身后的铁锹,寻着记忆中埋藏的地方,开始挖起泥土来。

  对于苏木兮此举,律君弦可谓是感到莫名其妙,“你这是作甚。”

  “我在下面埋了一坛梨花酿。”

  律君弦自是不知她竟有此等兴致,他朝她走去,作势就要去夺过那把铁锹。“这种力气活交给我。”

  苏木兮摇了摇头,“闲来无事,我想自己把它挖出来。”

  见苏木兮非常执拗,不肯假借他人之手。律君弦只好背靠着海棠树,垂眸看着她不停挖着海棠树底下的泥土。

  观察入微的他,看着苏木兮微微颤抖的肩膀,无奈的轻叹一声,“明明最是无情,却偏偏又深情入骨。”

  他想起前些时候与风无痕的争执来,他唯有轻声叹息,却无能为力。

  苏木兮停下动作,“你说的我怎么听不懂。”

  她继续低下头去,继续翻找着那坛梨花酿的踪迹。

  抬眸四目相对的瞬间,律君弦没有错过她眼底深处泛起的雾气。

  一双桃花眼里有着怅然,“你就当是我自说自话。”

  良久,四周只听得见铁锹入地而发出的声音。

  律君弦沉吟片刻,仍是问她,“你想不想随我去北境?京城虽遍地繁华,可对你来说就是个伤心地。”

  沉默在彼此间蔓延着,久到律君弦以为苏木兮会一直安静下去的时候,他才听到她带着轻微鼻音的声音,“我斟酌下。”

  话音方落,他就看见苏木兮从泥地里将梨花酿捧了出来。她轻轻拍掉粘在上面的泥土——

  等坛子的泥土全部拍掉了,苏木兮缓缓坐在海棠树底下。

  轻声对着律君弦说,“你想不想听我讲个故事。”

  她的声音十分缥缈,缥缈到让人以为她下一刹就能随风飘散。

  “愿闻其详。”律君弦同她一样,席地而坐。

  苏木兮抬起纤手,边打开梨花酿的封盖边说着,“我曾与一人许下诺言,待我与他大婚之日,趁着溶溶月色,共饮此酒。”

  她抬眸凝视悬挂高空的明月,“梨花酿尘封了三年,想必也是寂寞了。”

  耳边似乎还能传来当年七夕之夜,他们十指相扣,许下诺言。

  律君弦试探性的问,“你说的那人可是风无痕?”

  苏木兮眼中满是寂寥之色,她微微一笑,“是与不是又何妨,如今梨花酿尚在,已是物是人非事事休。”

  她抬眼望去,满目的苍凉,苍凉的不仅仅是这座宫殿,还有她彻底冰冻的心。

  她轻声呢喃着,“他曾许我十里红妆凤冠霞帔,而今满地红妆,却所为他人。他说并不是他负了我,而是时间。”

  时间是多么催人老的字眼,不仅催人老,还催人泪眼。

  她感受到眼眶一片温热,她马上仰起头来,不让自己脆弱的落泪。

  少顷,苏木兮才出声继续道,“三三,我真的很想恨他,可是我又恨不起来。已成既定的事实,又不能轻易改变。”

  她一出声,就泄露了语气中的哽咽来。

  律君弦静静听着她说,未置一语。

  “缘灭缘散,究其种种空断肠。”

  律君弦抬眼望去,就看见苏木兮早已泪眼朦胧,捧着梨花酿的指尖微微泛白着——她在克制着,不让自己在风无痕的大喜之日崩溃!

  他心中燃起一股怒气,俊颜上有着一抹愠色,他站起身来,不由分说道,“起来!我带你去找他!”

  他见不得她这幅伤心欲绝的样子,他不想看见她肝肠寸断。

  苏木兮并没有依言起身,她的眼睛里仍是倒映着那轮明月。

  只听她轻声说着,“三三,我想回家了。”

  说着的时候,眼中的清泪止不住一颗一颗掉落下来。滴在了梨花酿的坛子,也滴在了他的心里。

  “此地不就是你的家?”他大惑不解的问着。

  闻言,苏木兮轻轻摇头,这里不是她的家——为了他,她放弃了回归现代的念头。到如今,却落得这个下场。

  “我想一个人待会,你可不可以……”

  她没有将余下的话说出来,律君弦却能意会。“我知道你现下的心境,但我希望你能考虑下我方才的提议。”

  “我知道了,我会好好考虑清楚的。”

  得到她这个回答之后,律君弦才安心的打算转身离去。

  就在这时,他听见了身后轻柔的呼唤声。

  “三三,谢谢你这段时间的陪伴。”

  她的声音里有着真挚的谢意,那股谢意浓到令他深觉此生再不复相见。

  这股恐慌涌上心头,律君弦马上旋身,冲她露出如沐春风的笑容,“突然间说这种话,你说过要替我寻得一门好亲事的,你可不许忘记了!”

  苏木兮见他如此信誓旦旦,只能莞尔一笑。“我不会忘记的,永远不会。”

  等律君弦离开之后,苏木兮将梨花酿紧紧抱在怀里,贝齿紧咬着红唇,不让自己失声痛哭。

  他要成亲了,他的未来夫人不是她啊。

  眼泪滑下脸颊的时候,她就知道她撑不住了。

  她在别人面前强撑的的毫不在意,已经土崩瓦解了。

  她将梨花酿放在一边,脑袋趴在雪白的藕臂上,肩膀上下颤动着。

  周身万籁俱寂,唯有清风吹过海棠树发出沙沙作响的声音。

  月色渐浓,想必将军府喜气也极浓。

  良久之后,她才捧起梨花酿,往嘴里倒去。

  苦涩的味道在唇齿间流连着,一如她所品尝到的,苦涩到她娇小的身子不停的轻颤着。

  他曾说过要娶她的,他让她等他三个月的,为何这三个月迟迟未来。

  他说过会同她品尝这梨花酿的,待他们成亲之时。

  可如今,他们不会成亲,不会喜结连理,他自然不会与她共赏月色。

  她醉眼朦胧,拖着这残躯一步一步朝前走去。

  路过她身旁的是谁,同她说了些什么,她都恍若未闻。

  近了,越来越近了,月光将她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她站在柳岸池畔,看着平静如水的池面。

  那池水恍若萌生了某种魔力,驱使着她向前,不停向前。

  曳地的裙裾打湿了一片,她却恍若未觉,执意朝着池中央而去。

  可叹——世间只闻新人笑,不见旧人哭。

  可悲——所爱非人,所为非人。

  冰冷的池水侵蚀了她的身体,她慢慢的沉了下去,乌黑的发丝也跟随着没入了池底。

  别了,京城的繁华盛景。别了,她此生最爱的人。

  “御书房岂是你能擅闯的地方!”

  御书房门外,大内总管看着要闯入殿中的宫女,厉声斥责。

  月芽神情慌张不已,早已顾不得这许多。

  着急忙慌的高声大喊大叫着,“可是……公主,公主不见了!我找不到她了!”

  御书房外的喧闹声,终于还是惊动了苏墨白。他沉声问,“何事喧哗。”

  大内总管步入御书房中,毕恭毕敬的说,“启禀陛下,有一宫女说找不见五公主了。”

  这个宫女经常跟在苏木兮的身边,因此大部分人都认得她是五公主身边的宫女。

  月芽没有顾及小命不保,直接闯进了御书房中,扑通跪在了苏墨白的御案前。

  “陛下!奴婢找不到公主了!寝宫里,废弃的宫殿里,海棠树下,都没有公主的影子!公主不曾去参加风将军的大婚,奴婢担心……”

  原来月芽在将军府中,总是惶惶不安,她心中总有着一股不详的预感。于是在婚礼还未开始的时候,就赶回了宫里。

  闻言,苏墨白猛地站起身来,“传令下去,宫中乃至全京城都要给朕找严实了!一定要将五公主找到,若找不到,朕要你们提头来见!”

  一向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苏墨白,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心头惴惴不安着。

  一个时辰后,凌风得到宫中的消息。面露愁容,来到风无痕的身边。

  他双膝跪地,悲恸不已,“将军,宫中传来消息,五公主她……她已经故去,尸身在水池里找到了。”

  乍听此言,风无痕高大的身子轻晃了几下,他跌跌撞撞的朝外奔去。

  刚进屋中不知内情的管家,眼见着风无痕匆匆而去,急忙大喊道,“将军!您的喜服还没换呢!”

  不知道过了多久,苏木兮感觉到意识渐渐回归,消毒水的味道不断刺激着她的嗅觉。

  她缓缓睁开了紧闭的双眼,看着头顶白色的天花板,怔怔出神。

  记忆里的甜蜜与哀愁重新复苏,她不知是该为回归而庆幸,还是该为那段令她伤心欲绝的感情而苦笑。

  她转过头去,看见了身旁的男子。

  依旧是熟悉的俊美容颜,深邃的黑眸泛着柔情与喜色,棱角分明的薄唇微微上扬着。

  “风无痕。”

  风无痕激动地握住她瘦削的肩膀,眼中唯有欣喜若狂。“你想起来了。”

  耳边是他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蓦然间眼前出现的是他大喜之日,而她悲痛之下跳进池水自尽的画面。

  苏木兮忽然猛烈地摇起头来,试图甩掉他搁在自己肩头上的大手。

  “我没有!我不认识你,我不知道你是谁,你给我走!我一秒都不想看见你!”

  眼见她情绪渐渐失控,风无痕收紧了力道,试图让她冷静下来。

  并且好言安抚,“苏苏你听我说……”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57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