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态抽搐顶弄H:和胖经理的第一次

到底是比他们年长,加上气势在那,所以几个学生一愣之后,还是讪讪地收回了手机。

  他的声音有点大,前排好几个学生都转头来看他。

  最前边讲台上讲课的阮阮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以为又是陆阔在胡闹,所以停下来,拿着耳麦对最后一排的陆阔道

  :“那位同学,请你复述一遍老师刚讲的内容。”

  陆阔不可思议指了指自己,叫他?

  阮阮很坚定:“对,就你。”

  整个教室的学生齐刷刷朝后面看来,然后陆阔旁边的几个男生幸灾乐祸地笑起来,让你刚才装逼,现在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陆阔觉得自己今天可真是体会到了什么叫不识好歹,或者说,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但他是陆阔,字典里就没有尴尬两个字,只有他让人尴尬的份。

  :“顾老师,确定是叫我回答问题?”

  他赤.裸.裸盯着前边讲台的阮阮看,语气里自然流露出一种暧昧或者戏谑的口气。

  阮阮心一惊,忘了他有多不正经了,深怕他会当众讲一些

  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只好说道

  :“坐下吧,下次上课认真一点。”

  陆阔大多数来,都是很安静坐在最后一排,不打扰她。但今天,故意一样,一直直勾勾地看着阮阮,以至于阮阮心底浮沉,整颗心都在教室上空飘荡着,按PPT课件的手也有些微抖。在让学生们跟着PPT上的图片自由创意时,她拿出手机,在讲台底下飞速给他发了一条信息

  :“你一直看我做什么?”

  对方秒回:“不行?上课不看老师看哪里?”

  阮阮无言,收回手机,抬头想瞪他一眼,结果见他起身朝外走了。

  微信震动,他的消息传来:回公寓等你,不打扰你上课了。

  阮阮这才松了口气。

  陆阔最会招蜂引蝶而不自知,他虽然是以本校研究生的身份来蹭公共课的,但是他全身从头到脚都穿的奢侈品品牌,一看就是富二代。加上举手投足间的自由洒脱劲,不知吸引了多少女生。

  之前来的几次,就有女生偷偷问他要微信,他一概拒绝了,在他眼里,这些学校的女学生不过都是小屁孩,没发育全,没兴趣。

  他主要跟阮阮班级的几位男生相处比较多,偶尔约着打球时,也有她们班的女生过来加油助威。来了几次,倒是在他面前混了一个眼熟。

  这会儿他从教室出去,几个女生也偷偷回头看他,都眼冒星光。

  他刚走出教室没几步,忽听教室里传来一阵骚动的声音,

  透过窗,就见阮阮从讲台上跑到学生当中。

  原来是一位女生晕倒了,旁边的同学愣在那里不知所措。

  陆阔也急忙跑回教室,检查了一下女生的情况

  :“会不会是低血糖了?”

  阮阮也问旁边的学生:“她平时有过这样的情况吗?”

  “睦涵好像有先天性的心脏问题,之前在寝室也晕倒过一次。”

  无论什么情况,阮阮让陆阔背着女生去学校的医务室。

  这个叫睦涵的女生,陆阔有点印象,之前每次在球场打球,她都在旁边围观,但都是默默看着,不像别的女生开朗活泼,大概是因为身体的原因,所以有点我见犹怜的气质。

  陆阔一路背着她到医务室,医生检查的过程中,女生就醒了,阮阮松了口气,急忙问

  :“有哪里不舒服吗?”

  女生摇头:“谢谢顾老师,我没事。”

  毕竟是自己的学生,又在课堂晕倒,阮阮不敢掉以轻心,建议道:“带你去医院做个全面的检查吧?这样也放心。”

  女生的脸色还是苍白,唇上也没有什么血色,一旁的医生也是建议带她去医院做个检查好放心。

  陆阔本就是热心肠的人,拍板决定:“我联系医院送她过去。”

  阮阮下面还有两节课无法走开,因为临时调不了别的老师来上,所以只好由陆阔先带着女生过去。

  “麻烦你了。”阮阮真心感谢。

  送他们上车之后,阮阮才急忙赶回教室上课。

  陆阔联系好了医生,

  所以带着女生过去直接检查,等阮阮上完课赶过去时,已经检查完,准备送女生回学校了。就是先天性的心脏病,但问题不大,平时注意休息,控制好情绪波动,与常人无异。

  等回学校时,已经天黑了。

  阮阮因为跟袁立戈做项目,今天下班之后,是项目组成员第一次开会,分配工作任务,所以她不得不撂下陆阔去开会。

  “去吧去吧,我们顾老师现在是大忙人。”陆阔也不恼,身边的人都是工作狂,他已经习以为常了。

  临近元旦,大家都忙到飞起,大概只有陆家兄妹比较闲。

  陆阔没有什么年底需要复盘的感觉,因为他觉得自己平时为听鲸金融拉的投资项目产生的业绩就是最牛逼的,就是全公司的楷模,要什么年底复盘?他不需要!

  而陆垚垚呢,整个上半年都在努力拍戏,所以下半年坐收劳动成果,还得了最佳女演员奖,也是骄傲自豪得不行,反正没有合适的戏和角色,她就不拍,不着急。

  所以兄妹二人都是悠哉悠哉的。

  顾阮东整一个空中飞人,不是去剧组就是去各地分公司出差,但是只要有空都会飞回来陪垚垚。

  因为两人说好元旦一起过,所以元旦之前,陆垚垚回了一趟京城陪爷爷,也顺便去顾家看望他爸妈。她其实不懂什么礼数不礼数,做一切事情,都是随着心意,因为想爷爷就回京陪爷爷,因为喜欢他爸妈就去看望

  他爸妈。

 文学

她有她的天真烂漫,去顾家时,并未提前打招呼,而是想给顾母一个惊喜,所以直接上门了。只是没想到,许昭和她妈妈竟然也在顾家。

  当顾母看到她忽然出现时,有一瞬间的尴尬,然后急忙请她进去。

  许昭在顾家见到她,显然也有点意外,但随即笑道:“垚垚,好久不见啊。”

  “哪里有好久,之前颁奖晚会时刚见过。”

  “那是我对你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陆垚垚好讨厌许昭这副样子,在顾妈妈面前,自己好像又像个小孩一样,可她就是她,学不会许昭这一套。

  许妈妈在一旁笑道:“之前的颁奖礼我看了,想不到你们小姐妹的关系这么好。以前小时候还总吵架呢。”

  顾妈妈见两人刚才说话的样子,也像是互相抬杠,不是真的关系恶劣,倒是松了口气。

  她和许家母女的关系一直很好,不仅是家族的利益关系,还有一份多年相交的闺蜜情,所以即便许家出事了,还是照常来往。

  陆垚垚早知道今天就不来了,坐在那里左右不适,自己好像一个外人。

  许是看出她的不自在,顾母说

  :“我去厨房看看阿姨准备的饭菜。”

  许妈妈也起身跟她一起走,留下她和许昭在客厅。

  但她和许昭也同样没什么话可聊,之前颁奖礼后,就一直没有再联系过。许昭现在工作大不如从前,毕竟很多剧组要考虑未知的风险,不敢请她主演,品牌商也不敢

  请她代言。

  “你最近在忙什么?”陆垚垚问。

  “闲着,看看剧本,打打球,偶尔直播带带货。”许昭很坦荡面对眼下的窘境。

  回答完垚垚的问题之后,也问:“你呢?忙什么?”

  “我也闲着。”她如实回答。

  许昭笑:“忙着谈恋爱吧?顾阮东人不错。”

  没想到她会这么直接,垚垚的脸默默红了一点没否认。

  陆垚垚与她这么坐在顾阮东的家里,其实还是有点尴尬的,过了一会儿,感觉真找不到话题继续聊了,她则起身道:“我去厨房看看阿姨。”

  找了一个借口溜走。原本是想从电梯上三楼去顾阮东的房间看看,但是经过厨房时,听到顾母和许妈妈的聊天中提到她的名字,她便下意识停下脚步。

  两位妈妈并未发现外边有人,兀自在那感慨

  :“两个孩子没有缘分,我也是遗憾了很久。昭昭是我看着长大的,一直把她当儿媳妇来看的。”顾母的声音很是惋惜。

  许妈妈叹了口气:“有缘无分吧大概是,昭昭对阮东的心你是知道的,这么多年,眼里就只有他,她错就错在太有傲骨了,一点都没有女孩的娇气也不服软。她但凡有一点陆家那小姐的娇气,也不至于这样。”

  顾母:“唉,你不知道,他和陆家小姐在一起之后,我失眠了好几晚。两人站在一起看着就不搭。要说找媳妇,我内心啊,还是想要昭昭这样的,大方能扛事。你

  们家这次出事,我看昭昭连滴眼泪都没掉过,比你还强。”

  顾母感慨着,倒不是不喜欢垚垚,而是总觉得自己儿子这种脾性加上事业,选老婆选强干能扛事的会更合适。

  顾母性格有点软,有点讨好型人格,这会儿说这些话,一半是真心,一半也是为了让许妈开心,毕竟自己儿子负了人家,并不知门外站着陆垚垚。

  陆垚垚愣在门外,一时不知是走是留,心脏急遽地收缩着,原来顾妈妈不喜欢她啊!

  之前的相处,她以为顾妈妈很喜欢她,所以这次才主动上门看她,想给她惊喜,但好像打扰到她们了。

  她从小确实是被宠着长大的,身边的人,尤其是长辈们,对她一直是爱着呵护着,甚至连卓禹安的妈妈程老师那种严苛的人都对她爱护有加,久而久之,她自己就产生了错觉,觉得长辈们喜欢她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所以第一次听到顾妈妈说的这些话,她很难过。

  顾妈妈的话里并没有一句说她不好,但言语里表达的意思是更喜欢许昭,觉得许昭更适合个顾阮东,这让她更加的难过。

  不被认可的委屈难过。

  “陆小姐,你怎么站在这?”保姆刚才去库房拿东西回来看到她,问招呼了一声。

  厨房里的顾母听到话,心一跳,急忙转身看了一眼,果然见到陆垚垚站在那里,眼睛红红的,就知自己坏事了,刚才的话,肯定听了不少。

  她想解释

  一下,可许妈妈在旁边,她又不便解释,说什么都是自相矛盾。

  “我去楼上,刚经过。”陆垚垚倒是没有哭,刚才鼻尖酸酸的忍回去了,也不想让彼此尴尬,所以打了声招呼,就从玄关处的电梯上楼去顾阮东的房间。

  他的房间还跟上回来一样,整理得干干净净没有一点灰尘,站在门口想起上回他在时的场景,鼻尖又泛酸。

  像是有心灵感应,顾阮东发来了视频请求,响了几声她才接,但是镜头对着他的房间没让他看自己。

  “在家里了?”他问,知道她今天去他家。

  “嗯,给你看看你的房间啊。”她故作轻快,拿着手机在他房间里转了一圈。

  他笑:“我房间有什么可看的,把镜头转过去,我看看你。”

  他在外地出差,她在京城,两人有好几天没见面了。

  垚垚选择了一个稍暗的角落站着跟他视频,尽量掩饰自己刚才的失落,幽幽转转地说

  :“在你房间,更想你了。”

  “元旦时一定忙完回去陪你。”

  “好,阿姨叫我吃饭了,我先下去,回去再跟你视频。”

  “好,去吧。”

  她收回手机,和门外的顾母笑了笑,一起下楼去餐厅。

  顾母欲言又止,出了电梯之后才开口:“垚垚,阿姨刚才不是那个意思。”

  解释得惨白无力。

  陆垚垚:“没关系,我知道的。”

  她知道不是人人都要喜欢她,顾妈妈更喜欢许昭也正常,毕竟多年感情,比她深

  厚。是她自己的问题,只要是跟顾阮东有关的人或者事,她就忍不住掏心掏肺,别人不一定要接受的。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59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