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尝尝你的这里是不是很甜|随着车子颠簸进入好烫好深好难受

沈烬霜回来的时候,本来打算先泡澡,吃个饱饭,然后再休息的,但现在,她实在是太累了,完全提不起劲做别的事情,只得先爬上床睡觉。
  另一边,墨夜寒开车匆匆赶到了医院,墨家的人都已经接到通知,正在医院里候着。
  “老爷子怎么了?”墨夜寒走进去,看到比他早一步赶来的墨净衍和阮初,立即上前问。
  墨净衍有些无奈地叹气:“他正在里面急救,我听管家说,他今天早上听到大姐去世的消息,受刺激过度,心脏病发了。”
  “老爷子一夜之间失去了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他怎能撑得住。”管家在一旁抹着眼泪,一脸的担忧。
  墨净衍一脸无奈:“大姐和老三的确是做了很多不可饶恕的错,他们临时都不知道悔改,如果继续放任下去,墨城落入他们的手里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希望老爷子能想得通透,想开一点吧。”
  “二哥,怎么会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在外地做生意,不喜欢参与墨城事务的老四墨净辉收到通知后,便匆匆乘坐私人飞机回来了。
  墨净衍伸手揉了揉有些抽痛的额角说:“老四,你回来了,这些事情说起来就一匹布那么长,现在最重要的是老爷子的身子,稍后再跟你说吧。”
  老四眉头深锁,大姐和三哥玩弄权术的事情,他是知道的,他就是不想牵涉到其中,才会找借口跑到外面去做生意了,没想到这次回来,竟然会是他们去世之时,心里不禁感到很唏嘘。
  不知道过了多久,医生从里面出来,大家赶紧冲上去询问老爷子的情况。
  医生脸色很凝重,说:“老爷子现在的情况不容乐观,而且有了中风的迹象,以后不能再受刺激,也不能操劳了。”他说着,视线落在墨净衍的身上,“二爷,老爷子叫你进去,他有话要跟你说。”
  “我马上进去。”听到老爷子要见自己,墨净衍赶紧推开门走进去。
  老爷子单独要见墨净衍,阮初心里担忧了,站在墨夜寒的身边,皱眉说:“老爷子该不会是抓你爸爸进去问话吧。”墨千影和墨净坛虽然死有余辜,不过他们的事,跟他们都脱不了关系。
  “你别担心,现在老爷子的希望只能寄托在爸的身上,老爷子不会为难他。”墨夜寒倒是显得很淡定。
  “你确定?”阮初悄悄看了墨净辉一眼,老爷子还有一个儿子呢。
  瞧她那紧张兮兮的样子,墨夜寒只得安慰她:“你放心吧,爸不会有事的。”
  阮初眸光盯着紧闭的房门,心里可忐忑了,不过现在也只能等待了,希望老爷子不是把他抓进去兴师问罪吧。
  墨净衍在病房里待了很久才出来,他出来的时候是愁容满脸,一副快要大难临头的样子,大家一看,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难道他真的被老爷子兴师问罪了?
  “老公,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是不是老爷子为难你了?”一看他这神情,阮初马上就焦急了,迅速上前抓住他的手臂,关心地问。
  墨净衍轻轻点了点头,一脸委屈地嗯了一声。
  “爸。”墨夜寒看到他这样子,眉头微皱,上前一步说,“老爷子把墨千影和墨净坛的死都怪在你身上,要抓你问罪?”
  墨净衍摇了摇头,一脸为难地说:“不是……”
  “二哥,老爷子到底跟你说什么了,你倒是快说啊,你要急死我了,我现在就只有你一个兄弟了。”墨净辉急性子,受不了。
  墨净衍仰首望天,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忧伤地说:“我逃了这么多年,终究还是逃不过,要长期被困了,初初,我以后再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陪你了,你不会抛弃我吧。”他眼眶泛红,紧张兮兮地看着她。

 文学

阮初看着他,嘴角微抽:“你的意思是,老爷子把你钦点成城主了?”
  墨净衍一脸委屈地点头:“我说我不想当城主,他就威胁我,他要马上死给我看。”他哪敢这么不孝啊。
  什么?
  大家瞬间炸了,墨千影和墨净坛拼死拼活的想当城主,最后连自己的命都送了,现在城主之位落他手上,他竟然一脸委屈,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这,太丧心病狂了,能不能别这么凡尔赛,墨千影和墨净坛的棺材板估计是压不住了。
  墨夜寒悄悄松了一口气,老爷子总算聪明一回了,知道他早晚病发身亡,没有强迫他继承城主,他悄悄往后退了一步,正想跑。
  他的脚还没抬起,墨净衍突然看过来,向着他招手,说:“儿子,老爷子让我顺便通知你,等你身上的毒解开了,你就得回来当城主,我这个城主只是暂代的。”
  墨夜寒的身体顿时一僵,脸上的神情瞬间凝结了,他微扯了一下唇角,冷笑着说:“开什么玩笑,墨净坛已经去世,解药也没了,我身上的毒永远都解不了,我身体这么虚弱,我怎么可能当城主,咳咳咳……
  他话还没说完,立即伸手捂住嘴,就是一阵绵长的咳嗽,一边咳嗽,脚一边往后退,然后转身,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有多快跑多快,瞬间没影了。
  墨净衍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了:“这臭小子,老爷子本来就是打算把城主之位交给他的,别以为装成这样就能逃避责任。”他都一把年纪了,他只想和老婆每天腻歪在一起颐养天年,他才不想当什么城主。
  墨净辉立即瞪眼说:“二哥,夜寒那身子一直都很虚,当城主很累的,你让他来当城主,不是把他往火坑里推吗,而且他一向无心墨城的事务,你真敢把墨城交给他乱来啊。”
  墨净衍更委屈了:“我也无心墨城的事,不如,老四……”他看着墨净辉,眼睛一下子变得闪亮闪亮的,脸上露出了一抹阴险的笑容。
  墨净辉立即往后退了一步,一脸警惕地说:“二哥,我很不容易在外面闯出了名堂,我很满意我目前的生活,我一点都不想做出改变,老爷子现在没有危险,等大姐和三哥的丧事办好了,我就要走了。”外面花花世界等着他,他才不要把自己憋死在这里。
  “老四,墨城只剩下我自己一个人撑着,你还要走?”墨净衍瞪着他,一脸不敢置信。
  “二哥,对不起,我已经在外面创造了自己的事业,我真的不想放弃,咳,我进去看看老爷子。”墨净辉说完,立即匆匆跑进里面去了。
  墨净衍转头看向阮初,生无可恋地喊了一声:“初初……”
  阮初上前,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脸无奈地说:“乖,以后有什么事,我会和你一起承担。”她要去环游世界的美梦幻灭了,哎,好伤心啊。
  “初初,还是你对我最好。”有了老婆的安慰,墨净衍总算没这么难受了。
  “好了,既然老爷子没事了,我们回去休息吧,昨晚一夜未睡,熬夜皱纹都要出来了。”阮初一脸紧张兮兮地说。
  “我们回家吧。”墨净衍刚才已经见过老爷子,详谈了这么久,也没有什么好说了,便陪着她回家了。
  从医院出来,墨夜寒立即开车回去山庄里,他回到卧室,看到那一盘放在阳台上随风招摇的长依海棠,眉头皱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这盆长依海棠,他都会有一种很诡异的感觉,如果不是沈烬霜很紧张它,他真的分分钟想把它丢了。
  他收回眸光,往床上看去,只见沈烬霜在床上睡着,她睡得很沉,连他回来,她也没有惊醒,这跟一向警惕的她有些不一样,他轻轻来到床边,随即发现她脸上还有妆,她这么注重自己的外貌,竟然没有卸妆就睡着了,看来她是真的累翻了。
  墨夜寒看着她,抬起手,轻轻抚摸她略显得有些苍白的俏脸,不禁心疼了,为了给他找解药,她真的心力憔悴了。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60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