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最热(两男吃我奶头一边一个)全章节阅读

因为她很清楚:

  她之前对周小楼做的一切,因果循环,终将轮回到自己身上。

  一群人离开派出所时,已是正午时分。

  谢荣生是做长辈的,由他请客,带众人去了附近餐厅用午饭。

  周小楼没想到自己这点事,会惊动这么多人,很不好意思。

  “遇到这种事,你怎么都不告诉我。”

  苏羡意位置紧挨着她。

  “你最近也挺忙的,我也想着,她总不可能一手遮天,我肯定能找到工作的。”周小楼冲她笑着。

  说到底,总是不想麻烦别人。

  谢荣生抬眼看她,“你想找什么样的工作?”

  “谢叔叔,您想给我介绍啊?”周小楼抿了抿嘴,“我自己能行,就不麻烦您了。”

  “我最多就是能帮忙牵线搭桥,能不能留下,还得看你个人能力。”

  周小楼冲他笑得灿烂,“谢谢叔叔,不过我打算回老家了。”

  这话一出,所有人愣住。

  许阳州下意识看了眼身边的肖冬忆,他拿筷子的手明显顿住。

  肖冬忆看向周小楼,心脏随她所说的那句话……

  狠狠颤了下。

  她,要走?

  “怎么突然想回家?”苏羡意也满脸诧异。

  “就觉得最近挺累的,想回去休息一下。”

  周小楼最近诸事不顺,今天的事虽然圆满解决了,却也麻烦了这么多人,尤其是肖冬忆,总让他帮忙,自己心里也挺过意不去。

  “回老家?”许阳州皱眉,“还回来吗?”

  “等意意结婚,我肯定回来啊。”周小楼笑道。

  言外之意:

  她可能会留在老家工作,并不一定会回来。

  “意意,你今天去检查怎么样……”

  周小楼关心起苏羡意腹中的孩子,笑得没心没肺。

  ——

  吃完饭,谢荣生陪着苏羡意先去医院给陆时渊给送午饭。

  周小楼特意叫住肖冬忆,“肖医生,今天谢谢你及时出现,帮我解围,仔细算下来,真的麻烦您太多次了。”

  许阳州位置距两人很近,能清晰听到两人对话。

  “客气了。”

  “挺不好意思的,非亲非故的,却一直给你添麻烦。”

  许阳州当时内心就叫嚣着:

  老肖!

  你特么赶紧支棱起来啊。

  什么非亲非故的,变成一家人不就行了吗?

  结果肖冬忆却说了句:“我是房东,应该的。”

  许阳州差点被气到吐血!

  你到底会不会说人话!

  你丫真是活该单身。

  就某人听说周小楼出事,从医院狂奔出来的速度。

  许阳州打死都不信,他对周小楼的感情,就是普通房东和租客。

  周小楼干笑两声,“关于公寓那边,我可能只住到这个月结束,如果你想转租的话,需要提前找其他租客。”

  肖冬忆点头,两人又客气两句,周小楼才抱着苏琳的胳膊离开了。

  “真的要回老家?你家肖医生怎么办?”苏琳看着她。

  “我现在没工作,存款也消耗得差不多了,再这么下去,就怕房子也租不起了。”周小楼叹息。

  “这套公寓,原本就是看在陆舅舅面子上,便宜出租给我的,我若是拖欠房租,他肯定也不会说,可我哪儿好意思啊。”

  “再说,马上就要过年了,我也想回去陪陪父母。”

  在喜欢的人面前,都是很要面子的。

  周小楼也不想总是以这种状态出现在肖冬忆面前。

  “姐,你还要在燕京待多久,如果我退租,你住哪儿?”周小楼看向苏琳。

  “我爸过些日子会过来,我这边你不用担心。”

  ……

  肖冬忆看着两人背影消失在视线中。

  眸色深沉,若有所思。

  “老肖啊,你可怎么办哦。”许阳州拍着他的肩膀,“小楼要走了,我看她那语气,可能不会回来了。”

  “谁说她不会回来?”肖冬忆偏头看他,那语气竟透着几分生冷。

  “她回来干嘛啊?”许阳州耸肩。

  “出了这样的事,她憋了这么多天,肯定很难过,她再乐观开朗,毕竟是个刚毕业的小姑娘,哪里见过这种事。”

  “除了意意,这里有什么值得她留恋的吗?”

  “她当初来燕京,也是为了陪她吧。”

  肖冬忆没作声。

  待两人上车,许阳州打开车载电台,里面正播放音乐,肖冬忆心里烦得很,听到摇滚乐,便觉得聒噪,抬手关掉。

  “你干嘛啊?”许阳州皱眉。

  “难听。”

  “卧槽,你居然说难听,我得告诉秦纵。”许阳州说着掏出手机准备发信息。

  秦纵?

  肖冬忆握着方向盘的手指微微收紧。

  **

  铭和医院,病房内

  陆时渊和谢驭正在吃午饭,听苏羡意说着周小楼的事。

  “……一想到她可能不会回来,我就觉得很难受。”

  “她什么时候走?”陆时渊问道。

  “不清楚。”

  “她近段时间,经历了很多事,想回老家调整一下也正常,我明天出院,到时候约大家出来聚聚,你再和她好好聊聊。”

  “明天就能出院?”苏羡意诧异。

  “我本来伤得也不重,在医院休养,跟在家是一样的。”

  “那我给小楼打电话。”

  谢驭撩着眉眼看向陆时渊:

  伤得不重?

  倒是挺会说胡话。

  ……

  苏羡意拿出手机准备给周小楼打电话,没想到她却主动联系了自己。

  她按下接听键,刚喂了声。

  就听到对面传来某人歇斯底里的尖叫声。

  “啊啊啊——”

  声音大得,就连陆时渊和谢驭都眉头微皱。

  “小楼、小楼?”苏羡意试图阻止她。

  “啊——意意,我疯了,我真的要疯了。”

  某人说完,就开始放肆大笑,听得苏羡意心惊肉跳。

  这丫头,该不会是受刺激过度,傻了吧。

  待她冷静下来,苏羡意才皱眉询问,“小楼,你还好吧?”

  “好啊,特别好,好得不得了!”

  “你……究竟怎么了?”

  “我接到偶像公司的通知了,让我明天去面试,我的天,你说,这算不算否极泰来,东窗不亮西窗亮,我居然接到了秦纵娱乐公司的面试通知。”

  “这么突然?”

  “哪里突然,我前段时间刚投了简历,果然,老天爷还是待我不薄的。”

  “那你……还走吗?”

  “去哪儿?”

  “回老家啊?”

  “我现在只想去我家偶像身边。”

  “……”

  苏羡意嘴角狠狠一抽,觉得自己白担心了,某人自我调节能力这么强,哪里需要她操心。

  谢驭见她挂了电话,问道:“她怎么回事?叫得这么惨烈。”

  “不是惨烈,她是兴奋。”

  “兴奋?”陆时渊挑眉。

  “她接到了偶像公司的面试通知。”

  “她偶像是谁?”

  “秦纵。”苏羡意说完,担心这两人不认识,“就现在很红的一个摇滚小生,你们应该听说过吧?”

  陆时渊和谢驭对视一眼,“听过。”

  苏羡意心底想着:

  连他们都知道,足见秦纵是真的火啊!

  谢驭轻哂,“她眼光挺独特。”

  “确实独特。”陆时渊轻笑一声,低头继续吃东西。

  偶像是秦纵,又喜欢肖冬忆,这审美品味,是真的独特。

  “对了,谢哥儿。”陆时渊忽然抬头看向谢驭,“你跟我姐,是打算这周出去拍婚纱照吧。”

  谢驭点头,“对,这周末。”

  “带上我和意意吧。”

  “……”

  谢驭无语:

  你丫要脸吗?

  我们试婚纱的时候,你俩就去蹭了一件婚纱。

  现在拍个婚纱照,也要来蹭?

 文学

拍婚纱照,其实需要注意的事项很多。

  内景外景,风格选择,精修装裱……坑很多,有些还会有各种隐形消费,最怕花了钱,拍出来的照片还不好看。

  谢驭选择的,自然是最好的。

  而且已经和对方签了保密协议,他们是派了专门团队为两人服务,毕竟陆识微还怀有身孕,各方面细节都要沟通好,费了谢驭不少心思。

  谢驭前期准备充分,陆时渊只要捡现成的就行。

  毕竟……

  都是一家人!

  “谢哥儿,我会花钱的。”陆时渊直言。

  他平时工作太忙,也是负伤才赚了数天假期,自然要利用上,干点正事。

  谢驭抿了抿唇:

  还真是,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苏羡意倒是忘了这件事,如今也看向谢驭,“哥,可以吗?”

  自家妹妹开口,谢驭也不能说别的。

  只点了下头。

  “谢谢哥。”苏羡意冲他笑得灿烂。

  陆时渊也笑着看他:

  “以后要麻烦你的地方还很多。”

  他和苏羡意的婚事,肯定会提上日程。

  只是他的工作原因,定然无法兼顾到诸多婚礼的琐事,苏羡意身体也不能过多操劳,谢驭又刚好在备婚,这不就巧了吗?

  谢驭轻哂:

  自己上辈子怕是欠了他的!

  “哥,你回去休息吧,下午我留在医院陪二哥。”

  苏羡意见他昨夜没休息好,也心疼他。

  “那我晚上再来。”

  谢驭觉得,还是妹妹好,懂得心疼人。

  正当他要走时,陆时渊叫住了他,“谢哥儿,还得麻烦你一件事……”

  谢驭扭头看他。

  满脸冷肃,

  无声质问:

  你小子又想干嘛?

  “姐夫,真的有事拜托你。”

  谢驭本不想理他,只是这声姐夫听得实在舒服。

  “什么事?”

  “小胆儿还在家,我跟意意一夜未回,吃的喝的应该都有,还是想麻烦你去看看它,顺便帮忙处理一下它的排泄物。”

  谢驭嘴角狠狠一抽:

  你干脆直接说,让我铲屎!

  神特么排泄物!

  果然,

  某人这声姐夫,可不是白叫的。

  “意意怀孕了,你还要继续养猫?”谢驭问他。

  “我打算让老肖照顾一段时间。”

  苏羡意差点没忍住笑出来。

  肖叔叔是上辈子欠了你的吗?

  刚把猫送回来,就要接回去。

  谢驭黑沉着一张脸去某人新家给猫铲屎。

  陆小胆见着他还特别高兴,在他脚边蹭来蹭去。

  由于某只猫掉毛严重。

  所以他回到家时,陆识微就看到他穿了一条“毛裤”回来。

  当谢驭控诉某人的“无耻”行径时,陆识微却笑得前仰后合,对他没有半分心疼,反而是看他吃瘪,笑得幸灾乐祸。

  这大概就是自己的亲媳妇儿吧!

  “能一起拍照,不是挺好的吗?”

  “没觉得哪里好?”

  谢驭从小就跟陆时渊混在一起,这长大结婚了,连拍个婚纱照,都逃不开他。

  “只是你要辛苦了。”陆识微笑着看他,“需要照顾两个孕妇和一个病患。”

  “……”

  谢驭忽然觉得,头更疼了。

  ——

  而此时的肖冬忆,还不知陆小胆又要回来了。

  正在办公室打电话。

  “面试名额我安排了,不过能不能顺利入职,还得看她个人能力,我们公司不养闲人,我只能给她提供一个机会。”

  “我知道,谢了。”

  “这是不是未来嫂子?”

  “滚——”

  “你让我滚?那我也让她滚?”

  “……”

  肖冬忆沉默,对方却狂笑出声,觉得掐住了他的软肋。

  “你要记住,现在是你求我办事,你对我说话客气点。”某人笑得放肆。

  找人办事,语气还这么硬?谁给他的勇气!

  “这件事保密,谁都不许说!”肖冬忆警告他。

  “二哥他们也不能说?”

  “不能。”

  秦纵无奈咋舌挂了电话。

  盯着周小楼的个人资料反复打量,应届毕业生?

  这两人年纪差了许多,这算老牛吃嫩草?

  这么关心人家,难道不是喜欢?

  都三十多的人了,搞个对象,还这么暗戳戳的,吃瓜时候那么积极,这时候倒是闷骚起来了。

  难道,老男人谈恋爱都又闷又骚?

  周小楼此时正在为明天下午的面试做准备。

  整个人就像打了鸡血般,容光焕发。

  苏琳只能感慨:

  偶像的力量真伟大。

  有“起死回生”之功效。

  她滑动手机,在某宝搜索【养生】。

  基本都是养生壶、养生茶一类……她揉了揉额角,又开始为选礼物发愁。

  如果她现在告诉厉成苍,自己不想去他家,还来得及吗?

  明天陆时渊出院,要请大家吃饭。

  主要是为了庆祝苏羡意怀孕,估计厉成苍也会到场,那见面再跟他说吧。

  结果,

  当她到了约好的会所后,才从陆时渊口中得知:

  大佬出任务了,不能来。

  上交了设备,就连接小堂妹上下学的事情都交托给了苏呈,近期没人能联系上他。

  所以苏呈今晚并没参加聚会。

  而她,

  目前能做的,就是等着大佬找她。

  不过厉成苍把接送小堂妹上下学的事,交给苏呈,还挺出人意料。

  说是堂妹,跟他亲闺女差不多。

  但凡是牵涉她的事,厉成苍极少假手于人,这次居然放心交给了苏呈,足见对他有多信任。

  “小呈最近也不找我玩了,就连我住院,也只是匆匆来看了我一次,整天往厉家跑,他干脆姓厉得了。”

  许阳州说话,还带着点酸不溜秋的味道。

  众人只当玩笑话听着。

  谁又能想到,会一语成箴!

  众人说笑时,肖冬忆推门进来,“大家都到了?我该不会是最迟的吧。”

  陆时渊上午就办了出院手续。

  而肖冬忆今天还有两台手术,结束时天都黑了。

  “不是,小楼还没来,她今天有面试。”

  “她不是说要回老家?又开始找工作了?”

  许阳州今天也出院了,只是固定手臂的纱布还没拆。

  看起来,仍旧是个四肢不全的人。

  苏羡意笑着点头,“是她喜欢的公司,如果被录取,大概率是不会走的。”

  也就五六分钟后,包厢门被推开。

  “抱歉,我来迟了,面试结束,买了点东西就打车过来了,遇到晚高峰,快堵死了。”

  周小楼手中提着几份甜品。

  “买好吃的?看样子面试很顺利啊。”陆识微笑着看她。

  “还挺顺利,面试官说,没有大问题的话,让我下周就去上班。”

  周小楼当年追星,愣是把自己培养成了十项全能的少女,对圈内的一套操作流程也很熟,能接到面试通知已经很开心了。

  早已做好回老家的准备,心态放松,反而挥发出色。

  “恭喜。”

  苏羡意笑着起身,两人还亲热地抱了下。

  “感谢大家这段时间的照顾,我也没什么钱,就买点小甜点,等发了工资,一定请大家吃饭。”

  周小楼说着,将买来的东西分发给大家。

  “你这是不走了?”许阳州问她。

  “不走。”

  许阳州听到这话,还不停冲着肖冬忆挤眉弄眼。

  肖冬忆没作声,只是端起杯子喝茶时……

  嘴角微不可查,轻轻翘起。

  他手机震动着,秦纵发来的信息:

  【她能力不错,面试通过了,下周会安排她上班。】

  【谢了。】

  【她是凭能力进来的,跟我没什么关系,不过你放心,既然是你的人,我肯定会多加照顾的。】

  【她不是我的人!】

  【哦——】

  【……】

  【那我能虐待她吗?让她给我拎包擦鞋?端茶倒水。】

  肖冬忆头疼得很,这小子怕是皮痒!

  秦纵无奈咋舌:

  这老男人,关心人就关心人,搞得这么别别扭扭干嘛?难怪会单身这么多年。

  **

  这一晚,也算喜事连连,周小楼性格活络,能进入偶像的公司,又是她的愿望,一扫之前的阴霾,不停活跃气氛。

  高兴的日子,少不得要喝酒助兴。

  陆识微环顾包厢,“今天好像很多人都不能喝酒,不是孕妇就是伤员。”

  “我可以!”许阳州举手。

  “你不可以。”白楮墨直接打断他的话。

  “白楮墨——”

  “你喝吧,喝完,我直接送你回许家。”

  许阳州一听这话,立马怂了,乖乖抱了一杯椰汁,低头喝了起来。

  “我明天有手术,也不能喝酒。”肖冬忆直言。

  结果到了最后,喝酒的居然只有周小楼,她今天高兴,即便没人陪她,自斟自饮,并未喝醉,也算小酌怡情了。

  喝了点酒,就嚷着要给苏羡意腹中的孩子做干妈。

  “我看还是算了吧。”苏羡意笑着。

  有苏呈那样欢脱的舅舅就足够了。

  再加上周小楼这样的干妈,这日子怕是没法过了。

  周小楼皱眉:“你嫌弃我?”

  “这不是很明显吗?”

  周小楼抑郁了……

  “老肖,”席间,陆时渊看向肖冬忆,“拜托你一件事。”

  “你之前负责的病人,我都帮你照看着了,没什么事。”肖冬忆以为他要说的是工作方面的事。

  “不是这个。”

  “那是什么?”肖冬忆端着杯子喝水。

  “意意怀孕,小胆儿要找人照顾。”

  “……”

  肖冬忆瞠目结舌,死死盯着他:

  陆时渊,你丫要脸吗?

  你当我这里是宠物寄养所?

  谢驭倒是面色平静,毕竟某人坑他更多。

  许阳州笑疯了,“二哥,你这太不厚道了,老肖缺的是猫吗?他缺的是女朋友啊,你总让他照顾猫,他哪儿有时间处对象?”

  陆时渊扶了下鼻梁上的眼镜:“养猫,不耽误恋爱。”

  **

  用餐结束后,苏羡意要回大院,陆时渊自然陪她一起,而肖冬忆要去熙园接陆小胆,也就顺路先送苏琳和周小楼到公寓。

  到了公寓楼下,苏琳很识趣儿,打了招呼,率先上了楼。

  “肖医生,有空聊一下吗?”

  “嗯。”

  肖冬忆当时心底在想:

  该不会是秦纵这小子不靠谱,露馅儿了吧。

  周小楼连失业,被业内排挤这种事都不愿告诉别人,自然有她的自尊心,肖冬忆并不想自己私下做的事让她知道。

  “那……下车走走?”周小楼提议。

  苏琳在楼上,喝着热茶,看着两人从车里下来,朝着公寓中央的小花园走去,嘴角轻轻勾起。

  这两人,到底能不能走到一起啊?

  入夜天凉,晚秋的风,已染上了冬日的寒意。

  周小楼今晚喝了点酒,此时浑身还热烘烘的,大抵是天渐凉,小区内的花园,并没什么人,枯叶凋零,只有昏黄的灯光透过树丫枝缝,疏漏而下。

  “我决定不回老家了,所以还想续租公寓。”周小楼垂着头,踩着地上的枯叶。

  “好。”

  “最近发生了太多事,一直都很麻烦你。”

  “你客气了。”

  “那个……”

  周小楼脚步忽然停住,肖冬忆步子也随她停住。

  她今天要参加面试,毕竟是娱乐公司,她穿得格外鲜亮,白色毛衣,套了件红色的薄棉衣,被酒色熏红的脸,在灯光下被衬得越发娇俏可人。

  “怎么了?”肖冬忆看着她。

  周小楼却忽然抬脚朝他走去,一步、两步——

  到他面前。

  两人之间的大抵只有一拳距离。

  周小楼仰头看着她,在他的注视下,小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绯红滚烫。

  离得近些,

  他似乎闻到她身上若有似无的香味儿,那味道,形容不出。

  只是带着她呼吸而来的热意。

  一点点的侵袭而来。

  “肖医生……”周小楼脸上带着笑,“今晚我听说你缺女朋友。”

  “嗯?”

  “你觉得我怎么样!”

  “……”

  肖冬忆愣住,紧盯着她,看进她的眼中。

  她眼神,专注而热切,嘴角带着灿烂的笑容,就这么大大方方看着他,热情且虔诚。

  “我知道自己不是那么好,但也还不错。”

  “而且我很喜欢你。”

  “既然你缺女朋友,要不要跟我在一起试试,可能你会发现,我们还挺合适的。”

  周小楼脸上始终带着笑。

  可谁又知道,她此时心若擂鼓。

  心脏猛烈跳动着,不停撞击着她的胸腔,鼓噪着她的耳膜。

  她甚至担心,自己心跳这么快,会不会被肖冬忆听到。

  其实身边总有人把他和周小楼放在一起,只是肖冬忆却没想到,她真的会喜欢自己……

  她比自己小了快十岁。

  “小楼,我觉得……”

  “我知道我们之间有差距,你已经事业有成了,而我才刚刚找到工作,不过我肯定会很努力的。”

  ……

  周小楼此时才知道,什么叫做度日如年,分秒煎熬。

  肖冬忆的长时间沉默,让她原本热切沸燃的心,也在逐渐冷却。

  她本就不是个喜欢藏匿感情的人,今晚高兴,加上喝了点酒,胆子就大了些,这才脱口说出这些话。

  可随着时间流逝,肖冬忆一直没给出肯定答复。

  似乎,

  有些事就不言而喻了。

  “小楼,对不……”

  肖冬忆的话还没说完,周小楼似乎有所感应,忽然伸手,抓住了他的手。

  “你别说话。”

  她声音有些颤抖,握着他的手,手心也俱是热汗。

  热的,轻颤的。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今晚……可能喝多了,太晚了,我得先回去了。”

  周小楼紧咬着牙,眼睛微红,却仍抬头冲他笑了笑。

  然后,松开了他的手。

  转身,朝着花园外面走。

  脊背挺直,脚步慌乱,踩着地面的枯叶……

  吱吱呀呀,支离破碎的声音,就好像她此时凋零的心。

  肖冬忆盯着她的背影,心里就像是被什么狠狠蛰了下,难受得紧。

  他也没谈过恋爱,其实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更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男女关系。

  而周小楼一边往回走,眼眶就愈红:

  “肖冬忆,没眼光,你就活该单身——”

  “老男人,臭男人!”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59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