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夜被老头破了处(猎户嗯啊好猛H脏话)全章节阅读

韩骏微默:“皇上指的可是围场那次?”
  
  皇帝未答应,但是他搭上扶手的手肘,以及神游般望着远处的迷离的目光,却像是默认。
  
  韩骏敛目:“臣回头再遣人去寻访寻访。”
  
  “开饭啦!”
  
  韩骏话刚落下,皇帝未及答言,门外正好传来赵素清脆的嗓音。
  
  两人同往门口看去,只见她悠然自得地迈步进来,脸上浮现着轻快的微笑,身后几名太监正抬着两个大食篮。
  
  “这么快?”皇帝站起来,起身的当口给了韩骏个眼色,韩骏便自旁侧默声退下。
  
  “平时都是这么长时间,是你打的太入神,忘了时间罢了。”赵素边说也边看了眼离去的韩骏。
  
  皇帝示意太监打开食盒:“做了什么好吃的?”
  
  “白玉豆腐,土豆炖牛腩,麻油鸡,手抓小羊排,还烫了盘青菜,一份桃羹。刚刚我看到有一笼子肥壮的湖鸭,让他们收拾了几只,挂在火窑里,过几日就能吃了。对了,前阵子我做好放在乾清宫的梅子酱可还有?”
  
  “早就没了。就那么两小罐,早上沾馒头吃了。”皇帝边说边拿了一块小羊排吃起来,一面点头,“本来不怎么饿,闻到这香味馋虫就来了。——抬到乾清宫去,朕得洗洗再吃。”
  
  他走过来牵住赵素的手,甚自如地踏上长廊,往乾清宫走去。
  
  慈宁宫这边正好有女客走出来,隔着宽阔甬道远远地看见这一幕,脚步都定了下来。
  
  送客的罗允微微扬唇看着面前的罗夫人:“夫人在看什么?”
  
  罗夫人收回目光:“想不到皇上还有如此温柔可亲的一面。”
  
  “那是自然。”罗允颌首,“我们的皇上温厚和善,爱民如子,本就是位仁君。宠爱自己的妻子,也是自先帝那时流传下来的传统。”
  
  要不怎么说是太后身边的女官呢?光这句话出来,就足够把人的话头给堵住了。罗夫人没糊涂到去跟宫里女官说些有的没的,便点点头继续抬步。
  
  路过的两个太监看到她走远,嘀咕起来:“皇上都已经立下皇后了,罗夫人还是雷打不动地每旬进宫来觐见太后,到底是图什么呢?”
  
  “嗐,八成是指望皇上纳妃呗。”
  
  “你可小声点,这可是老太师府上的太太,要传到罗家耳里,可有你好受的。”
  
  “怕啥,这话又不是我一个人说……”
  
  不管怎样,这声音到底越来越低,最后逐渐隐匿在了暮色里。
  
  赵素与皇帝到了乾清宫,皇帝去里间更衣沐浴,赵素则在殿外头遛达等待。

 文学

这年头城里没有高楼,日落也似乎落得晚些,西边有一片火烧云,将大半个天空耀得红彤彤的,殿宇上的琉璃瓦更是闪耀成了金色,宫门城楼处旌旗摇摆,一个个如同苍松一样站得笔直的士兵,就像扣在天幕里的一道道剪影。
  
  五福迈着小碎步走过来,跟赵素打了声招呼,却过门未入,又交代别的小太监去御用局。
  
  赵素闲着也是闲着:“去御用监做什么?”
  
  “这不是延平郡主快进京了么,太后让郡主住宫里,方才高公公让小的传话去御用监,让他们送些字画什么的去宫里摆着。”
  
  赵素今儿是第二次听人提到延平郡主要回京这件事了,也是第二次感觉到他们的煞有介事。她想了下:“郡主住宫里?”
  
  “住永寿宫,还是从前她住过的地方。”五福说着往前头看了眼,道:“小的先去传个话,素姑娘您别怪罪。”
  
  “去吧去吧。”
  
  赵素摆手。
  
  看着五福急匆匆的小碎步,她眉头也跟着微微扬了扬。
  
  “在看什么呢?”
  
  这时候皇帝带着一身淡淡的龙涎香到了跟前,换上袍服的他负手踱步,很是悠闲的样子。
  
  “哦,”赵素顺势指着前面的城楼,“看那个,我还没上过那儿呢。”
  
  在夜幕背景下,城楼越显巍峨,于眼前的场景,确实很有冲击感。
  
  皇帝扬唇:“想去吗?”
  
  “想是想,就是我也知道那地方不能轻易去啊。”
  
  “这是咱家的地盘,没什么能不能的。”皇帝把她的手牵起来,扭头吩咐四喜:“把食盒抬上城楼。”
  
  “……是。”
  
  四喜回得诚惶诚恐,赵素也不踏实了,她只是随口一说,怎么就还要上去在那儿摆桌吃饭了?她看着坚定地牵着她朝前走的皇帝:“就不这么兴师动众了吧?您看我也没想过当褒姒,也没想过让您当周幽王……”
  
  “打住。”皇帝扭头睨她,“这儿将来也是你的家,我带我的未婚妻上自家楼上吹个风,就成了昏君不成?”
  
  这一眼睨得不痛不痒,反正赵素是没被吓唬到。
  
  不过既然他都这么说了,那天塌下来有他顶着,她也没什么好怕的,丢下一句“到时候别人要参我,你可得帮我说话”,然后就随后上了台阶!
  
  近前的城楼尤其宏伟,让人心生敬畏,一步步登上去,眼前豁然开阔,不过还没来得及细看,面前就呼啦啦地跪倒了一片将士,山呼着万岁,这样阵仗是赵素未曾见过的,顿时不敢迈步,生怕行差踏错。
  
  “平身,你们当你们的差便是。”
  
  皇帝平和地吩咐下去,为首的几名将领朗声称是,迅速就退到了各自位置上。
  
  这几位将领赵素也时常见到,偶尔也会打个招呼,人也挺风趣的,但都是在下了差之后,此时此刻他们身兼使命,一丝不苟,完全展现出了一名军人的严谨,让赵素也忽生出几分敬意。
  
  太监们还在摆桌,皇帝牵着赵素到了城墙边,指着下方道:“这万家灯火的城廓,就是我们的京城。”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60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