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战好大好紧好爽快点老头(耀揉西施的乳到高潮)全章节阅读

如今,终于跟儿子相见了,却又觉得太对不起自己的儿子了。没有给儿子一点父爱,只是给了儿子无限的伤害,才让儿子心里充满了仇恨和怒火。

  可见,他心爱的洪彩霞,遭受了多么大的伤痛。都不知道洪彩霞现在的身体怎么样。

  这时,欧阳剑山沉浸在痛苦中,都忘记了自己的儿子已经是个神医,不会让自己的亲人遭受疾病的折磨的。非常的担心洪彩霞的身体健康呢。

  欧阳家的人没有谁去劝阻欧阳剑山,都明白他的心已经积存了巨大的痛苦。

  然而,家里大部分的人都没有觉得当年老太爷的做法错了。谁都无法料定洪彩霞生的儿子,会有这么大的出息。

  而且,在京城豪门中,不是他们一家干过拒绝草根媳妇进屋的事,还有其他几户人家也干过。甚至还有的豪门都干过嫌弃草根女婿的事。

  可没有谁做错啊,他们嫌弃的草根媳妇和女婿,都没有谁后来长能耐,逆天起来啊。那些草根媳妇生的孩子,也都不灵活啊。

  现在,偏偏就是他们欧阳家嫌弃的媳妇生的儿子成为人中之龙了。这也真的是撞了大运了呢。

  欧阳剑山痛哭了好一阵子后,因为身子虚弱,哭得晕了过去。

  这样才惊得家里人马上围着了他。

  有福云老道在,欧阳老太爷就不担心呢。就请福云老道看看。

  福云老道马上就把欧阳剑山救醒了。看到他身体非常虚弱,就提醒着:“过几天,叫高祖师叔回来给大信士看看吧。”

  “他的身体太虚弱了。”

  欧阳老太爷点了点头,却马上惊疑着:“哎,你们不是说洪涛很会看病吗。”

  “看一眼就知道别人身上有没有病啊。”

  “那他怎么就没有看出他爸爸身上的病来啊。”

  欧阳家的人惊得都面面相嘘,一时都不明白,洪涛怎么没有把他爸爸的病看出来呢。

  欧阳剑山一听家人都议论起他的儿子来了,那悲催的心情,好受一些。就低声的说:“他看了我几次,每次看了一下都闪眼睛。”

  “好像感觉怪怪的。”

  欧阳家人惊得齐齐蒙圈,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福云老道就打了一个拱手道:“大信士,无量天尊。”

  “那是高祖师叔和大信士有着血液的感应。让高祖师叔的心智有些迷糊。”

  “大信士看高祖师叔时,也是有些迷糊的感觉吧。”

  欧阳剑山忙点头:“对对,我每一次看洪涛,心里都比较迷糊。”

  “还不敢看他,像愧对了他一样。”

  欧阳婉容又是热泪盈眶的轻轻劝欧阳剑山:“叔叔,别难过了,弟弟很快就会回来了。”

  欧阳芳兰马上劝导:“弟弟,现在洪涛还没有回来,也还没有认祖归宗,我们也已经见到他了。比以前不知道他在何方要好多了。”

  “别难过了,开心一点。”

  已经痛苦的释放了一场的欧阳剑山,心情瞬间轻松了起来,就抱着强烈的希望,等着儿子回来。就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过几天,婉容,你给你弟弟打电话,告诉他,我病了。”

  “要他回来看看。”

  此时夜已深,洪涛和许老爷子他们聊完了天,就都去休息了。

  躺在了床上,洪涛的心思忍不住想起了欧阳老太爷他们说的话。心里又显得迷糊起来,自己听到的是不是真的。?

  相隔那么远,自己的听力真的能把欧阳家人说的话听得真真切切吗?

  会不会是错觉啊?

  洪涛摇了摇头,就马上再试试,用神智释放出去,试试听听十里路以内的距离的人家的声音。

  东西南北,一路扫来。夜色深沉,听到的大部分是睡觉的鼾声。还有少许男女的急促呼吸声,是自己和女人快乐时的情景。

  还有少许人聊天的声音。都很真切,就像在眼前。

  那就表明自己听到欧阳家的议论声,是真真切切的,不是错觉。

  还有福明老道也在现场,亲眼见到欧阳家在议论自己的身世。

  虽然,福明老道没有说出来,但是,福明老道听到了自己说听到了欧阳家人说的话,没有异议,见自己要报复欧阳家时,也就是问了一下后,没有阻拦了。

  明白自己心中的怒火。

  洪涛忍不住抓紧了拳头,真心马上冲到欧阳家去为母亲报仇。要抓住欧阳老太爷亲手杀了他。杀了那个把他母亲拒之门外的老家伙。

  杀了那个逼死了他母亲的老家伙。

  洪涛倒是不恨欧阳老太爷抛弃了他,让他从豪门公子成为了乡野的小道士。成为了比慕容雪那豪门千金嫌弃的土鳖。

  面对这样心狠手辣,不顾亲情的家族,洪涛真的是不想接受。

  他现在都为自己流着了欧阳家族一半的血液感觉到耻辱。

  认为欧阳家族的血液太卑鄙,太无耻,太不讲情义。

  越想怒火越大,洪涛都被熊熊的怒火烧的失去了理智了,马上起床,要赶往欧阳家去为母报仇,亲手杀掉欧阳老太爷。

  还要问清楚,那个抛弃了他母亲的男人,给了他一半欧阳家的血液的男人,为什么对他母亲始乱终弃,逼得他母亲含恨而死。

  “爷爷,我要尿尿。”

  “爷爷,我还想玩,不想睡……”

  “爷爷,我想睡觉了……”

  洪涛飞出了许家的院子时,就听到夜色里,从四面八方传来一些人家的孙子孙女叫爷爷的声音。

  叫得那个亲切啊。

  叫得那个幸福啊。

  随即,听到那些人家的爷爷们,都恨慈爱的回应着,关心着他们的孙子孙女。

  洪涛飘飞的速度,就大大的减缓,减缓到真正的在飘着。

 文学

这些情景,是洪涛在桃花村经常遇到的。从小都好羡慕那些同伴有爷爷叫,有奶奶叫,有爸爸妈妈叫。

  自己除了师父,什么都没有叫。

  只有跟着村里的同伴叫那些老人的爷爷奶奶。却叫不出自己的亲爷爷亲奶奶的那种甜蜜和幸福感来。

  好想自己有爷爷奶奶,还有爸爸妈妈。

  没想到自己还真有爷爷奶奶爸爸,就是没有了妈妈,没有了痛他爱他的妈妈。

  只有把他和妈妈拒之门外的爷爷奶奶和爸爸。

  给他心中留下了永远的痛,不共戴天的仇恨。

  “爷爷,我要睡觉,不尿尿……”

  一声小孩睡意朦胧的叫喊声传来。

  接着一个中老年男子慈爱的声音飘来:“乖乖,宝贝起床尿尿啊。”

  “不尿尿,会尿床的。”

  这时,夜半时分,家家户户的爷爷奶奶们,都在关注孙子孙女的夜尿。

  本是零零星星的散落在各处,现在却让洪涛都感觉到汇聚在他这一块了。像一个个海绵拳打过来,打得不痛,却有感觉,搅得洪涛的仇恨的心都恍惚起来。

  “有人欺负爷爷,宝贝会保护爷爷吗。”

  一声五十多岁的男子带着困意的声传来,在跟还没有睡意的孙子讲话。

  “我会的,会保护爷爷的。”

  “我不准别人欺负爷爷。”

  一声幼稚的童声,显得非常的坚定。

  “爷爷经常生宝贝气,宝贝为什么还要保护爷爷呢。”那老男子打了一个哈欠轻轻的问。

  “你是我爷爷,不管爷爷怎么生我的气,我都要保护爷爷。”小家伙很是自豪的叫着。

  “那你喜欢爸爸妈妈,还是喜欢爷爷。”老男人继续逗着孙子。

  “都喜欢,我喜欢爷爷,爸爸妈妈。”

  “爷爷,爸爸妈妈都是我的亲人。”小家伙很是开心的笑着。

  这些话,当即惊得洪涛停了下来。

  小家伙最后的话,就像一记重拳打在洪涛的心坎上,打得他内心非常的复杂,非常的矛盾。

  爷爷、爸爸妈妈都是自己的亲人……

  连小孩子都懂这个理。

  也让他想起了小时候,师父曾经就问过他,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都是自己的亲人,他们之间发生矛盾了,会生谁的气。

  当时,从来没有见过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的洪涛,就脱口而出,不要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发生矛盾。

  师父说,爷爷奶奶和爸爸妈妈发生了矛盾怎么办啊。

  洪涛就很为难,他不会生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的气。只会要他们别吵架。

  师父说,如果,爷爷奶奶把妈妈赶出了家门怎么办。

  洪涛当时说,要爷爷奶奶把妈妈找回来。

  这阵子洪涛被仇恨蒙蔽得都忘记了这事。现在被这小孩子的话勾起了小时候的往事,想起了师父早就为了化解他心中仇恨,特意说的那一番话。

  为此,师父还说过许多次。到后来,自己渐渐长大了,师父就没有再说那些话。洪涛也渐渐忘记了。

  而当自己真正的听师父说出了自己的身世和遭遇后,心中的仇恨一下子就涌出来了,把小时候说过的话都忘记了。

  现在想起来了,这让洪涛的心智真的很崩溃啊。

  忍不住靠在了这户人家 墙边,嘤嘤的抽泣起来。

  心想,难道就让母亲这么白死了吗。难道就让逼死母亲的爷爷就这样放过吗。

  还有家里的其他人。

  洪涛估计,不可能就是爷爷一个人把母亲拒之门外的,还有家里其他人把母亲拒之门外。

  他还要找其他的家人报仇呢。

  洪涛陷入了一片迷茫之中,被亲情和仇恨相互交错的缠绕,都分不开这两条主线了。

  洪涛痛苦而迷茫的紧紧的抓住了自己的头发,慢慢的蹲在了地上,不知道这么办啊。

  渐渐的,洪涛在迷茫和痛苦中睡着了。

  所谓,人心有所思,也就有所梦。

  洪涛在梦里梦见了爷爷恶狠狠的叫着,渐渐不要师傅进欧阳家的门,叫欧阳婉容的伯伯和姑妈把母亲拦在了门外。

  母亲苦苦的哀求着,都无济于事。

  接着,洪涛就梦见了自己挥拳打向了爷爷,惊得他老人家大惊失色的叫着:“我是你爷爷,洪涛。”

  “你连爷爷也打啊。”

  “你这个畜生,真的是个畜生。”

  “老子当初把你娘拒之门外没有错。真的是个孽畜,连亲人都敢杀。有本事就为你娘争气,做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男人。那才证明娘是个了不起的人,证明我错了……”

  洪涛怒吼着:“打死你这老东西。”

  “逼死了我娘。”

  “打死你……”

  这时,一辆救护车拉着警笛,呼啸而过,把洪涛从梦里惊醒,方知道刚才是一场梦。

  梦里的情景,再次浮现在洪涛的脑海里,感觉到老家伙在梦里说的话特别的真实,不像梦呢。

  洪涛不由抬头看了看天,暗道,是老天在提醒自己吗。

  沉思了一会,洪涛的心渐渐的平静了。就决定,暂时还是用杨家来收拾欧阳家,把欧阳家的产业和市场给狠狠的打压下去。让欧阳家从一个豪门,沦落为普通人家。

  洪涛不需要欧阳家这个豪门家族。

  他也不会去欧阳家认祖归宗。

  洪涛想,自己姓洪,母亲的家族,就是自己的家族。

  自己只能去洪家认祖归宗。

  而洪家在哪里,洪涛不知道。就得问师父,看看他老人家知不知道。

  师父不知道,那就再想办法去寻找。一定要找到母亲的家族,就是自己的家族。

  呼的一下,洪涛心情开朗起来了。马上就一飞跃,就闪电般的向许梁家飘飞而去。

  天亮时分,刚睡了一个来小时的洪涛,马上醒来了,又在院子里打起来八卦掌。许老爷子高兴的跟着洪涛一起打八卦掌锻炼身体。

  “洪涛,你在京城还有事吗。”

  “没有事了,就和我今天一起回楚南。”

  许梁满脸笑容的走到了院子里,看着打着八卦掌的洪涛。

  洪涛一边打着八卦掌一边嘿嘿笑道:“好啊,今天一起回去。”

  “哎,你现在跟着一起打八卦掌。”

  许梁苦笑道:“我没有那个闲工夫啊。”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69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