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在车里下面被添 老板在楼梯间要了我

也不知道为啥,小孩都喜欢玩儿水,一看见水就非得去踩。
  小伏地魔穿着鹅黄色的连体小雨衣,像只可爱的小鸭子。
  她抓着太爷爷的手,专挑小水坑踩,然后‘扑通扑通’‘叭哒叭哒’一通跳。
  先不说她的小鞋子被造作成什么样了,反正太爷爷的白鞋和白色太极裤是没眼看了。
  太爷爷紧皱着眉头,手里抓着根小树枝,跃跃欲试了大半个小时,就是没舍得揍,而是不停地求小祖宗。
  “乖,听话啊!别玩水,整感冒了!快进屋里去!”
  嗯,可‘乖’了,把脏水踩得自己小脸蛋上都是了。
  “太爷爷给你找动画片看好不好?”
  老头再接再厉。
  “你哥哥们都在屋里看动画片,快进屋里去!咱们天晴了再出来玩。”
  一岁小祖宗玩得正嗨,完全沉浸在快乐的小世界里,奶气可爱的笑声,感染的太爷爷根本摆不出严肃脸。
  这还不能硬往屋里抱,小祖宗哭起来不好哄,关键是老头老太太老心脏疼。
  老头只能勉强端着‘威严’大家长的架子,抓在手里的小树枝冲着小调皮晃了又晃。
  可是有什么用?
  小调皮快乐的哈哈笑,依然跳水坑跳的欢。
  她还拽着太爷爷的手,咿咿呀呀个不停。
  意思是,要太爷爷一起玩儿。
  “你个顽皮的小东西!你看看太爷爷手里拿的是啥?真打你屁股了!”
  太奶奶从屋里出来,把一老一小俩狼狈样一瞅,哭笑不得的接了话。
  “请问,太爷爷手里拿根树枝是为了给自己壮胆吗?”
  这嘲笑,半点面子都不给。
  老头一脸无可奈何,立即求救。
  “哎,你快过来哄哄小混球,老子赶紧去换身衣服。”
  太爷爷不光鞋子和裤腿湿了,被淋成老落汤鸡了,也就只顾着给宝贝重孙女套上了小雨衣。
  这会儿九个臭小子都在大厅看动漫,暂时没发现妹妹在屋外玩儿水,这要是知道了,妹妹还不带歪一大片啊!
  沈老太太举着把伞,急忙走过去,从老伴儿掌心接过小手手,弯着老腰,慈祥的哄。
  “宝贝儿,跟太奶奶进屋里去玩好不好呀?今天礼拜六,你爸爸妈妈不会去公司多久,马上就回来了!待会儿爸爸可要打你小屁股咯!走,咱们快进屋里去。”
  小调皮走路还不利索,踩水踩的相当得劲儿啊!两只小脚不停地跺,太奶奶的鞋子和旗袍顿时遭了殃。
  她仰着小脸蛋,冲着太奶奶笑眯了眼,奶声奶气的飙婴语。
  “太……呀呀……水水……”
  ‘太奶奶、太爷爷’还不会喊,小家伙喊的‘太’。
  然后她使出吃奶的力气拽太奶奶的手,这意思是要太奶奶一起踩水玩儿。
  要知道,太奶奶比太爷爷的抵抗力更差,往往原则坚持不到第三秒,就缴械投降了。
  面对小调皮这‘邀请’,结果就是:太奶奶牵着小手手,一起踩水坑玩儿了……
  小调皮更开心了,咯咯笑。
  太爷爷换好衣服出来一瞅,差点当场去世,气得抬手掐人中自救。
  这俩都骂不得,都惹不起。
  正在这时,萱儿的车回来了,沈易坐在副驾驶座上。
  小俩口远远地就看见了,太奶奶老顽童和小顽童在踩地上的脏水玩儿。
  萱儿顿时双眼一亮,玩心大起。
  “啊哈哈哈哈……奶奶和小星星太可爱吧!我也要加入!等我把车停进车库啊!”
  沈易抬手盖住了眼睛,万般无语的叹气:“不能玩儿那水,很脏。”
  萱儿从小憨起来无法无天的,岂会听劝?
  “没事没事!脏了就洗嘛!我保证把自己和奶奶小星星洗干净!”
  沈易也不劝了,在车库外下了车,大步流星的朝着老顽童和小顽童走去。
  在萱儿停好车出来前,他得赶紧结束这幼稚的游戏。
  因为他知道,萱儿一旦加入,家里九个臭小子也绝对翻天,美其名曰:‘亲子互动,亲子游戏。’

 文学

那场面实在不敢想象。
  他过去就一把拎住了小顽童,习惯性的提小动物的姿势,单手拎着就朝屋里走。
  老顽童太奶奶都没来得及尴尬,小顽童已经被她爹收了。
  说也奇怪,大多小宝宝跟小动物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被从后背这样拎着的时候,会乖乖的一动不动,不知道是怕摔了?还是这样悬空的感觉好玩儿?
  沈易没资格骂老顽童,就边往屋里走,边骂提在手里小顽童。
  “沈辰星,别人家的孩子七八岁才是狗都嫌的年纪,你是从七八个月狗都开始嫌弃。”
  太奶奶跟在后面,心疼的看着被她爹拎在手里的心肝宝,忍不住帮忙怼。
  “对对对!我们小星儿多可爱啊!七八个月开始也就爸爸嫌弃,确实是个狗爸爸……狗爸爸轻点拎啊!别勒着小脖子了!”
  不得不说,她爹这个拎闺女的姿势不是没有原理的,这会儿要是强行抱进屋,肯定哭。
  不过进屋狗爹就又挨收拾了,担心他勒着心肝宝贝的脖子了。
  哎!这是狗爹的命,不信都不行。
  随着漏风小棉袄一天天长大,黏妈咪的本事也越来越大了。
  白天谁都哄得住,但到了晚上睡觉,小十宝贝就只要妈咪。
  小逸儿五岁了,倒是好哄一些,爹妈讲个睡前故事,也就乖乖的在自己的儿童房睡了,如果讲一个睡前故事不行,那就来两个、三个……
  可是小魔女不行,非得赖在妈咪怀里,占有欲十足。
  这不仅是长相遗传了她爹,连占有欲都遗传了啊!
  看见她爹进卧室了,她小脸往妈咪怀里一藏,小手手急忙抱紧了妈咪的腰,从头到脚充斥着一个讯息给她爹:
  妈咪是我的!你走开!
  萱儿去刷个牙,小黏人精就抱着她的腿,奶声奶气的撒娇。
  “麻麻……抱抱……麻麻……抱……”
  “乖~妈妈刷了牙就抱宝贝啊~等两分钟哦~很快就好啦~”
  小黏人精是个抱腿小能手。
  萱儿在洗漱台边,慢慢的挪动脚步,挤牙膏,刷了牙,上了厕所,洗了手。
  这个过程,小黏人精就没撒过小手,小猫咪似的不停地撒娇。
  “麻麻……抱抱……抱……”
  任何情况下她爹都可以拎她,唯独这个时候是不敢动手的,这要是一拎,她就敢把伊兰苑的房顶哭翻,让她妈咪心疼的跟她爹分床睡!
  简直不能再狗了!
  等萱儿弄完,就抱着小黏人精上了床,如今夜夜都是如此啊!
  沈易双手叉腰,站在床边,脸色要多沉有多沉。
  要不是顾忌着萱儿的心情,他是真想把小魔女拎出去,扔白家或方家去,这么大个沈家庄园已经容纳不下这小小的一只了。
  别人家的闺女都是爸爸的小情人儿。
  到了他这儿……呵呵!
  闺女是他的小情敌,把他老婆黏的难舍难分。
  还能更欠揍一点吗?
  如今是,做不出的‘狗粮’,交不成的‘公粮’,易哥每天的夜晚都很‘凄凉’。
  萱儿拍着小宝贝的背,温柔的哄着:“乖啊~睡觉觉啦~早睡早起身体棒棒~”
  小宝贝在妈咪怀里可乖可乖了,因为妈咪的声音最好听,怀抱又香,她抱着奶瓶边吸边睡。
  这要是爷爷奶奶们哄睡,得抱着转半宿;更不给她爹面子,抱都不让抱。
  萱儿嘴里哄着小宝贝,悄悄冲着脸色不好的某爹暗送秋波,以示安慰。
  将军哥哥别急啊!你的小情人儿很快就睡了啊!
  将军哥哥血都不够吐的,回给六公主一个哀怨满满的眼神。
  拜托!这是你的小情人!跟我没毛线关系!我的小情人几辈子都是你!永远都是你!
  沈大将军耐着性子,等小情敌睡熟后,从萱儿怀里接走,放在了大床边的婴儿床上,给小情敌盖好了小薄毯。
  沈大将军被迫温柔到了极致,整个过程是小心翼翼的慢动作,生怕惊醒小情敌。
  然后他老婆才是他的。
  不过,做点什么还得继续小心翼翼,怕吵醒小情敌……
  哎!活得憋屈。
  漏风小棉袄绝对是上帝给他的报应,吃他的、用他的、还抢他老婆,他还得好好伺候着、供着。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62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