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三个男人捏奶头着玩|硕大的囊袋摇晃在腿间

楚瑛立即派遣五千兵马疏通城中的水道,然后将那些受困的百姓安置好。同时,她又去找了程广平道:“这雨再这样下,怕是会有洪灾,咱们得提前做准备。”

  程广平也有这个担心,只是他苦笑一声说道:“郡主,天灾是我们人力所不能改变的。”

  这话没有错,但他们可以提前做好防范,这样可以将损失降低。楚瑛说道:“立即发公文,让官府密切主意河水的位置,发现不对立即将住在低处的百姓转移。”

  因为楚瑛也是头次碰到这种事,她将能想到的都说,然后再与巡抚跟布政使等官员商议。集思广益,最后弄出个章程出来。

  第二天,雨停了。

  楚瑛长出了一口气,说道:“停了就好,若是发生洪灾,老百姓的日子又要难过了。”

  最重要的是洪灾过后容易引发瘟疫,就现在的医疗水平瘟疫爆发必定要死一大片。而朝廷又对他们进行封锁,到时候情况只会更糟。

  没想到这大雨停了半天,晚上又开始下了。楚瑛这下也坐不住了,立即带人出城沿河提巡查。好在去年年初,她就将那些年久失修的河堤重新修建,年底是大东宫,所以哪怕下了数天的暴雨河堤还是很稳固。而田间的渠道跟水沟,因为去年年底维修过也都能正常排水。

  楚瑛在河堤上巡视了一天,回到住的地方就靠在椅子上。解晴端了水过来给她喝,楚瑛喝完以后说道:“老天爷就不能让我们过两天太平日子吗?一定要绝了大家的生路。”

  要像去年一样风调雨顺多好。哪像今年先干旱又水灾的。他们这儿还好,从去年开始就做了防范,可周边的省份官府不作为,老百姓就遭殃了。

  想到这里楚瑛心情糟到了极点。本来各地战乱已经让老百姓生活艰难,再有这天灾直接没法活了。因为心情不好,晚饭都没吃几口。

  福叔问道:“郡主,是不是这菜不合口味?”

  “不是。福叔,你说要真发生洪灾,又有多少百姓流离失所无家可归?”太平年间还能指望朝廷赈灾,可现在这乱世只能靠百姓自己扛了。

  福叔沉默了下说道:“郡主,有你在,咱们藩地的百姓不会流离失所无家可归。”

  楚瑛摇头说道:“福叔,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中原现在这个样子,鞑靼跟瓦剌肯定会趁机打进来的。“

  “郡主,你已经尽了全力别再多想了,多想无益。”

  接连的暴雨让河水迅速上涨,楚瑛不敢再赌了,立即派遣军队将河堤旁边的百姓疏散。福叔看着暴涨的河水那是心惊肉跳,一直让楚瑛回洪城可惜都被拒绝了。

  淮王来信让他回去,楚瑛也依然坚守在第一线。

  好在老天爷开眼,在河水到了警戒线后雨停了。不过就是这样楚瑛也没放心,怕停半天又继续下。等了三天,河水降到平常水位也没再下雨,她才终于放下心来。

  福叔看着又瘦了一圈的楚瑛,劝说:“郡主,现在已经停雨不会有事了,这儿的交给许知府他们吧!”

  楚瑛点了下头。

  回到王府楚瑛洗了个澡就倒床上睡,从下午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都还没醒。

  淮王都担心起来了:“这孩子不会有什么事吧?”

  福叔宽慰道:“王爷放心,郡主就是太累了。这些天她担心得都不敢合眼,现在事情过去了松懈下来了身体也就熬不住了。也亏得郡主年轻身体也好,换其他人早扛不住了。”

  淮王没进屋,只是叮嘱解晴有事立即回禀他。

  回到自己的院子,淮王跟宗政伯说道:“你现在就写信给楚锦,让他即刻回来,手头的事没处理完就交给下属。”

  上个月就写信给楚锦,让他回洪城。只是楚锦手头的生意还要妥善安置,所以没有回来。后来因为接连的暴雨不好赶路,就一直耽搁到现在。

  “好。”

  楚瑛睡到天快黑了才醒了,还是被饿醒的。

  淮王过来的时候,正巧看到她狼吞虎咽:“又没人跟你抢,吃这么快做什么?”

  楚瑛笑着说道:“外头的饭菜不好吃,还是家里的饭菜美味,这一不小心就吃快了点。父王,你身体不舒服就别过来了。”

  几天前她接到淮王的信,说感染了风寒让她回家一趟。只是当时紧要关头楚瑛哪走得开,不过心里一直记挂着这件事。

  淮王无奈地说道:“我没事。倒是你,别仗着年轻不将身体当回事。”

  楚瑛倒也没粉碎太平,笑着说道:“父王,这不是事情很紧急吗?我若是不冲在最前头,凭什么要求官兵跟官员冒险救百姓。父王,你不用为我担心,我还年轻熬几个夜没什么,休息两天就恢复了。”

  “我已经去信给你大哥,让他赶紧回来,他在也能帮你分担一些。”

  楚瑛笑着道:“这自然好。”

  吃过饭楚瑛接了温开水漱口,以前淮王跟楚锦都是用茶水漱口,不过现在为了省钱没再这般奢侈了。

  福叔从外头疾步了走了进来,朝着两天:“王爷,郡主,刚得到消息魏国公被天雷炸伤,现在生死不知。”

  楚瑛手里的茶杯掉落在地,摔得粉碎。

 文学

楚瑛很清楚,雷明霁这个人行事非常谨慎,出门要带足护卫饮食也是分份外小心。想要袭击他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可对方却做到了,这事显然不合常理。

  平静下来后,楚瑛问道:“福叔,雷明霁是怎么受伤的?”

  福叔脸色难看地说道:“雷明霁是在将军府受伤的。他从军营回府,没想到在去自己院子时突然冲出一个婆子,那婆子身上绑着已经点燃的天雷。雷明霁没有当场诈死已经是幸运了。”

  天雷的威力他早有耳闻,那么近的距离没将被直接诈死也是奇迹了。只是这事让他觉得,也该将王府梳理一遍了。

  楚瑛呵了一声道:“将军府的婆子绑着天雷炸伤雷明霁?这将军府连浆洗的都是家生子,这婆子身份肯定是没问题的。”

  身份没问题现在却要炸死雷明霁,这事就值得深思了。

  福叔说道:“郡主,那婆子在八岁被卖进国公府,二十五岁被送去将军府内,在里面当差二十年。这二十年一直都兢兢业业,与将军府其他下人也都相处得极好。“

  “父王、福叔,你觉得是谁指使的?”

  淮王没有说话。

  福叔说道:“鞑靼跟瓦剌的细作没有那么厉害,而事发时雷明濮跟雷明翰正好在大同。也是雷连敬老糊涂,兄弟都已经不死不休竟还不将这两人关起来。”

  “福叔你是说雷明濮跟雷明翰两人在大同?”

  福叔点头道:“对,应该是这两人动的手。”

  楚瑛沉默了下说道:“我认为主使者应该是皇帝。雷明濮跟雷明翰一直都想置雷明霁于死地,若有这个杀手锏他们早就用了不会等到今日。而且这婆子在国公府潜伏四十多年,那时候曹姨娘都还没进国公府。”

  淮王却是摇头:“阿瑛,我知道你不喜欢皇帝。但雷明霁是大楚的功臣,更是朝廷的一面旗帜,皇帝再不喜他也不可能对他动手。”

  楚瑛不屑道:“咱们这位皇帝迥异于人。他恨我入骨,雷明霁将雷明达送到江西,对他来说就是背叛。这样一个不忠的臣子他是无法容忍的,偏雷明霁名声在外又执掌十万兵马,又不能直接治罪于他,只能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了。”

  淮王思索了下觉得她说的有道理,叹了一口气道:“就因为一点猜忌就将于大楚有功的臣子害死,他根本就不配坐在那个位置上。”

  楚瑛在看到皇帝毫不犹豫让李勉做替身时,就知道这是一个极度自私的人。这样的人必定会成为昏君暴君,绝不可能成为明君的。

  淮王看楚瑛除开始有些被吓着以后,一直都怄镇定自若,他现在都看不透楚瑛了。

  福叔问道:“郡主,这事要不要告诉雷三爷?”

  楚瑛摇头道:“现在还没确定,等确定了再告诉他吧!”

  若是没死,现在告诉他也只是徒增担心;若是死了,到时候也无法隐瞒。不过不管雷明霁是生是死,雷明达都不能回去,他要回去必死无疑。

  想到这里,楚瑛突然明白雷明霁为何要将雷明达送到洪城了。让雷明达来研制火器只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也是要她保护雷明达了。毕竟在瓦剌跟鞑靼等人的眼中,天雷是雷明达研制出来的,是他们除之而后快的人。一旦雷明霁有个意外,只凭雷连敬是保护不了他的。

  淮王持不同的态度,他说道:“阿瑛,要是雷明霁有个万一,我们不让雷明达回去他肯定会有想法。”

  要因为这事起了嫌隙,以后很难全心信任了。

  楚瑛说道:“父王,雷明霁不一定会死的。只要他活着,他不仅不会让雷明达回大同,还会将他的妻儿送来让他们一家团聚。”

  “天雷那么大的威力,你觉得雷明霁能逃过?”

  楚瑛也不敢确定,但她希望雷明霁能活下来:“战场上那么凶险他都闯过来,我不相信会死在一个阴谋之中。父王,我相信他能迈过这个关卡。”

  “希望吧!”

  这样的栋梁之材,淮王也希望他没事。而雷明霁这次若真能活下来,他肯定会竭尽全力劝说他加入自己的阵营。就雷明霁的军事才能,得他辅佐那是如虎添翼。

  被父女两人惦记的雷明霁,在昏迷了五天五夜才醒过来。

  严氏看到她睁开眼睛,激动得嚎啕大哭:“明霁,明霁你醒了,你终于醒了。”

  这几日她就一直守在床边眼睛都不敢合,而且还是不是用手放到她鼻子下面,就怕他什么时候没了呼吸。好在菩萨保佑,儿子终于醒了过来。

  马季也是眼泪汪汪的。晴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在雷明霁昏迷的第三个晚上,军医就说活下来的希望很渺茫。可他不相信,自家国公爷从刀山血海之中走过来,怎么可能倒在阴谋诡计之下。

  雷明霁想说话,发现自己根本说不出话来。

  严氏之前照顾了雷明达那替身,也有些经验,擦了眼泪问道:“明霁,你是不是要喝水?”

  雷明霁全身动弹不得,于是眨了下眼睛。

  喝了小半杯水,严氏又让丫鬟去端了小米粥来。这几日雷明霁昏迷,都是靠着灌了参汤吊着命,这会整个人虚弱至极。

  一碗小米粥下肚,雷明霁才觉得肚子好受了许多,他询问了向海的情况。只是他因为受伤,发出的声音很古怪根本没人听得懂。

  马季没明白,问道:“国公爷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清楚。”

  严氏也听不明白。

  雷明霁有些挫败,好在杨一东得了消息很快就过来了。一进来,他就与雷明霁说道:“国公爷,向海跟阿乐小军都没了,曹鹏跟广山都受了重伤……”

  雷明霁眼中含着泪花。李婆子是算好了时间,带着点燃的天雷冲想她们。向海鼻子一向灵敏,察觉到不对迅速将李婆子扑倒在地。就当是的情况,向海肯定已经尸骨无存了。

  杨一东没听清楚他的话,但却能猜到:“国公爷,就我现在查到的,是雷明濮抓了李婆子的把柄,逼她用天雷炸死国公爷。”

  严氏听到这话大怒,说道:“是雷明濮指使的,你确定了?”

  “是,府里有人看到雷明濮的贴身随从找了李婆子。”

  严氏将雷明霁的佩剑拿上就冲了出去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57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